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歌手大赛之暗表心迹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60 2019.06.10 09:57

  “连心。”陈一帆喊住她,“没关系,只是一个歌手赛,尽力就好。”

  池诚依旧紧张:“加油加油!”

  陈一帆瞪了池诚一眼:“不要乱加油。”池诚停止加油。

  连心嫣然一笑:“我马上回来。”

  在观众们的欢呼声中,连心施施然站上舞台,几束强光从天而降锁住她的身影,她静静站在那里,任凭夜风轻拂她的长发,纱裙微扬,羽化登仙。

  喧嚣逐渐变得安静,观众们屏气凝神等待歌者开唱,可是两分钟过去了,连心依旧那样站着,早该响起的伴奏迟迟没有响起。

  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每一秒都很漫长,静场突然演变为冷场,高中生都是被压制太久的弹簧,一旦遇到可以释放天的机会,他们就会纷纷触底弹跳。刚开始是动,动像墨汁入水迅速晕染开来,接着就有人“弹跳”起来,喊道:“怎么回事?还唱不唱啊?”

  年轻人容易冲动,尤其聚在一起。一石击起千层浪,一个人弹跳起来,成百上千个人纷纷弹跳,大家胡乱起哄:“哦,哦,哦……”

  连心站在舞台,身后的三块大屏幕上全是她放大后的影像,屏幕很高清,就连连心脸上的细微变化也清晰可见。

  而连心没有表情。

  屏幕上,连心波澜不惊神色自若,她依旧冷艳,冷静得出奇。

  照常理讲,任谁遇见这样的突发情况都会惊慌失措,可是连心没有,别说“惊慌失措”就连一丝慌乱也没有,她的与众不同激怒了有些人,她的淡定成了某些人眼里的桀骜不驯,平时高傲也就算了,此时此刻,你如此处境,还桀骜给谁看。

  喜欢连心的人很多,因生恨的人很多,羡慕嫉妒恨的人更多。男生们给连心写信永远得不到回应,而她霸着的人是女生们的男神陈一帆——女生们认定是连心“霸着”陈一帆。

  凭什么你事事顺心处处得意?

  “不唱就下去吧!”有人喊。连心成了笑话,绝美的容颜华丽的裙子不仅不能加分,反而放大了今晚的不幸。

  场下一万多名师生,只要有五六个人喊她下去,就能形成此起彼伏之势,若是有其他声音过来围观,哪怕只是“客观询问”,感觉也是恶意的帮凶。

  连心感到自己成了众矢之的。

  台下四班的同学气坏了,个个像斗鸡似的怒怼那些起哄者,无奈起哄者越来越多,且分布在一万人里面,实在难以阻止。

  特别是满媛媛,都快气炸了,满媛媛冲着那些起哄的人愤怒喊道:“有本事你们上去啊!在下面起哄,算什么本事!”

  起哄者挑衅似的继续起哄:“丢人现眼!哦——哦——,丢人现眼哦!”

  要不是杨皓青拉着,满媛媛差点就冲出去咬人去了。

  陈一帆从大屏幕上看见站在漩涡中心的连心紧紧抿住双,打了腮的脸色照样苍白得吓人,她双手攥紧话筒,原本美丽的眼睛此时冷得像泊子。

  她身上的温度正一点一点散去,一层坚的外壳正在形成,这样一个没有温度的连心让陈一帆惶急,她又要变回那个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连心了吗?

  池诚呢,池诚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陈一帆跑去问音响电脑调控老师究竟怎么回事,调控老师说连心的伴奏文件不见了,第二轮比赛前还确认过,钢琴节目表演之前明明还在。

  “那怎么办?”

  “没办法,要么清唱要么弃权。”

  不能弃权,那样岂不真成笑话,清唱吗?太吃亏。陈一帆灵机一动,转身奔上舞台。

  “下去吧!哦,哦,下去吧!”有人架秧子起哄。

  主持人出来救场:“请大家稍安勿躁,五号选手的伴奏文件不见了。”

  不见了,怎么会这样,是真不见了吗,还是不敢比?众人哗然,并且质疑。

  连心对主持人道:“没关系,我清唱吧。”

  连心依旧保持着高傲的姿态,角一抹嘲讽,这样就想让自己认输吗,无论是人还是命运,恐怕都要失望了吧。越是逆境越不能做小伏低,白白让人看不起。

  连心做出轻松的样子,话筒靠近,正要开唱,这时,没想到行云流水的钢琴伴奏突然响起,正是《回家》的前奏。

  大家循声望去,一下子看到,在舞台的角落,在还没来得及搬下去的钢琴面前,此时坐着一个人。一束光适时捕捉过去,大屏幕上出现弹奏者的身影。

  “是陈一帆!”有人喊道。

  陈一帆着一件黑色呢子大衣,纤长的十指拂过琴键,琴声悠扬悦耳。陈一帆长得极其养眼,他坐在那里,无不透着高贵与优雅,帅到迷倒众生。

  女孩子们激动坏了,伴着一阵阵尖叫,有的捧脸,有的捧心,有的抓住友邻的胳膊使劲摇晃:“哇,真的是陈一帆!”

