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池诚热恋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54 2019.06.28 09:31

  池诚脸上一喜,自觉往里挪,肖米娜顺势坐下来。池诚说:“你还好吧?”

  肖米娜笑得没心没肺:“很好啊。”

  “不是让你请家长吗?”

  “请就请呗,多大点事儿啊!”肖米娜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池诚笑了起来。

  肖米娜一把抓着池诚,眼神灼灼:“你是在担心我吗?”

  池诚别过头去:“哪有。”

  “放心吧,我是打死不会放弃你的。”

  池诚把连心夹给他的那块排骨夹到肖米娜的餐盘里,说了一句:“吃吧。”

  池诚闷头吃饭,半天没听见肖米娜的声音,正奇怪,抬头一看,却见肖米娜红了眼眶:“木头,你终于有回应了。”

  连心心里堵得发慌,一秒钟也待不下去:“你们吃吧,我吃饱了。”连心起身离开。

  连心面前的饭菜几乎没动过,陈一帆赶紧站起来,对池诚肖米娜轻快道:“两位慢用。”陈一帆追着连心的背影而去。

  就在这一天,池诚就这样被肖米娜拐跑了。

  拐跑以后,池诚整个人都变了,很浮夸,他和肖米娜在校园里撒了一手好狗粮。

  中午放学铃声一响,池诚飞快起身,连心问:“池诚,要一起去食堂吗?”

  “哦,不了,我和娜娜一起。”

  这时,肖米娜以移形换影的速度出现在教室后门口,向池诚招手:“池诚!”肖米娜看池诚的时候,眼睛里闪闪有光,声音里满是喜悦。

  池诚看了一眼肖米娜,对连心说:“我走了。”池诚迫不及待跑出去,拥着肖米娜离开。

  连心自言自语道:“娜娜。”神情里甚是落寞。

  陈一帆在连心身边轻声道:“我们走吧。”

  在食堂,池诚和肖米娜面对面坐着,他们俩就坐在陈一帆和连心右前方。池诚和连心遥遥相对,连心正好可以看见池诚的一举一动,甚至脸上的表情。

  连心看见肖米娜夹了一筷子素菜放到池诚的餐盘里,又慢慢从池诚的餐盘里夹走一块肉,夹得很慢,一点一点往回挪,肖米娜侧着脑袋像是在观察池诚的反应。

  池诚一直笑着坐在那里。以前池诚胖的时候,一笑总给人憨憨厚厚的感觉,没想到瘦了以后,笑起来竟然那么好看。

  池诚笑着拿起筷子把自己餐盘里的肉全夹给肖米娜,又宠溺地揉揉肖米娜的头发,还说了一句什么话。

  看那唇形,连心猜测池诚应该在说:“都给你。”

  连心虽然看不见肖米娜的脸,但是能感受到肖米娜的满心喜悦,就连肖米娜的背影都透着一种浓浓的恋爱中的味道。

  肖米娜又夹了一块肉喂池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连心好像看到池诚往自己这边瞟了一眼,池诚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张嘴吃了。

  连心听见邻桌的四个女生在小声讨论,一个忘情道:“池诚好帅哦。”

  一个道:“关键还那么温柔,你看看他对肖米娜多好。”语气里满是羡慕。

  一个叹气道:“谁知道那样一个大胖子,竟能活脱脱瘦成帅哥一个呢。”

  一个道:“人帅,成绩又好,对女朋友也好,唉……”

  “谁让肖米娜眼光好呢,听说池诚还没瘦下来的时候肖米娜就在追他了。”

  “你们说究竟是池诚更帅,还是陈一帆更帅?”

  “类型不一样吧,池诚属于阳光型的,陈一帆属于高冷型的,我更喜欢池诚,陈一帆太高傲了。”

  “一个就像平民王子,一个如同皇家王子,很难选择啊。”

  “嘘,陈一帆就在旁边。”

  四个女生往陈一帆这边看了看,彼此眼神交汇,吐了吐舌头,停止了这个话题。

  连心感到有些头痛,她对陈一帆说:“我回教室去了。”不等陈一帆回答,连心起身走了。

  池诚看到连心目不斜视走出食堂,后面跟着陈一帆,池诚用目光一路追随出去。

  肖米娜用手在池诚面前挥:“池诚,池诚。”

  池诚回过神来:“怎么了?”

