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小文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烽火连营

大明小文人 李白才不白 2227 2019.07.16 21:35

  曹鼎蛟可谓是一往无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凭借着两把大菜刀,一路从南营砍到了北营。

  甚至,曹鼎蛟惊愕的发现身后居然多了不少人,他记得好像自己出门只带2500人,等他一回头,发现身后黑压压的一片人,已经有将近五千人了。

  曹鼎蛟纳闷的对身旁的王二发问道:“这打仗人越打越少,我倒是知道,咱们这边怎么人越打越多了呢?”

  王二发摸了一下鼻子,然后说道:“这叛军里面本来就有咱们官军投降过去的人,现在人家看到咱们势大,估计又反水了呗。”

  确实是如此,曹鼎蛟这一尊杀神实在是太恐怖了,搞得很多叛军自发的带起了白毛巾,甚至有的人连白内裤都打出来了,绑在胳膊上面。

  曹鼎蛟这边带着浩浩荡荡的起义队伍又往来时的地方杀了回去,瞧这这架势,似乎要将闯贼杀一个对穿。

  与此同时,洪承畴,曹变蛟,曹文诏终于是赶到了战场,曹文诏坐镇中军带着大军缓缓冲向叛军。

  洪承畴则是居中调度,曹变蛟亲自带着数百精锐骑兵杀入了贼窝之中。

  洪承畴看着弥漫战场的硝烟,对旁边的曹文诏问道:

  “有没有看到天雄军,咱们的人没有打出旗号么?这可如何辨别援军?”

  曹文诏也是一时为难,实然他目光一扫,却发现两军交战的中心,一些带着白布条的叛军士兵正在四处追杀别的叛军。

  这才惊呼道:“总督大人,你瞧瞧那些带白布条的人,看来他们就是我们的援军了。”

  洪承畴凭借着滔天的火光辨别着大军中央战场,果然看到少部分胳膊上绑着白条的人到处放火厮杀,心里面顿时就明白了,这些人就是援军。

  洪承畴大手一挥,下令道:

  “叛军之中手绑白条之人就是咱们的援军,大家同本官奋力拼杀和援军会合,本官保你们一个前程和银子。”

  泉州的守军全部都是高声欢呼,绝望的他们终于是盼来了援军,此时不搏命,更待何时?

  泉州的守军嗷嗷叫的在大曹小曹将军的带领下冲向了叛军,见人就杀,逢人就砍,除了那些白布条的人不能砍杀之外,其余人等全是叛军。

  曹变蛟一杆马槊左右挥砍,瞬间就和叛军形成了焦灼之势,如快刀切开的热油,他们这只骑兵硬生生的打穿了闯军的大营。

  李自成灰溜溜的带着一万多骑兵跑了,高迎祥也是无可奈何,毕竟保住自己的家底才是最要紧的,至于战场上的友军全部死光了,也不关他事。

  高迎祥同张献忠这两个最大的反贼,两个人带着麾下的精兵汇集在一起。

  高迎祥满脸郁闷之色的说道:

  “这一战,是咱们输了,赶紧逃命要紧,咱们总有卷土重来之时,张老弟!

  咱们一起往西南方向跑,能带走多少兵马就带多少兵马,到时候就能够杀入陕北了。”

  张献忠毫不迟疑的说道:

  “行,高大哥说的有理,俺就听你这一回,咱们赶紧走吧,再晚点就走不脱了,你看看那边那个杀神,明军之中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怪物呢?”

  张献忠指着不远处的曹鼎蛟,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色,不是我军不给力,而是敌军太恐怖了。

  高迎祥也是耸了耸肩,然后说道:

  “由着他去吧,咱们是对付不了他了,得找个机会把他引进陷阱之中,或者派人暗杀于他,这种家伙留着迟早是祸害,不得不防”

  高迎祥也是对那个左砍右砍的曹鼎蛟毫无办法,他甚至偷偷派了一队老兵上去,将其团团围住。

  几乎是一盏茶的时间,他的亲卫老兵纷纷被砍倒在血泊之中,竟无一合之敌。

  不是我军不给力,奈何敌军有高达呀。

  战场上凶险万分,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的曹变蛟不慎被叛军团团围住,虽然他左批右看打死了不少人,可是依旧是呜呼奈何。

  不小心着了敌人的道,战马都被人给砍倒了马腿。

  曹变蛟只好下马步战,一杆马槊使的是出神入化,竟然一时间将数百叛军逼退,还斩杀了好几十员悍匪。

  曹变蛟有些脱力的看着这个包围圈,狠狠的喘了几口粗气,脸色泛红的又一次朝着叛军发起突击,以攻代守。

  “啊……快走!!那个杀神又杀回来的。”

  这个数百名叛军的身后突然发起了各种惊呼声,然后不少人放弃了继续围攻曹变蛟,反而有一种想要逃跑之意。

  曹变蛟诧异的看着叛军后方,也提着手中的马槊朝那个方向杀去,这一去不得了,一下子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曹变蛟居然看见了自己那个裹着里三层外三层铁甲的弟弟,手上还用绷带布条缠着两把大菜刀。

  一身黑色盔甲全部被染成血红,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在他的盔甲裙摆上还滴滴的穿着血柱,看起来就像地狱归来的杀神。

  曹变蛟赶紧向前,惊呼道:

  “曹鼎蛟,曹鼎蛟!你没事啊,我操,我操,我操,我操,怎么是你小子。”

  曹鼎蛟视力和听力都非常的惊人,他也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哥哥,脸上顿时露出了菊花般的笑容,麻利的解决了身边几个小喽啰之后,几步上前,言道:

  “大哥,我听他们说叛军围了宁州城,这不就带着兵马来救援你和叔父啊,你看看小弟的成果怎么样。”

  曹鼎蛟如同指点江山般,向自家的兄长炫耀着他的辉煌战果,如同小孩子在炫耀糖果一样,只是他这个糖果有点大。。。

  曹变蛟吃惊的说道:“你是说你小子从二十万兵马之中逃了出来,另外还去搬来了援兵,救下了我们宁州府?”

  曹鼎蛟脸上的菊花笑意更浓,言道:

  “区区小事不足一提,不足一提,也就打败了一二十万叛军而已,其实你们宁州府的兵马也帮了小弟我的大忙了,到时候我的功劳要分你们一份的。”

  曹变蛟感觉脑子有些眩晕,不知道是太过操劳,还是被这家伙的战果吓到了,于是他匆匆问道:

  “你哪里来的兵马?我看今晚袭营的大军都有快一万人了,你小子还会撒豆成兵不成?”

  曹鼎蛟一脸憨厚的笑道:

  “小弟不过是招募了一些溃兵,然后又打败了一支叛军,随之混入其中,这才有了今日的战果,兄长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咱们还是解决眼前的功劳要紧。”

  “好………”

  曹变蛟感觉有些头晕目眩,他知道自己的弟弟武艺高强,以一挡十,以一挡百还是不成问题的,我没想到这弟弟居然这么凶残,居然把二十万叛军都给搞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