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运动会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96 2019.05.14 09:48

  “我……”郝青松很为难,他天天铆着劲儿想打败陈一帆,时间全花在学习上尚嫌不够,哪有时间去参加辩论赛。

  而且他把陈一帆当敌人太久了,就怕到时候辩论赛上自己忍不住临阵倒戈。

  胡门神全不理会郝青松的难处,武断道:“就这么定了,几个同学下来好好准备!”

  同学们表示想吐几升血,胡门神的心眼已经偏到脚背上去了,公然赤裸裸区别对待,而且连心夺得第一名后陈一帆也瞬间失宠,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天子还是原来的天子,恐怕这臣得换喽。

  不过,同学们对连心的拒绝多有不解,她有这方面的特长却不参加,什么意思?难道她的口才只用来怼班上的同学?

  如果一开始知道陈一帆会去参加辩论赛,哪里用得着胡门神来强行摊派,班上的女生定然前仆后继,毕竟这是难得的可以光明正大和男神共处的大好时机。

  而连心居然拒绝了,为什么?她不是喜欢陈一帆吗?在没有和陈一帆同桌的时候,不是动不动就看着陈一帆出神吗?

  矫情。

  辩论赛组队之后,各个班紧锣密鼓准备起来。

  四班在杨皓青的带领下纵横宝岳中学,之后代表宝岳中学参加全市中学生辩论赛,又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全市,最终夺得全市第一的佳绩,陈一帆当选最佳辩手。

  总决赛的时候,还上了地方电视台,宝岳中学四班的四个同学名声大噪,尤其是陈一帆。

  陈一帆的母亲蒋燕在她的朋友圈里出尽风头。

  辩论赛结束以后,这个月已经过去了一半。

  紧跟着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也来了。

  每年的十月底或者十一月初的样子,宝岳中学都要开秋季运动会,除了高三不参加以外,高一高二的人都必须参加。

  运动项目很多,100米短跑,400米接力,女子800米,男子1000米,女子5000米长跑,男子10000米长跑,扔铅球,拔河,三级跳远,立定跳远,撑杆跳,足球,篮球,羽毛球……零零总总加起来有二十几个项目。

  胡门神吸取辩论赛的经验教训,先在班上来骂一顿,说什么只知道学习不参加班级活动的人是没有集体荣誉感的人,又说什么不要满足于做“东亚病夫”。

  总之,骂完之后工作开展起来确实顺利很多,就连池诚也参加了拔河比赛。

  连心依旧什么也没参加。

  体育委员来找陈一帆,低声下气道:“帆哥,咱们班男子一万米确实找不到人,但凡能找出一个来我也不敢来麻烦您老人家,眼见着马上要交报名表了——”

  陈一帆道:“你为什么不参加?”

  体育委员哭丧个脸:“我已经参加十几个项目了,男子一万米的时候我在篮球赛,我都不知道运动会结束以后我还能不能活命。”

  陈一帆还是不肯大慈大悲:“不想跑,太累。”

  前排杨皓青回过头来咋咋呼呼:“给他写上,累什么累,我都被迫参加了五六个,我说什么了吗?”

  满媛媛回过头来悲愤不已:“谁给我报的五千米,我要杀了他!”复又愁眉苦脸用唱歌的旋律哀嚎,“连心呐,你让我咋办哟——”

  一直看着窗外的连心收回目光,诚恳道:“不是我。”

  “是我,我给你报的!”杨皓青回答得理直气壮,“你要怎么的吧,明人不做暗事,君子敢作敢当……”

  “你是什么君子!小人!”满媛媛扑上去掐杨皓青的脖子,“我杀了你!”

  “我请你吃饭,请,你,吃饭,咳咳咳,松手……”

  满媛媛手上加劲:“谁稀罕吃你的饭,我堂堂数学科代表没饭吃吗,啊?”

  “吃大餐,大餐……”杨皓青被掐得青筋都出来了。

  “大餐?”满媛媛慢慢松手,“那还差不多,吃什么我选。”

  “行,你选。”杨皓青猛呼吸几口空气,顿觉顺畅,“差点被你杀了,请问阁下是孙二娘吗?”

  满媛媛怒目圆睁,作势又要掐回去:“信不信我——”

  杨皓青双手交叉挡在面前,不停比划:“我是有功夫的,我给你讲,你最好离我远点,小心被我的真气所伤。”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女子5000米谁报的谁跑。”

  “哦,哦,我错了,请你吃大餐。”杨皓青和满媛媛已经回身过去了,只听见杨皓青说,“我跟你讲,人在运动的时候是最有魅力的。”

  “是嘛?”

  “嗯,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体育委员尴尬地咳嗽一声:“帆哥,你看——”

  陈一帆说:“下不为例。”

  “嘚呐!谢谢帆哥!帆哥好好休息,保存体力!”

