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偶遇跳江人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130 2019.04.19 12:51

  想到这一桩桩一件件往事,蒋燕越发脊背发麻,说陈一帆“特别有孝心,从小就听话”实在太昧良心。

  陈一帆来接蒋燕的时候,三个中年妇女羡慕得脸都绿了。她们绿着脸把陈一帆夸赞一番,因为陈一帆不仅成绩出众,相貌也相当出众。

  和三个中年妇女别后,蒋燕心情特别好,她婉拒了她们以车相送,拉着儿子步行回家,陈一帆正放暑假不必急着早起上学,同时也能彰显母子之间亲密无间。

  看着前面几步之遥的儿子,蒋燕感慨万千。陈一帆是什么时候“走上正道”的呢?好像是上了初中以后。

  初中以后,从某一天开始,陈一帆突然之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惹事淘气,成绩越发突出,参加各种比赛,捧回第一无数。

  蒋燕非常不能适应,天天悬着一颗心,总担心这是昙花一现。日子久了,见陈一帆也没有变回去,方才渐渐踏实起来。问陈一帆,陈一帆只说:“妈,我会听你的话。”

  几年过去了,蒋燕依旧百思不得其解。今晚又想到这个问题,蒋燕旧问重提:“儿子,你给妈一句敞亮话,老实告诉我,你小时候那么顽劣,怎么突然就转性了呢?为什么?受了什么刺激?”

  陈一帆老气横秋又心不在焉道:“累了,不想玩了。”

  蒋燕撇撇嘴,果然又是这些糊弄人的鬼话,不过,她也没指望儿子能向她袒露心声。

  事实上,是陈一帆上了初中后的某一天,他半夜起来撒尿,无意中听见蒋燕又在向陈文勇告他的黑状。

  陈一帆很怕孔武有力的陈文勇。

  陈一帆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只听得蒋燕刻意压低声音说:“你知道你儿子今天干了什么吗?”房间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过了一会儿蒋燕愤然道,“他和二单元的磊磊不知道从哪里捉到一只老鼠,是老鼠啊,毛这么长!”蒋燕情绪有些失控,音量陡然拔高,“他们俩用针把老鼠的肛门缝上了,还把老鼠丢在家里!”

  “丢家里?那还不扔出去!”是陈文勇诧异又阴沉的声音。

  “我倒是想扔出去,是活的哎,能跑能跳,又没有关起来,鬼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真是要疯了!”

  “这混账崽子!”陈一帆听见陈文勇怒不可遏的声音,又听见凌乱的脚步声。陈一帆心下骇然,他很想进去给陈文勇剖白心迹,告诉他为什么要缝老鼠的肛门?为什么要把封了肛门的老鼠扔在家里?那是有原因的。

  他听班上一个博学多闻的同学说,老鼠被封了肛门,只能吃不能排泄,时间一长,就会被撑得失去心智,得失心疯。得了失心疯的老鼠见着同类就咬,打起架来不要命,家里的老鼠要么被咬死,要么逃跑,很快就能销声匿迹。而这只被封了肛门的老鼠,也难逃一死,最终达到老鼠绝迹皆大欢喜的效果。

  陈一帆没有勇气进去给陈文勇解释,因为他认为陈文勇思想狭隘,简单粗暴,他没有信心陈文勇一定能称赞他的英明之举。想毕,他刚想回房反锁房门,又听见蒋燕说:“算了,算了,这大半夜的,他明天还要上学。你总是半夜打孩子,邻居们都有意见了。”

  又是沉默。

  一会儿陈文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哪天找个理由,把这小崽子铐进去关他十天八天。关一阵子就老实了!”

  蒋燕道:“你疯了吧,你把他关进去,邻居们怎么看,以后他还要不要做人!”

  陈文勇:“我正是在教他做人,这事儿你别管!看我怎么收拾他!”默了默,陈文勇又道,“我们还是再生一个吧,一个不成器至少还有一个……”陈一帆吓得魂不附体,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

  看到儿子这些年的成长,蒋燕满心欢喜又满心疑惑。欢喜儿子的优秀,疑惑儿子为什么会这么优秀。蒋燕自己上学时,成绩普通,发挥得好,中等,发挥不好,还有拖班平的危险。丈夫陈文勇,现任公安局局长一职,上学时也从未考过第一名。

  那么,陈一帆究竟像谁?

