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谁是那只风筝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2868 2019.06.29 10:15

  池诚急得满头大汗,无意中抬头,看到江岸上空的几只风筝,心中一动,或许……

  池诚来到教学楼的天台,连心迎风而立,果然在这里。

  池诚因剧烈奔跑,一颗心在胸腔里跳得像战鼓,他暗暗做了几次深呼吸,稍做平复,这才慢慢走向连心。

  池诚静静站到连心身边,连心微一转头看到池诚,淡淡一笑:“你来了?”池诚的到来她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好像她原本就是在这里等他似的。

  “我来了。”池诚回答。

  两个人一起看向天空那几只风筝。

  远方夕阳西下,晚霞把云朵染成金色,那金色的云朵一层一层铺展开来,就像通向夕阳的阶梯。

  那几只风筝就在这样的金色里上升,回落,追逐。

  这使池诚想到了那个午后,那个有夕阳,有风筝,有埙,有梦的午后。自己的肩膀上曾经枕过一个梦,一个比蝴蝶的翅膀更美更轻的梦。

  若不是后来连心受伤,那个午后的光阴将是最美好的时光。

  连心用目光追逐那些风筝,眼神渺远,她轻轻开口道:“你看过《追风筝的人》吗?”

  池诚既抱歉又羞愧:“没有。”

  连心道:“哈桑告诉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只风筝,我们要勇敢去追。”

  池诚静静听着,他不曾看过这本书,不知道“哈桑”是谁,也不敢贸然询问。

  连心又说:“你追到那只风筝了吗?”

  “我?”

  “嗯。”连心点头。

  池诚踌躇起来,他好像隐隐有些明白“风筝”所指,但又好像不太明白。

  见池诚不说话,连心问得直白了些:“肖米娜是你心中那只风筝吗?”连心就那样看着池诚,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期待。

  池诚只感到心脏的某个地方像受到猛烈钝击,一下一下,阵阵绞痛,痛得差点窒息,可是他能说什么呢?连心还等着他的回答。

  半晌,池诚撇开连心的问题,说道:“帆哥是一只难得的风筝,你不用追,只要一转身就能看见,张开手就能握住——”

  连心打断池诚,急迫道:“万一我心中的风筝另有其人呢?”

  “另有其人。”池诚一愣,后又凌乱笑道,“怎么可能,这个学校还有谁能比得过帆哥,帆哥可以给你别人给不了的东西,你们是天作之合,郎才女貌——”

  连心向池诚迈进一步,抬头看着池诚,紧紧盯住池诚躲闪的眼睛:“看着我。”连心说,“看着我的眼睛,你告诉我,你说的都是真心话,你希望我和陈一帆在一起,你告诉我我就信。”

  “我——”池诚被连心看得异常慌乱,他不敢看连心的眼睛,目光稍一触碰,池诚的眼神马上变成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慌不择路四处躲避,他更怕自己在连心的目光里无处遁形。

  见池诚不说话,连心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步步紧逼:“难道我一直以来的感觉都是错的吗?我摔下江堤,你抱着我一路飞奔,难道那样的在乎是装出来的吗?为了保护我,吴彪踢过来你不闪不避,那也是假的吗?歌手大赛那晚,那埙声里的情意难道是我错意了吗?……”

  池诚吓得连连急退,只感到血液“轰”地一下直冲头顶,他语无伦次道:“你误会了,我,我不知道你会误会,是误会,对不起,我真不知道。”

  “误会?”这两个字就像一把利剑,狠狠刺穿连心的心脏。连心喃喃自语,“误会,原来一切只是误会呀……”

  池诚只感到脑袋混沌成一团,有狂喜后的无所适从,更多的是震惊后的不可思议。连心怎么会喜欢自己,她和帆哥不是互相喜欢吗?自己亲眼看见他们俩在连心家拥抱,他们用一瓶宝宝霜,他们俩一起煮饺子……很多他们俩“情投意合”的画面。

  池诚想不明白:“为什么是我?”

  连心很认真地看着池诚:“为什么是你,难道你不知道吗?”

