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小文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下)

大明小文人 李白才不白 2428 2019.08.05 11:37

  说我短小无力的全部罚站,昨天的推荐票崩盘了,前两天都是100多票,快200票。。。。

  昨天才75!!!现在你们的作者君就站在六楼的天台,哈,随时都有可能跳下去。

  哼,我告诉你们千万别惹我,我疯狂起来连自己都杀,退后!我要装逼了。

  原因就是你们不会把推荐票给我,然后第二天据说我们梦里还会见面哦!

  不管了,别人都是在电视剧中间插播广告,今天我要丧心病狂的在广告里面插播正文,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我要票,我要票,我要票!)

  第:(今天白送给你们的章节,晚上我能更新多少,我就发多少,你们满意了吧?)

  崇祯皇帝看着满嘴跑火车的曹鼎蛟白了他一眼,曹鼎蛟直接无视了来自于皇帝陛下的白眼,反而笑意盈盈的替崇祯皇帝解开了身上的绳子。

  崇祯皇帝也有些窝火,甚至说有些自闭,他原本以为所谓的叛军都是那些穷凶恶极之辈,原来这些人从前也是老实巴交的军户。

  崇祯皇帝沮丧的说道:

  “曹鼎蛟,我知道你是最忠心于朕的忠臣,都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也利于行,有什么话都畅所欲言,朕想知道朕究竟错在了哪里,这大明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朕,不想当亡国之君,也不想当昏君。”

  曹鼎蛟看着已经陷入自我怀疑的崇祯皇帝也是一阵心疼,一个才三十岁不到的皇帝已经是有了很明显的白发,人家都说三十而立,唉,这位陛下住处于那种迷茫的时期。

  曹鼎蛟小声说道:

  “陛下,您可知道治大国如烹小鲜的原由?”

  崇祯皇帝当然知道他的这个典故,于是点了点头。

  曹鼎蛟又道:“微臣说几句冒犯您的话,还请陛下恕微臣无罪。”

  崇祯皇帝微微扼首说道:“但讲无妨,朕恕你无罪。”

  曹鼎蛟一板一眼分析道:

  “正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好比陛下开了数十家酒楼茶馆,而这些大臣就是您任命的掌柜,帐房就是那些大儒文人士子,客人就是咱们大明的老百姓。

  那些小官就是管事儿,最底下的人就是跑腿的伙计,负责招待的丫鬟,烧饭做菜的厨师,最后就是保护酒楼茶馆的打手。

  微臣这样比喻,陛下可听得懂?”

  崇祯皇帝饶有兴趣地说道:“嗯,你这说法倒是新奇,朕想听听你说出大明的病根在哪里。”

  曹鼎蛟有些慷慨激昂地说道:

  “臣实在是不知道大明这座酒楼什么时候会轰然倒塌,或许就在下一刻,让人猝不及防。

  大明的这些掌柜们没有好好的经营酒楼,就知道为自己谋取暴利,然后伙同账房还有管事吃了个满嘴流油,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手底下的跑腿的伙计,端茶递水迎客的丫鬟,拿着最低的俸禄和薪水,干着最累的活。

  底下的打手每天肆意的被帐房管事掌柜辱骂,呼之即来,喝之即去,每天还要冒着被对面酒楼的人打死的危险干活,却得不到一丁点的尊重,这些打手若是立下功劳也得不到提拔,谁还愿意为酒楼出力?

  而且,底下的客人都快饿死了,可是这大明酒店后面的饭菜都还没有端上来,厨房的菜早就没了,厨房的米也没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现在客人都打进厨房了,您说我们这大明酒店能不垮吗?”

  “这……”崇祯皇帝看着侃侃而谈的曹鼎蛟,又仔细地回忆了他这番话,这让他想起了唐太宗的那几句名言,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曹鼎蛟说得有道理,自己手下那些文武大臣不就是这些文武大臣吗?大明这酒店确实是奔溃到这个地步了。

  “鼎蛟,你可有什么办法吗?”崇祯皇帝突然死死地拉住了曹鼎蛟,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曹鼎蛟又说道:

  “陛下,要清明吏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首先陛下要用一双慧眼去寻找那些有本事而且忠心耿耿的掌柜,尽量培养出来一批能干的管事。

  对于那些经营不善的酒楼,咱们应该暂时抛弃,等咱们从别的酒楼转回来银子之后,再把从前抛弃的酒楼收购回来。

  对内,陛下必须要重新招募一批精明能干的打手,组建忠诚于陛下的打手,陛下需要一场变法!

  变则通,不变则死,而且这史上有许多人亡政息的事情,不仅陛下要参与进来变法,就连太子殿下从小就参加变法的学习,这才能保证变法成功。”

  崇祯皇帝仔细的把他的话整理了一下,然后终于是明白曹鼎蛟的意思,他有些惊悚的说道:

  “鼎蛟,你这是要朕把辽东那块土地给放弃了,甚至把整个北方拱手让给闯贼与建奴,然后专心致志的经营南方,打造出来一支强军吗?

  而且,变法何其惨烈?鼎蛟,你太让朕感动了。”

  “呃,陛下,我身子虚的很,唯恐心从力不从啊,先等我回去吃百八十斤鹿茸人参调养调养身体再说,这变法的事情曹某人干不来呀。”

  曹鼎蛟突然脸色一变,脸色胀得跟猪肝似的。

  变法?这种事情是他曹某人能够参与得了的吗?他可不会去干这种蠢事啊!

  王安石,张居正,商鞅他们的下场可还历历在目,曹鼎蛟表示不想背这个锅。

  也不知道崇祯皇帝有没有听进去,反正曹鼎蛟说完那些话之后,他跟魔怔了似的,这嘴里面不停的念叨道曹鼎蛟说的那些话。

  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说道:

  “鼎蛟,这北方朕可以暂时让给这些贼人,朕要带着人马去江南重新打造一支强兵,依靠江南的赋税打造出来,一直彻底听从于朕的强军。

  交法!一定要变法!曹鼎蛟,朕可否相信于你?”

  曹鼎蛟傻了眼了,木讷的看着自己这位大明的皇帝陛下,你们老人家是打算托孤吗?

  曹鼎蛟挠着头说道:“应该可以吧!”

  哎呦,越挠越舒服,再多挠两下试试。

  崇祯皇帝并没有嫌弃曹鼎蛟这些小动作,反而是推心置腹的说道:

  “北方,不能完全落于贼人之手,山西就交到你们曹家叔侄父子手上了,替朕守好这一处桥头堡。

  可能大同以后会成为一块飞地,但是朕却希望,你能好好的守在这里,你要人要物资要银子,只要朕能给到你的,通通可以开口。”

  曹鼎蛟目瞪口呆,原来陛下是让他们成为一个钉子,狠狠的扎进敌人的心窝里面。

  曹鼎蛟言道:“银子我倒是不缺,陛下,微臣倒是想要几个人,张煌言,黄得功……”

  曹鼎蛟以前最喜欢看明末小说,全都是流水的穿越客,铁打的张煌言,穿越过去不配上这样一个文臣,感觉人生都不圆满。

  崇祯皇帝毗邻天下,一脸郑重的说道:

  “好,这些人我通通拨调给你,还有太子也好好的跟在你身边,以后就交给你悉心教导。

  朕赐予你太子少傅的名份,一定要教会他如何变法,就让他留在大同,也让你们知道朕的决心。

  卿不负朕,朕与曹家共富贵。”

  曹鼎蛟:……

  PS:打劫,把剩下的票全部交出来!最后再说一遍,你们再不喂饱努力更新的作者,他就要饿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