  蒋燕曾经怀疑是产房抱错了孩子,偷偷以公安局局长夫人的身份致电医院,医院很是重视,一番详细调查之后,陈一帆确实是陈文勇和蒋燕的孩子。这样一来,这就成了一个悬案,公安局局长家里怎么能有悬案呢,思来想去,蒋燕只得把这一切归因于陈一帆的名字取得好。

  蒋燕有段时间醉心于研究姓名与人生,她认为一个人的姓名冥冥之中决定着这个人的一生。并且她把这一结论拿到实践中去套,她套的第一人是陈文勇的堂兄,堂兄名叫陈江平。陈江平出生在一个带“江”字的小县城,在江边长大,所读的高中和大学皆在江边,去到另一个城市工作,也有江,工作单位在江的这头,家在江的对岸。蒋燕推测,陈江平百年以后定然与江脱不了关系。

  再套丈夫陈文勇,蒋燕认为,陈文勇之所以能担任公安局局长,全靠名字里的“勇”字定乾坤,不勇还能追凶破案?岂不笑话。

  儿子陈一帆,万事一帆风顺,成绩自然不能例外。甚至可以这样理解,人人都想到达成功的彼岸,千百万人渡江,最后茫茫江面,只有一张孤帆靠岸,这孤帆自然光芒万丈耀眼醒目。蒋燕由此得出一个结论,自己之所以默默平庸,根源全在名字上,如果她叫蒋鹰、蒋雕、蒋鸿鹄,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陈一帆道:“妈,演唱会的事我希望你信守承诺。”

  陈一帆的突然出声把蒋燕飘忽的神思拉了回来:“妈妈什么时候没有信守承诺?”

  这句话让陈一帆倍感伤感,母亲或许得了健忘症,以为他陈一帆第一天做她蒋燕的儿子。蒋燕赖的账,即使是数学很好的陈一帆也算不清楚。

  小时候,陈一帆犯错,蒋燕总说“你告诉妈妈,妈妈只是想了解情况,保证不打你,保证不告诉你爸爸”,结果呢,陈一帆事情原委还未说完,蒋燕已经动手打上了。说好的不告诉爸爸,那陈文勇为什么总半夜三更拿自己练手。

  对于陈一帆来讲,母亲蒋燕全无诚信,而陈一帆之所以还要对母亲说“希望你信守承诺”这句话,那是他无可奈何之下的虚弱陈情,是“希望”,希望向来不以食言而肥为耻的母亲好歹守诺一次。

  一直在前面走得好好的陈一帆忽然停下脚步,蒋燕差点撞在他身上。陈一帆有些紧张:“妈,那个人想干嘛?”

  蒋燕看到,在他们前方二十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穿白衣服的人正在翻越大桥扶栏,看那身形像个女子,短发。

  蒋燕道:“不好,那人要跳江!”蒋燕虽说是个成年人,可也是头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她手足无措咋咋乎乎,“天呐天呐,我的妈,先人伯伯,这怎么得了?”

  别看陈一帆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危急时刻倒比蒋燕沉着冷静得多:“妈,你别慌,你去稳住她,我打电话报警!”

  蒋燕得到指令,一通深呼吸,嘴里碎碎念:“冷静,冷静。”做了简单的心里设防,她跑前两步,又怕贸然出声惊吓到对方,先咳嗽两声然后喊道,“喂,那个谁,别跳,有话好好说。”

  白衣短发女子的一只脚已经跨过了栏杆,闻得喊声,身形一顿,倒也停了下来。她微微侧身看向蒋燕母子,虽说是满月,到底还是晚上,蒋燕看不清白衣女子的样貌,自然辨不出年龄。蒋燕见对方有了反应,激动得身子微微颤动起来,又向前慢慢走了两步:“别跳,有什么事想不开啊,天大的事总有解决的办法……”

  不等蒋燕说完,白衣短发女子翻过另一只脚,一纵身,跳下去了。

  蒋燕吓得直发愣,这样的跳江者未免太草率,怎么能话都不让人说完就跳呢,没礼貌。蒋燕还没回过神来,陈一帆已经从她身后像导弹一样发射出去了。

  江心远远传来一声“噗通”声,在这夜深人静的江边,显得尤为惊悚。

  蒋燕意识到陈一帆有可能要犯倔,这孩子一犯倔必定做蠢事,她发足向儿子狂奔。陈一帆跑到女子跳江的位置往下看,江岸两边以及桥上的路灯倒影在水里,水面上一片波光闪耀,加之又是满月,倒也勉强能视物。陈一帆隐隐看见江心有一个浮浮沉沉的白影,白影正被江水和黑夜迅速吞噬。陈一帆两脚蹬掉运动鞋,抬腿就要翻栏杆。这时,蒋燕已经跌跌撞撞冲到陈一帆跟前来,所幸正好赶上,她拦腰一把抱住陈一帆,死命抱住,嚷道:“儿子,儿子,不能跳啊不能跳!”

  陈一帆大急:“妈,我在救人!”

  “不行,你不能下去,那么高,你会死的!”

  陈一帆扫了一眼江面:“妈,快放开,来不及了!”陈一帆曾经参加过市里举办的游泳比赛,获得过非常不错的名次,眼前的境地虽有危险,但他自恃还能掌控。蒋燕可不这么想,陈一帆是她唯一的儿子,是她的命,她不能让她的命去冒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危险。只要抱住陈一帆,就是抱住整个世界。

  

举报

作者感言

监考员甲

监考员甲

欢迎留言

2019-04-19 12:5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