  在连心的注视下,池诚的脸越来越红,红得像要烧起来;心跳也越来越快,快到胸腔几乎无法承载。池诚胡乱说道:“娜娜在找我,我要下去了。”池诚转身迅速逃离天台,楼梯间很快响起咚咚咚一路下行的声音。

  连心眼睛里的光彩消失了,连同那些不可思议,不甘,受伤,一起消失了。黑黑的眼眸沉为两汪深潭,从此无谓风浪,波澜不惊。

  连心转身看向天空,金色的云彩几乎被逐渐黑下来的暮色吞噬殆尽,天空中那几只风筝都不见了,天色已晚,风筝不知去向。

  连心牵动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突然,楼梯间再次响起咚咚声,连心看见池诚去而复返。池诚冲到连心面前,一言不发,一把抓起连心的手就走。

  连心说:“你干什么?”

  池诚道:“天黑了,你不要一个人在这里。”又说,“该上课了。”

  这是池诚第一次牵连心的手,第一次主动。连心就这样被池诚牵着在楼梯间奔跑,一直跑到四班教室外面的楼梯上。

  已经上课了,站在楼梯上,透过窗户,可以看见胡门神在教室的过道里走来走去。

  池诚放开连心,说:“你进去吧。”

  “你呢?”连心问。

  “你先进去,我去上个厕所。”

  连心看着池诚,表情复杂:“这么着急和我撇清嫌疑,你就那么害怕肖米娜误会吗?”

  池诚默不作声。

  够了,已经够了,连心觉得自己今天已经够丢人的了,抛开高傲,矜持,难道就连最后一点自尊也不要了吗?

  连心头也不回走向教室,池诚看见她喊了一声“报告”,进去了。

  池诚感到视线有些模糊,用手一摸,脸上一片湿滑。双手在脸上狠狠搓了一把,向厕所走去。

  ……

  之后,“铁三角”名存实亡,池诚陷入疯狂热恋,除了上课还坐在陈一帆连心中间,课余时间几乎全和肖米娜在一起。

  在学习方面,池诚已经能够跟上各科老师的步伐,即使陈一帆和连心不再为他量身定制学习计划,靠着自己,他也能勉强应付。

  自从恋爱后,池诚已经很久没有在“扶贫工作小组”群里问过问题,“扶贫工作小组”群成为死群。

  ……

  五月月底考试,结果让众人跌破眼镜。

  池诚成绩稳步上升,以646的成绩位居班上第28名,看来他恋爱并未影响成绩。

  陈一帆在连续多个月取得里程碑似的突破以后,首次出现成绩下滑。语文128,数学150,英语146,理综276,总分700,堪堪差点跌破七百。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陈一帆反而以700分的成绩取得年级第一的排名,这也是自从连心转学过来以后陈一帆首次取得年级第一的成绩。

  那么连心呢,连心着实让人意外,她只考了582分,全班倒数第二,倒数第一是苦逼的黄杰。

  连心语文134,数学150,理综298,英语0。

  成绩出来以后,大家的第一反应是英语弄错了,单看前面几科,科科保持逆天水准,怎么可能唯独英语零分。英语老师专门去把连心的答题卷从几千份答题卷中刨出来,答题卷上除了名字和考号,一个题都没有做,连心交了白卷。

  连心为什么交白卷?

  胡门神找连心谈话,英语老师找连心谈话,一谈就是半天。谈话的内容不得而知,谈话的结果不了了之。

  成绩公布以后,班上换座位。陈一帆第一个进教室选,站在教室门口,看着空无一人的52个座位,不知为什么,心情特别沉重。陈一帆回头去看身后排着长队的同学,他看见人群中的池诚,池诚正和旁边的人说着什么,一直往后看,他看见一脸漠然的连心。

  陈一帆略一迟疑,他迈步越过讲台,走下过道,径直坐到右边第四排靠窗旁边的那个座位,靠窗的那个座位他没有选。曾经他和连心在那里坐过一个月,可以看大榕树。

  后面进来的同学心照不宣都不去选靠窗那个座位,当然也有少数几个“不自量力”的,陈一帆直着脖子婉拒:“对不起,这里有人了。”眼神有些吓人。

  池诚第28个进来,他有25个座位可以选择。可他没有犹豫,还是坐回最后一排。不过不是他的老位置,而是旁边连心的座位。

  连心倒数第二个进来,连心身后紧跟着黄杰。黄杰是个明白人,动作也比连心麻利,他直接坐了另一个座位,这样一来留给连心的就只剩陈一帆旁边那个空位了。她默默坐下,看不出心情。

  面对这曾经的“铁三角”的选择,班上同学唏嘘不已。

  连心又开始请假,陈一帆记得从上学期的最后一个月到现在连心一次假都没有请,而今又频繁到一个星期请一个晚自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