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三角组合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63 2019.05.20 09:41

  只见陈一帆把靠窗那边最后一排的一张桌子搬到池诚座位的左边,在连心惊讶的目光里淡定坐下来。

  后面进来的同学看到连心和陈一帆的选择后都要愣一愣,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然后瞬间又对他们俩中间的那个空座位露出垂涎三尺的表情,比如杨皓青。

  杨皓青进来一看,乐了,屁颠屁颠跑来连心身边:“给我留着啦?”

  他站在连心旁边,他如果要坐池诚的座位,连心就得站起来让他。连心没有站起来让他,只摸着绷带里的左手说:“班长,我手痛,不方便。”

  杨皓青知道,连心的手已经快好了,坐在窗边座位上的时候连心时不时还取掉绷带。

  杨皓青很尴尬,去看陈一帆,没想到陈一帆的脸色阴沉得可怕,也没有要站起来让他的意思。

  杨皓青吓得赶紧离开,另选了座位。

  后面也有几个同学想选池诚的座位,都被吓退了。

  池诚最后一个进教室,也不看,闷着头就往教室最后蹿。

  谁知一抬头,看见连心和陈一帆坐在那里。

  池诚吓得一哆嗦,回头满教室看,满教室的同学也在看他,教室里确实只剩一个座位了,就是连心和陈一帆中间那个。

  连心默默站起身来让他,侧着身子护住吊着绷带的左手。

  池诚满脸懵逼,坐进来以后,往右一看,绷带女神连心;往左一看,黑脸男神陈一帆;往右一看,年级第一;往左一看,年级第二。

  池诚想找一个自己能坐在这两个人中间的理由,找来找去找不到。这次的座位变成这样,池诚认为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想沉淀个人的情绪,往左侧也不是,往右侧也不是,班上同学频频回顾的目光,以及左右两边两个人清冷的气场,都让池诚无所适从手足无措。

  他绷紧一身肥肉,像身上生了虱子一样在座位上蠕动,动作幅度又不敢太大,怕影响身边那两尊神。

  连心就坐在旁边,池诚像做梦一样:“连心,你和帆哥同桌是不是不开心?”因为内心的极度不适,使得池诚的表情和语气都不能到位,显得特别浮夸。

  这样的浮夸看在陈一帆的眼里就成了居心叵测别有用心。

  见连心不理他,池诚又去讨好陈一帆,无话找话:“帆哥,好巧啊,欢迎你!”

  陈一帆往死里看池诚,眼神特别犀利,恨不得在池诚身上看出两个洞来。池诚赶紧闭嘴,一脸尬笑,如坐针毡。

  郝青松坐了第四排靠窗的那个座位,曾经一直是年级第一的宝座。如今风水轮流转,没想到也能落在他郝青松的手里,感觉就是不一样。

  月考之后放月假,各科老师布置起作业来很是放荡不羁。

  月假的第一天早上,陈一帆本来想睡一个地老天荒的懒觉,没想到不到九点就睡不着了。陈一帆来到客厅,看见蒋燕一个人:“我爸呢?”

  “和你张叔钓鱼去了。”蒋燕收拾东西准备出门,“饭在锅里,记得吃。我去买菜,你想吃什么?”

  “随便吧。”陈一帆似乎对美食也提不起兴趣。

  蒋燕看了陈一帆一眼,意味深长道:“如果你无聊,橡皮树叶子上又有灰了。”蒋燕说完这句话就出了门。

  当她回来的时候,原本茂盛葱茏的两棵橡皮树“一丝不挂”站在那里,树下满地的叶子。蒋燕大惊小怪起来:“呀,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片叶子都不剩?”

  罪魁祸首说得理所当然:“树太高,叶子太多。”

  “所以呢?”蒋燕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显得又尖又细

  “所以打理起来很麻烦,还不如拔了长新的。”

  陈一帆的逻辑让蒋燕难以接受:“那你国庆节打理五天不嫌麻烦?”

  “国庆节假期长,月假只有两天,没那么多时间。”

  “没谁让你打理呀!”

  “你说的,橡皮树叶子上有灰了。”

  “我是说过,可是,也没谁让你一定要打理啊!”

  “哦,那麻烦你下次说清楚。”陈一帆懒洋洋的,“我回房写作业了。”

  陈一帆进屋去了,徒留蒋燕一人在客厅半天回不过神来。

  蒋燕收拾地上的树叶,自言自语道:“这孩子,受了什么刺激了……”

  月假收假,月份也来到了十一月。

  抄神黄杰又来找陈一帆要作业抄,陈一帆依旧慷慨。

  黄杰走了,当着连心的面,陈一帆问池诚:“你的作业完成了吗?”

