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排除法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48 2019.06.05 09:53

  陈一帆高冷道:“不要就还给我。”

  池诚抱紧盒子,深怕被陈一帆抢回去:“送出来的东西哪有再要回去的道理。”

  连心已经打开盒子,她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原来是一支钢笔,白色的。

  白色的钢笔倒也稀松平常,难得的是笔身还有五个字,连心念道:“蒙面三大侠。”

  连心“噗嗤”一声笑出来,“蒙面三大侠”这句话是池诚忙乱中错喊的,没想到陈一帆把它用在了笔上。

  池诚也把笔拿出来看,乐道:“还真是,我这个也有哎!”

  连心笑着问陈一帆:“三大侠自然是三个,你的呢?”

  陈一帆果然又拿出来一支一模一样的,凑成三支。

  池诚道:“都是白色,万一弄混了呢?”

  “不可能弄混。”连心的眼睛弯弯的,她把笔伸出来的同时看了一眼陈一帆,陈一帆会意,笑着也把笔伸出来挨着连心手里那支,池诚还蒙着,忙挨过去。

  三支笔放在一起,一看,原来“蒙面三大侠”五个字的后面还各有一个图案,连心的是一朵莲蓬,陈一帆的是一张帆,池诚的是个夸张的胖脑袋。

  当看到池诚笔上的“胖脑袋”时,三个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不得不说陈一帆有心了,这三支笔是陈一帆特意去订做的,市面上买不到,独一无二,为了“纪念”那次“蒙面”。

  连心说:“我本来也准备有礼物给你们两个,只不过和你们的比起来差远了,还是算了吧。”

  陈一帆的眼睛里有光闪过:“好不好得我们说了算吧。”

  池诚的两只眼睛就像通电的电灯泡一样亮闪闪:“就是就是。”

  架不住热情,连心从大衣里面掏出来三副手套,两副男式,一副女式,都是牛奶色的,有些抱歉道:“我的礼物不太好。”遂又遗憾抱怨,“你们两个真是的,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你们这么用心显得我多没诚意,啊,不开心!”

  连心嘴上喊着“不开心”,却全无不开心的神色,相反,她的心情很好的样子。

  陈一帆拿走一副,喜形于色:“你是美女,你做什么都对。”

  池诚也拿了一副在手里,诚惶诚恐不知所措。这是连心第二次送他礼物了,第一次是个收纳箱。

  只要是连心送的,那就是最好的。

  “那是,这是美女该有的待遇。”连心笑起来,“明年,明年给你们两个补上。”

  这个圣诞节,池诚就像做梦一样,他不仅收到了生平第一份圣诞节礼物,还收到了来自陈一帆和连心的礼物。

  别的同学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妒忌死。

  三个人把围巾挂在脖子上,把长的那一头往后一甩,那围巾飞起来自动围着脖子缠了好几圈。戴着手套手拿钢笔的三个人,站在楼顶,做出一副大义凛然奔赴战场慷慨赴死的样子来。

  池诚以笔指天:“以后每次考试我都只用这支笔啦!”

  连心充满激情道:“它就是我们所向无敌的武器!”

  陈一帆也激情满怀:“带着武器去战斗!”

  连心喊:“ Merry Christmas!”

  陈一帆喊:“Merry Christmas!”

  池诚更加用力喊:“Merry Christmas!”

  喊完,三个人都笑,这真是一个快乐的圣诞节啊。

  ……

  快乐总是很短暂,而且快乐的背后往往跟随痛苦。这不,圣诞节一过,月考轰隆轰隆跑来了。

  月考前一天的晚上,四班的同学全都争分夺秒埋头复习,胡门神把打印有全班同学的考号和对应考室号的A4纸贴在黑板旁边。为了不打扰到大家,胡门神像特务似的偷偷潜进来,悄无声息贴完后,又像做贼似的悄悄溜出去。

  以前贴这些东西,胡门神好歹提醒一句“考号和考室号都在这里,大家自行查看”,如今是一个字都没有了,越发敷衍。

  明明是广而告之的东西,反而捂得像见不得人似的。幸好下课的时候一个同学从讲台上经过,无意中抬头看了一眼:“咦,考号什么时候贴出来了。”要不然,估计大家就错过了。

  “我去看一下。”池诚火速往讲台上冲。

  在过道里,池诚一不小心撞到一个女同学的课桌,碰掉了几本书。池诚忙捡起来,一叠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池诚以为对方会咆哮“哎呀,你好烦啊!”以前大家都是这样反应的。没想到女同学莞尔一笑:“没关系,你慢点。”

  池诚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竟懵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女同学又道:“又要考试了,你加油。”

