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第二次月考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57 2019.05.19 09:14

  连心可以一整天不和陈一帆说一句话,对陈一帆的态度与对别人没什么不同,陈一帆心如明镜,连心并不喜欢自己,连心和自己一样只是喜欢窗外那棵树。

  连心终究是不一样的。

  连心的确不一样,像一个谜,连心每个星期都有一两个晚上要请假,为什么请假不得而知,而胡门神居然每次都会同意。

  其他同学请假依旧艰难。

  同学们怨声载道,说胡门神区别对待,有失公允。

  胡门神不告诉大家原因,也不为自己辩解,摆明一副“我就偏心了,能咋的”的样子。

  连心经常神思飘忽,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过,连心在学习方面的天赋极高,思维非常敏捷,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一点就透。

  连心坐了陈一帆的座位,陈一帆一开始确实有些郁闷,可是后来陈一帆发现连心可以在学习上给他别人给不了的刺激。

  以前陈一帆次次年级第一,毫无悬念,高处无对手容易让人倦怠,更容易让人寂寞。

  连心来了,像台风,像海啸,她站在让陈一帆仰视的高度横扫江山,那样的高度让陈一帆震惊,他没想到有人可以站得那么高,而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东西原来不值一提。

  一个人的世界被打破,要么是毁灭,要么重组出一个全新的世界。陈一帆正在重组他的世界,带着激情和挑战,带着刺激和兴奋。

  这使陈一帆想到了著名的“鲶鱼效应”:在运输过程中,沙丁鱼如果长久处于一种平和的状态,就容易窒息而死。

  但如果在沙丁鱼里放进一条以鱼为主要食物的鲶鱼,沙丁鱼为了活命,就会左冲右突四处躲避加速游动。这样一来,沙丁鱼反而会活蹦乱跳。

  也许不太恰当,但是连心对于陈一帆的意义就好比那条鲶鱼,她能让自己时刻保持一种良好的状态。

  可是现在连心告诉他,她要把座位还给他,是连心自认为保不住年级第一会丢失这个座位,还是以年级第一的高姿态“让”给他?

  相比之下,陈一帆更愿意自己夺回来。

  连心虽然是女生,但是在学习的战场上,连心分明是威风凛凛的女将军,陈一帆不认为从女将军手里正大光明夺东西有什么可耻,更不认为这是一种没有风度的表现。

  相反,这是对对方的最大尊重。

  如果能夺回座位自然很好,夺回之后自己坐不坐反倒不那么重要。

  陈一帆看着连心的眼睛,有些急迫:“你喜欢这里可以继续坐下去,那也不是专属于我的座位,谁都可以坐。”

  如果是其他女生听见陈一帆这样说,会立马心花怒放,恨不得坐到海枯石烂,可是连心不是其他女生。

  连心嘴角含了一丝笑意:“谢谢你这样说,我知道你很喜欢这里,君子不夺人所好。”

  看来连心还是不明白陈一帆的心思,自尊心极强的陈一帆没有再挽留,眼神渐渐沉下去。

  又有男生来找陈一帆解题:“帆哥,这道题给解一下,我问了很多人,实在解不出来。”

  杨皓青牢牢记住自己的职责,及时回身过来挡人:“回去吧,回去吧,帆哥这两天不方便。”

  满媛媛听见了,回过头来笑道:“怎么的,帆哥,你来大姨妈啦?哈哈哈哈哈哈。”

  满媛媛笑得放肆,调门又高,周围的人都听见了,大家都笑了起来。

  连心也没忍住,面带微笑看着紧锁眉头的陈一帆。

  刚才两个人之间的凝重反倒一扫而空。

  大家都笑着看向这边,杨皓青尴尬着陈一帆的尴尬,指着满媛媛气愤不已:“满泼皮,你无耻,卑鄙,下流!”

  满媛媛还是笑。

  问问题那男生也笑,并意味深长道:“班长,帆哥这两天不方便,我们怎么办?你给解决一下。”

  满媛媛故意大惊小怪起来,并邪恶道:“妈耶,你们太坏了,思想肮脏,流氓!”

