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罪魁祸首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2549 2019.07.11 09:34

  那天深夜,在连心的卧室里,连心和池诚的对话陈一帆都听见了。

  他听见连心对池诚说,不能在乎别人的看法,在乎不起,她只想得到自己的认可。

  连心说她不在乎谁会超过她,不在乎谁是年级第一,她努力学习只是想证明她可以,她行,她并不比任何人差。

  连心在那次不幸里受到的伤害远比想象中更严重,她的自信被摧毁,一方面她在否定自己,另一方面她又不甘心,又想努力证明自己。

  她和自己较着劲。

  否定自己,所以她基本上不会参加活动,辩论赛不参加,班里的活动不参加,拒绝分享学习经验……她不想站在众人的目光里,所以总是逃避。

  可她又想证明自己与别人没什么不同,甚至比所有人都优秀,她让人觉得她轻松就能考取年级第一。所以,她一方面消极避世,一方面又在积极寻求治愈。

  频繁请假,去张老师那里进行心理疏导,是连心展开自救的表现。

  不可否认,连心光芒耀眼,她的光芒是藏不住的。成绩是这样,颜值是这样,才艺展示更是这样。

  可是相比这些光芒,陈一帆更心痛连心后脖子上那条“蜈蚣尾巴”,也不知道这“蜈蚣”蔓延到了何处。头上的伤总有一天会痊愈,心里的伤是否又能连根拔起?

  连心究竟度过了怎样一段艰难的岁月。

  不知道过了多久,连心沉痛又怅然道:“你们别担心,我会振作起来,我已经和友林哥哥做了告别,我不用再去做心理疏导了,我可以。”顿了顿,又坚定道,“嗯,我可以!”

  命运对连心何其不公,刚刚好一些,又被人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受尽嘲讽和刺激。不知道要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承受这一切。

  ……

  第二天一到学校,陈一帆和池诚又去吴彪的班上找吴彪,这事儿还没完呢。

  去一次,说吴彪没来,课间操又去了一次,还是没来。

  吴彪班上的一个同学说:“他不会来了,这学期都不会来了。”

  陈一帆想,还以为多牛呢,就怕成这样了吗?晓得怕,为什么还要把事情闹这么大。想躲,没那么容易!

  池诚问:“他为什么不来了?”

  那同学说:“住院了,肋骨断了两根。”

  陈一帆和池诚闻言吓了一跳。

  池诚道:“肋骨怎么断了?”

  “不知道,好像说是前天晚自习回家被人打断的。”

  陈一帆和池诚对看了一眼,陈一帆不动声色道:“不会是骗人的吧?”

  那同学往教室对面的办公室一努嘴:“喏,他爸爸正在我们班主任办公室办理请假手续。”

  这时,一个同学抱了一摞作业本从办公室出来,和陈一帆池诚说话这同学喊住他说:“班长,吴彪的爸爸是不是在里面请假?”

  班长点头:“嗯。”

  池诚怀疑道:“吴彪的肋骨真断了吗?”

  “真断了。”

  “你怎么知道?”

  班长说:“他爸爸给他请长假,交了一份医院的证明,证明上是这么说的,我看见了。”

  陈一帆和池诚离开吴彪的教室,往四班走。

  池诚难以置信道:“帆哥,他的肋骨怎么就断了?”

  陈一帆也百思不得其解:“我怎么知道。”

  过道里有来来往往的同学,池诚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是我们打断的吗?”

  “不应该啊。”陈一帆下手是知晓轻重的,而且,前天晚上陈一帆打得虽狠,到底只想伤皮肉,没想过要他伤筋动骨。陈一帆凝视着池诚,瞧了好一会儿,“不会是你下的黑手吧?”

  池诚激动起来:“怎么可能!”当时池诚不好意思让帆哥一个人打架,自己打的时候还处处留有五分力,他为此还有些不好意思,怕帆哥说他偷懒充数。

  可吴彪的肋骨到底是断了,帆哥说不是他打的那肯定就不是他打的,那除了帆哥就剩自己了。池诚既想不通又愧疚:“不应该啊,他那么不经打么?”

