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小文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回山西

大明小文人 李白才不白 2169 2019.08.13 20:22

  曹鼎蛟带着小太子将大明的日月旗的足迹走遍了草原各个角落,而且又足足招募了三千名蒙古人的仆从军,小太子诧异的问道:

  “师傅,为何草原部落上的人现在都开始流行供奉佛像了呢?”

  “因为草原上不信佛的人会堕入无边地狱,生生世世无法进入轮回,有佛的庇佑,这些草原人才能幸免于难。

  他们草原人自己真心实意想要供奉佛祖,咱们不应该阻止,反而要给予支持才是,以后你要记住多给蒙古人修庙啊。”

  曹鼎蛟一本正经的说道,宛如一位佛学大师。

  小太子惊喜地说道:

  “曹师傅是信仰佛教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曹鼎蛟脸上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容,言道:

  “你师傅我不信佛,只相信自己和手中的屠刀。

  杀尽世上恶人九万九,便能立地成佛。”

  旁边的蒙古部落小族长都快哭了,哪里是我们都真心实意想要供奉佛祖,那么大个狼牙棒顶老子们的头上,感动吗?一点都不敢动好不好……

  曹鼎蛟望着深邃的地平线,叹了口气说道:

  “在前面就是漠北了,再远些就是捕鱼儿海了,咱们现在还没实力占据前面那些土地,但咱们大明崛起的时候,一定要往这个方向探索,并且把前面据为己有。

  自古就有苏武牧羊的传说,前面一直都是咱们大明神圣不可分割的土地,记住了吗?”

  小太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曹鼎蛟这些天一直在给他灌输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思想。

  总而言之,天底下若只能有一个皇帝,那必须是中国的皇帝。

  曹鼎蛟目光深邃的看着诗和远方,前面的领土自古就是中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中国的领土绝对不是靠什么抢来的,全都是靠充话费送的。

  从三皇五帝开始,咱们华夏民族就一直在走和平发展线路,根本不存在什么归属问题,全是咱们的。

  咱们华夏民族一直都是和平的民族,好不好。

  “走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

  大同按察司,无数文人士子将其围了个水泄不通,这里面各方势力涌动,有扬州的盐商,有陕西陕北的西商,不乏山西本地的晋商,他们的背后或多或少的有着官方的实力或者本地豪强的撑腰。

  有一些勋贵和官员就是他们的靠山,若不是京城发生的巨变,此时山西按察司的大门都估计被人给踹飞了。

  一个小小的三品按察使还真的镇不住这局面,更何况这按察使头顶上还有一个督察院呢。

  不过即便是如此,那些势力也是坐不住了,山西大同这边的人做得太过分了,油盐不进,丝毫不讲一点人情世故,但凡是运来北方的粮食物资通通给扣押住了。

  整个大同实施了最严厉的军管,董非这个狗腿子成为了全城商人最熟悉又最讨厌的面孔,大同,这个九边聚宝盆,变成了一个无底洞,只进不出的那种。

  曹鼎蛟接下来还得解决青虫,解决了这些青虫,才能对盐商下手。

  不过留给他的时间很紧张了。

  野猪皮已经进攻了,他可不敢保证真的能在战场上对抗八万十万的精锐野猪皮,必须要掐到人家的经济命脉,将那些野猪皮饿死困死,才是最英明的决定。

  而大明这些商人却在背地里偷偷给野猪皮输血,让他们一直能够苟存于世,甚至越来越壮大,曹鼎蛟一直想要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

  大明的走私商在登州和朝鲜人交易然后运到皮岛,朝鲜人负责运到陆上,陆路避开鸭绿江口巡弋的明军战船运到义州,在义州用小船运往鸭绿江上游,虽然这些粮食数量有限,但却是野猪皮最宝贵的补充。

  有这些粮食他就能撑住。

  没有这些粮食他就撑不住。

  粮食安全就是一个底线,守住了底线就不会出问题,守不住底线就是全面的崩溃,这些走私的粮食就是野猪皮的底线。

  以前还能靠这些海运维持辽东的生活,这随着地盘的扩大还有人员增加,辽东的野猪皮不得不靠陆路上的粮食运输,才能勉强达到温饱的样子。

  由此可见野猪皮其实已经转入一种保守战略,他现在已经不急于在辽东攻城掠地,目标还是稳定住他自己目前的地盘。

  他在建立一片稳定的控制区。

  野猪皮想把辽东经营为粮食产地,屯田屯兵,然后借此充当跳板,直接杀入关内。

  “哼,董大人,你们为何要扣押我们的粮食?我们不过是想要把粮食卖给山西,陕西,河南这边的百姓,这碍着你们什么了吗。”

  有商人哭天喊地的说道。

  然后还有无数的学子围住了按察司,这些学子们大多都是没有功名,最多就是童生之类的低层读书人,甚至连温饱都是问题,却披着一层酸儒的皮。

  至于冲锋在前这种事情,交给底层的童生,那些想要出名的人大把,这也是那些人的机会。

  冲击官府可是大罪,那些举人秀才可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虽然那人先商人的能量确实是惊人。

  他们只要鼓动一些读书人就好,这样哪怕真失败了他们也方便脱身,反正他们都是进京赶考的举子。

  如今京城失陷,他们被困在大同而已。

  “而等强抢民间粮食,与民争利,我等一定要上奏陛下。”

  “堂堂按察司,竟然行如此不法之事,日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我被读书人就应该伸张正义,为民请命,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国朝养士百二十年,仗义死节就在今日!狗官无耻。休想只手遮天!”

  他们这些读书人当然只能被堵在大同里面,并不能说他们就是同谋。

  作为举人他们可不能拿自己的前途当儿戏,忽悠那些秀才童生们冲锋在前就行,这些很快就要去参加考试的举人们,在后面指挥就可以了。

  秀才们要好名声,因为好名声可以让各地学官青睐他们。

  这样他们就容易考中举人了。

  但举人们不需要,举人们需要的只是安安稳稳到京城,然后无比光辉的未来已经在等待他们。

  可不能儿戏。

  董非穿着一身文官补子官服,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不屑,冷笑着开口道:

  “也以为本官不知道你们想把粮食卖给谁,卖到关外去可以获得三倍的利润,哪怕是卖给闯贼,也能获得两倍的利润,这些血馒头还真的是好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