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陈一帆解围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73 2019.05.12 09:55

  “吃我的吧。”连心把自己的餐盘放到池诚面前,连心的饭菜几乎没动。

  池诚说:“你都没吃。”

  “我不饿,今天食堂的菜太油腻了,我不喜欢吃太油腻的东西。”

  “那你喜欢吃什么,我去给你买。”池诚又要站起来。

  连心急忙阻止他:“我真不饿,你快吃吧。”

  陈一帆从池诚连心身边经过,池诚满嘴食物含混不清打招呼:“嘿,帆哥!”

  已经远去的陈一帆直接出了食堂,等在食堂门口的几个女生红着脸围了上去,池诚看着陈一帆的背影遗憾道,“帆哥没听见。”

  “你是不是特别崇拜他?”

  池诚激动道:“必须的呀,他是谁呀,是帆哥哎!男生都崇拜他,女生又崇拜又喜欢他!”

  连心笑笑。

  陈一帆回到教室的时候连心已经在座位上了,连心趴在课桌上睡觉,脸朝窗外,一头锦缎似的黑发自然而然垂在一侧,留给陈一帆一个纤巧柔美的侧影。

  今天天气很好,秋阳熏得人微醉,一大片阳光从窗口洒进来,连心睡在阳光里,秋阳也笼罩了陈一帆。

  窗外那棵老榕树越发显得生机盎然,阳光在叶子间穿行,其叶沃若,全无萧瑟之秋态。

  陈一帆之所以一年多不挪窝,原因就在老榕树,整间教室第四排靠窗这个位置最能看清老榕树的全貌,感觉像在树荫下读书,枯燥烦闷中也能偷得几分意境。

  而且从这个位置看黑板,左右光线刚刚好,不会反光。

  当然,现在这个座位是连心的了。

  这时,只见连心在阳光里缓缓举起左手,连心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光线下显得有些透明,指甲短而整齐,看起来特别干净又有美感。

  这只手在阳光里轻轻一握,展开,再轻轻一握,像在握窗外榕树的某张叶片,又像想握住这午后的阳光。

  老榕树在陈一帆的眼睛里,连心也在陈一帆的眼睛里。

  连心上厕所回来,看见在一个僻静的拐角处池诚和吴彪两个人在那里拉拉扯扯,连心本想一走了之,不料看见吴彪甩手给了池诚一记耳光,连心又气又急,跑过去呵斥吴彪:“你干什么打人?”

  吴彪和池诚吓了一跳。

  池诚一张脸通红,既有被打的缘故,更多的是让连心看见自己如此不堪的一面。

  池诚向前一步站到连心面前来:“连心,你回教室去。”

  吴彪拍拍池诚雄厚的臂膀,嬉皮笑脸道:“我没有打人啊,哪有打人,我和池胖子说点事儿。是吧,胖子?”

  “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吗!”

  吴彪把池诚往后一拉,自己站到连心面前来:“连心,恭喜你考了年级第一,我那帮朋友都为我感到高兴,我们还喝酒庆祝来着,真的。”

  连心冷笑一声:“我考得好不好,和你有关系吗?”

  吴彪道:“怎么没关系……不说这个了,我买给你的东西你怎么不要?”说完这话,吴彪回头瞪了池诚一眼,眼神里充满戾气。

  吴彪为什么打池诚,就是因为池诚把那一口袋卫生巾还给他,吴彪认为是池诚办事不力,甚至认为池诚从中作梗。

  加上吴彪今天让池诚把连心约出来,池诚不肯,还说什么希望吴彪以后不要再骚扰连心,吴彪怒不可遏动手打了池诚。

  连心很愤怒:“看见你的东西我就恶心,如果以后再给我写信,我就把信交给老师!”

  “别呀!”吴彪一个跨步上前,伸手过来想拉连心,尽管池诚一把拖住了吴彪,连心依旧被吓得直往后退,一退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连心回头一看,是陈一帆。

  看见来人,吴彪收敛气焰,客气道:“帆哥。”

  陈一帆看了一眼花容失色的连心:“吴彪,你在干什么?”陈一帆语气虽淡,但淡淡的语气里含着质问,气定神闲之间弥漫着警告和威胁。

  这些信息吴彪如何听不出来,吴彪装傻充愣:“我没干什么呀。”

  “你最好什么也没干。”陈一帆低头对连心说,“我们走吧。”连心和陈一帆走了两步,发现池诚没有跟上来,陈一帆说,“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要上课了。”

  池诚越过吴彪赶紧跟上去。

  连心对池诚说:“你比他高,还比他壮,为什么任由他打你?”

  池诚很羞愧,耷拉着脑袋不说话。陈一帆说:“最好不要和这样的人有牵扯。”

  连心:“为什么?”

