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不同的活法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62 2019.04.30 09:42

  池诚脱口而出:“我没犯错啊。”

  “没犯错?”连心心里一紧,“难道这又是你的生存法则?”

  池诚母子果然是母子,做事风格如出一辙。

  连心又说到“生存”,在教室里池诚一时不明白连心口中的“生存之道”是什么意思,现在他逐渐明白过来。

  连心的意思应该是说他为了在四班混下去,无底线无尊严地委曲求全讨好同学。

  池诚摸摸后脑勺,憨笑道:“他们要学习,都很忙,我学习渣,每天倒一下垃圾没什么大不了。”

  “他们强迫你?”

  “没有,没有。刚开始,有同学有事,我主动帮他倒,后来有人嫌臭问我可不可以帮他倒一下,我说可以,大家都是同学,我总不能帮这个不帮那个吧,最后就我一个人倒垃圾了。”

  “你不嫌臭?”

  “嫌。”

  “那你为什么不拒绝?”

  “我发现只有我在帮大家做事的时候,大家眼里才有我,我也才觉得自己在四班是有用的。”

  “那你觉得他们尊重你吗?”

  “尊重?”池诚有些茫然,“我不知道,应该还好吧。”

  “应该还好?你的心真够大的。”昨晚的游戏,那些所谓“残酷的惩罚”大多和池诚联系在一起,连心不知道池诚是怎么做到屏蔽那些刺耳的带着侮辱性的字眼而当跳梁小丑的。

  把和池诚一起完成节目定性为“残酷”,也真是够残酷的。

  连心觉得池诚实在有些可怜:“你其实用不着这样,你想让他们眼里有你,让四班有你的位置,方法其实很简单。”

  “是什么?”

  连心并没有马上回答池诚,而是继续分析:“人都很势利,而学霸不仅势利还高傲,特别容易目中无人。不过他们也很单纯,不会因为你是富二代或者官二代就对你另眼相看,更别说来巴结讨好你,他们会坚持他们认可的东西。所以,无论你为他们出多少钱,倒多少垃圾,多配合演节目,除了显得你像冤大头,没有任何意义。”

  池诚看连心就像看一个智者:“那他们认可什么?”

  “你认为大家为什么喜欢陈一帆?”

  大家都说连心喜欢陈一帆,看来是真的,要不然怎么总提到他,还动不动就看着陈一帆出神。

  池诚回答:“官二代,长得帅,成绩好。”

  “最重要的是哪一点?”连心追问。

  池诚很想说“长得帅”,对于一个从小到大受尽嘲讽的胖子来讲,陈一帆的好皮相实在让人羡慕得要命,更何况有连心在身边。

  池诚比任何时候都希望自己是一个翩翩少年郎,不像现在,自己的大腿竟比连心的腰还粗,画风要多违和有多违和。但是这一点显然不能说。

  其次就是“官二代”的身份,很洋盘,有出生贵族的感觉。但也不能说,显得世俗。最后池诚只能选剩下的那个答案:“成绩好!”

  没想到连心说:“那不就对了。”

  什么对了?池诚脑子里正断片儿,他赶紧前后连贯起来想,连心好像在说四班的同学只认可成绩,那么自己在四班立足的“很简单”的方法是——绕了半天,原来连心是说让自己也成为四班学霸中的一员

  幡然醒悟后,池诚一个劲儿摇头,像打摆子病:“不行不行,我永远不可能有他们那样的成绩,我曾经努力过,坚持不下去,我做不到,这辈子也做不到。”

  “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关键看你付出多少努力,有多大毅力。”

  “光有努力和毅力哪里够,读书也是要讲天赋的,如果人人都能做到,那人人都是帆哥了。你看班上那千年老二郝青松,我看他一点也不轻松,他有多苦逼,努力得跟狗似的,他的毅力够大吧,还不是照样被帆哥碾压。所以啊,我根本不是读书那块料。”

  池诚自认为说了一番在情在理的大实话,不仅是经验之谈,还有例子作为支撑,要知道自己很少能说出这种高水平的话的。

  却不料,连心灰了脸色,叹气道:“如果你这样认为,那就没办法了。”忽又语气一转,故作轻松道,“我说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活法本身没有对错高下,只要适合自己就好。”

  “连心,那你在四班的活法是什么?是成绩吗?”

  “我的活法?”连心看向面前的教学楼,目光一下子暗淡下去,神情悲伤,“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在乎不起,我只想得到我自己的认可。”

  连心的话是什么意思,她究竟追不追求成绩?又是什么让她在乎不起?她要得到自己的什么认可?

