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小文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兄弟谈心

大明小文人 李白才不白 2215 2019.07.04 22:13

  曹变蛟出了大营就去了老弟所在的营帐,看着老弟营帐面前围了一大堆人,曹变蛟赶紧把这些人给去驱散了,然后这才挑帘走进了营帐之内。

  却发现曹鼎蛟和张全昌正在相谈甚欢,曹鼎蛟特别有眼力劲,一看见自己兄长过来了,赶紧有些腼腆的说道:“恕小弟有伤在身,不能给兄长行礼,还望兄长见谅啊。”

  曹变蛟瞪了他一眼,说道:“大家都是粗人,别给我拽文词行不行,你还以为自己是书生啊?”

  曹鼎蛟虽然趴在垫子上,但是依旧倔强的说道:“大兄,这几天我幡然醒悟,觉得还是做个文人好,小弟也应该去博取一个功名,争取出阁入相。”

  曹变蛟心神一震,然后惊呼道:“张叔,你看这小子是不是给打傻了?没听说打屁股还能把脑子打坏了的事啊。”

  张全昌也是站在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半天才忍不住说道:

  “鼎蛟啊,你们曹家世代都是辽东的将门,虽然粗通一点文墨,可这哪里是那些文人士子的对手啊。”

  张全昌也有点怀疑这小子脑子被打坏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种胡话呢?回头一定要找张杰那孙子问清楚,没事打人家孩子脑袋干嘛?

  曹鼎蛟感叹着说道:

  “这事你们就别管了,我有我的自己的门路,等平完叛之后我若是立下赫赫战功,自当向陛下求个翰林或者同进士出身。

  实在不行等陛下开恩科的时候,我也可以去考个状元榜眼探花什么的。”

  曹变蛟看着有些魔怔了的小弟,宽慰着说道:

  “鼎蛟,为兄知道你在萧县受了委屈我也挺难受的,恨不得用刀子插死那县令,可你也实在不必这样作贱自己,蛇有蛇道,鼠有鼠道。

  他们文官的那些肮脏事咱们片叶不沾身便好,你小子别老是钻死胡同了,来!为兄给你擦一下活络油。”

  曹鼎蛟抿嘴一笑,他没想到历史上自己这个无敌猛将的哥哥居然还会宽慰人,给人一种反差萌的赶脚。

  言道:

  “大哥,你就别操心了,我们读书的人的事跟你说不清楚,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

  张全昌撇了一眼曹鼎蛟,咋咋呼呼的说道:“咋了?你小子还要犯贱啊,好好的大将军不当当什么文人啊,你还以为你是天上文曲星下凡啊。”

  曹变蛟脸色一黑,然后说道:“快把裤子脱了,我给你擦点活络油,这玩意可是叔父珍藏的珍品,你也别怨他,叔父对你还是多有关照的。”

  曹变蛟就害怕自己的弟弟记恨上叔父曹文诏,曹鼎蛟这时候才突然觉悟。

  自己屁股后面根本就没有什么伤,若是让老哥知道了此事,不是会给为自己开脱的张杰张队长添麻烦吗?

  曹鼎蛟有些心虚的说道:“哥,你先把东西放下,等会儿我会自己擦的。”

  曹变蛟冷笑:“你难道还长了第三只手不成?你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能自己擦吗?”

  曹鼎蛟还击道:“还是算了吧,我可是一个读书人,你们这些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别弄伤了我的细皮嫩肉。”

  曹变蛟:……

  杨全昌:……

  曹变蛟感觉到头皮发麻,回头一定要找那个杨队长算一算帐,让他知道知道军中第一猛将拳头的厉害。

  等人走了个干净之后,曹鼎蛟感觉偌大的营帐有些冷清,苦笑着说道:

  “现在是崇祯八年六月,高迎祥、张献忠这两个boss级的人物带着二十多万军队合围了我们。

  敌众我寡,实力悬殊,这该怎么破局呀?唉,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啊。”

  曹鼎蛟百无聊赖的趴在草席上面,旁边是近在咫尺的泥地,曹鼎蛟好抽一根稻杆来,在上面写写画画…思之良久还是泄气的,丢掉了手中的稻杆,言道:

  “这tnd怎么打?我们手上才三千轻骑,对手有足足几万骑兵,还有二十万的步兵,除非是李元霸在世才有一丝机会取胜吧?

  湫头镇有埋伏的事情就算告知了叔父,恐怕也无济于事,算了还是把这件事情告诉叔父吧…”

  曹鼎蛟兴冲冲的起身,然后走出了营帐,一掀开营帐的帘子,却发现外面刷刷的围了一圈人,还有一个背着荆条的汉子。

  曹鼎蛟愣了那么十几二十秒,然后这才开口说道:“我就是出门拉个屎,你们这些人有必要这样看着我吗?”

  有小兵惊愕的说道:“曹守备你拉不拉屎我们管不了,可是您的屁股不痛吗?”

  “咝…”曹鼎蛟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像把这一茬忘了,自己对不住杨兄弟呀,得赶紧把这个谎圆过去。。。

  曹鼎蛟一手扶着屁股,脸色狰狞地说道:“人有三急呀,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今天这事你们可不准说出去,更不准去说张队长的闲话。”

  曹鼎蛟本意是别让这些人去找张队长的麻烦了,否则自己的事情就要露馅了。

  可他的话落在士兵们眼里,就是妥妥的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伟人啊。

  “曹守备,求你别说这些话了,我羞愧呀我张某人不是人,小小曹将军为咱们弄来了这么多粮食,救活了无数的弟兄,我就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小小曹将军义薄云天,我还出手这么重让曹守备如厕都困难,您用这荊条抽死我吧,我张杰认了。”

  曹鼎蛟这才看见了不远处的亲人,惊讶的看着张杰大哥浮夸的表演,可是看到人家背后的荊条不似作假,赶紧上前言道:

  “哎哟,张大哥你这是作甚?我可受不起这一跪啊,您快起来,咱们有话好好说,先把这荊条去了。”

  曹鼎蛟有些纳闷,难道是自己这位刚认的大哥演戏演的太过了,被叔父一眼给看破了?那该如何补救啊。

  曹鼎蛟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好把人搀扶了起来,张杰不肯起身非要曹鼎蛟原谅了他才肯起来,曹鼎蛟就这么轻轻一扯……

  张杰屈服了…曹鼎蛟这家伙简直不是人啊,胳膊上传来的痛苦比后背更加难受。

  看着大营前面上演的一出将相和,大兵们脸上纷纷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少人的眼眶也是红红的,那是被感动的。

  曹鼎蛟眼睛也是红的,同张杰使劲的抱了一下,他是怀揣着感激的心思,张杰是个好人啊。

  张杰红亦是着眼眶,饱含热泪的看着曹鼎蛟,他是痛的实在是没办法说话。

  曹鼎蛟这牲口不是人啊…这手劲也太大了吧?难不成他这是在报复我?张杰咬碎了牙,把这个亏无可奈何的吃了下去。

  谁叫他自作孽不可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