  体育委员圆满完成任务,兴高采烈复命去了。连心看着陈一帆说:“你要参加一万米吗?那个很难。”

  陈一帆道:“我应该能跑完。”

  连心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陈一帆问:“你会来看吗?”

  连心有些茫然:“我不知道,应该会吧。”

  ……

  一周以后,运动会如期举行。

  操场上热火朝天,广播里捷报频传,同学们情绪高昂。

  连心不太适应这样的热闹,大多时间她都一个人呆在教室里与老榕树为伴。

  这天下午,拔河比赛结束以后池诚回教室拿杯子喝水,他看见连心一个人站在窗口发呆。

  池诚见教室没其他人,于是鼓起勇气走过去:“连心。”

  连心看了池诚一眼:“你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拿杯子喝水。你在看什么?”

  连心抬手一指,眼神渺远:“你看那些风筝飞得多高啊。”

  池诚从窗口看出去,透过那些榕树的叶子,池诚看见很高的天空里有一些风筝,这些风筝应该是从学校外面的江边飘过来的。

  忽然池诚热情道:“连心,我们去放风筝吧!”

  连心的眼里闪过一道光:“放风筝?”

  “对,放风筝!外面天气好,又不用上课,走吧走吧!”池诚极力怂恿。

  “可是,怎么出去啊?”连心明显有些动摇,可又有所顾虑。

  “跟我来!”池诚拉着连心往外走,他不敢拉连心的手,只是拉着连心的衣袖。

  池诚把连心直接带到学校大门口,门口两个保安大叔在那里聊天,连心看着那大门发愁:“怎么出去?”

  “走出去。”池诚特别有信心的样子。

  “我以为你会带我翻围墙。”

  “翻围墙不适合你,当然,也不适合我。”连心太瘦,池诚太胖。

  连心看着肥胖的池诚笑了笑:“好吧,需要我做什么?”

  “我要扶着你。”池诚羞涩起来,手抬起来做出一个扶的动作,但又不敢真碰到连心。

  看池诚那别扭的样子,连心主动扶住池诚的一只胳膊,顺势做出虚弱的样子:“是不是这样?”

  “嗯。”池诚满脸通红。

  池诚扶着连心慢慢走向大门口,两个保安大叔看见了,远远就喊:“你们两个同学干什么?”

  “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池诚丢下连心朝两个保安大叔走过去,连心看见池诚和两个保安大叔去了旁边的门卫室。

  很快池诚出来了,他过来扶着连心往大门口走,保安大叔给他们开了大门,池诚说:“谢谢叔叔。”

  保安大叔:“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两人就这样堂而皇之走出校门,转过拐角,两人折往江边去。连心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给他们讲,我肚子痛,你带我去看医生。”

  连心瞪大眼睛:“难道不是我在生病吗?”

  “不是,是我在生病。”池诚不忍心说连心生病,就算是假的也不愿意说。

  “他们不问你要请假条?”

  “我说班上在开运动会,一时找不到班主任。”

  “他们信了?”

  “没有。”

  连心笑道:“自然不会信,然后呢?”

  “然后我给了他们两百块钱,我说我暂时找不到班主任,肚子又痛得厉害,先押两百块钱在这里,到时候拿请假条来换。”

  原来如此,其实保安大叔清楚池诚没有肚子痛,更清楚池诚不会拿请假条去换。

  连心说:“你这趟校门出得有点贵。”

  “能出来就行。”池诚不好意思地笑笑。

  两人来到江堤上,果然有人在放风筝,有人放风筝自然就有人卖风筝,池诚买了风筝和连心在江堤上放。

  池诚说:“放风筝累人,我先把它跑上去。”

  “好。”

  池诚开始跑,风筝往天上飞,池诚一边跑一边放线,可是当池诚一停下来,风筝就直往下坠落。

  连心发现池诚跑得很别扭,好像总放不开,一问,池诚说跑快了裤子要往下掉。

  池诚一边跑一边放线一边还要空出手来提裤子,连心笑得肚子疼。

  就这样,池诚在江堤上来来回回手忙脚乱别扭着跑了好几圈,累得满头大汗也没能把风筝放到天上去。

  连心看不下去了,自告奋勇道:“我来!”

  连心跑,池诚跟着跑,跑了半天连心也没能把风筝放飞。虽然没有放飞,可是两个人都很开心,特别是连心。

  连心开心,池诚自然开心。

  两人累得瘫坐在江堤上,因剧烈运动,两人的心口起伏很大,连心气喘吁吁道:“你说我们为什么放不上去?”

  “因为我跑得不够快。”

  “不是,因为没有风,歇一会儿,有风再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