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池诚的苦闷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02 2019.05.30 09:09

  池诚就看见连心的嘴一张一合,至于说了什么,他全然没听见。

  “池诚,池诚,你没事吧?”连心眉头微蹙,用手在池诚面前打晃。

  “啊。”池诚回魂。

  “在想什么,失魂落魄的。”

  “没,没想什么。”池诚一副窘态。

  连心把面前的一个碗推到池诚面前,碗里是一些绿色蔬菜,蔬菜上面有四个饺子。

  不知道连心往里面放了些什么,闻起来特别香。

  连心说:“蔬菜吃了不会长胖,这几个饺子是素菜馅儿的,不影响你减肥,吃吧。”

  池诚看见连心面前还有一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蔬菜,池诚惊讶道:“你也减肥?”

  “我不减肥,我喜欢这样吃。”

  陈一帆又从厨房端来一个碗,池诚看见陈一帆的碗里有鸡蛋、火腿肠、西红柿以及饺子若干,油荤很足,红红火火一大碗,看起来特别有食欲。

  相比之下,池诚连心的食物太寡淡了,归属斋菜。

  陈一帆显摆:“我的饺子是肉馅儿的。”

  “这么多啊。”池诚吞了一口唾液,“你在家也这样吃?”

  “不是,我家里还有各种肉臊子。”

  池诚:“你妈为什么准你这样吃?”

  陈一帆想了想:“或许是因为我长得帅,关键成绩还好。”

  连心忍不住笑起来。

  陈一帆的调侃在池诚看来就是客观事实。池诚点点头,深以为然。

  “可是帆哥,”池诚说,“在食堂的时候从没见你吃过这么多。”

  “你以为都像你。”

  “像我,像我什么?”

  “太不挑食,而且,不顾及形象。”

  “啊!”池诚惊异不已,试探道,“意思是你每次在食堂吃饭都在装模作样?”

  陈一帆扬起手里的筷头子,作势要敲池诚脑袋:“会不会用词,什么装模作样,那叫偶像包袱好不好。”

  池诚往后躲,满脸苦大仇深,因为他想起自己在食堂吃饭的模样。

  没减肥前,池诚一般要吃两餐盘,全是大荤,减肥后虽饭量减少一大半,但从来没想过要注意吃相。

  一想到天天和陈一帆连心一起吃饭,帅气的陈一帆时时刻刻注意形象,连心本就斯文,形象自然也很好,而自己呢?先天不足还不注意后天弥补,赤裸裸当陪衬还不自知……

  没想到自己的身边还藏有如此大的阴谋,池诚想想那画面就寒毛直竖,没想到陈一帆是这样一个阴险狡诈心机深沉的人。

  连心柔柔的笑意饱绽成一朵花:“快吃吧。”

  “吃不下。”池诚捶着胸口要死不活,“我这里堵得慌。”想想,又是一声哀嚎,“天啦!”

  嚎出的尾音还没来得及酣畅,池诚手机响了,一看吓得慌了神:“怎么办,我妈!帆哥,你说过要帮我搞定的!”

  陈一帆埋头吃饺子,头也不抬,只是把手酷酷伸向池诚。

  池诚略有些迟疑,主要是刚才重新认识了一下陈一帆,怕他冷不丁又给自己挖个坑

  迟疑归迟疑到底还是把手机给了陈一帆。陈一帆接通电话,按下外放:“阿姨你好!”

  “你,你是?”

  “阿姨,我是陈一帆,池诚的同学。”

  “啊,陈一帆,阿姨认得你呐,经常考年级第一那个。”

  “阿姨,那都是侥幸。”

  “你这孩子,成绩那么好还这样谦虚,真是难得……诚诚呐?诚诚和你在一起吗?”

  陈一帆还没来得及回答,池诚妈妈已经自顾自往下说,“你这孩子啊,怎么那么优秀呐,你的父母都是怎么培养你的?我经常听我们家诚诚提起你,说你厉害得不得了,还说你人好,经常在学习上帮助他……”池诚妈妈说起来没完没了。

  池诚忙出声打断她:“妈,妈,我在这里!”

  池诚妈妈全然不理池诚,一心一意对陈一帆说:“同学之间呢就是要互相帮助,学习上有什么经验还希望你多教教我们诚诚,诚诚上次月考进步那么多,阿姨真的要感谢你,下次,阿姨请你吃好吃的。”

  “阿姨,今晚池诚在我家——”

  陈一帆话还没说完,池诚妈妈一叠声说:“可以,可以!”又喊,“诚诚啊,儿子!”

  池诚忙答应:“妈,我在。”

  “你好好跟人家陈一帆同学学知道吗,虚心一点,多听听人家的宝贵经验。”

  “知道啦!”

