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歌手大赛之绽放美丽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36 2019.06.08 10:13

  连心穿好裙子拉开帘子的那一刻,所有人眼前一亮。

  一字肩设计让连心的脖子线条看起来优雅修长,几层薄纱外面有一层雅致的刺绣,很好凸显连心玲珑有致的身材,不暴露,但也不至于保守。腰部有一条金色的细腰带,腰线提高,显得连心更加高挑。腰带以下是纯色12层薄纱,连心长发飘飘,仙气十足。

  这件衣服对身材要求极为严苛,不能有一点点赘肉,否则效果只会让人一言难尽。而连心本来颜值极高,再被这件华服一衬,更加美得超凡脱俗。

  陈一帆有些失神,眼前的连心让陈一帆想到汉乐府里的几句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池诚被眼前的连心惊得呆若木鸡,她知道连心很美,一直就知道,可是没想到会美到这种程度。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辞藻来形容眼前的连心,只知道再华美都不为过。连心美得古典,像古画里走出来的美人,适合用古诗词来形容,可是池诚绞尽脑汁想半天,竟一句也想不出来,最后只得在心里遗憾狂喊:美啊,美啊,美啊!

  工作人员吞了口口水,影楼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客人,却从没有哪个客人穿哪件衣服能穿出这样惊艳的效果,心里忍不住感慨:我靠,纯属妖孽,太妖孽了!

  工作人员目光久久停留在连心身上,嘴上却对池诚说:“那这位同学,麻烦你跟我来一下。”

  池诚一步三回头,跟着工作人员来到吧台,工作人员对吧台里的一个女子说:“他们要租镇店之宝。”

  女子惊异道:“不是吧!”

  “嗯。”工作人员看了一眼池诚,直言不讳,“他是富二代。”

  这话让池诚面红耳赤,连心忧虑得对,看来这样的话实在不宜公开宣扬。何况,当今社会出了太多坑爹的富二代,“富二代”这个词真不见得是什么好词。

  女子埋怨工作人员:“怎么把它拿出来了,老板看见了又要骂人。”看了一眼池诚,“你还是学生吧,确定要租?”

  “嗯,多少钱?”

  “租一天两千八,押金三万。如果弄脏了要扣钱,弄坏了照价赔偿,这衣服是我们店花了两万九买回来的。”

  女子顿了顿,苦口婆心起来,“看你是学生我才说的,你们学生根本用不着租这么贵的衣服,不划算。好多学生来租一件租金几十块钱的,想好一点就一两百块的,就已经很好了。

  这衣服贵,也娇气,你们穿的那个环境根本无法保证,稍不注意一勾一划就坏了。像这样的衣服,还不是这件,是其它类似面料的通常我们都没外租,只在店里拍,小心得跟什么似的。而这件我们从来没有外租过……”

  女子的这番话很中肯,她也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首先,不能否认她的好心,别说是学生,成年顾客也不太舍得花两千八租一件衣服穿一天,价格确实不便宜。

  更重要的是,如果租给学生,万一弄坏了,家长再不认可,学生又没能力赔偿,那会相当麻烦。轻则被老板骂,搞不好要自己赔钱,说不定还要丢工作……所以,能不租出去自然最好。

  池诚因自己没听良言而感到抱歉:“姐姐谢谢你,可是我还是想租。”通常不听良言容易给人不知好歹的感觉,为了避免这样的感觉,池诚极力陈述理由,特别真诚,“我同学穿上太好看了,真的,不信你问他。”池诚指了一下刚刚那工作人员。

  那工作人员点头认同:“确实好看。”

  女子再次向池诚确认:“两千八你也租?”

  池诚坚定道:“嗯。”

  “押金三万?”

  池诚想了想,一脸憨相:“嗯。”

  女子放弃劝说,看池诚像看二百五,用仁至义尽的语气说:“那随便你吧。”顿了顿,又用疑问句说,“那我开单了?”