  “宁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顿了顿,“他的名声不好。”

  连心:“这样的人名声自然不会好。”

  “我说的‘名声’和你理解的不一样,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他没什么道义。”

  连心点点头,果然和自己理解的不一样,像吴彪这样的学生自然是不会被老师认可的,若是连他自己的群体也不认同他,那这个人的确很糟糕。

  三个人一起回到教室,各自回到座位上。连心看着陈一帆,真诚道:“谢谢你。”

  “没事儿。”

  “不止刚才,还有那天。”

  陈一帆明白“那天”是指背她去医务室的事,毕竟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陈一帆和连心的交集总共只有两次,一次惨遭挤兑,一次就是背她去医务室。

  背连心去医务室的那次,两人连话也没说一句,今天是他们俩第二次说话。

  陈一帆道:“举手之劳,不用放在心上。”

  前桌的满媛媛回过头来,眼神灼灼,好奇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什么举手之劳?”

  前桌的杨皓青也回过头来,不说话,只看着。

  连心虽来到四班一个月了,除了池诚她和其他同学都没怎么说过话,所以,和同学之间倍感生疏。

  面对满媛媛的询问,连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见连心不回答,满媛媛直愣愣瞅着陈一帆,陈一帆云淡风轻道:“你猜。”

  满媛媛做出一口老血喷出来的样子:“哥,这怎么猜啊。”

  满媛媛夸张的表情喜感的动作一下子把连心逗乐了,连心一乐,满媛媛和杨皓青直接看呆掉了,陈一帆竟也有一丝恍神。

  满媛媛感叹道:“原来‘回眸一笑百媚生’是这么回事儿啊,不管,连心,我要和你做朋友。”

  “啊!”连心一时之间还不太适应满媛媛这种开门见山热情似火。

  陈一帆对连心一笑:“别管她。”

  满媛媛一巴掌拍在杨皓青身上:“我说什么来着,他们两个肯定有事情!”

  杨皓青翻出一个大白眼子:“疯子!”

  四班以前的体育老师是个三十几岁的女老师,这学期生二宝去了,接替她的是一个刚刚研究生毕业的年轻男老师,姓张。

  同学们满意得不得了,因为新来的张老师也是帅哥一枚,属于帅出水平的那一类型。

  女同学们明里暗里拿张老师和陈一帆作对比,结论是或许张老师的五官不及陈一帆立体,但是张老师的成熟稳重也是陈一帆缺乏的。

  张老师是研究生毕业,大家表示很好奇,一个体育老师也要研究生毕业,“研究”什么呢?

  同学们就这个问题问过张老师,帅气的张老师帅气地说:“研究你们的心理啊。”

  “上体育课的心理?”

  “是啊,看你们动机纯不纯。”

  “动机?”

  “究竟是锻炼身体,还是逃避上课。”

  同学们都笑。

  体育课集合完毕后自由活动,男生们比较钟爱篮球和乒乓球,女生们有意无意注视着陈一帆和张老师的举动,都想知道他们两个会选择什么运动,能参与就参与,不能参与看看也行。

  连心一个人正准备离开,满媛媛热情喊住她:“连心,你要去哪儿?”

  “我回教室。”

  “回教室干嘛,一个星期就一节体育课,别浪费了。”满媛媛四下里张望,看见张老师拿着羽毛球拍向她们招手,满媛媛一阵欣喜,拉着连心就跑,“走,我们打羽毛球去!”

  见到满媛媛和连心,张老师很开心的样子:“连心同学,你可不能每次都逃课啊。”张老师看见不远处的陈一帆,朗声喊道,“陈一帆,过来!”

  陈一帆几步跑过来:“老师?”

  张老师说:“我看你每次都玩篮球,羽毛球会玩吗?”

  “会一点。”

  “那好,我们来混合双打,我和连心一组,你和这位女同学,叫什么来着,你们一组,怎么样?”

  满媛媛佯装生气道:“哎呀老师,我叫满媛媛,你是不是只记长得好看的人啊!”

  张老师笑道:“满媛媛是吧,对不起,下次不会忘了。”

  “我不和陈一帆一组,我嫌弃他,我要和老师一组!”

  “成,那我和你一组,他们俩一组。”张老师介绍起规则来,“简单说一下,采取三局两胜制,最先得21分则获胜。其它的不用那么严格,球在哪边哪边发球,谁接都可以,打过去就行,同意吗?”

  满媛媛精神抖擞:“同意!”陈一帆点头,连心没有反应,算是默认。

  没想到刚刚组队完毕,四班的其他同学马上围拢过来观战。

  见围了这么多人,连心一下子紧张起来,连心不愿意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但似乎总是事与愿违,她容易被睽睽众目所伤。

  连心有些进退不得,这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不要有压力,打着玩而已。”

  连心猛地抬头,对上陈一帆略带笑意的眼神,这眼神里带着自信和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