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连心出神的对象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68 2019.05.18 09:44

  后来大家看池诚当真也就当真好好给他讲题。

  讲题不要紧,可差点讲崩溃就很痛苦了。

  池诚底子太差,给他讲,他不懂,换个方法讲,还是不懂,多讲几遍,他依旧眼神迷茫一脸憨笑。

  不讲还不行,池诚就像一块狗屁膏药,贴上了就扯不掉。

  脾气再好的同学也被他弄得火冒三丈,给他讲题讲得青筋暴涨,像吵架,同学们都怕他。

  中午放学,陈一帆对连心说:“我很快回来。”

  连心感激一笑:“谢谢你。”

  之前胡门神在班上公然让陈一帆“照顾一下”连心,陈一帆遵守老师的话,照顾得尽心尽责。

  同学们纷纷前往食堂吃饭,连心身上带伤,陈一帆不让她去食堂,怕挤来挤去挤出问题,陈一帆去买饭回教室吃。

  池诚逮住最后一个出教室的同学:“帮我讲讲吧,讲完这道题再去吃饭啊。”

  那同学苦苦哀求:“诚儿哥,我叫你诚儿哥可以吗?求你放过我,我饿呀,我想吃饭。”那同学挣脱池诚没命地逃了。

  这样一来教室里就剩下连心和池诚了。

  两个人虽然隔着好几排课桌,可毕竟成了独处,池诚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连心,心里一阵一阵发慌。

  池诚正准备溜走,不料,连心喊住他说:“池诚,你过来。”

  池诚像个木头一样站在原地不动,连心又说:“你不过来吗?你要是不过来,那我就过去吧。”

  池诚这才来到连心面前,低眉顺眼不敢看连心。

  连心说:“这几天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我没有躲。”池诚说得很心虚。

  “那为什么你不来问我题?”

  “你受伤了。”

  连心笑道:“我受伤了,所以你嫌弃我?”

  “没有没有!”听连心这样说,池诚心里巨难受,自己哪有资格嫌弃连心,池诚急得脸都红了,“我是不想麻烦你,我让你受伤——”池诚内心激荡,说不下去。

  连心叹气:“我说过了,这不关你的事,真的。再说了,我也没什么大碍。”

  池诚垂手站在连心面前,不反对,不辩解,想象着自己就是那砧板上的肉,任由连心处置,神情甚是可怜。

  连心柔声问道:“你不去吃饭吗?”

  “我带了水果。”

  “中午你就吃水果?”连心记得池诚的饭量是很大的,学校的餐盘他要吃两盘,爱吃肉。

  “我在减肥。你吃吗?我带了很多,我给你拿。”说着池诚就要回座位。

  “我不吃。把你刚才那道题拿过来吧。”

  池诚回去拿题,给连心拿了一个苹果一个橘子过来,执意要给。连心想了想留下了。

  连心一看那题,是一道几何题,需要添加三根辅助线才能做出来。

  连心在草稿纸上演算给池诚看,池诚完全是蒙的,连心很有耐心,讲得很细致,前后换了三种方法,草稿纸写了几大篇,池诚还是不懂。

  连心用笔敲着自己的脑袋:“你别急啊,我再想想,看还有没有其它更简单的方法。”

  相比之下,着急的是连心,池诚不着急,只是有些泄气:“我是不是太笨了?”

  “不是太笨,是你以前有太多东西没学,那些都是基础和前提。我认为你现在不太适合练这种程度的题——你别误会啊,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循序渐进,先补基础……”

  陈一帆回来的时候,在门口就看见池诚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池诚的头和连心的头挨得很近。

  陈一帆不动声色走过去,看见连心歪着左边膀子,右手拿笔费力地在纸上写写画画。

  池诚感到有细微的声音靠近,抬头一看是陈一帆:“帆哥!”池诚吓得从座位上弹跳起来,做贼似的,拿起书飞快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连心冲仓皇逃跑的池诚说:“你跑什么呀,他还能吃了你吗?”见池诚去意已决,方又说道,“不懂来问我。”

  陈一帆瞟了一眼满纸的演算,把饭盒放到课桌上:“吃饭吧。”

  后来当着陈一帆的面,池诚又拿题来找过一次连心,连心侧着身子刚要演算,陈一帆拿过池诚手里的书,面无表情道:“我来给你讲。”

  陈一帆给池诚讲题,讲得不卑不亢不悲不喜,态度算不上温和,但也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暴跳如雷。

  不管池诚懂不懂,陈一帆冷静得出奇,总之,池诚听得寒毛直竖,很有压力。

  从那以后,池诚再也不来了。

  一到下课,总能看见池诚对其他同学软磨硬泡,低声下气到让人没脾气。

  几天以后,又该月考了。

  月考的头一天晚上,池诚在教室外面塞给连心一个东西,连心一看,是个精美的铜狮子,拿在手里沉甸甸的:“这是镇纸?”

