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看台逃亡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2522 2019.07.13 15:36

  想扣帽子,杨皓青可不吃这一套,杨皓青特别冷静:“以多欺少怎么了?我们就喜欢以多欺少,谁让你跑到我们教室门口来让我们欺负!”

  杨皓青身后的同学哈哈大笑起来,虽然只是笑,但是笑得既放肆又放荡,很有威慑力,笑得短发女生和她的同伴脸上立马就挂不住了。

  短发女生气焰全无:“我挑什么事,我就路过而已,怎么的,不要人过路了哦。”

  杨皓青不依不饶:“路你妈个腿儿,滚一边儿去!通报上都说是唐婉萍污蔑中伤,怎么,你也想像唐婉萍一样被开除吗?”

  满媛媛冲杨皓青竖大拇指,为他的伶牙俐齿,又给他鼓掌,为他的大气磅礴。

  满媛媛以手给杨皓青扇风,笑道:“骂得好,骂死她!”

  短发女生和她的同伴落荒而逃,过道里那些看热闹的人也散了。

  满媛媛由衷赞美道:“哇塞,班长,你真是个泼妇啊!”

  “瞧瞧你,夸人都不会。”杨皓青也不以为意,得意道,“那是,我要是泼起来没几个人接得住!”

  “嗯,嗯。”满媛媛点头如捣蒜。

  连心看到四班的同学为了维护自己不惜和别人争吵,很受触动。

  还别说,这样闹了一场后,四班门口总算清静了。

  ……

  晚自习放学后,陈一帆和池诚坐在操场旁边的看台上。今晚天空黑沉沉的,无星无月,像一口倒扣的铁锅,闷热得似要滴下水来,只怕是要下大雨了。

  一群穷凶极恶的蚊子趁黑围着陈一帆和池诚打转,时不时就听到“啪”的一声拍肉的声音。

  池诚抽出一支烟给陈一帆:“帆哥,赶紧点上,熏熏蚊子。”

  两个人坐在看台上熏蚊子。

  半晌,池诚说:“没想到她……”好像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头,池诚没有说下去,语气里既沉痛又怅然。

  陈一帆去看对面的教学楼。对面的夺魁楼黑黢黢地杵在摘星楼的旁边,死黑死黑的,和头顶上的“铁锅”浑然一体。

  “嗯。”陈一帆既像是在赞同,又像是在应答。

  池诚欲言又止的样子,陈一帆说:“你想说什么?”

  池诚嗫嚅道:“啊,没什么。”

  陈一帆反而点头道:“我会陪她走出来。”

  “嗯。”池诚有些失神。

  就在这时,只听“咔嚓”一声,一道紫色的长电划破黑沉沉的夜色,照得眼前瞬间一亮,接着轰轰隆隆的雷声便响起来。

  就在这“眼前一亮”的瞬间,看台下面突然冒出来两个保安。两个保安是关了手电偷偷潜伏过来的,没想到被这突如其来的闪电出卖了行踪。

  见行踪暴露,保安索性打开手电,两束强光立马对准池诚和陈一帆。在雷声里,保安气势十足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保安把手电当手枪使了。

  池诚和陈一帆在强光射过来的瞬间已经用手臂挡住了脸,保安并没有看清两个学生的容貌,只是看见其中一个男生遮脸的那只手的手心里握有一包烟,手指间正烟雾缭绕。

  保安神气活现异常兴奋:“终于逮住你们了哇!看台上经常发现烟头,害得我们被骂!人赃并获,看你们还怎么狡辩!”

  保安开始迂回上看台,那手电的强光一刻不离牢牢锁住陈一帆和池诚。保安喝道:“不准动啊!不准动啊!”言外之意,你们不要动,我们逮你们来了。

  池诚悄声道:“怎么办?”

  陈一帆悄声回答:“一定要把脸藏好。”

  池诚点头。

  陈一帆突然跳起来,大喊一声:“跑!”

