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爱心夺命小饼干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67 2019.06.13 09:56

  陈一帆瞥了一眼继续早读去了,毫无兴趣的样子,连心道:“应该不是我的。”

  前排的满媛媛听见了,“呼啦”一声转过来,大惊小怪道:“呀,池诚,你收到礼物啦,乖乖不得了!”

  杨皓青听见了,也回过头来瞧。

  池诚说:“很可能不是我的,或许是放错了。”

  满媛媛兴趣浓厚:“管他的,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个,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本来就放在你的课桌里,快拆快拆,一会儿老师来了。”

  架不住满媛媛没命的催促,池诚只得动手拆礼物。包装纸很快被扯掉了,然后露出一个粉色的便当盒子。打开盒子盖,里面装着各种形状的饼干,星星、月亮、爱心、萌萌哒的卡通动物……很精巧,很可爱,不像买的,像自己做的。

  池诚更加确定这东西不是给自己的,谁会那么用心亲手做爱心饼干给自己呢。

  池诚到处找,盒子里,包装纸里,抽屉里,书本里……送礼物的人很神秘,一张纸片一个字也没留下。

  等等,多么熟悉的感觉,多么似曾相识的画面,池诚忽然记起圣诞节的时候也收到过一份同样神秘的礼物。

  满媛媛看见那些饼干,眼冒绿光垂涎三尺:“正好我没吃早饭,我帮你试试看有没有毒。”

  池诚大方,他把饼干递到满媛媛面前。

  满媛媛装腔作势做足试毒师的派头,她拿了一块,忍着辘辘饥肠先放到鼻翼下闻了闻,说道:“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奶香,感觉还不错,暂时没有闻到毒药的痕迹。”

  满媛媛又仔仔细细翻来覆去地看,好似要记住饼干上的每一条纹路:“嗯,看起来也没什么异样。”

  一口咬下去,细细咀嚼,可刚一嚼,满媛媛脸色突变,她掐着自己的脖子呸呸呸往外吐。

  杨皓青紧张道:“怎么的?”

  “妈的,有毒!”满媛媛猛灌下去一杯水,半天缓不过来。

  陈一帆、连心只觉得满媛媛演得不错,他们像在看戏。

  满媛媛问池诚:“你究竟得罪谁了,要这样害你,我差点成了冤死鬼,你知道吗!”一开始池诚说这东西不是送给他的,看那礼物的用心程度本来满媛媛还有几分相信,可是以身试毒以后,她很确信这就是送给池诚的。

  因为在四班,池诚最像被杀人灭口的对象。

  池诚不信:“哪有那么夸张。”

  “不信你吃一块!”满媛媛愤愤然。

  “吃就吃。”池诚拿了一块出来,也只咬了一口,结果他比满媛媛更夸张,舌头伸得老长,像散热的狗。

  池诚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饼干。不仅甜得腻人,还咸得齁死人,关键是这极甜与极咸竟然融合在一块饼干里。这应该不是失败的作品,因为正常人不会有这样融合的想法,而且正常人即使失败也不会失败到这样高的水准,那么用逆向思维一想,如果不是失败那就是成功,有人锲而不舍终于成功做出这么难吃的饼干。

  把这么难吃的饼干送给池诚,还用“心形”作掩护,说是恶作剧那是轻的,埋汰人或者谋人性命才应该是最终目的。难怪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敢吗?

  想通这一点,池诚背上的汗毛根根直竖像仙人掌的刺,一摸,已出了一层薄汗。池诚仰天长叹,自己究竟得罪了谁,使得对方使出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池诚瞬间泄气郁闷至极,他把饼干盒子连同包装纸、“红色的心”一并扔进那硕大的蓝色垃圾桶里。

  没想到这一盒小饼干只是个打头阵的排头兵,大部队还在后头。从这以后,池诚的生活出现了荒诞的色彩。

  每天早上,他的课桌里都会出现一盒粉红色的爱心饼干,依旧无只言片语。

  因为有第一盒饼干留下的阴影,池诚总怀疑有人想对他图谋不轨,这样的想法让他不断告诫自己一定要远离那粉饰伪装后的“毒物”,最好看也不看直接丢掉。

  但是另一方面,这些饼干又极具诱惑力,池诚长这么大还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有人执着天天给他送东西,无论送的是什么都足够让人新奇、兴奋、喜悦,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情感体验。

  所以,每天,池诚在收到饼干后一边告诫自己不要理不要理,但一边又忍不住打开盒子,并且魔性地拿出饼干来咬上一口。饼干自然是难吃的,池诚一边直呼上当,一边愤愤然把饼干扔进垃圾桶里。