  “嗯。”

  “给我个镇纸干什么?”

  “你的左手不方便,考试的时候用这个代替左手压试卷。”

  “不用,我的手可以。”

  “拿着吧。”池诚不待连心再拒绝,自个儿跑了。

  连心拿着铜狮镇纸回到座位上,陈一帆看见了,略微有些惊讶:“哪里来的?”

  “池诚给的,让我明天用它来压试卷。”

  陈一帆没有说话,他的书包里刚好也有一个镇纸,看来用不上了。

  第二次月考。

  以前每一次月考,陈一帆都是坐1考室的1号座位,如今坐了2号,心情很是异样。以前1考室的30个人里有26个同学是四班的,如今连心强势进入,变成27个。

  这一次考试看起来和以往没什么不同,可是有不少人赋予它另一个意义,想依靠它来检验一些问题,给人们一个答案。

  那就是检验连心是真学神还是伪学霸,一次考好不能代表什么,要知道以前陈一帆是次次年级第一。

  另外,大家也想知道,受到重大打击的陈一帆能否重新夺回年级第一的宝座。

  陈一帆和连心,到底谁是下一个年级第一?

  两天的月考结束了,当晚的晚自习照常没有老师,老师们照常在机房里阅卷,四班的同学照常热火朝天对答案。

  连心吊着绷带,看着窗外出神。

  班长杨皓青回过头来,热情洋溢道:“帆哥,给大家公布一下答案呗。”

  满媛媛帮腔:“就是就是!”

  陈一帆目光扫过正在出神的连心,略微停顿了一下,语气很平淡:“不了。”

  陈一帆这一细微的动作没能逃过杨皓青的眼睛,杨皓青自认为很能揣测陈一帆的心意,他认为陈一帆这分明是在告诉他,我的处境很尴尬,不方便上去公布答案。

  杨皓青向陈一帆眨了一下眼睛,刻意背着连心给陈一帆做了一个“ok”的手势,满脸写着“我了解,我同情你”。

  习惯性来找陈一帆的同学来了一拨又一拨,当然,这些人里也不乏生出外心的,想找连心问问题。

  一些男生想借问问题和连心套近乎,不过这样的想法想想就可以了,因为一到连心面前就知道那样做只能自讨没趣。

  所以,大家还得找陈一帆。

  一有人来找陈一帆,体贴入微的杨皓青就出面帮忙挡回去。

  “连心连心!”满媛媛用手轻拍连心的课桌。

  连心收回窗外的目光看向满媛媛,因是被人突然打断,连心的神思好像还停留在某个地方,她看起来有些茫然。

  “连心,你考得怎么样?”满媛媛有些激动。

  “一般吧。”连心有些心不在焉。

  一般是好还是不好啊,这样的回答显然没什么信息含量,满媛媛换了种问法:“你认为这次的题难不难?”

  “还行吧。”满媛媛一听,又羡慕又悲伤,意思就是考得好喽。可随后连心又补充一句,“嗯,挺难的。”

  满媛媛找到了安慰,高兴起来:“你也觉得挺难的吧,我认为巨难,真的,超级受打击。”满媛媛一高兴就要乱说话,“连心,你认为你还能干掉帆哥吗?”满媛媛以手掌为刀,往陈一帆的方向一劈,“干脆利落的,一刀毙命那种……”

  杨皓青一把捂住满媛媛的嘴,活生生拽过去了。

  陈一帆和连心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尴尬。一会儿,听见连心轻声问:“你考得怎么样?”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说考得好吧,连心可是年级第一,说考得不好吧,显得自己没水平,而且还容易给人心胸狭隘有怨气的感觉。

  陈一帆打了一个太极:“老样子。”

  连心点点头:“我坐了你的座位,我会还给你。”陈一帆一愣,没想到连心突然这样说,刚要说话,连心莞尔一笑道,“他们说你从高一就坐在这里,之前我不知道。”连心看了看窗外,有些眷恋,“我坐到这里来是为了看这棵榕树……”

  连心的话终于印证了陈一帆心中所想。

  以前连心和池诚同桌的时候,经常看着陈一帆发呆,同学们都说连心喜欢陈一帆。

  有几次杨皓青喊陈一帆看,陈一帆看见连心确实看向自己,可是看向自己又不像是在看自己,自己在她的眼睛里,却不是她的聚焦点。

  她的眼神不闪不避,陈一帆没能对上连心的视线。

  连心和陈一帆同桌以后,依旧爱出神,只不过对象不是陈一帆,是窗外那棵老榕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