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一首歌的时间爱上你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2514 2019.07.15 09:20

  秋去冬来,日月交替,不知不觉窗外沉寂了一个冬天的老树吐露新绿,那绿刚开始浅浅的柔柔的,像新生儿的毛发,经不住几阵春风的催促,那些积攒了一个冬天的力量铺天盖地喷薄而出。

  校园东南角的围墙下面有一株野生樱桃树,樱桃树开花比较早,当同学们注意到它的时候,已经开得如粉如霞。那花朵,一团团一簇簇,像流霞轻纱,簇拥在围墙边。

  樱桃花一开,就觉得春天已经来了。春天来了,高考还会远吗?

  晚自习后,肖米娜来到四班门口张望,池诚的同桌黄杰看见了,捅了捅正在收拾书包的池诚:“师父,师娘来了。”

  池诚一回头,也看见了肖米娜。池诚放下书包来到肖米娜身边,问道:“怎么了?”

  肖米娜笑眯眯的:“来等你放学啊。”

  池诚顿觉为难:“娜娜,对不起,还有113天就高考了,我真的没有太多时间陪你。”

  肖米娜脸上的笑僵了僵:“你不用花太多时间陪我,把我送到寝室楼下就行,像以前一样,好吗?”

  肖米娜近似于哀求的语气让池诚面有难色,池诚无意中回头看了看教室:“我……”

  肖米娜不用看也知道池诚在看谁,肖米娜好不容易维持的微笑瞬间浮在脸上,可浮也浮不住,最后只得任由其消失。肖米娜叹了口气道:“池诚,我才是你的女朋友,她不是。”

  池诚没想到肖米娜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心里突的一跳,眼神也变得躲躲闪闪:“说什么呢,我——”

  肖米娜努力追随池诚的目光:“你知道吗?你一心虚眼神就飘来飘去。”

  “哪有,我心虚什么?”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心虚池诚努力正视肖米娜。肖米娜眼神灼灼,池诚看着看着眼神就像一艘顺流而下的小船不知不觉就飘走了。

  肖米娜复又笑起来,并且努力让笑容看起来灿烂,带着娇态:“你知道吗,你有半个月都没有陪过我了,今晚陪我走一会儿好不好嘛?”

  池诚略有思虑,然后道:“好吧,你等我一下。”

  肖米娜看见池诚去陈一帆、连心面前说了两句话,这才背上书包出来:“走吧。”

  出了教学楼肖米娜并没有往女生宿舍楼走,也没有往食堂去,而是去了操场。

  池诚唤了一声:“娜娜。”肖米娜不爱运动,没有夜跑的习惯,以前也不会陪池诚跑,不知道她今晚去操场干什么。

  肖米娜转身面对池诚,一边后退,一边说:“今晚的月色挺美的,陪我走走吧。”

  池诚抬头去看天空,黑黑的天幕上零星点缀着几颗星子,一轮瘦月在云层间若隐若现,春寒料峭,寒风阵阵。这样的月色是否算得上美,池诚觉得有待商榷。

  池诚有点儿踌躇,停顿片刻后方才跟上去。

  肖米娜有意放慢脚步,等池诚和她并肩而行时她才转身往前走。他们俩一开始在操场的塑胶跑道上走,因有人在夜跑,他们俩于是弃了跑道走在塑胶草坪上。

  肖米娜侧身看着身边身姿挺拔的池诚,说道:“你知道我有多高吗?”

  “嗯。”池诚走在肖米娜身边一直有些心不在焉,下午的时候池诚听见陈一帆在约连心晚自习下课后去吃烧烤,不知道他们俩去没有。

  肖米娜笑了笑:“嘿,跟我说话,能专心一点吗?”

  肖米娜的那声“嘿”把池诚的神思拉了回来,池诚这才意识到肖米娜好像在问什么问题。池诚不好意思道:“对不起,你说什么呢?”

