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举一反三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45 2019.06.16 09:49

  “都要回来。”爷爷开始安排晚上的生活,“下午我们去塘里捞两条鱼回来,塘里大鱼多,晚上把你堂伯一家喊过来,大家一起吃个饭。”

  陈文勇也很高兴:“先钓吧,我带了鱼竿回来。这个天儿下塘,太冷了。”

  午饭后,老爷子对陈文勇说:“扶贫攻坚政策你知道的吧,具体落实到我们村,我是这样计划的,你来帮我看看哪些地方需要完善。”

  陈文勇帮老爷子“出谋划策”去了,蒋燕帮着陈一帆的奶奶收拾锅碗,婆媳俩有说有笑很是和谐。陈一帆怕冬天的乡下无趣,所以带了些习题回来刷,此刻,陈一帆就以“写作业”为由冠冕堂皇躲进房间去了。

  进了房间他没有心思刷题,得知堂哥要回来,陈一帆满心欢喜,他把自己扔到床上,顺带打了两个滚儿。

  如果说怎么和农村做斗争是赵婷婷教会陈一帆的,那么带着陈一帆发现农村乐趣就是堂哥陈晋鹏了。

  陈晋鹏的爷爷和陈一帆的爷爷是亲兄弟,都住在这龙溪村。陈晋鹏的父母工作忙,寒暑假也经常把陈晋鹏送回龙溪村小住。

  小时候陈一帆就是陈晋鹏的小跟班,陈晋鹏比陈一帆大两岁,一肚子奇思妙想,特别能举一反三。

  夏天,陈晋鹏带陈一帆去捉笋虫,那笋虫比蚕还要白胖,在火里烧了吃特别香。

  烧螃蟹也特别香,烧花生烧玉米棒也好吃,两个人很快发现火的妙处,好像很多东西经过火这么一烤就会变得特别美味。

  然后两个人举一反三烧过很多东西吃,比如鱼,如果蚂蚱,比如知了,比如蛇,比如泥鳅,比如蚯蚓,比如蜈蚣……两个人没有吃死也算命大。

  暑假,陈晋鹏经常带着陈一帆去河里洗澡,然后两个人又触类旁通把“火烧”精神进一步发展并运用到实践中去。

  竟然河里能洗澡,那田里自然也能。没想到田里太浅,洗成两个泥人。两个泥人自然要想办法洗干净才敢回去,跑去河里路途太远不适合裸奔,就近原则,水井是个好去处。

  井水清澈,还凉快。正当两个人在水井里嬉戏打闹的时候,被前来担水的一个村民看见了,这个村民气得顿时闹囔起来。

  水井是大家的水井,何况龙溪村就两口井,这口井水质最好,一个村子有三分之二的人家都来这里担水。

  一听水井被污脏了,村民们很快聚集在一起,活捉了两个罪魁祸首,义愤填膺拉去陈一帆的爷爷跟前告状:“村长,村长,你这大孙子伙同你这堂孙子在水井里洗澡,一口井水浑浊不堪,两个人赤条条一丝不挂,这水还怎么喝!”

  谁伙同谁不重要,谁比谁大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是村长的嫡孙子。

  陈晋鹏知道闯了祸,在旁边一声不吭。陈一帆年龄尚幼,不懂得有些话说不得,他安慰大家道:“喝得,喝得,前两次我们洗了澡,你们不也照样喝了。”

  村民们倒吸一口凉气。

  而陈晋鹏听陈一帆这样一说,竟咯咯咯地笑起来。陈晋鹏一笑,陈一帆也跟着笑。

  还好陈文勇不在,要不然估计陈一帆能被活活打死。

  后来,村长亲自去淘洗水井,又押着俩小子挨家挨户去给村民们道歉,村长又在村里的广播里向全村村民检讨,这件事才算过去了。

  那些童年往事一桩桩一件件都是那么鲜活,想到这里陈一帆唏嘘不已一阵神往。

  堂哥,堂哥,好想快点见到堂哥。

  当然,现在大了,自然不可能再干那些混账事,而今,陈一帆有了隐秘的不可轻易对旁人说的秘密,他想对堂哥讲,讲自己那些得不到丢不开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他想知道,若是换成堂哥,堂哥会怎么做。

  胡思乱想半天,不得章法,陈一帆摸出手机想打发时间,正好看见五分钟前池诚在“扶贫工作小组”里语音找他,池诚热情洋溢道:“帆哥帆哥,下午有空吗?”

  陈一帆看见了,懒洋洋回复过去:“干什么?”

