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倒垃圾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126 2019.04.29 09:31

  连心眼神凌厉,一扫众人,速战速决:“我只说眼前这件事,一人34块6,如果有人给不起这34块6的,给我说一声,我帮他出。班长大人——”

  杨皓青没想到连心会突然喊到他,他直了直本已笔直的腰背,有些紧张,连心说,“是你叫池诚去买东西的,所以这钱麻烦你帮忙收一下。不过,我想提醒一下大家,你们是学霸,我希望你们的人品能配得上你们的成绩。”

  说完,连心不再理会众人,昂首阔步穿过教室过道,回到座位上去了。

  四班这群学霸,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他们,恼羞成怒者有之,羞愧者有之,愤怒者有之,钦佩者有之,嗤之以鼻者有之……总之,通通被一个柔弱的女同学给震慑住了。

  见连心回来,池诚惊慌失措,装着翻箱倒柜找东西。连心问:“你找什么?”

  “没找什么。”池诚不敢看连心,“啊,我今天还没倒垃圾,我倒垃圾去。”

  教室里的垃圾全装在一个绿色的大塑料桶里,这桶有半人高,底部有四个轮子,两侧有手柄,可以两个人抬,也可以一个人拖。

  因长久没有用水清洗,垃圾桶周身污渍斑斑,脏得让人反胃。

  硕大的池诚拖着这硕大的脏得让人反胃的垃圾桶出了教室门,拖这样的垃圾桶在平地上行走还不觉得什么,难就难在一个人拖下楼梯。每下一步台阶,总要发出巨大的一声“哐”,“哐”之后垃圾桶会东倒西歪,如果不能及时扶住,垃圾桶随时要侧翻。

  不一会儿,楼梯上果然传来“哐”的一声,又大又刺耳,间隔几秒再“哐”一声,再“哐”一声,整个二楼都能听见这“哐哐”声。

  连心叹了口气,从教室后门跟了出去。

  池诚已经下了一半楼梯,当一声“哐”后,垃圾桶摇晃得厉害,这时一双白皙的手及时扶住垃圾桶。池诚一惊,一看是连心,更加慌乱:“你别碰,这桶脏得很!”

  连心一笑:“没关系,洗手就好了。”

  池诚一愣,连心又对他笑了。

  连心无疑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瞳孔四周的光会折射出好几种层次,人眼自然的层次感就算是最高级的美瞳也无法效仿,里面凝聚着亿万年漫长进化造就的奇迹,最幽微曲折的喜怒哀乐全在里面。

  连心一笑,一大片阳光争先恐后照进池诚的心里,那些厚厚的阴霾瞬间烟消云散。池诚眨巴眨巴眼,也笑起来。

  连心和池诚抬着垃圾桶下了楼,不再发出“哐哐”声。

  下得楼来,前面的路皆很平顺,池诚说:“好了,你回去吧。”

  “没事,一起去吧,就当散散心。”

  池诚估计连心是因为刚刚和全班闹了一场,一时不想待在教室里。想明白这一点,池诚也不再劝连心回去:“你别抬着了,我拖就行。你不觉得臭吗?”

  连心果断放了手柄:“怎么不臭,我鼻子又没有问题。”

  池诚一个人慢悠悠拖着往前走,因为有轮子,倒也不费什么劲。

  垃圾池在足球场的对面,每次倒垃圾都要穿过足球场,比较耗时。加上这个原因,大家更不愿意倒垃圾了。

  晚自习马上要开始了,足球场上已没什么人,整个校园里也看不见什么人。

  连心走在池诚旁边,池诚的心里如同闯进一只小鹿。两个人在足球场默默穿行,池诚不太敢看连心,偶尔偷偷看一眼,心里那只小鹿就得撒着欢儿闹腾。

  从池诚的角度看过去,连心美得让池诚心率不齐,即使穿着最普通的牛仔裤和体恤衫。连心睫毛低垂,长长的睫毛下面藏着两汪湖泊,“湖泊”很深,深到池诚从来看不透,却时时引得池诚恨不得纵身往里跳。

  就在池诚再一次偷看连心的时候,连心淡淡开口:“刚才我让你难堪了吧。”

  池诚一脸神往,精神恍惚:“很好看。”连心抬头看池诚,池诚猛然回魂,“啊,你刚才说什么?”