  连心的话让池诚伤透脑筋,连心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说话表述不清,而这样的话分明不好发扬“好问”的精神,问得多显得自己像傻逼。

  连心已经跌入另一个池诚触摸不到的世界,池诚也不敢贸然出声打扰,他装出一切了然的样子陪在连心身边,两个人一路默默回到教室去了。

  回到座位上,连心又望着陈一帆长久出神。

  第二天上午,杨皓青目不斜视来到池诚面前,他“目不斜视”是为了集中注意力通过余光更好地观察连心。

  连心在赶作业,她显然没能领会杨皓青曲折的心思。

  杨皓青“目不斜视”给了池诚一沓钱,那沓钱囊括了第五套人民币的所有面额:“胖子,咱们班52个人,连心和帆哥已经给过你了,这里是49个人的钱,一人三十四块六,一共是一千六百九十五块四,你数数。”

  “不用数了不用数了,我还信不过班长吗?”

  杨皓青一脸浩然正气:“信不信得过是一回事,钱还是要当面数清为好。”

  池诚没办法,只得数一遍:“班长,刚刚好,一千六百九十五块四。”

  “那好,给你了啊。”杨皓青用余光瞟了一眼连心,这话分明是说给连心听的,而连心置若罔闻。

  “班长,辛苦你了。”

  杨皓青一走,池诚拿着那一沓钱在连心面前唏嘘不已:“我的乖乖,班长就是班长,办事效率高到令人发指啊,你说是不是?”

  连心白了池诚一眼:“你才令人发指。”

  “我做了什么?”池诚满脸疑惑。

  “你乱用成语到‘令人发指’。”

  池诚挠挠头,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班长确实给力哈。”

  钱能这么快收齐,连心倒不认为是杨皓青有多给力。这群学霸,他们的自尊心本就比一般人更强。他们占池诚便宜,不是说他们天生爱占便宜,或者非占便宜不可,只是当有便宜可占可不占的时候,他们很容易被任何一方带动。

  昨天晚上,连心的一席话毫不留情,句句捅人心窝,直指他们爱占便宜,还拿“如果有人给不起这34块6,给我说一声,我帮他出”这样的话来挤兑他们,又讽刺他们的人品和成绩不相匹配,更何况,这些话还是班上大多数男生的心仪之人说的,他们哪受得了这个。

  为了向连心证明自己不是爱占小便宜的人,并且人品像成绩一样好,那还不个个给得飞快。

  女生就更不用说了,直懊恼自己怎么不早点给钱,说不定还能给陈一帆留一个好印象。

  连心把这群人的心理看得透透的,也不说破。主要是她懒得说破,因为她的理解对象估计一时半会儿理解不了,难得费劲解释。

  池诚喜笑颜开道:“连心,你想吃什么,我请客。”

  连心忙着赶作业,漫不经心道:“不吃。”

  池诚热情很高:“你帮我发了意外之财,我必须回报你。”

  连心奋笔疾书:“你这是发的哪门子意外之财?”

  池诚清了两声嗓子:“我没想过他们要给我钱啊,这还不是意外之财吗?”

  连心停笔,右手托腮看着池诚:“如果你真要请我,我倒是有个建议。”

  语文书必修二上《孔雀东南飞》里有一段描写刘兰芝的话:“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池诚知道这一段描写是在说刘兰芝很漂亮,至于怎样个漂亮法不甚明了,他对语文书没什么研究,“玳瑁光”、“流纨素”、“明月珰”是什么鬼完全不知道。

  但是此刻,连心一手托腮,纤细柔美的手指轻轻贴合在脸上,贴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显得一张脸小巧而精致。食指在脸上有一下没一下上下轻敲,俏皮又可爱。

  最美的当属连心的眼睛,大而深邃,若是她稍微专注些看一个人,里面定是湖光潋滟流光溢彩。

  看到此时的连心,池诚好似明白什么是“指如削葱根”,什么叫“精妙世无双”。池诚想,刘兰芝肯定不及连心貌美。

  “又发什么呆?”连心眉头微皱。

  “啊?”胖子很容易给人呆傻呆傻的感觉,即使池诚精明的时候看起来也是一副呆样,更别说现在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看起来越发呆得厉害。

  连心叹了口气,说道:“你不是说要请我吗?到底请不请?”

  “我请!我请!”池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