  说完爆笑,全班都笑。

  杨皓青:“满媛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到底谁思想肮脏,谁流氓,你太让我失望了!”杨皓青对那男生说,“走,远离这邪祟之地,今晚我给你们公布答案。”

  杨皓青还真去讲台上“普渡众生”。

  奈何有“普渡众生”的心,就是“普渡众生”的能力差了点儿。

  杨皓青的成绩在班上和年级上都是排在第十几位,虽然名次靠前,但是他比二三十名的人也多不了几分。

  这样一来,他的答案难免不能尽数服众。

  别人不会的他也不一定会,有些题经过大家友好商讨,倒还真找到了解决方法。

  有些题他和大家各有看法,讲台上的他好几次和人家争得面红耳赤各不相让。

  杨皓青求救似的看向陈一帆,陈一帆视而不见。

  满媛媛看见了,摇头叹息,嘀咕道:“就你能,不自量力。”

  见陈一帆无心出手,杨皓青硬着头皮继续和大家据理力争,差点打起来。

  ……

  月考后的第二天下午,成绩下来了,不过,这次成绩的公布方式有些不同,老师们明显想搞事情。

  满媛媛在四班教室大叫大嚷:“哇塞,哇塞,成绩出来了!”

  众人忙问:“在哪里?”

  “楼下大厅,年级前一百名像吊尸一样吊在大厅的墙上!”

  “我靠,这么刺激!”众人一窝蜂往楼下跑,陈一帆慢吞吞跟在后面。

  以前陈一帆从来不关注成绩,因为没有悬念。现在不一样了,对自己的分数,对连心的分数,对未知,他充满期待。

  这样的“期待”自然不好表露出来,不符合他惯有的气派,所以在外人看来,即使是去看成绩这样火烧眉毛的事情陈一帆也显得气定神闲。

  不知道是胸有成竹还是无所谓,连心全然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仍旧坐在座位上翻看杂志。

  楼下大厅的右边墙上新贴了一大张红榜,红榜几乎覆盖了一整面墙,只有年级前一百名在上面。

  红榜贴得较高,榜下的人都能看见。

  红榜下围了一群人,大家首先关注谁是年级第一,然后关注年级第一又考了怎样变态的成绩,之后再看看自己是否榜上有名。

  当看到红榜上的年级第一和年级第二时,大家几乎同时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大哗,哗成一片,哇哇鬼叫。

  站在人群外围的陈一帆也看见了,自己考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具有突破性的成绩:语文132,数学150,英语145,物理109(满分110),化学94(满分100),生物82(满分90),总分712。理综物、化、生共285分,数学满分,物理差一分满分。

  和上一次月考对比,陈一帆进步了足足11分。如果单看这份成绩单,已经很荣耀了,他让自己站上了一个从来没有到过的新高度。

  可是,再看另一个人的成绩,荣耀没有了,有的只是任重道远。

  连心,语文131,数学150,英语147,物理110,化学100,生物82,总分721。理综293分。

  连心上一次月考,数学、物理满分,这一次又多了一门化学,这是要逆天啊。

  连心左手脱臼,胸前吊着绷带,以这样的状态参考,仍以高出陈一帆9分的优势稳坐年级第一。

  有细心的同学把两人的成绩放在一起一对比,上次月考,陈一帆只有化学比连心多考1分,其他各科均低于连心。

  这一次陈一帆语文比连心多1分,数学和连心一样满分,生物和连心一样都是82分。

  两人的差距在缩小,明显呈现胶着状态。

  陈一帆和连心两个人的名字紧挨在一起,他们俩光芒万丈,已经闪瞎众生狗眼。

  四班的同学都在这张红榜上,当然,除了池诚。

  池诚的成绩只有在人手一份的成绩单里才能看得到。

  语文93,数学91,英语82,物理46,化学30,生物57,理科综合133,以总分399的成绩继续垫底。

  看来他月考前的那几天疯狂问题不仅没什么效果,反而退到四百分以下。

  他和连心隔着322分的距离。池诚保留了“拥有四班最大进步空间”的特权。

  当晚,胡门神组织大家换座位。

  全班集体到门外的过道上排队,连心依旧第一个进教室选,她的身后是陈一帆。

  连心进教室以后,无丝毫犹豫,径直从左边的过道走到教室最后一排,坐到了黄杰的座位上。

  黄杰的座位也就是连心以前的座位,在池诚座位的右边。

  连心果然要把座位还给陈一帆。

  虽然陈一帆早有思想准备,但是连心的选择还是出乎陈一帆的意料。

  陈一帆看到第四排靠窗的那个座位空空荡荡,心里也跟着空了一块。

  他在教室门口略作停留,然后迈步穿过讲台。

  陈一帆迈步穿过讲台,走上右边的过道,走向第四排靠窗的那个座位。可是他只是经过第四排,他继续往教室后面走,来到教室最后一排。

  教室最后一排只有两个座位,一个连心正坐着,一个空着。

  空着的那个一直是池诚千年挪不动的窝,课桌上还摆着一本摊开的《骄子之路》。

  连心目不转睛看着陈一帆,不知道他要坐哪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