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连心崩溃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04 2019.06.03 09:55

  池诚感到抱歉:“我知道我很笨,你告诉我啊,我会努力去理解的。”

  黑发下连心的脸越发苍白可怕,嘴唇微微颤抖,欲言又止的样子。在池诚期待的眼神里最终化为苦笑:“你不会明白的,所以,陈一帆会不会超过我,不重要。”顿了顿又说,“谁超过我都不重要。”

  “那你得到你自己的认可了吗?”

  “我自己的认可?”连心自言自语,她的眼神空洞而茫然,“我不知道。”连心埋下头去,痛苦万分,池诚心乱如麻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有那么一会儿,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听见桌子上那闹钟走针的嘀嗒声。

  “我不知道该怎样做。”连心抬起头来看着池诚,“所以只能努力学习,我只是想证明我可以,我行,我并不比任何人差!”连心的情绪激动起来。

  “是的是的,你做到了,我们都看见了。”

  连心长长叹出一口气,貌似轻松不少,苦笑道:“年级第一,我是不是很厉害?”

  连心的笑像一把匕首插在池诚的心上:“非常厉害,真的,你一来就打败了我们全班,不是,是打败了整个年级,打败了整个市,打败了整个省!

  你知道吗,你动不动就考七百二十多分,我们省那些省状元都没考过这么高的分数,班上那些学霸,以前多牛啊,被你碾压得都没脾气了。”

  池诚的语气充满激情而又十分真诚,他想感染连心,试图让连心明白自己有多优秀,“我!”池诚拍着胸口说,“我啊,特别特别崇拜你,真的!”

  可是,池诚失败了。

  “是吗?”连心凄然一笑,“那又怎么样呢,我还是我啊,什么都不能改变。”突然,连心眼神灼灼看向池诚,充满期待,“你说,发生了的事情能让它不发生吗?”

  虽然池诚不知道“发生了的事情”是什么事情,但明显看得出来连心渴望听见哪方面的答案,池诚也很想告诉她期待的答案,可是这毕竟是谎言,不捅也破的谎言。

  最终,池诚只能摇头。

  连心就像是一个等待宣判的犯人,而池诚的摇头如同判她死刑。

  一个人精神世界訇然崩塌的时候,盯住她的眼睛,能从中看到非常壮观的景色,像高山上的雪崩,龙卷风横扫村落,数十米高的海啸浩浩荡荡扑上大陆,成群的陨石倾盆而下……

  一动不动坐在凳子上的连心就那样俯视蹲在面前的池诚,看得双眼模糊:“你也认为不能吧,所以,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我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一睡着就做噩梦,我也不想这样,池诚,你不知道我有多讨厌我自己……”

  池诚眼睁睁看着连心的眸子被一层雾气包围,水汽越来越重越来越多,很快凝成两颗大水珠顺着脸颊滚出两道伤痕。

  这伤痕一路灼烧池诚的心,看到连心流泪,池诚什么也做不了,这一刻,他比任何时候都痛恨自己,痛恨这个无能的自己。

  “怎么办,连心,我该拿你怎么办,你不要哭,你要我干什么,你说,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去做……”

  池诚急得跟什么似的,最无能为力的就是没有努力的方向,只要连心说出来,无论说什么,不管多么不切实际,哪怕比登天还难,他也会义无反顾去做。

  连心的眼泪已流成小溪,无声的小溪。

  池诚六神无主,只能慌乱伸手为连心擦拭眼泪,可那泪却越擦越多:“连心,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啊,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好吗?总有办法的。”

  连心梨花带雨,神情凄苦,摇头道:“没有办法,没用的,没用的……”

  池诚握住连心的手,满心心疼,自己不仅平庸无能,还笨嘴拙舌,就连安慰人的话也不会说:“连心,帆哥一定有办法,他就在外面,我们把他喊进来好不好……”

  忽然连心扑下来一把抱住池诚,连心咬着池诚肩膀上的衣服以及衣服下的皮肉呜呜哭泣,她的哭声压抑而悲恸,是长期克制和痛苦到崩溃的结果。

  她一边哭一边用手捶打池诚,嘴里含混不清地喊:“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我做错了什么?”

