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章 消失的陈一帆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2752 2019.07.26 09:01

  电话最后是怎么挂断的连心已经记不得了,连心把胡老师当成救命稻草,没想到胡老师的话却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陈一帆真的弃考了,他真的弃考了,不是小道消息,不是空穴来风……

  陈一帆为什么弃考,连心一时想不明白,她只感到混沌,脑袋里就像有一把大锤,一下一下在神经上敲,敲得她头昏脑涨,敲得她血色全无。她能听见脑袋里血液流动的声音,太阳穴里也像有人在抡大鼓,咚咚,咚咚,咚咚……

  高考之后的第二天晚上,四班同学聚会。这次聚会是高考前就定下的,也可以称之为“散伙饭”,散了伙,朝夕相处三年的有些人再想见到就很难了,所以,要求是所有人务必参加。

  陈一帆出了这么大的事,且出事后又一直联系不上,连心内心无比焦灼,本无心参加什么聚会,但一想到陈一帆有可能会来,即使陈一帆不来,全班几十个同学,说不定能从他们那里了解到一些信息,所以,连心还是准时参加了。

  可惜,连心并没有获得更多有价值的信息,似乎只是一夜之间大家就都联系不上陈一帆了,他如同人间蒸发一样,电话打不通,微信也没回应。

  这次聚会好多人都喝多了,借着酒劲,四班几乎有一半的男生都来向连心表白。不过他们的心态已经不同,不求得到美人心,只求洒脱告知,比如:

  “连心,你知道我曾经很喜欢你吗?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的,算啦,还是做朋友吧。”

  “连女神,我们寝室卧谈会大部分时间谈论的都是你……”

  杨皓青和满媛媛成了一对,听这两个当事人讲,他们在一起有一段时日了,只不过碍于一个是班长一个是数学科代表的显赫身份,一直处于地下恋情的状态。而今毕业了,才敢出来高调撒狗粮。

  今晚连心也喝得有点多,醉得走路打飘,池诚送她回去的。连心一路上都在问池诚,陈一帆究竟去了哪里,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连心的状态让池诚非常担忧,帆哥出了这样的事,实在让人怅惘。

  连心之所以有这样的反应,那是因为她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同时又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这明白的和不明白的交织在心里,织成一张大网,越挣扎越陷得深。

  刚刚听闻陈一帆弃考的时候,连心的脑子就像一锅浆糊,思维凝固无法思考。这一天一夜过去了,连心把昨天发生的事情来来回回想了无数遍,一些东西渐渐清晰起来。

  连心想得最多的问题是,陈一帆为什么弃考?

  陈一帆为什么弃考,连心总觉得和吴彪有关。连心仔细回想昨天早上在校门口的那一幕,连心记得吴彪说过这样一句话“你们两个为了她可以来打我,却不敢为了她听我说两句话”,后来陈一帆过去听他说话……

  “为了她听我说两句话,为了她,为了她……”这句话在连心头脑中不断循环,这才是重点吧。这是不是表示,吴彪要说的话是关于自己的。

  吴彪究竟说了什么话,连心不得而知,但是回想起吴彪悄悄给陈一帆说话时,陈一帆的那些反应,连心隐隐觉得,陈一帆弃考一定是受了那些话的影响。

  也就得说,陈一帆因为某些不明就里的原因弃考,而这原因与自己有关。

  陈一帆告诉胡老师,说他“有事耽搁来不了了”,可综合考试之前他明明已经到了学校,“来不了”从何说起?

  胡老师还说开考十五分钟后统计缺考人数,其中有他的名字。国家规定,高考开考十五分钟后迟到的考生不能进场参考,他根本没有迟到,那他是一直未进教室吗?

  他一直不进教室为何又要在连心和池诚面前上楼?

  综合考试结束以后他等在楼下,就像刚刚考完的样子,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综合考试那两个半小时他又去了哪里?

  综合科满分三百分,这三百分丢了,如同大势已去。因为大势已去,所以英语也弃考了吗?

  若是不打算考英语,却又主动催促连心池诚出门,还若无其事一起去学校。难道这一切都是他为了不影响自己考试而故意为之的吗?

