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小文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威武不屈小小曹

大明小文人 李白才不白 2321 2019.07.04 08:19

  曹文诏手底下的士兵都喜欢把他们总兵大人称之为大曹将军,还有悍勇无比的曹变蛟称之为小曹将军,毕竟人家挂了一个游击将军的头衔。

  而曹鼎蛟之前名声并不显,虽然在战场上也有过出色的表现,但也只得到一个小小曹将军的名号。

  今日,小小曹将军却让一众丘八为之折服。

  张杰看着已经被绑好了的曹鼎蛟,言道:“总兵大人有令,军法处置曹鼎蛟曹守备八十军棍,曹守备,张某人得罪了。”

  张杰是曹文诏亲兵队长,自然不是泛泛之辈,即便是军中悍卒,他也一能够以一敌三,手上的力气不说穿碑碎石,把人打残废掉却是轻而易举。

  曹鼎蛟看着“自己人”公事公办的样子也感到好笑,但他心里哪里不清楚这些小道道,曹鼎蛟投以菊花般的灿烂笑容言道:

  “张队长别客气,鼎蛟虽然不是什么英雄,但也算得上一条汉子,您尽管施为。”

  旁边的士兵都一阵心悸,小小曹将军果然是条汉子,面对八十军棍的重罚,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张杰气笑,心道:这小小曹将军还真以为我会跟他客气呀?总兵大人若不是看上了某的耿直,怎么会让我当这么久的亲兵队长?小小曹将军,你想瞎了心吧?

  张杰拿起了一根小儿手臂粗的木棍,然后朝掌心吐两口唾沫,看着这架势让旁边的士兵都有些心有余悸,提心吊胆的看着那根粗硕的木棍。

  大帐内,曹变蛟苦苦哀劝道:

  “总兵大人,鼎蛟这才大病初愈,路上差点丢掉了半条性命,伍长杨正早早的就差人来告诉了我,鼎蛟差点没熬过去。

  现在又要承受着八十军棍的毒打,鼎蛟这身子骨怎么受得了?”

  曹文诏微微动容,他的本意肯定不是要打死自己的子侄,可是军令才刚刚下达,怎么能够朝令夕改?

  自己那侄子看起来生龙活虎的,应该不会死撑吧?

  曹文诏一时间下不来台,看着老兄弟们殷切的目光,还有想到自己老哥哥留下来的侄儿性命难保,一时间更是气闷不已。

  参将张全昌言道:“总兵大人,末将有些气闷,先出去透透气了。”

  曹文诏哪里不知道这个老兄弟的心思,但嘴里面还是嘴硬的说道:“哼,那你先出去吧,万万不准给那家伙放水,自己犯的错就理应自己承受,怪不得别人。”

  张全昌苦笑一声,然后急匆匆的告退了,曹变蛟投以感激的目光。

  张全昌他只是摆了摆手便出去了。

  张全昌还是动了心思,挺喜欢那个忠义无双的小家伙,还是先出去保他一保,可千万不能让张杰伤了他性命啊,不然军心就要动荡了。

  等张全昌一拔开营帐大门,鼻子一酸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眼泪都快忍不住要掉下来了。

  曹变蛟被绑在一张长凳上面,张杰拿着小儿手臂粗的木棍,一下又一下沉闷的敲在曹鼎蛟的屁股上。

  曹鼎蛟表情非常的狰狞,看起来非常痛苦难受的样子,可是依旧没有发出求饶的哀嚎。

  或许痛到这个地步,他已经喊不出声来了吧,张全昌如是想到。

  “住手,总兵大人让你行刑,没让你打死人。”

  张杰一愣,这才发觉自己是不是出手太重了?于是问道:

  “打了多少军棍了?”

  “八十有五……”

  曹鼎蛟狰狞的表情慢慢变得平和,忍不住想要给这位亲兵队长竖起大拇指,你丫的还真鸡儿像,打人却一点都不疼。

  张杰的心咯噔一下就停止了转动好几秒,这下子完了自己怎么还多打了人家好几军棍,难道是刚才这小子的表情太欠抽了?让自己情不自禁的出手了。

  张杰赶紧扯着嗓子说道:“都他娘的是死人吗?还不赶紧给我块松绑,军棍打够了,你们怎么不阻止我呢?”

  然后他一个箭步蹲在了曹鼎蛟身边,膝盖半跪着说道:“曹守备!是我对不住您啊。”

  张杰刷刷刷的左右开弓打了自己几个大耳光,表情更是羞愤交加,恨不能一头撞死。

  曹鼎蛟非常硬汉的装模作样配合道:

  “老张,我…没事儿,本来军法就无关人情,今时今日我曹鼎蛟就算是被你打死也无怨无悔,受累了。”

  “受累了???”

  张杰这一刻感觉自己有点禽兽不如啊,看看人家的胸怀多么宽广?自己在打人的时候,居然怀疑对方在讥讽自己,我还是人吗?

  张杰看着曹鼎蛟虚弱的样子感觉喉咙一堵哽咽的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张全昌上去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曹鼎蛟。

  然后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张杰,这才将曹鼎蛟慢慢的扶回了军营。

  张杰张了张嘴,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好像自己不识相的得罪了军中大头之一的参将张全昌,这下可两头都不讨好了,自己较什么真啊?

  好像…曹鼎蛟一点都没有怪罪自己的样子,这是个好人啊…

  张杰浑然不知自己备受牵连的原因正是眼前这个大好人,他还感动的跟二孙子似的。

  曹鼎蛟有了前车之鉴,这下子可不敢用力了,整个人身子软塌塌的靠在张全昌身上,生怕一不小心把这位参将大人给弄骨折了。

  围观的士兵纷纷是动容的让出了一条大道,每个人都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曹鼎蛟,心道:

  咱们吃的饭都是小小曹将军用命换来的,而且小小曹将军还承担了所有的苦果,圣人也不过如此了吧?

  曹鼎蛟假装昏迷,眯着眼睛看着旁边眼睛通红的士兵们,只觉得浑身舒坦的快要叫出声来了。

  若不是心中暗暗的对自己较劲道:不行,我是个文人,我得有文人的涵养,这个时候可不能出洋相了,本官将来是要出阁入相的呢。

  曹鼎蛟被杨参将护送回了军营休息,近千士兵都目睹了这一幕,然后私底下都在流传着那个不能说的秘密。

  张杰这个沦为大反派的亲兵队长唯唯诺诺的回了大营,曹文诏脸色黑的跟个锅底似的。

  因为军中的老将们一个个在吐着苦水纷纷为曹鼎蛟打抱不平,曹变蛟这般直爽的汉子都话里夹着刺带着刀向自己的叔叔吐着酸水。

  张杰虽然是羞愧难当,他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跪下拜伏道:

  “小人领命行完了军法,特地向总兵大人复命。”

  曹文诏冷冷的说道:“退下吧。”

  张杰又跪下说道:“小人猪油蒙了面心特地向总兵大人请罪,总兵大人打死我这个狗东西就好。”

  曹文诏终究是心软了,这可是陪伴了自己多年的生死老弟兄,挥了挥手说道:

  “找个功夫你亲自上门道歉吧,鼎蛟心胸还是宽广的,定然不会为难你。”

  张杰点了点头,退到了曹文诏的身后,曹文诏从身上摸出了一包顶级的伤药丢给了曹变蛟,言道:

  “去看看你弟弟,这么大了还不让我省心,哼。”

  曹变蛟心中一暖,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