  到了下午,照片事件有了新进展。学校出了一个通报,通报上说:

  高三(五)班唐婉萍把我校一女学生和张友林老师的照片恶意上传网络,污蔑老师,中伤同学,引起极其恶劣的影响,损害了学校的名誉。唐婉萍的行为违反了宝岳中学的校纪校规,经唐婉萍本人承认且由班主任核实后,为严肃校纪,警示同学,经研究给予其开除学籍的处分决定。望我校同学引以为戒,遵守学校纪律,做一个合格的中学生。

  这则通报让池诚和陈一帆大跌眼镜,怎么会是唐婉萍,视频监控里那人明明是吴彪啊,何况都打了吴彪了,怎么能打错人?

  池诚记得唐婉萍和肖米娜是同学,他赶紧到肖米娜那里去了解情况。

  晚饭时间,在食堂。平时都是池诚肖米娜一桌,连心陈一帆一桌。今天,池诚拉着肖米娜特意坐到连心和陈一帆这一桌来。

  池诚说:“娜娜,把你打探到的消息给连心和帆哥说说,唐婉萍究竟是怎么回事。”

  肖米娜问陈一帆和连心:“唐婉萍你们还记得吧?”

  陈一帆点头。

  连心说:“就是喜欢他的那个女生吗?”连心口中的“他”,自然指陈一帆。

  肖米娜说:“何止是喜欢啊,简直喜欢到变态。记不记得我曾经给你们说过,她经常偷拍帆哥。”因为池诚喊“帆哥”,肖米娜“夫唱妇随”。肖米娜继续道,“她不仅偷拍帆哥,还经常跟踪你们,我说过的吧?”

  说到偷拍和跟踪,连心只觉得心惊肉跳。

  肖米娜说:“连心,你这次的照片就是她跟踪和偷拍的。”

  陈一帆始终有些怀疑:“你确定是她,而不是别的什么人?”

  肖米娜用探究的眼神看陈一帆:“怎么,帆哥有更合适的人选吗?”

  还“人选”,说得就像是件荣耀的事,就像陈一帆想指定谁就可以是谁。

  陈一帆只不过是始终不愿意相信自己打错了人,而且那人还断了两根肋骨。

  陈一帆面无表情道:“我就确认一下。”

  陈一帆这样一说,池诚自然明白他的想法,池诚说:“帆哥,我都确认过了,没错,真的错了!”

  肖米娜歪着脑袋看池诚:“你说什么呀,绕口令似的。”

  连心也不明白什么没错,什么错了。

  肖米娜和连心不明白,陈一帆明白,池诚是在告诉他,是唐婉萍没错,而他们两个真的打错了人。

  池诚掩饰道:“我说秃噜嘴了,我的意思是真的是唐婉萍,你告诉我的。”

  肖米娜用手在池诚脸上充满爱意的轻轻拂了一下,娇俏道:“笨。”

  池诚不愿意让肖米娜在连心面前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他立马捉住肖米娜的手:“别闹。”

  在旁人看来,这两个人简直就是在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

  这突如其来的秀恩爱让连心有些不自在,她把头别过一边去。

  陈一帆出声提醒:“嘿,嘿,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注意影响。”

  肖米娜这才正襟危坐,然后替陈一帆惋惜道:“如果帆哥有人选也没办法,今天下午,唐婉萍的妈来学校接她,她当着她妈和我们班主任的面,亲口承认的。”

  一想到被人跟踪和偷拍,连心只感到脊背发麻:“她为什么要跟踪我偷拍我?”

  “还能为什么,因爱生恨,打击报复呗。帆哥喜欢你不喜欢她,她能不恨你?”

  陈一帆喜欢连心,一直都属于遮遮掩掩云山雾罩的状态,没想到到了肖米娜口中,别说是一层窗户纸,就是牛皮纸也瞬间被肖米娜捅个稀巴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