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惨不忍睹的五千米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87 2019.05.16 10:10

  池诚大喊大叫着从连心摔下去的地方屁滚尿流往下滑,而前方十几米的地方就有一道通往下面的石梯,池诚看见了,顾不上。

  池诚魂飞魄散来到连心面前:“连心,连心!”

  连心睁开眼睛,痛得倒吸一口凉气,一张脸越发苍白得可怕,她眉头紧蹙声音微弱:“我的手动不了了。”

  “手,手吗?左手还是右手?两只手都动不了了吗?”

  “左手,左手动不了了。”

  池诚抱起连心就跑:“你忍一忍,忍一忍,我带你回学校!”池诚没命地跑,离这里最近的就是学校的医务室了。

  池诚一边狂奔一边念念有词,脸上涕泪横飞,连心说:“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我不哭,我没有哭。”池诚嘴上这样说,脸上的泪却已淌到连心的脸上了。

  连心牵动嘴角,努力想给池诚一个微笑:“你不要急,跑快了裤子该掉了。”

  ……

  操场边上,陈一帆身着运动服坐在四班服务站的凳子上喝水,杨皓青站在他身后为他捏肩:“帆哥,你最近是不是练过,怎么跑那么快,直接甩第二名半圈。你看刚才那些女生激动得,感觉都要晕过去了。”

  陈一帆刮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没有说话。

  旁边的满媛媛不满道:“我也跑得很快好不好,简直是风一样的速度,风一样的女子,也没见你说两句好听话。”

  杨皓清瘪嘴:“得了吧,你最好什么都别说。”

  满媛媛怒道:“你什么意思?”

  “都是知根知底的人,揭穿了不好看。”

  在男子一万米之前,是女子五千米,满媛媛有参赛,当时情况是这样的:

  满媛媛和众多参赛者站在跑道上,周围围满了人,拉拉队们卖力呐喊助威。

  满媛媛的五千米是杨皓青给偷偷报的名,杨皓青不知道自己盲点的选手实力如何,本着对班级负责的态度,他亲临现场做技术指导。

  杨皓青对满媛媛讲:“开始的时候不要跑太快,要保存实力。”

  “屁,要先发制人好不好。”

  “先发制什么人,长跑讲究后发制人,最后一圈再冲刺。”

  “屁,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别以为我不知道。”

  满媛媛的理念一听就是错误的,杨皓青急道:“我还能害你吗?听我的,听我的准没错!”

  “听你的?你以为我傻啊,你巴不得老子输,你和其他选手合起伙来整老子,我还不知道你!”

  “大姐,再怎么说我们是一个班的吧,做为班长,哪有希望自己班输的道理,班级荣誉感你了解一下。”

  满媛媛笑了起来:“说得也是。”

  这时裁判员举起指令枪:“各就各位——”

  满媛媛忙做好准备,杨皓青退到一边,握紧拳头再三叮嘱:“保存实力!保存实力!”

  “啪!”指令枪打响了。

  杨皓青只看见满媛媛像疯狗一样冲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向杨皓青挥手微笑,这不是挑衅么。

  杨皓青气得要死。

  说了半天全当放屁了。照满媛媛这个速度,两圈(一圈四百米)不到准掉下来。

  气愤不已的杨皓青在跑道外跟着满媛媛跑,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预测满媛媛两圈不到会掉下来那是高估满媛媛,没想到满媛媛那么菜,一圈不到就冲不动了。

  杨皓青冲她喊:“不是说好保存实力吗?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她们,她们,都跑那么快,我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吧。”

  “你管她们干什么,长跑比不得短跑……算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你先调整呼吸……”

  第四圈,满媛媛捂着肚子一边跑一边骂杨皓青:“姓杨的,谁让你,给老子报名的,故意整老子,老子究竟和你有多大仇……”

  “我错了还不成吗?”早知道满媛媛如此不堪重用,杨皓青说什么也不会给她报名,还连累自己陪跑,“你是肚子痛吗?”

  “老子肠子痛——”

  第七圈,满媛媛气喘如牛汗如雨下,一路跌跌撞撞,头发飞散,倒是不骂人了。

  杨皓青一个劲儿给她打气:“加油,第七圈了,胜利就在前方!”