  肖米娜笑道:“快吃饭。”

  池诚笑笑:“吃吧。”肖米娜明显感到池诚有些心神不宁。

  ……

  17:30,学校有一场篮球赛,陈一帆、池诚都有参加,连心去围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池诚竟然拥有了那么多的女粉。池诚每进一个球,欢呼声、呐喊声响彻操场,和陈一帆不相上下。

  球场上的池诚,像一个追风的少年,小麦色的皮肤,干净利落的短发,整个人看上去特别阳光、帅气、健康。

  女生们有意无意总拿池诚和陈一帆比较。从身材上说,池诚比陈一帆略高,池诚用运动一点一点打造出来的身材,给人一种力量的美感。他拉起球衣的下摆擦汗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他的六块腹肌。

  陈一帆太清瘦了些,略显单薄。

  从气质上讲,陈一帆高冷,不太容易亲近,池诚爱笑,让人觉得温暖。

  他们两个人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

  中场休息的时候,肖米娜雀跃迎向池诚,把水递给池诚的同时自然而然伸手替池诚擦汗,问这问那,言语甚是关切。这一亲密的举动引起在场同学的连连起哄。

  而肖米娜并不觉得难为情,池诚好像也很享受的样子。

  还记得池诚恋爱之前,晚饭后,有时池诚也会和陈一帆打会儿球,连心就坐在球场边上看他们两个。

  两个人运动完,一同走向连心,连心一手一瓶水递出去。池诚欢天喜地跑来拿,眼见着刚要拿到水,陈一帆从后面猛冲上来一把抱住池诚,把池诚一点一点往后拖,一点一点远离那水。

  池诚伸直双臂努力来够,手指尖在那瓶身上滑来滑去就是拿不到。连心也不上前,笑盈盈站在那里。

  池诚卯足劲往前一冲,陈一帆手一滑,一抓,把池诚的运动裤抓掉了。连心吓得尖叫一声,扔了水,双手蒙上眼睛。

  蒙上眼睛又忍不住从指缝里偷看。

  连心看到,池诚赶紧提上裤子,大喊大叫着去追陈一帆,陈一帆一边大笑一边满场子跑。

  连心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还有一次,池诚和陈一帆非把连心拖下来打球,连心一边摇头一边往后退。

  池诚和陈一帆一人一条胳膊,把连心架到篮筐下来,说连心太瘦缺乏运动,连心没办法只得投球。

  连心投球,池诚捡球,陈一帆教连心投球。

  连心学着陈一帆的样子往篮筐里投,那球就像和篮筐赌气似的,死活不愿意进去。

  那球噼里啪啦砸下来,连心躲闪不急,一下子被砸倒在地。池诚和陈一帆赶紧来扶,连心晕乎乎地看着他们两个,只感到一股热流从鼻腔里流出来。

  池诚惊叫道:“呀,流鼻血了!”

  陈一帆一阵慌乱,在自己身上一阵乱摸,两个裤兜被扯出来,什么都没有。他冲池诚喊:“纸,纸!”

  “哦!”池诚赶紧摸自己,还好从裤兜里摸出一坨皱巴巴的纸巾,也顾不得干净不干净,忙扯下一缕,揉成团,直往连心鼻子里招呼,“来来来,堵上堵上!”

  连心的鼻子青肿了两天。

  这些过往明明就是不久前的事,怎么感觉那么遥远了呢?

  那边,肖米娜正眉飞色舞给池诚说着什么,一说一个笑。连心撇过头去,她的目光越过喧嚣的众人,越过操场,越过操场边上那方方正正的垃圾房,看向遥远的深青色的天空。

  她看到江岸的上空竟有几只风筝,又可以放风筝了吗?是了,五月份了,正是放风筝的好季节。

  连心想,曾经那只没有放上去的风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放上去,或许永远没有机会了吧。

  陈一帆打球之前放了一瓶水在连心旁边,此刻,他来到连心身边,抹了一把汗,拿起那瓶位置都没动过的水咕噜咕噜喝掉一半。

  连心好像并未注意到他,陈一帆顺着连心的目光看出去,问道:“看什么呢?”

  连心回头看向陈一帆,神情空蒙:“我们去放风筝吧。”

  “放风筝?”

  “嗯。”

  陈一帆看向场地,为难道:“可是,我在比赛啊。”陈一帆是主力,也是他们队的灵魂人物,不能随随便便离场。

  连心脸上的空蒙转瞬即逝,她恢复神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啊,还在比赛呢。”又说,“我说着玩儿的,就算不比赛,时间也不够了。”

  连心向来是一个理智的人,此时此刻提出放风筝明显不理智。

  连心难得不理智。

  下半场比赛开始以后,池诚很快发现连心不在那里了,整个看台上都没有。

  池诚心里发慌,心思全不在打球上,球传给他,他浑然不知,直接砸在身上。

  队友们急得吼:“干什么啊!”

  最终池诚要求换人,池诚下场,替补上场。

  肖米娜跑过去,关切道:“怎么了?”

  池诚道:“我有事,先走了。”说完,池诚迈开大步迫不及待跑掉了,全不理会身后肖米娜的喊叫。

  池诚先跑去教室,教室里没有,围着学校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问门口保安,保安说六点校门关闭以后就没见有人出去过。

  这样说来,连心应该就在学校里。可是,她在哪里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