  连心把整件事反复梳理,理出一个大概,然后进行了大胆的猜测:昨天早上,在综合考试之前,三个人在校门口见到吴彪,吴彪给陈一帆说了些关于自己的什么话,使得陈一帆放弃高考。但是为了不影响自己和池诚考试,陈一帆故意在自己和池诚面前上楼,等自己和池诚进了考室,陈一帆再偷偷下楼走掉。

  开考十五分钟后,胡老师发现陈一帆缺考并给陈一帆打电话,陈一帆谎称有事耽搁来不了,还特意叮嘱胡老师不要因他的缺考而影响自己和池诚。

  考试结束以后,陈一帆故意等在壮志楼下,装出刚刚考完下楼的样子。

  下午又专门送自己和池诚来考试,自己和池诚进了考场,陈一帆消失不见……

  陈一帆啊陈一帆,究竟是什么让你不计后果付出如此代价?

  一想到陈一帆有可能是因为自己而放弃高考,连心就备受煎熬,她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她一遍一遍拨打陈一帆的电话,这件事只有陈一帆才能说得清楚,而陈一帆,你现在又在哪里?

  聚会后的第二天,池诚跑到陈一帆家里去打探情况,可惜家里没人,邻居说那家的女主人被儿子气病了,正在医院住院。

  池诚问,那儿子呢?邻居说没看见。

  陈一帆突然消失,连心背上了沉重的心理债。池诚原本打算高考结束以后就给连心表白,可是看这个样子,时机已经不适合了。

  连心整天闷闷不乐,池诚多次想约她出来散散心,连心都拒绝了。池诚不是一个擅长开导人的人,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为连心缓解心情。

  每天晚上,池诚都会去连心家楼下吹埙,只盼她能听见,由此还引来了不少人围观。

  为了连心,池诚不怕围观。

  池诚吹的第一支曲子就是连心曾在校园歌手大赛上唱过的《回家》,之后又吹了些细微低婉的情歌,他要将自己的心里话吹给她听,慢慢的,池诚吹奏的曲调走向悲凉,似乎在讲述一些让人辗转反侧的故事。

  埙这种乐器太少见了,调子一响起连心就知道是池诚在吹奏,可是她的心境已经不一样了。

  她没有心情谈情说爱,她只想知道陈一帆去了哪里。

  那么,陈一帆去了哪里呢?此时他在农村爷爷奶奶家。

  这个季节的农村正赶上种红薯。爷爷奶奶准备下地,奶奶说:“帆帆,你自己在家玩儿,想吃什么自己拿,困了就睡会儿。”

  陈一帆走出来:“奶奶,我跟你们去。”

  “你就别去了,这日头正毒,地里不好玩……”

  陈一帆推着奶奶往前走:“走吧,走吧。”

  爷爷挖土做垄,爷爷是老农,农活一把手。爷爷做的垄笔直平整,有几何线条之美。奶奶在垄上栽苗,陈一帆主动承担起最后一道工序,担粪灌溉。

  陈一帆以前从来没有干过重活,这是第一次。一开始他只能担半挑,且肩上有担子,感觉路也不会走了。来回几次后,他慢慢掌握了挑担子的技巧,桶能担得满了,走路也利索。

  没一会儿,衣服从里到外被汗水湿透,整个人就像刚从河里捞出来的一般,头发上的汗水也像珠子似的往下滚。

  在灌溉的过程中,那粪水难免要浇到鞋子上,陈一帆浑然不觉。

  奶奶见了,可惜得很:“好好的运动鞋,弄这么脏,还能洗干净么……”

  到了晚上,陈一帆洗完澡出来,只穿了短裤没穿上衣。奶奶发现陈一帆的双肩已经红肿破皮。奶奶心疼不已:“帆帆,你的肩膀受伤了,痛不痛啊?”

  陈一帆看了一眼,麻木道:“受伤了吗?还好,不痛。”

  “怎么可能不痛,你说你这孩子,像傻子似的……”奶奶忙去屋外找来一些叶子,捣烂了敷在陈一帆的肩膀上。

  奶奶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陈一帆只是一声不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