  第十圈,满媛媛眼睛都直了,杨皓青吓得发蒙:“满媛媛,你还能坚持吗?实在不行就算了,半途而废并不可耻……”

  最后半圈,让满媛媛冲刺是不可能的,想获得名次也是不可能的,能跑完就不错了。

  满媛媛跑向终点的时候,她的姐妹们早等在那里了,姐妹们一把抱住她,她颓然倒地。

  杨皓青急得大喊:“别让她坐,扶起来,她得活动——”

  杨皓青挤过来和另一个女生一边一个扶她起来,还没走两步,满媛媛“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吐得那叫一个惨烈,只差把胃吐出来了。

  杨皓青喊:“水,水——”

  有人递过来一瓶水,杨皓青喂满媛媛漱了口,又喝了些,好半天才缓过来。

  ……

  这才多大一会儿,现在,满媛媛居然好意思说自己是“风一样的女子”,有着“风一样的速度”。

  杨皓青想到满媛媛跑步的样子,语出讥讽:“发疯的疯还差不多,也不知道是谁,才区区五千米,居然跑成那样……”

  满媛媛凶神恶煞道:“跑成哪样?你说清楚!”

  “四个字,惨—不—忍—睹!”

  满媛媛拿手里的空水瓶子去打杨皓青:“谁害的?谁害的?”

  杨皓青被打得“哎哟,哎哟”叫唤,忙说:“你也不错啦,坚持跑完全程,关键还不是倒数第一。”

  满媛媛住了手,得意道:“那是,输人不输阵,我那哪叫惨不忍睹,你没看见后面那几个,那才叫惨,有人直接跑晕过去了……”突然,满媛媛说,“噫,你们看,池诚怎么了?那是连心吗?”

  听见“连心”两个字,旁边的陈一帆“嗖”的一下站起来,顺着满媛媛的手指看过去,只见摘星楼下池诚像疯了一样跑,脚步踉跄却又努力支撑,明显已经体力不支,而他怀里抱着的正是连心。

  陈一帆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他扔掉矿泉水,拔腿奔去,服务站的几个同学也跟着跑过去。

  陈一帆远远就喊:“池诚,怎么回事?”

  见是陈一帆,池诚哭喊道:“帆哥帆哥,连心受伤了。”

  “怎么会受伤?”陈一帆从池诚怀里接过摇摇欲坠的连心。

  “连心从江堤上摔下去了。”说这话时,池诚悲伤欲绝。

  “江堤?该死!”陈一帆咒骂道。

  连心微微挣扎起来:“我可以走,放我下来吧。”

  陈一帆看见连心脸色苍白如雪,脸上的泪痕汗水未干,身体发凉。陈一帆不觉心下大乱,语气严厉:“别动!”

  连心不敢再动,陈一帆抱着连心继续往医务室狂奔。

  池诚已经虚脱,跌坐在地上,随后赶到的杨皓青满媛媛等几个同学扶起池诚跟在陈一帆后面小跑,池诚全身无力,手脚不住颤抖。

  宝岳中学的校医姓杨,六十岁左右,性别,男。杨医生以前在某个知名大型医院坐诊,退休后被宝岳中学聘请当校医。

  陈一帆抱着连心先到医务室,池诚、杨皓青一行人后面赶到,杨医生嫌人太多,把后到的池诚他们赶到外面去等,只留陈一帆一个人陪同。

  经过杨医生检查,连心左手手臂脱臼,还好没有骨折,腿上、手上有擦伤,轻微脑震荡。

  杨医生给连心接上手臂,又用一根绷带套在连心的脖子上,把左手穿过绷带固定在胸前:“你们这些娃娃啊,一天到晚不是这儿伤了就是那儿磕了,也不怕家里人着急,还好没有伤到脸,这么漂亮一个女娃娃要是脸上留个疤多难看呀。”

  陈一帆不太放心:“杨医生,真的不用去医院看看吗?”

  “不用,我就是医院出来的,用不着去花那冤枉钱。”

  “她这个多久能好?”

  “保养得好,十天半个月吧,毕竟伤了筋。”

  之前连心痛得差点背过气去,手臂一旦接上瞬间觉得好了七八分,连心拉拉绷带说:“我不想吊这个,像伤员,太难看了。”

  陈一帆想也不想,脱口而出:“不行!”

  杨医生慈爱道:“你现在本来就是伤员嘛,手臂虽然接上了,但还得固定一段时间,要是再来第二次伤害,好起来就不那么容易喽。”

  杨医生细致交待了些注意事项,比如一天几次为擦伤消毒,比如加强营养,比如忌食辛辣……

  陈一帆扶着连心从医务室出来,池诚颓然坐在医务室门口的台阶上,见连心出来,池诚忙站起来,想要上前又不敢上前,神情紧张凄惶。

  连心旁边的陈一帆脸色凝重,望而生畏。

  连心对池诚说:“我没事,你不要自责。”连心见池诚脸颊有些红肿,“你的脸怎么了?”

  杨皓青满媛媛等人听见连心这样问,彼此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因为就在刚刚,他们眼睁睁看着池诚狂抽自己几十个耳光,拦都拦不住。

  池诚没有回答,只沙哑着声音说:“连心,对不起,你打我吧。”

  “不关你的事,真的。”连心看着大家,“我想请大家帮我一个忙可以吗?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的,胡老师那里我自己会去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