  “那好,妈妈不打扰你们了,妈妈挂了啊。”池诚妈妈深怕陈一帆反悔似的,飞快挂断电话。

  陈一帆把手机还给池诚:“你看,她并不想杀你,关键还很热情。”话音未落,陈一帆的手机响了,一看来人,“刚才我帮你,现在该你配合我了。”

  池诚很紧张:“我要怎么配合你?具体做些什么?”高难度的配合池诚可做不来。

  “一会儿我妈问你什么,你顺着我说就可以了。”池诚点头。陈一帆又说,“要是我妈要求视频,连心,估计你得回避一下。”

  不得不说陈一帆考虑得很周全,高中生的父母通常都很敏感。

  蒋燕要是知道陈一帆彻夜不归是和女同学在一起,她那脆弱的神经肯定会饱受刺激,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连心点头表示理解,正如她也不敢让母亲知道她留宿了两个男同学一样。

  交代妥当,陈一帆接通电话,同样按下外放键:“燕姐,还没睡呢?”

  “你在哪儿呢?”听起来燕姐中气十足精神抖擞。

  “同学家。”

  “还是昨晚那个同学吗?”

  陈一帆看了一眼目不转睛盯着他的连心和池诚,有些尴尬:“对。”

  “看来那胖子还是不行,长那么高那么胖,都是虚的。成绩不好也就算了,身体也不好,这书给读的——”

  三言两语之间,蒋燕就把陈一帆给出卖得透透的。

  连心知道了昨晚陈一帆是以什么借口出来的,而池诚,即使再迟钝,至少印证了心中一个疑窦,那就是昨晚陈一帆真的没有回家,他一晚上都和连心在一起。

  “嗯哈,燕姐——”陈一帆不好关掉手机外放,只得打断母亲。他瞟了一眼池诚和连心,池诚一副呆相,连心脸上隐隐有笑意。

  “今晚回来吗?”蒋燕问。

  “应该不回来吧。”

  “那好,我知道了。”蒋燕突然高声叫道,“幺鸡,杠!”

  “妈,你在哪儿?你不在家吗?”

  “啊,在家在家,刚准备睡觉,你也早点睡,行行行,就这样,挂了挂了——”蒋燕的语气里透着急迫和不耐烦,全无想象中老母亲该有的担心和慈爱。

  旁边有女人的声音:“你儿子难得不回来,今晚多玩会儿。”陈一帆听出来是蒋燕的麻友刘姨的声音。

  “好呀好呀!”忽而蒋燕的声音陡然拔高,“等一下!”

  正准备挂电话的陈一帆下意识等在那里。只听见蒋燕兴奋道:“六筒,胡了,哈哈哈哈!”

  陈一帆把电话掐断了,三个人面面相觑,屋子里安静得出奇,好似蒋燕奔放的笑声还残留在屋子里。

  “咳咳。”懵懵懂懂的池诚率先打破沉默,“你让我顺着你说,我还一句话没说呐。”

  连心调侃道:“我也没回避。”

  “不是,帆哥,你看啊,刚才你妈妈说的那个胖子,就是长得又高又胖,成绩不好身体也不好的那个,说的是我吗?”

  陈一帆端着碗往厨房去,自言自语道:“怎么感觉好像差点盐呢。”

  池诚又转问连心:“说的是不是我?”

  连心笑道:“我不知道。”

  池诚端着碗追到厨房去:“帆哥,你妈妈多久没看见我了,啊?我都瘦了很多了,真的。我承认我的成绩不太好,但是身体很不错……”

  宵夜吃完,连心说:“我把这里收拾出来,你们先学习吧,我把锅碗洗完就来。”连心往厨房走。

  陈一帆说:“还是我来吧。”陈一帆也往厨房去。

  池诚想到饺子是连心和陈一帆煮的,自己不能吃白食,好歹也该做点事,于是站起来说:“我来洗。”

  陈一帆只顾追随连心而去,两个人都没空搭理他。

  池诚急了:“都别动,我来!”

  连心陈一帆连脚步都不曾放慢,继续一前一后去厨房。

  池诚从昨晚到现在一直饱受刺激,先是看见陈一帆和连心抱在一起,今晚又看见两个人“恩爱”煮饺子,还得知他们俩昨晚一整晚共处一室,看个电视吧,电视也不让人省心,现在两个人又要“甜蜜”洗锅碗……

  自己小心翼翼守护的东西眼睁睁看着渐行渐远而无能为力,那些抓心挠肝的痛苦又无处宣泄,为人做事向来失败,就连洗个锅碗也那么难吗?

  池诚内心激荡,这一刻再也没忍住,他情绪异常激动,吼道:“我说我来洗,你们听不见吗?我的话不是话吗?我就那么被你们无视吗?我的感受就那么不重要吗?”

  连心陈一帆都吓了一跳,猛然转身看着盛怒的池诚,深感莫名其妙,刚刚还好好的,不知道池诚突然发什么疯。

  两个人站在厨房门口不敢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