  一种异常的感觉在池诚心里漫延开来。

  池诚虽是四班成绩里最差的一个,可他几乎成了四班最努力的一个。这两个月他豁出命去学习的劲头感染了很多人,当有人意志力松懈的时候,就拿池诚激励自己:“池诚都在拼命,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池诚不知道的是他在同学们心里已经重塑形象,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池诚,同学们自然不会再拿以前的态度对他。

  池诚看完考室号又风风火火跑下去:“我给你们讲,我不在求知楼考试了。”

  陈一帆仅仅只是扫了他一眼,毫无兴趣的样子。连心不忍,一手托腮问道:“是吗,那你在哪里考试?”

  “和你们在一栋楼,就是这栋楼!”池诚使劲踩了踩脚下。

  陈一帆故意瞪大眼睛,表情夸张:“那么厉害!”

  连心笑道:“那恭喜你啊。”

  池诚挠挠头,也笑,到底有些不好意思:“只不过你们两个在一考室,我在末考室。不过——”池诚总能乐观看待眼前的一切,“我们总算不是楼与楼的距离了呀,真好!”

  陈一帆有时候挺羡慕池诚的,起点低,取得一点成就很容易就能满足。

  在考试之前,池诚带上刻有“蒙面三大侠”的笔,还郑重提醒连心陈一帆:“别忘了带上武器啊。”

  陈一帆不耐烦道:“知道了。”

  连心晃了晃手里的“武器”:“加油哦。”

  池诚信心满满奔赴战场去了。

  这一次考试,同学们普遍反应很难,每一门考下来,哀嚎声四起。

  月考结束的当晚,各科老师照常去机房阅卷,同学们自愿不自愿都在谈论答案。

  一个深受打击的女同学对旁边的人说:“不要和我讨论答案,放过我吧,我要轻松,我要放纵,一切留到明天再说!”

  旁边的人“放过”了她,自行讨论去了,可她似乎并不愿意“放过”自己,见别人讨论激烈,她忍不住多次插嘴。

  一旦受挫,她马上回过神来,哀嚎道:“不要和我讨论答案啊,我拒绝,我屏蔽!”

  如此反复,反复受虐。

  连心问池诚:“这次考得怎么样呢?”

  池诚认真想了想,然后认真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又是不知道?”上次考完,问他他也说不知道。

  “那些选择题太扯了,根本选不出来。”池诚说,“我觉得ABCD四个选项都对,非得让我选一个错误的出来,我觉得四个选项都错,又非要让我选一个对的出来,你们说扯不扯。”

  连心忧心起来:“那你怎么办呢?”

  “只能乱选一个嘛,老师说选择题不能留空白。”

  陈一帆听到这里,绝望道:“得,白瞎了这个月。”

  连心皱眉道:“你没用排除法吗?”

  “排除法啊。”池诚一言难尽的样子。

  连心问陈一帆:“你没教他排除法吗?”

  “哪里用得着排除法。”陈一帆理所当然道,“正确答案就摆在那里,一目了然的事情。”顿了顿,问连心,“你要用排除法?”

  连心说:“我也不用排除法。”又说,“你以为池诚是你和我。”连心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说不妥,不动声色岔开话题,“一般人总能排除掉一两个,池诚,你是一个都不能排除吗?”

  四个选项中通常有两个比较容易排除,剩下的两个其中一个是干扰项,即使找不出谁是干扰项,靠猜也能有50%的把握。池诚若是一个都不能排除,25%的几率实在太低了。

  池诚说:“那也不是所有题都不能排除。”

  连心暗暗松了一口气。连心随手拿出一张试卷,一看是物理卷,又随意指着一道题问:“这道题你选哪一个?”

  池诚认真看了看,信心十足道:“这道啊,这道题我还是有把握的,选D。”

  连心惊奇道:“不是该选A吗?”

  “选A吗?”池诚瑟瑟发抖,“我首先就把A排除了啊!”

  连心的物理很好,平时测试经常考满分,上一次月考就是满分,她说选A那肯定就该选A。

  连心倒吸一口凉气,有把握的都选成这样,那没把握的还不知道怎么样呐。

  池诚把“蒙面三大侠”拿在手里,自言自语道:“我拿它答题的呀,难不成拿的假武器。”

  陈一帆点评:“得分只能靠人品,你果然不是一般人。”

  这时,杨皓青蹿到陈一帆面前来:“帆哥,帆哥,你老人家心情如何?有没有兴趣上去走一遭?”杨皓青指的是去讲台上公布答案。

  “没兴趣。”陈一帆回答得干脆直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