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照片事件(六)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2530 2019.07.06 10:01

  “什么后果,是怕我们打得更厉害吗?”

  “这是其次,恐怕最主要的是他的学校生活就此结束。”

  “为什么?”

  “他违纪太多了,他爸给学校写了保证书,如果再惹事就自动退学。中伤老师,污蔑同学,这件事性质何其恶劣,学校要是知道了,一准开除他。”

  “也是。”池诚恍然大悟道,“反正也没有证据,监控视频里也看不出来是谁,咬死不承认,反而拿他没办法。”

  陈一帆点头:“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今晚,他还是露了破绽,使我更加确定是他。”

  “哪里有什么破绽,我怎么没看出来?”

  陈一帆道:“我问他,展板上的照片是不是他干的,他是怎么回答的?”

  池诚想了想,说:“他说,什么展板,什么照片,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陈一帆高深莫测道:“这不就是了。”

  池诚还是不明白:“这能看出什么来?”

  陈一帆道:“这件事弄得人尽皆知,他如果说知道这件事但不知道贴照片的人尚且有几分可信,可他为了撇清嫌疑,假装连这件事也不知道,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是什么。”

  池诚说:“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今天白天我轰的那些人里隐约就有他。”

  陈一帆说:“所以,打他,他不冤枉。”陈一帆提醒道,“录音别删了,那是证据。”

  “知道了帆哥。”

  ……

  池诚和陈一帆以为打了吴彪一顿,事情至少能暂缓,没想到,一觉醒来,事态已经失控。

  昨晚有人入侵了宝岳中学的官网,把连心和张老师抱在一起的照片挂在官网首页,标题夺人眼球:宝岳中学学霸勾引老师。

  如果说照片事件昨天只是在学生中轰动,那么经过一天的发酵,不仅轰动了整个学校,就连校外人士也知道了。

  听说教育局也知道了,还说是家长反映过去的。家长们表示:宝岳中学有这样的老师,师德让人担忧,宝岳中学教出这样的学生,校风让人担忧。师德败坏,校风不正,我们怎么敢把孩子送到这样的学校来。

  教育局让校长尽快给出交代,不要让百年名校名誉受损。

  校长勃然大怒,让微机老师赶紧删除照片,修复官网漏洞,并且责令相关人员严肃处理此事。

  事件的主角之一张老师立马被校长约谈。

  在校长办公室,校长尽量克制情绪:“张老师,我希望你能给出一个解释。”

  张老师说:“我只能说照片上的人确实是我,但不是大家传言的那样,我和学生没有不正当的关系。”

  听张老师当面否认,校长暗暗松了一口气,但一想到照片上两个人的亲密举动,欲言又止起来:“那你们这是……”

  张老师不卑不亢道:“其中的隐情我不方便说,我答应过照片里的女生要保守秘密。总之,我们是清白的。”

  校长急道:“我们相信你没用啊,现在最关键的是要平息舆论风波,给全校师生给家长一个交代。”

  张老师异常冷静:“由此给学校带来负面影响我很抱歉,但是恕我不能明言,我愿意接受一切处理。”

  张老师的态度如同在说“事情你们不用知道,爱怎么处理都可以”,校长被气得半死。

  事情闹这么大,连心又是胡门神班上的学生,校长约谈的第二个人就是胡门神。

  胡门神在校长室闭门待了一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校长面色凝重道:“胡老师,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又叮嘱,“一定要注意保护学生,出个苗子不容易。”

  胡门神郑重点头,火急火燎回教学楼去了。

  胡门神打电话把连心的妈妈请了来,连心的妈妈一来就去了胡门神的办公室,两个人密谈良久。

  事情发展成这样,简直让陈一帆和池诚措手不及,两个人既愤怒又自责。

  愤怒吴彪太过卑劣,做事没有底线,究竟有何深仇大恨,竟要毁了连心的节奏。

  同时又自责,如果昨晚不去打吴彪,吴彪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不计后果打击报复。

  两个人怒气冲冲去吴彪班上找吴彪,结果吴彪班上的同学告诉他们,吴彪请假了,今天没来。陈一帆就如同一记猛拳打在虚空里,无处着力。

  池诚后悔道:“昨天就该打死他。”

  陈一帆气得牙痒痒,果然做贼心虚,以为躲起来就没事了吗?有本事永远不要出来。

  连心侧着身子看窗外的大榕树,她的绸缎般的长发倾泻而下,直达腰际。她就那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连头发也是安静的。

  校园里的指指点点,网上传闻甚嚣尘上,这些浮躁与喧嚣好像都与连心无关似的。

  陈一帆坐在连心身边,悄无声息地守着她,小心翼翼的,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连心忽然动了一下,陈一帆听见她轻轻叹了口气,很轻很轻,就像深秋的早晨一个人走在铺满落叶的小路上,脚底的落叶在鞋子的挤压下发出的声音。

  连心回过头来,看见旁侧的陈一帆,突然冲着陈一帆笑了笑:“你回来了?”

  “嗯。”陈一帆刚刚去找吴彪,离开了一会儿,不知道连心是不是因为这个问他。

  这时,连心的妈妈出现在教室门口:“连心。”

  连心对陈一帆温柔道:“我出去一会儿。”

  陈一帆站起来让她。

  因为是下课时间,教室里挺吵的,可是当连心的妈妈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大家竟不约而同安静下来。

  同学们看看连心的妈妈,又看看连心,或打探,或猜测,他们就像要从这母女两人的脸上找到事件的前因后果似的。

  连心走在过道上,腰背挺得笔直,她不紧不慢穿过讲台,一并穿过众人寂静的目光,到门口和妈妈会合。

  连心表现得非常镇定,神色自若的样子,好像这件事原本就与她无关。

  可正是因为这样,陈一帆才越发担心。连心的笑,连心的温柔,连心的主动询问和解释,都显得她平易近人。

  这使陈一帆想到去年的那个晚上,那个和连心独处的晚上。那个晚上连心就是这样,平时的高傲冷漠全都没有了,温顺听话得让人心疼。她的内心越痛苦面子上越是波澜不惊,而且特别温顺。

  和连心同桌这么久,连心是什么样子陈一帆最清楚,她性子冷淡,本就不是平易近人的人。

  连心刚刚跟着妈妈出去,教室里复又生机勃**来,众说纷纭议论纷纷,这个时候胡门神进来了。

  胡门神咳嗽两声,又用黑板擦敲击讲桌,发出“剥剥剥”的声音,以此提醒众生:“说个事。”同学们都看向他,胡门神说,“关于连心同学的事趁现在给大家讲一讲,连心同学每次请假都是事先征得我的同意。她去张老师那里,去张老师那里的原因,这些我都是知晓的,不是外界传言的那样,具体情况我在这里不方便说。

  总之,我以我的人格和党性担保,连心同学和张老师清清白白,希望大家不要以讹传讹。这件事到此为止,如果有人在你们面前嚼舌根,你们应该主动去替老师和同学力证清白,要是让我知道谁在背后扇阴风点鬼火,污蔑老师和同学,绝不轻饶!”

  胡门神竟然以人格和党性替连心和张老师担保,这个担保不得不说十分有分量,甚至分量重得把大家吓了一跳。

  班上的同学纷纷猜测,看来连心和张老师真的只是误会。一旦往这条路上去想,越想越觉得不可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