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小文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重情重义曹某人

大明小文人 李白才不白 2420 2019.07.03 19:25

  斯文扫地,颜面无存,我本是正经的读书人啊…曹鼎蛟心道。

  杨正赶紧把前因后果告诉了曹鼎蛟,原来明军在这个时代的末期名声根本就不吃香。

  百姓们视之为贼配军,除非活不下去了,否则根本不会参加明军,文官们更是瞧不起当兵的,当兵的确实是地位太低了。

  可这也就算了,大部分明军的军纪确实是不好,可老曹的部队算得上是精良的啊。

  崇祯皇帝三令五申,让周边的官府配合剿匪部队补给,周边的官府不配合就算了。

  曹文诏带着大军赶到萧县的时候,当地的县令还用大炮轰曹文诏的大军。

  这下子可惹怒了自己的前身曹鼎蛟,借着筹集粮食的名头回来又把萧县给端了。

  如今县令大人都还被绑在县衙的大堂下面,然后又找了当地的士绅里正豪强狠狠的敲诈了一笔,曹鼎蛟便拉了几十车粮食补给回军营,这才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

  没想到回来的时候碰到了阴雨天,一下子病倒了。

  曹鼎蛟一进军营就感到了气氛的不同,不少士兵都眼神绿油油的望着曹鼎蛟拉回来的粮食,现在连洪承畴的都标营都快发不上军饷了,更别提他们这些外军了。

  粮食的事情由别人处理,很快有亲卫找上了曹鼎蛟,让他立刻跑去大营拜见总兵大人。

  曹文诏在大营内带着众参将游击都尉正在研究地图,曹鼎蛟很快就被传召入营。

  曹变蛟这位猛将在旁边则是满头大汗的瞅着自己弟弟着急的不得了。

  “未将曹鼎蛟奉总兵大人之令运粮而归,如今粮食已经押入大营,请总兵大人训示。”

  曹鼎蛟看到大营内紧张的气氛,赶紧单膝跪地学着电视剧里面的语气说道。

  曹文诏则是面色平静的在旁边闭目养神,然后缓缓言道:

  “你奉的谁军令?本总兵可没有下达过劫掠地方的军令,谁给你的胆子?”

  曹文诏的语气十分冷冽,并没有因为对方是自己的侄子而有任何的关照,他一向是冶军严明,法外容不得半点亲情。

  张廷玉在编撰《明史》时,赞其为“明季良将第一”,又称曹文诏“秉骁猛之资,所向摧败,皆所称万人敌也”。这样的评价,还是相当高的,曹鼎蛟看着自己帅气的叔父惊为天人。

  曹变蛟插在了一句,言道:“总兵大人,营里的弟兄早就饿了多日战意全无。

  曹守备也是爱兵心切,这才用了些手段集齐了军粮,毕竟有功于我大军,望总兵大人从轻发落。”

  曹变蛟这样性子耿直的人都不敢在军营中称呼曹文诏为叔父,不仅仅是为了辟嫌,更是了解他叔父的脾气,为人耿直都不行。

  军营里其他游击参将同曹鼎蛟的关系也不太差,毕竟都是泽袍兄弟,有了曹变蛟开口求情,于是纷纷帮衬着。

  “曹守备确实是一时糊涂,但念他及时悔过,又有功于我大军的份上,还是从轻发落吧。”

  “是啊,还请总兵大人重新发落。”

  曹文诏冷哼一声,然后看着曹鼎蛟言道:“哼,劫掠地方之事你可认罪?你可知错?”

  曹鼎蛟知道此时争辩也是无用,赶紧单膝跪下,郑重的说道:

  “鼎蛟,就算是饿死,死外边,下坠不测之深渊,亦不认错。”

  曹文诏勃然大怒,敲着桌子说道:“事到如今,你还抵死不认?真当本总兵的军法不严乎?”