  “开。”

  女子难免感慨,都说到这个份儿上还坚持要租,如果不是有病就是真有钱。

  池诚交押金的时候拿出一张银行卡,卡里是他多年来的压岁钱,这笔钱母亲准许他自由合理安排。

  租一件衣服花两千八,押金三万,这是否合理呢?池诚认为合理,给连心穿再贵都合理。就怕母亲不一定认同,所以只能瞒着母亲,也只有刷这张卡,母亲才不会收到短信通知。

  交完押金,池诚对女子和接待他们的那个工作人员说:“能不能请你们帮我一个忙,不要告诉我的同学这条裙子的租金和押金,如果他们问起来就说一天两百。”

  女子和工作人员看向那边的陈一帆和连心,虽然只是高中生,但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很是让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一个是翩翩少年,一个是窈窕淑女。

  女子和工作人员忙点头:“我们懂,我们懂。”

  池诚很茫然,不明白他们懂什么。

  女子又说:“你要不要给那个男生也租一套礼服,我们这里男士礼服也是很好的,当然你要很贵的我们也有,租吗?”又说,“那样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真就太般配了。”

  池诚看向那边的陈一帆和连心,再一次呆若木鸡……

  之后,女子给他们三人再三交待,让千万保护好衣服,必要的时候宁可人受伤也别伤着衣服。

  这样的交待让连心很有压力,池诚跳出来保证道:“放心,我在衣服在,衣毁我亡!”

  歌手大赛要明天晚上才举行,为了保险起见,裙子暂时还是放在影楼里,明天中午再来取。

  工作人员送他们出来的时候,连心果然问:“租金多少钱?”

  池诚:“没多少。”

  “没多少是多少,我把钱给你啊。”

  “真没多少,我请你。”

  连心绕开池诚去问那个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按照事先约定说是两百。

  连心道:“两百,那么贵?”

  工作人员神情复杂:“不贵了美女,我们那衣服你也看见了,做工、质地都没得说,两百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

  池诚和陈一帆拉着连心就走,陈一帆说:“两百真不贵,我还以为要三四百呐,一会儿我给池诚一百,我们俩请你。”

  “不行,这钱我自己出。”

  池诚:“不用你出,也不用帆哥出,你们都说我是富二代,两百块钱我还是出得起的。”

  连心很犟:“你们不要我给钱,我就不穿!”

  陈一帆和池诚一起敷衍道:“回去再说,回去再说。”

  ……

  校园歌手大赛当天。

  连续布置了几天的舞台在中午已经全面完工,宝岳中学的同学们无论在校园的那个地方,有意无意都会往舞台的方向眺望。

  高中生日子清苦,像苦行僧,像这样面向全校师生的大型活动一年也没几次。无论是参赛歌手,还是打call观众,大家都期待着18:30的来临,期待着一场与音乐相逢的饕餮盛宴。

  17:20的铃声一响,宝岳中学的同学们争先涌向食堂、小卖部,大家要赶快填饱肚子,18:00时学校会组织大家集体聚集运动场,按划定区域就坐。

  利用晚饭时间,池诚和陈一帆拉着连心去美发沙龙做了一个简单的发型,再化了一个雅致的妆。在理发店里,三个人胡乱解决了晚饭。

  18:30,万众瞩目的校园歌手大赛拉开帷幕,一万多名师生齐聚运动场。

  六个节目主持人闪亮登场,三个男生分别着红、黑、白西服,三个女生分别着蓝、粉、金长裙,阵容强大排场很足,使得今晚的大赛瞬间高大上起来。

  平日里素面朝天的青涩少年,一旦换上正装,描了黛眉,妆了红粉,竟如星子般熠熠生辉。美轮美奂的舞台上灯光绚丽,远程射灯来回扫过台下的观众,所见到的全是洋溢着青春的脸庞。空中挥舞的荧光棒,像落下的点点星光。

  主持人致开幕辞,校长讲话,歌手大赛正式开始。

  今晚的比赛共分为两轮,第一轮,十名选手现场抽签,1号和2号一组,3号和4号一组,以此类推。每一组唱完,评委现场亮分并淘汰一人,选出五人再进入第二轮的冠亚季军争夺赛。

  池诚、陈一帆陪着连心等在后台,连心里面穿着那件纱裙,外面套了一件及小腿的羽绒服。池诚走来走去,像找尾巴的猫,一会儿他把外套脱下抱在怀里,一会儿又穿上,一会儿再脱下。

  见他总和外套过不去,陈一帆说:“你发什么疯?”

  “啊,不是,我只是想试试不穿外套和穿上外套有多大差别,看看冷不冷。”

  “冷吗?”连心问。

  “我脂肪厚,抗冻,但是你肯定会冷。”

  “我觉得还好啊。”

  主持人开始报幕,让选手们上台亮相并抽签。每念到一个选手的名字,台下的观众都会给予热情但又不失礼貌的掌声。当念到连心的名字的时候,台下观众的掌声和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像涨潮的钱塘江,又像被点燃的炮仗,连心就是那点燃炮仗的小火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