  池诚秒回:“出来逛书店。”

  陈一帆一听到这句话,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个不屑的弧度,心想,我跟你逛哪门子书店。陈一帆还没回复,池诚的话像鱼吐泡泡,一串一串自顾往外冒。

  池诚说:“我想请你陪我去买几本资料书。”

  池诚说:“以前每周都是你给我制定学习计划,现在不是放寒假了么,你应该有自己的事情,没时间再给我制定周计划”。

  陈一帆想,算你有点自知之明,难不成放假了我还得围着你转。

  池诚说:“所以我想请你出来陪我买几本适合我的资料书,我做资料书就行,我怕自己买的不合适。”

  池诚又说:“帆哥,我不会白白占用你时间,我请你吃饭。”

  别说陈一帆目前在乡下回不去,也不愿意回去,就算没有回乡我陈一帆岂是你池诚招之则来挥之即去的人物。陈一帆只是淡淡回复两个字:“没空。”

  池诚絮絮叨叨说了那么多,陈一帆就用这两个字把他打发了,没有解释,没有温度,显得异常生硬且没有诚意。

  池诚像缺根筋似的,他不仅察觉不到这样的“生硬”,反而认为陈一帆这样处事很帆哥,帆哥向来酷酷的,他说没空那就是没空,没必要给人解释那么多。

  “哦。”

  这一声“哦”,有些低沉。不过池诚马上又热情不减:“没空算啦,那改天吧。”

  池诚能够理解陈一帆没空,但是不代表没有小失落,池诚的失落陈一帆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得到,但是他不在乎。池诚和陈一帆都没再说话,“扶贫工作小组”群恢复平静。

  不过,这样的平静三分钟以后被打破了。连心突然冒出来说:“池诚,几点?在哪里会合?”

  这句话显然让池诚受宠若惊无所适从,池诚咋呼起来:“连心,你是要陪我去吗?”之前在群里,池诚只艾特了陈一帆,不是他不想艾特连心,而是他不敢,连心是什么人物,自己又是什么人,自己有什么资格麻烦连心陪他去逛书店。

  在连心面前,池诚始终很卑微,邀请连心这样的念头池诚就连想都不敢想。

  那池诚怎么就敢邀请陈一帆呢?因为他们俩经常躲在操场旁边的看台上抽烟,这么私密的事情两个人都做了,池诚在心理上觉得他和陈一帆还是很亲近的。

  连心的语气依旧淡淡的,丝毫不受池诚的影响,她重复道:“对,几点?哪里?”

  池诚:“不是连心,我没听错吧,如果你有事你就忙你的去,我的书不急。”

  连心有些不耐烦:“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不想我去,你是怕我没能力给你选资料书?”

  池诚慌忙解释起来:“不是不是,你不要误会。你说几点就几点,我都可以。”

  连心:“那就休息一会儿再出门吧,四点,夫子书城门口见。”

  “夫子书城”位于市区中央,是一座大型书城,里面的图书种类繁多应有尽有。

  池诚一连声应答:“好的好的好的!”

  群里再一次恢复平静,这一次是真平静。

  不过和群里的平静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陈一帆此刻的心情,在池诚和连心说话期间,陈一帆没有出来说一个字,看着池诚和连心约好时间,陈一帆整个人都不好了,池诚怎么能和连心单独在一起?

  陈一帆心急如焚,他跑出去找到蒋燕:“妈,我有急事必须马上回去。”

  “现在?”蒋燕大吃一惊。

  “对,现在!”

  奶奶被陈一帆的紧张情绪弄得也很紧张,老人走到陈一帆面前一脸焦急看向他,强装镇定道:“帆帆,不着急啊,告诉奶奶怎么啦?”

  “奶奶,没怎么,我就是必须马上回去,有急事!”

  蒋燕也着急:“你这孩子,光说有急事,你倒是说清楚有什么急事啊。”

  是啊,到底有什么急事才能马上赶回去呢,实话显然不能实说,情急之下,陈一帆说:“我们班池诚您还记得吧?”

  “就是那个胖子,你们班成绩最差的那个?”

  “对对对,就是他!”

  “他怎么了?”

  “他,他出车祸了,向我求救!”

  “出车祸!”蒋燕和奶奶都吓了一跳,蒋燕道,“严不严重啊?他出车祸为什么找你,他的家长呢?”

  陈一帆心想,我哪里知道他为什么不找家长要找我。陈一帆只能含糊其辞:“就是不清楚,我要去了才知道啊。妈,奶奶,我不和你们说了啊,救人如救火。”陈一帆不敢多说,拔腿往外走。

  蒋燕撵出去喊:“你怎么走啊?要不要跟你爸说一声?”

  “我自己拦车回去,给堂哥说一声,我下次找他玩儿。”陈一帆火急火燎跑远了。

  奶奶冲着陈一帆的背影喊:“小心点儿!”

  看着陈一帆远去,奶奶感慨道:“我们帆帆人好,心地善良,同学出车祸瞧把他急的。”奶奶又对蒋燕说,“你们出门啊,开车啊,小心些,又是年下了,车多人多注意安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