  连心压抑太久,她有太多的悲伤需要发泄。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刻,连心卸下伪装情绪失控溃不成军。

  池诚像石头一样僵在那里,他的双手做出环抱的姿势却不敢真的拥抱连心,任由连心咬他打他,如果可以,如果能让连心不那么痛不欲生,他愿意为连心去死。

  在连心的卧室门外,通过那道五厘米宽的门缝,陈一帆看到了屋子里发生的一切。

  ……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黑黑的天幕上隐隐透出一点灰白。千万别小看这一点似有似无的白,这一点白终将冲走一切黑暗,最终占领整个天空。

  天就快亮了。

  不管夜晚发生了什么,也不管夜色有多浓黑,天总会亮,不早不晚。

  在闹钟声里,连心起了床。

  连心走出卧室,对沙发上的两个人喊:“起床喽,两位。”

  池诚、陈一帆慢吞吞坐起来。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连心说话的语气甚至给人一种“心情不错”的感觉。

  只不过在洗漱间,池诚顶着两个黑眼圈对陈一帆说:“帆哥,你的左眼好像更黑了。咦,怎么你的右眼也黑黑的。”

  “也不瞧瞧你自己。”陈一帆三两下洗漱完出来了,他不想和池诚说话。

  听陈一帆这样说,池诚果真好好照了照镜子。

  他看见自己额头上的乌包已经消了一大半,虽不太明显,到底还有乌痕。脸上是不大看得出来了,可两只眼睛周围一圈黑青色。

  池诚昨晚从连心卧室出来都已经四点多了,出来后一直睡不着,直到天亮。

  连心给了池诚很大的心理冲击,他想了很多,想连心,想陈一帆,想自己,很多事情他都没想明白。

  “池诚,走了!”连心在外面喊。

  “来了。”池诚使劲拍了拍脑袋,叹息一声,出去了。

  三天以后,连心的妈妈回来了,留宿生活结束。

  ……

  晚自习放学后,池诚跑完步去了操场旁边的看台,陈一帆果然也在那里。

  “帆哥。”池诚走过去在陈一帆的旁边坐下来。

  陈一帆看着操场对面的夺魁楼,若有若无的“嗯”了一声,算是应答。

  池诚把怀里的外套放在腿上,依次在几个兜里一阵翻,最后翻出来一盒烟和一个打火机。池诚把烟盒打开,递到陈一帆面前:“帆哥。”

  陈一帆看了一眼,晃了一下左手:“在抽。”陈一帆左手手指间正夹着一支燃着的烟。

  池诚缩回手,自己在烟盒里抽出一支来叼在嘴里,左手立了个风篷护住打火机,点上了。

  池诚微眯着眼睛,深深吸进一口,那些烟在喉咙里转了一圈顺势而下来到胸腔,最后又从鼻孔里气定神闲走出来。

  池诚已经相当娴熟了。

  看着池诚一气呵成成熟练老道的样子,俨然一副老烟民的派头,黑暗中的陈一帆苦笑了一下。陈一帆记得,上一次在这里,池诚还笨拙生硬得很。

  陈一帆裹了裹大衣:“越来越冷了。”

  “你太瘦了,帆哥。”池诚刚刚跑出一身汗,大衣被他随意披在身上,他不觉得有多冷。

  陈一帆没有接话,池诚也没有再主动说话。这很不像平时的池诚,平时见着陈一帆,池诚总是热情谄媚讨好,无话找话。

  突然这样稳重,让人觉得陌生和不适。半晌,陈一帆打破沉寂:“在想什么?”

  池诚“唔”了一声,没了下文。

  池诚确实在想一些事情,从那一晚连心抱着他哭后一直在想,至今没想明白。

  连心抱着他哭,连心的脆弱、痛苦和无助深深刺痛了这个少年的心,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他就努力去想,我能怎么办。

  想来想去,他认为自己之所以无能为力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一个人,只有足够强大了才能拥有爱人的能力,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才不至于遇见困难束手无策。

  当务之急是要以最快的速度变得强大。

  可是,要怎么做才能变强大呢?毕竟自己只是一个高二的学生。

  陈一帆用膝盖碰了碰池诚,再次问道:“想什么呢?”

  池诚回过神来,灵光一闪,帆哥不是在旁边吗,说不定他有好办法。池诚正襟危坐,正色道:“帆哥,我问你啊,有一个人,男的,”为了撇清嫌疑,池诚赶紧作补充,“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想在最短的时间里变大变强,请问有什么办法吗?”

  “你的朋友,谁啊?”陈一帆用能看穿一切的眼神看池诚。

  池诚有些心虚:“就是一个朋友,你不认识。”

  “哦?”陈一帆意味深长看向黑暗中的池诚。

  “别管他是谁吧,帆哥,你就说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陈一帆干脆道:“没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