  “没想到他还会弹钢琴!”

  “Come on,我的男神!”

  屏幕上的陈一帆正好冲着镜头微微一笑,其实也就是扬起的角弧度略大一些,一群女孩子瞬间“晕倒”在同伴里:“怎么办,我的男神在冲我笑!”

  “好帅哦好帅哦!”

  女生们疯狂喊道:“陈一帆!陈一帆!陈一帆!”

  正在大家激动不已时,一种古朴苍凉的乐声加入到钢琴曲中来。众人一愣:“这是什么声音?”

  “不知道啊!”

  “可是,好高级,好好听。”

  连心受到钝钝一击,“泊子”被击碎了,蓄满盈盈两汪秋水,场下的观众逐渐变得模糊,没忍住的一滴两滴扑簌簌滴落在舞台上,她知道那是谁。

  ……

  原本池诚一直扒幕布看舞台,不料看见连心受困,池诚大急,转身往教学楼上跑。

  以亡命的速度跑去教室,又以子弹的速度跑回后台。池诚跑回后台时,陈一帆刚掀开幕布奔去舞台。

  一个穿着演出服手拿话筒的女生从池诚面前经过,池诚一把抓住她:“同学,能请你帮个忙吗?”

  “什么?”

  “能不能帮我举举话筒,谢谢你!”池诚又急迫又诚恳。

  女生有些迟疑,到底还是点头同意了。

  女生做了池诚的人肉话筒,池诚拿出埙来放在边正要吹,不料钢琴曲响起来,外面的女生们一声声高呼着陈一帆的名字。

  女生碰了碰发愣的池诚,示意他话筒已经打开。池诚回过神来,及时调整心绪,专注吹埙,以埙声应和那钢琴曲,共同演奏出《回家》的前奏。

  主持人默默退场,连心整理好心情,在钢琴和埙的伴奏下徐徐开唱:

  “我还不明白/为什么你离开了我/没有你的电话/没有一封信/我每天晚上在这里/那里也不想去……”

  顺子的这首《回家》是连心的灵魂写照,正如歌词里说的那样,连心有太多的不明白。她本是一个快乐的女孩,活泼开朗多才多艺,朋友众多,可是这一切在一夜之间全没了。以前的那个自己就那样彻彻底底消失不见,如今躲到这里来,每天晚上噩梦连连,梦中无路可退,梦醒无事可做,只能一遍一遍疯狂刷题。

  “可是我好你/我觉得我会离不开你/可惜我丢了你/慢慢我的眼泪流下来……”

  连心一点不喜欢冷的自己,冻伤别人,也冻伤自己。她好以前那样的自己,可惜弄丢了。多少个夜里,连心泪被褥,为了顾及母的感受,连心还得强颜欢笑,就连哭也不敢当着母的面,即使躲在被子里哭,也压抑着不敢放声。

  “回家/回家/我需要你/回家/回家/马上来我的身边……”

  回家吧,回家啊,不要再执着于过去,找回曾经的自己,那个快乐的自己。

  “oh 别再哭/就让他走/再多痛苦的等候/相信我也能承受/闭上眼/不再留恋/你却一遍又一遍/出现在想你的夜/别说/不会有结果/永远永远别说分手/而你/又怎么能够/就这样的放手/一去不再回头/Be here, just be here. My one and only love(在这里,就在这里,我唯一的)……”

  让她走吧,那个不是自己的自己,痛苦很多,相信你能承受。那些一遍又一遍出现在头脑中的画面,该放手就放手,别说不会有结果,永远永远不要轻言放弃……

  连心的歌声里满是故事和悲伤,陈一帆很想知道,连心藏着的除了才华还有什么,那一晚,她为什么怕成那样,那一晚她又为什么抱着池诚那样哭。

  她想让谁回家,想让谁去到她的身边,她需要的是谁,她深情呼唤的会是吹埙这个人吗?可是这埙声为何也如此悲伤?

  陈一帆十指翻飞,心事在黑白琴键上肆意流淌,音乐是一种语言,他用这样独特的方式向连心一声声传达:回家吧连心,跟我回家,来到我的身边,别让我再痛苦的等候。你知道吗,你一遍又一遍出现在我想你的夜,只要你愿意,我永远永远不会离开你。只要你有一分暗示,我就会有十分勇气,可是,My one and only love,别总对我若即若离,请你,给我一个眼神,让我有勇气走向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