  “没有帆哥。”池诚不好意思,扭扭捏捏。

  “那你为什么不抄,像他那样?”“他”当然是指黄杰。

  池诚眨巴眨巴眼,特别纯洁:“抄作业不好的帆哥。”

  池诚的回答让陈一帆莫名火起,尤其又是在连心的面前:“作业完不成你又要跑操场。”

  “我可以跑操场,但是不能抄作业。”

  这样一来,池诚在无形中让陈一帆变成了不怀好意引诱“良家妇女”误入歧途的不良分子。池诚还等着陈一帆的下文,他不知道陈一帆已经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想和他说了。

  这时,连心说:“你有多少作业没有完成?”

  池诚赶紧面对连心答话:“这些,这些,还有这些。”池诚把没有完成的作业一一摆出来给连心看。

  连心皱眉道:“这么多。”

  池诚挠头:“我不是偷懒,是真不会。”池诚赶紧剖白,“但是我另外找了很多题做,题量也很多。”

  池诚把他“另外”做的题给连心看,连心看见池诚确实做了不少题,就题量来讲不比老师布置的少,那些题的难度虽然不大,不过还是错了很多。

  连心说:“你这样胡乱抓题没什么效果,你应该制作一个学习计划,从浅入深,有层次有梯度来补。”

  池诚又木成一坨,显然连心的提议太过庞大而系统,完全超出了一个学渣的能力范围。

  当然,也可以反过来理解,如果池诚能制作出连心口中的“学习计划”,那么池诚也不会沦落为学渣。

  见池诚那样子,连心轻轻叹口气道:“得空了我帮你做一个吧。”

  池诚以为自己听错了,不会吧,连心要帮他制作学习计划。

  池诚看看连心又去看陈一帆,却不料看见陈一帆正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看,池诚发现陈一帆的眼神很不一般,吓得一个激灵,赶紧低头垂眼,俯首帖耳起来。

  三个人都默默然,谁也不说话。

  当晚科代表检查作业,池诚又被罚跑操场十圈。不过,这一次罚跑与以往不同,池诚主动跑到讲台旁边说:“胡老师,我跑操场去了。”说完,意气风发地跑掉了。

  看着池诚的背影,胡门神摇头苦笑:“罚跑还这么开心,麻木不仁。”

  两天后的早上,连心一来就扔给池诚一个文件夹子。

  池诚满腹狐疑翻开一看,竟然是厚厚一份学习计划,大致一翻,池诚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这份学习计划非常详细,包含了语、数、外、物、化、生六门功课,分门别类,细致到每一天。

  连心说:“这是这一个星期的学习计划,下个星期的根据这周完成的情况再制定调整。”

  池诚愣在座位上,内心早已汹涌澎湃。

  陈一帆在旁边冷不丁开口:“这两天晚上没怎么睡觉吧?”

  池诚憨憨看着陈一帆,好像这一刻陈一帆说的是他听不懂的外国语言。

  只听见连心轻描淡写道:“还好。”

  池诚回过神来,又激动又愧疚:“连心,你真的两天晚上没睡觉吗?为了弄这个两天晚上没睡觉?”

  “怎么可能,我有睡,我本来瞌睡就不多。”

  池诚:“你不要骗我。”

  陈一帆补刀:“语文93,数学91,英语82,物理46,化学30,生物57,总分399,这样的计划两晚上能做好已是神速。”

  池诚更加羞愧惊慌,问连心:“真的吗?”

  “没有。”

  “连心,你要我做什么,你说,上刀山还是下油锅,你说,我保证不皱一下眉头!”

  “先把这份计划保质保量完成,然后再说上刀山下油锅的事。”

  池诚又问陈一帆:“帆哥,你怎么记得我的分数,每一科都说对了,好厉害!”池诚没想到陈一帆随口就能说出自己的各科成绩。

  “就那么几个零星数字,很难记吗?”

  ……

  连心的学习计划虽然是为池诚量身定做的,但是池诚还是有很多地方不明白,不明白当然要问,一问连心势必就得解答。

  连心很有耐性,从不发火。

  一天以后,陈一帆看不下去了。池诚一问连心问题,陈一帆就要偷踩池诚的脚,狠狠踩,面儿上陈一帆很友好地说:“拿来,我给你讲。”

  池诚痛得龇牙咧嘴:“有劳帆哥了。”

  “不客气。”陈一帆给池诚讲题讲得也算细致,就是语气像在念祭文,听得池诚脊背发麻瘆得慌。

  陈一帆和连心发现,池诚中午、晚上都不去食堂吃饭,只吃一些水果。

  并且在别人吃饭的时候,他戴着耳机去操场跑步,耳机里播放着英语。

  要么就是带着小册子,一边跑一边背英语单词,或者背《高考语文必背64篇》古诗词。

  “奋青”的派头很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