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饿晕了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40 2019.05.21 10:01

  池诚按照连心制定的学习计划学习,每一天该完成什么任务计划里很明确。

  在学校肯定没问题,有左右护法帮忙答疑解惑,可是晚自习回家以后就麻烦了。

  遇见实在不能解答的问题,只能留待第二天来学校解答,可是这样一来难免会影响第二天的学习进度。

  第二天的进度完不成,势必拖到第三天,一天天积压,最后计划只能成为一纸空文。

  连心把池诚的手机拿过来,一番简单的操作之后还给他:“有什么问题微信我。”

  连心刚把池诚的手机放回去,陈一帆又拿过去了,一番简单操作之后:“我建了一个群,有什么问题群里问。”慢吞吞又加了一句,“我也可以解答,有空的话。”

  陈一帆的重音着重落在“有空的话”四个字上。

  其实陈一帆真正想强调的重点是“有什么问题群里问”,言外之意你池诚不要私微连心。

  就不知道池诚那猪脑袋是否听得明白,不过这样一来,陈一帆不动声色就有了连心的微信,池诚只是迫不得已的附加成分。

  池诚拿过手机一看,果然微信里新建有一个群,群里就三个人,一个叫“莲子清如水”,一个叫“乘风破浪”,一个叫“无敌帅”。

  陈一帆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点开新群,摇头冷笑一声:“无敌帅。”

  池诚的耳根子一下子红了,一般人在陈一帆面前自称“无敌帅”尚且自取其辱,何况是胖子池诚。

  池诚默默把“无敌帅”三个字改成“屌炸天”,想想觉得不妥又改成“气死牛”,想想还是不妥又改成“奋发图强”,最后改成“池子”,群昵称就是“池诚”。

  池诚改完名字后看见群里显示:乘风破浪修改群名为“扶贫工作小组”。

  池诚的耳根子越发红了。

  池诚当晚就在“扶贫工作小组”里发图片,图片上是他不会做的题,连心很快就有回复。

  回复是发有演算步骤的图片,加语音讲解。

  这样断断续续持续到凌晨两点,陈一帆一晚上没有在群里说一句话。

  第二天,池诚似乎很兴奋,他认为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有了微信以后,池诚当天的任务就能够顺利完成。

  他和连心说话很热络,连心似乎也很高兴。

  第二天晚上,池诚一发题,陈一帆就出来及时回复。陈一帆给池诚讲了一晚上题,憋着性子,差点内伤。

  不仅如此,第二个星期的学习计划是陈一帆给池诚做的,陈一帆“自告奋勇”、“心甘情愿”把这件差事活生生从连心手里拦截过来。

  星期四的晚上,连心又请假了。池诚和陈一帆看着那个空空的座位,心里就像有间破屋,不仅风雨飘摇,还四面通风。

  池诚心里的破屋飘啊飘,抬头一看,整间教室也飘啊飘,忽然眼前一黑,池诚从座位上一头栽倒下去了。

  池诚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街边要饭,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被她妈妈牵着从面前经过。小女孩的手里拿了一个面包,面包色泽金黄香气诱人,池诚没忍住冲上去抢了就吃,小女孩哇哇大哭。小女孩的妈妈非常生气,甩手给池诚一串耳光。

  这时,一道亮光从天而降,就像上帝打开了天门,小女孩和她妈妈都不见了。

  上帝在遥远的云端喊:“池诚,池诚,醒醒——”并且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当池诚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地上,后背靠墙,两米开外围了一大群同学,胡门神嗓门高到像要掀掉房顶:“池诚,池诚,醒醒!”

  陈一帆双手环胸站在胡门神旁边冷眼旁观。

  “池诚,你总算醒了!”胡门神长长松掉一口气,同学们也松掉一口气。

  胡门神惊魂未定,声音越发大得吓人:“你哪里不舒服,啊?”估计整层楼都听见了。

  池诚虚弱道:“老师,我头晕。”

  这时校医杨医生匆匆赶到,胡门神歉意道:“不好意思杨医生,麻烦您老亲自跑一趟。”没办法,只能亲自跑,因为胡门神在电话里说学生太胖,没人背得动。

  “没关系,没关系。”杨医生蹲下来给池诚检查身体。

  胡门神焦急说:“他说他头晕,这孩子看起来这么胖,还晕倒,敢情是虚胖啊!”

  “胡老师别着急啊——”杨医生略做检查以后问池诚,“你是不是在减肥?”