  陈一帆动如疯兔的反应把池诚的心吓得陡然一跳,他本以为帆哥还要指示几句,谁知直接开跑。陈一帆一跑,池诚也跳起来跑。

  见两个人要跑,两个保安也慌得跑起来,手电的光像受到惊吓似的在两个人身上躲躲闪闪,再想锁住人已是不可能。

  是真的要下雨了,一道道闪电像是僵直的蛇,在浓黑的天幕上四处乱窜。陈一帆借着这一道紧似一道的电光,以手在看台的栏杆上借力一按,一跃翻过栏杆,再吊着栏杆顺势往下一跳,轻轻松松下了看台。

  保安并不年轻,无法像陈一帆那样下看台,要下看台还得走台阶。

  看台下面就是操场,陈一帆到了操场上就如同鱼入大海。明明才刚跳下去,闪电起来时陈一帆已经到了操场中央,再一道闪电,就只能看见操场对面的一道小影。

  陈一帆的逃跑速度让看台上的保安目瞪口呆,他都还没来得及下看台,人家就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这样一来只能专心拦截还在看台上的这一个了,只要逮住这一个,不怕逮不到跑掉的那一个。

  先前追陈一帆的那个保安吸取经验教训,他牢牢守住看台的栏杆,不让池诚靠近,而另一个保安则对池诚穷追不舍。

  池诚在看台上一通乱跑,一跑就跑到了看台尽头。看台尽头是宝岳中学的垃圾房,池诚慌不择路,也来不及多想,咬咬牙纵身跳进垃圾房去了。

  天气渐渐炎热,垃圾房恶臭湿滑,池诚站立不稳在里面翻了一个滚儿,影响了一大群苍蝇吃饭。

  苍蝇们很愤怒,一起嗡嗡嗡把池诚轰出了垃圾房。

  出了垃圾房就等同于出了宝岳中学,外面条条大路,保安再也追不上了。

  跑出去后池诚赶紧跟陈一帆打电话:“帆哥,你出来了吗?”

  “早出来了。”电话那头的陈一帆显得气定神闲。

  “你怎么出来的?”

  “翻围墙。”

  “为什么翻围墙?校门关了吗?”

  “校门有监控啊,我找死吗!”

  “也是,那你没有被监控拍到吧?”

  “应该没有。”上次去监控室查看录像,陈一帆留意了一下监控摄像头的分布,“你呢,有没有被拍到?”

  池诚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被拍到,于是问:“垃圾房这边有监控吗?”

  “没有。”

  池诚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你从垃圾房那里出来的吗?”

  “嗯。”

  陈一帆由衷道:“有胆识!”陈一帆又叮嘱道,“今晚上这身衣服不要再穿了,要穿也等高考过后,以免被认出来。”

  即使陈一帆不说池诚也不会再穿了,犯恶心。

  大雨“哗哗”地下来了,粗白牛筋似的雨抽打在身上生疼生疼,池诚马上就被雨浇透了。

  在雨中,池诚迈开大步跑起来。

  ……

  转眼六月已尽,又到了期末。张老师被调离后,学校安排了一个中年女老师来上四班的体育课。

  女子800米测试,连心跑得跌跌撞撞,倒也达标通过,看来坚持跑了半个月还是有效果的。

  明天就该期末考试了,陈一帆问连心:“你会不会又交白卷?”

  连心眉头一挑,说道:“交白卷这种事情做一次就够了。”

  陈一帆嘴角带着笑意:“也是。”

  连心笑了笑:“放心吧,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唯一的想法就是考个让我妈可以四处显摆的大学。”

  说到显摆估计没人比得过陈一帆的妈了吧。

  连心的话让陈一帆颇感欣慰,“什么都不想”说明连心不再受那些“风雨”的影响,受了那么多重创还能有一个积极的心态实属难得。可是,陈一帆又觉得这句话对于自己好像又传达出了另一层意思,这层意思里有屏蔽、止步、勿有非分之想的暗示,陈一帆顿觉惆怅。

  这时,教室后面忽然闹嚷起来。连心和陈一帆跟随众人的目光回头去看,原来是池诚和黄杰。

  只见黄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质问池诚道:“这种题为什么我还不会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