  曹变蛟也是看得心惊胆颤,自己这个弟弟怎么不识实务呢?这个时候死硬到底根本就没好果子吃。

  曹鼎蛟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说道:

  “鼎蛟虽然不认错,但鼎蛟认罪认罚,一切全凭将军处置,一切过错皆系于鼎蛟一人。

  只要咱们弟兄们能够吃得饱饭,只要咱们弟兄们不被别人瞧不起,只要弟兄们不受委屈,我曹鼎蛟就算是死上一百遍,死上一千遍也认了。”

  车轱辘话谁不会说?曹鼎蛟这样的说辞,后世的编剧导演们能够给你编出一百套一千套出来。

  可这个营帐里面的大汉子们还没接受过电视剧的洗脑,大家都纷纷为之动容,曹文诏都忍不住撇过脸去。

  大家伙顿时感觉到曹鼎蛟原来还是这么一个义薄云天之人啊,不仅为兄弟们两肋插刀,而且还是个有担当的好汉子。

  尽管大家都嘴上没有多说什么,可大家看向曹鼎蛟的目光多了几分赞许,这是个好小伙。

  参将张全昌、张外嘉也是暗地里竖起了大拇指。

  曹文诏转过身去,轻声道:“尽管如此,功是功过是过,犯了错就得认!来人,传我军令将守备官曹鼎蛟给我拉下去重打八十军棍,以观后效,如有再犯,双罪并罚,定斩不赦。”

  心中暗道:大哥,鼎蛟这个榆木脑袋终于是开窍有了担当了,终于长大了不容易啊。

  曹文诏这边军令一下曹变蛟心都凉了半截,自己这弟弟刚刚遭逢了一场大病,这八十军棍打下去还不得出人命?

  曹鼎蛟也是吓了个半死,我堂堂一个柔弱的书生挨了这八十军棍还不得出人命。

  不过在众目睽睽之下,曹鼎蛟觉得自己总不能输人又输阵,再说自己的叔父一定会安排好,难道还会活活打死自己不成?

  想通了这一点的大文人曹鼎蛟如同真正的勇士言道:

  “谢总兵大人宽恕,鼎蛟愿意认罚,只是我那些弟兄们是无辜的,鼎蛟愿一力承担过错。”

  曹变蛟看着自己这个傻乎乎的老弟还没来得及出来劝阻,这家伙又火上加油,这下子是没一点回旋的余地了。

  曹文诏赶紧一挥手让亲兵将曹鼎蛟架了出去,整个大营的武将都感动的眼泪哗哗的。

  曹鼎蛟果然是好样的,当初自己怎么没有碰到这么一个好长官呢?

  曹鼎蛟一点也不慌的被人架了出来,然后有很快有人搬来了一张长凳,曹文诏的亲卫队长张杰亲自将曹鼎蛟绑在了长凳上面。

  此时军营那边的人都围了过来,特别是之前运粮队的人同认识曹鼎蛟的士兵军官纷纷围了上来。

  有小军官壮着胆问道:“张队率,小小曹将军犯了什么过错?怎么要挨受军法。”

  张杰挺同情曹鼎蛟的遭遇,可是总兵大人的命令又不能违抗,他只好向大家解释道:

  “咱们的粮食都是小小曹将军弄来的,只不过触犯了军法…”

  张杰这边…巴拉巴拉…把前后的事情全都解释清楚了,旁边的士兵听了之后无不动容。

  特别是那些押运粮草的士兵,更是吧嗒吧嗒的掉眼泪,他们中不少人在清剿粮草的时候自己还藏了私,没想到守备官大人居然一力承担了罪责。

  义薄云天曹鼎蛟!是条好汉子!

  曹鼎蛟虽然被绑的跟王八似的,可是依旧忍不住骄傲的翘起了头,确认过眼神,这亲兵队长一看就是自己人,看他如同看到亲人一样亲切。

  曹鼎蛟非常诚恳的说道:

  “张队长,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没什么好说的,在座的各位一定要替我保密呀,大家心里面清楚就好,一定要替我保密啊。”

  “好………!!”

  围观的上百名士兵都认真的点了点头,殊不知……他们该到底怎么保密呀。

  张杰都一下子傻了眼了,这小小曹将军到底是真傻假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