  池诚日复一日上当,让同桌陈一帆很是不解,在陈一帆看来,池诚果真是个傻子,明知是坑还次次跳。因为陈一帆从来毫不避讳表达自己的想法,每次池诚拿起饼干盒子的时候,陈一帆都要揶揄一句:“傻子又要跳坑喽。”

  即使这样,池诚照样要把该走的程序走完,拦都拦不住。

  满媛媛却是再无勇气“以身试毒”。

  面对每天上演的这一幕,连心并没有发表意见,她只是冷冷看着,若有所思的样子。

  七八天以后,事情有了新进展。其实这样的进展不是突然而至的,而是一天天累积的结果。饼干还是天天送,只不过饼干的味道一天比一天好,后来几乎可以称之为美味。有时是菠萝味的,有时是椰子味的,有时是柠檬味的……每天变换花样。由此可见,做饼干的人的煞费苦心。

  全班都知道池诚收饼干的事。

  关于这件事,同学们发表了不同的看法,归结起来占主流的有两个:一、池诚的背后有一个“田螺姑娘”,也就是说在这个学校的某一个角落,躲藏着池诚的一个仰慕者。但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这个仰慕者迟迟不肯露面。

  不过同学们纷纷猜测,或许是因为貌丑自卑。若是因为这个原因,那大可不必,因为池诚也不是一个好看的人。

  二、根本没有什么田螺姑娘仰慕者,这一切都是池诚自己搞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满足虚荣心。理由是,若是真有那么一个人,为什么天天来送饼干竟没有一个同学撞见。

  这两个结论轻而易举把池诚送上风口浪尖,池诚竟然有仰慕者,真是让人意想不到;为了满足一点点虚荣心,如此自导自演大费周章,也是醉了。

  不过这些结论并不影响同学们来分食池诚的饼干。

  面对同学们的第二个结论,池诚很愤怒,但是又无可奈何。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把饼干大方分享给同学们。

  只有陈一帆和连心不吃池诚的饼干,陈一帆不屑,连心只说:“我不吃,你吃吧。”

  池诚接连十八天收到饼干后,迎来了期末考试。

  三天的期末考试结束后,正式开启寒假模式。期末考试成绩要几天后才能出来,胡门神说到时候会把成绩单发到班级群里去。

  同学们人人领了几斤作业欢天喜地回家去了。

  这天,陈文勇难得空闲,陈一帆又放寒假,一家三口立马回乡看望陈一帆的爷爷奶奶。行程计划是,在乡下住一晚再回城。

  车不能直接开到爷爷奶奶家门口,下车后需得步行一百米。刚一打开车门,一股寒风猛然灌进来,顺着陈一帆没有系围巾的脖子一路往下钻,冷得直打哆嗦。

  陈一帆裹紧外套跳下车,缩着脖子搓着双手来回掂脚,乡下果然比城里更冷一些。他在逆风中眯着眼看出去,看见不远处有一个老人正担着一担粪往旁边的菜地去,老人穿着毛衣没穿外套,步履颇为稳健。陈一帆说:“那人像是爷爷。”

  陈文勇迈开大步走过去,陈一帆和蒋燕赶紧跟上。蒋燕说:“不是你爷爷还有谁。”

  “爸!”陈文勇老远就喊。老人听见喊声忙转身回头看,一看是陈文勇一家三口老人脸上瞬间饱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肩上的担子倒是不曾放下。

  陈文勇三步并两步赶过去,帮老人把肩上的担子放下来,皱眉道:“爸,您这又是干什么?”

  “我种了些青菜菠菜,施点农家肥助长势。”

  “这些菜值几个钱,这大冷的天,一冷一热感冒了怎么办,您都多大岁数了还担粪,万一伤着身体我妈还得服侍您。”

  老人有些不高兴:“照你这么说,我和你妈就该混吃等死。”

  “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一帆和蒋燕赶到老人面前,陈一帆亲热道:“牛爷爷,您还担粪呐,真牛!”

  “别没大没小的。”蒋燕瞪了陈一帆一眼,又忙招呼老人,“爸。”

  “哼,我爷爷才不在乎呢。对吧,爷爷。”

  “对,对。”老人心情大好,“你们进屋去吧,外边冷,你奶奶在家包饺子。”

  陈文勇一矮身,替老父亲担起挑子,撂下一句:“你们过来帮忙。”

  老人忙说:“不用不用,你们都家去吧。”

  陈一帆暗叫不好,这是要被迫劳动改造啊。正蒙着,没想到母亲蒋燕跳出来道:“爸,我帮妈包饺子去。”说完迫不及待往家赶,走了两步又回头说,“儿子,好好劳动。”火烧屁股般跑了。

  母亲的临阵脱逃能力向来让陈一帆望尘莫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