  肖米娜重复道:“你知道我的身高吗?”

  “身高?不知道啊。”池诚不明白肖米娜为什么突然问起身高。

  “你一八五,我一六四,我们身高差是二十一厘米,我的朋友们都说我们拥有最理想的身高差。”肖米娜忽然娇羞起来,因为她的朋友们说这样的身高差让女生很有安全感,同时也方便拥抱和接吻。

  池诚根本没有发现肖米娜神色的变化,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不说点什么又显得自己不专心。于是,池诚说:“你们女生关注得比较细致。”

  池诚不知道这样的回答肖米娜是否满意,不过,肖米娜已经换了话题了。肖米娜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记得。”池诚指着远方操场的一处空地,“当时那里搭着舞台,是校园歌手大赛,我们在后台认识的,我请你帮我拿话筒。”

  肖米娜也陷入追忆里:“对,我刚唱完《天耀中华》下来,正准备去穿外套,突然一个满头大汗的胖墩儿一把抓住我,很着急地说,同学,能请你帮个忙吗,能不能帮我举举话筒。”

  肖米娜看着身边着一身休闲装身材完美五官立体的池诚,和当初后台那个不修边幅的胖子简直判若两人。

  “我当时是挺着急的,幸好遇见你。”那个时候连心在台上准备演唱,伴奏文件却不见了,池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教室把埙拿了来,准备用埙为连心伴奏,临时抓了肖米娜当人肉话筒。

  肖米娜柔柔一笑:“你知道那天有多冷吗?那演出服就那么薄薄一层,还露着膀子,我在舞台上已经冻了半天,又被你拦住不让走,当天晚上就感冒了,高烧近四十度。”

  池诚急道:“啊,你感冒了吗?有没有好一点?”

  “你傻不傻,好不好的都是前年的事了。你现在才想起来问我,是不是太迟了些?”

  “都过去那么久了吗?”池诚不好意思地笑道,“确实太迟了。”

  肖米娜忽然认真看着池诚:“那你知道我是怎么喜欢上你的吗?”

  池诚摇头。这确实是个迷,他也曾多次去想这个问题,肖米娜虽然不及连心,但也是不折不扣的美女,人美歌美。这样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会喜欢自己,何况那个时候的自己成绩差,颜值低。

  肖米娜的笑从心里蔓延出来,最终停在眉梢眼角:“我喜欢上你也就是一首歌的时间,从你吹完《回家》的伴奏之后。”

  “一首歌的时间?”这是池诚第一次和肖米娜探讨这个问题,肖米娜的回答让池诚深感意外。

  “嗯,一首歌的时间,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

  “有点。”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可它偏偏就发生了啊。”肖米娜歪着脑袋看池诚,若有所思的样子,好一会儿才说,“你知道吗,你吹埙的时候特别有魅力。”肖米娜觉得池诚在吹埙的时候整个人是闪闪发光的,那种对音乐丝丝入扣的处理,对音乐独特的理解,高超的处理技巧,与钢琴曲合奏时不争不抢不卑不亢的态度,都让肖米娜着迷。

  不过,最触动肖米娜的还是池诚融入音乐里的满腔深情,以及泪流满面的样子。吹奏前满头大汗,吹奏完后泪流成河,就像是一个人把汗水全都吹进了眼睛里。

  肖米娜从来没有见过男生哭,而且还是一个高个子胖墩儿,他的无助,他那些藏在音乐里的隐秘的心思都让肖米娜动容,她就这样没有防备地掉进了一个男生的深情里。

  肖米娜夸赞池诚,池诚没有表现出该有的高兴,反而心事重重的样子。

  肖米娜站到池诚面前,主动拉起池诚的手,轻轻问道:“池诚,你喜欢我吗?”

  池诚点头道:“喜欢的。”

  肖米娜的眼睛里倒映出星星的光芒,那星星一闪一闪,语气带着些许急迫:“有多喜欢呢?是爱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