  连心说:“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我说刚刚在教室里让你难堪了。”

  这话让池诚五味杂陈,说不难堪那是假的,池诚的妈妈为学校捐钱,为学校的图书馆购买大量书籍,这是池诚能进学霸班的原因,也是池诚次次严重拖班平也没有被踢出去的原因。

  这些原因大家心知肚明,池诚自然也心知肚明,以前没有连心,同学们拿此开开玩笑,池诚并不往心里去,麻木着混天度日。

  今天,在连心面前被大家当面说破,池诚就像被扒光衣服游街,沉重的耻辱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在四班是个不光彩的存在,从某种角度讲,他在四班没有一席之地,这些以前从来不在乎的东西,池诚第一次变得在意。

  其实,相比之下,他最在意的,还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而把连心推向风口浪尖。

  池诚半天不说话,连心视同默认。连心说:“没关系,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活法本身没有对错,只是看适不适合自己。“

  连心的话看似简单,细想之下又有些深奥,池诚不太能想得明白,暂时抛开不想。

  为了避免尴尬,池诚换了一个轻松的话题:“帆哥说那么长的数字你怎么记住的?你的数学是不是很好?”

  “谈不上好。你让陈一帆去任何一个女生面前说一串数字,估计那女生也能记得七七八八。”

  池诚点头赞同:“帆哥确实有那本事。”点完头,池诚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稍一琢磨有如醍醐灌顶。

  连心的意思看似在说能记住一串数字没什么了不起,她能做到,其他女生也能做到,可事实上远没有这么简单。

  池诚不自量力把自己代入去看问题,如果是自己在一个女生面前说一串数字,结果会怎样?估计说十遍也没人记得住吧。

  所以,重点不是数字,陈一帆才是关键。女生们都喜欢陈一帆,陈一帆说的东西女生们自然记得住。也就是说陈一帆说的数字,连心一下子记住了,连心和其他女生一样,对陈一帆很上心。

  池诚向来糊涂,这一次却思维敏捷逻辑严密到让自己佩服,他从来没有这样通透过,这样的通透让他有些失落。

  池诚很想问问连心,是不是也喜欢陈一帆,又怕这样问太过直白唐突佳人。更怕,万一连心说喜欢呢,万一说喜欢怎么办?

  不问吧,心里又堵。

  思来想去,池诚把问题折中,试探问道:“连心,你觉得帆哥这个人怎么样?”

  “陈一帆?”连心偏着头想了想,“还好,品质不太坏。”连心的话让池诚抓耳挠腮,这样的回答太过普通而客观,完全听不出个人喜恶。不料,连心又说,“他没你好。”

  池诚没忍住,一下子爆笑,笑得满脸通红,笑得满身肥肉狂颤,笑得脖子上全是褶子,笑得口水失禁。

  池诚不愿意在连心面前口水失禁,使劲往里一吸,吸得猛了反倒又被呛到。

  这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竟然有人说他比陈一帆好,而且,这人还是连心。

  连心像看疯子一样看池诚。

  池诚笑起来止都止不住,好不容易止住了又开始后悔,后悔在连心面前这样笑。

  一个胖子,怎么好意思笑得如此肆无忌惮,估计比平时更丑了十倍不止。

  当然,池诚也有自知之明,连心为了安慰他连这样的谎话也说得出来,实在不容易。所以,池诚并没有追问哪里比陈一帆好,何苦为难连心。

  池诚由衷说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连心看了池诚一眼,不置可否,两人默默前行。

  垃圾池在足球场的边上,不是坑,而是像一间房子,四四方方的,还有屋顶。屋顶和四面墙没有连在一起,中间隔着一米多的距离,垃圾就从这一米多的空隙里倒进去。

  垃圾池并不比足球场矮,所以要倒垃圾得先上十几步台阶。

  连心用衣袖掩住口鼻,准备帮池诚把垃圾桶抬上去,池诚连忙阻止:“上面臭得熏人,你不要上去了。”

  连心抬着手柄,捂住口鼻说:“一二三,快跑!”

  池诚只能和连心一起抬着垃圾桶跑上台阶,一口气冲到垃圾池旁,连心扔下垃圾桶和池诚,跳起来就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喊:“妈呀,你自己倒,太臭了!”

  这一刻,池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连心,率真、活泼、调皮、可爱,活力十足,与教室里那个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连心判若两人。池诚有一丝恍惚,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连心。

  连心在下面喊:“发什么愣,快倒了下来!”

  池诚赶紧倒完垃圾,提了空桶飞奔而下,带着一股臭哄哄的风。

  两人一起往回走,连心在鼻子前扇风:“之前你一个人怎么上台阶的?”

  池诚见连心扇风,刻意拉开些距离:“拖啊。”

  “一个人怎么拖?”

  “一个人照样可以拖。”见连心不信,池诚说,“不信你到垃圾桶里来,看我怎么把你拖上去。”

  垃圾桶里脏得触目惊心,连心皱眉道:“你太恶心了。”不过连心还是脑补了一下池诚一个人拖着垃圾桶上台阶的样子,叹气道,“你究竟犯了什么错,要天天一个人倒垃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