  当着大家的面,池诚很不好意思,但还是点点头。

  杨医生站起来对胡门神讲:“没事,饿晕了。”

  杨医生此话一出,大家一起“哦——”了一声。杨医生给池诚一支药剂:“来,喝下去。”

  池诚接过来一看,上面有“葡萄糖”三个字,池诚虚弱说道:“我不吃甜食。”

  杨医生刚要说话,胡门神喝道:“这个时候还挑食,还要不要命?”池诚吓得赶紧喝掉了。

  大家把池诚扶起来坐在座位上,杨医生叮嘱一番,无非就是不要盲目减肥,伤了身体后悔莫及什么的,还说女生因为减肥而晕倒见过不少,男生因为减肥晕倒还是第一次见到。

  杨医生走后,同学们也各自回到座位上,胡门神问池诚还能不能坚持上课,池诚说能。

  胡门神派了一个腿脚麻利的同学去给池诚买吃的,又让陈一帆看着点儿,课堂恢复秩序。

  池诚发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痛:“帆哥,我碰到脸了吗?”

  陈一帆神色自若地说:“也许吧。”

  池诚摇了摇晕乎乎的脑袋:“我晕了多久?”

  “几分钟。”

  池诚有些诧异,他以为自己晕了很久,因为他还做了挺长的梦。

  虽然池诚只晕倒了几分钟,但是在这几分钟里,池诚完全对时间失去感知,对身边发生的一切也一无所知。

  一无所知,有时候不见得是坏事。

  池诚晕倒之前,毫无征兆,就那么突然一下子栽倒下来,发出“咚”的一声响,课桌、凳子被打翻,书本掉了一地,稀里哗啦一串响。

  离池诚最近的陈一帆吓了一跳,全班同学也吓了一跳。

  自从连心给池诚送了收纳箱以后,池诚的书本再没往地上掉过,冷不丁的重温,心脏有些受不了。

  讲台上正给一个同学讲题的胡门神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同学们也往后跑,陈一帆喊道:“开门,开窗,大家退后,保持空气流通!”

  马上有同学大开门窗,大家也自觉退到两米开外,只有胡门神和陈一帆在池诚近身。

  胡门神一边大喊池诚的名字,一边想把池诚拉起来送医务室。拉了几次拉不动,喊两个男生过来帮忙,还是拉不动,池诚死沉死沉像千斤坠。

  胡门神只得作罢,赶紧给杨医生打电话。

  陈一帆一个劲儿拍打池诚的脸,拍得啪啪响,又掐人中,狠狠掐,两米开外的同学都觉得痛得慌。

  池诚一脸蒙相,显然还晕乎着,他一会儿摸摸脸,一会儿摸摸人中。脸上的五指红印未消,人中上那被指甲掐下去的深痕到现在还没弹起来。

  还好这一切池诚看不见,否则该心疼自己了。

  那个“腿脚麻利”(以下简称“腿麻”)的同学给池诚买回来一堆吃的,池诚一看,鸡腿三个、鸡中翅四个、霸王汉堡一个、鸡排两个、薯条一袋、鸡米花一袋、可乐一杯。

  对于一个饿晕过去的人来说,这些东西太具有诱惑性,就池诚以前的饭量和吃法,吃下这些东西并不会勉为其难。

  可是对于一个减肥的胖子来说,吃下这一顿,好多天的节食可就白费了,而且缺口一旦打开,容易前功尽弃,再想重拾信心就难了。

  这哪里是饭,分明是摧毁毅力的毒药。

  池诚攒了一大包唾液,“咕噜”一声吞了下去,声音大得“腿麻”和陈一帆都听见了。

  池诚左右为难道:“怎么全是肉?还都是油炸食品。”

  在四班,除了“抄神”黄杰和池诚,个个都是精英。四班本来就是尖子班,随便哪一个不是六百分以上的人物,“腿麻”自然也是。

  “腿麻”在四班不算啥,可在来四班之前,他也曾风云一时。

  如今,自己居然去给一个死胖子学渣跑腿,更重要的是胡门神喊到“腿麻”的时候,他正在集中火力背英语单词,下节课英语老师要听写。

  池诚晕倒的时候他即使在围观之列也不忘一手拿着英语小册子,力争做到看热闹和背单词两不误。

  只不过离得胡门神近了些,因而摊上这么件差事。

  胡门神说:“你,腿脚麻利,你去给池诚买些吃的回来。”

  “腿麻”心中纵使一万个不乐意,但碍于胡门神的威严又不敢不去。

  “腿麻”明知池诚是因为减肥晕过去的,故意报复似的给池诚买了一堆炸肉,心里想着:“我让你减肥!让你减肥!”

  “腿麻”心中有气,对池诚自然没有好态度:“怎么,我跑那么远去给你买,你还嫌弃?”

  池诚最基本的觉悟还是有的,忙说:“不是,不是。”

  “腿麻”阴晴不定道:“你就说你什么意思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