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照片事件(一)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2567 2019.07.01 10:31

  这天,体育课。

  体育委员集合完毕,体育老师张老师说:“同学们,快期末了啊,这学期要考女子800米,男子1000米,必须人人达标。”

  “啊~”同学们痛苦哀嚎。

  “这个没办法嘛,成绩要抓,身体素质也要过硬。再说,下学期你们老师就要回归了,只有你们合格了,才是我交给她的最满意的答卷。”

  “啊~”这一次,大家在这个字里融入了依依不舍。若不是张老师提及,同学们几乎都忘了他只是一个代课老师。

  张老师笑道:“没关系嘛,我还在这个学校,还在这片操场,你们上体育课都能看见我。”

  “啊~”大家觉得能看见和在一起上课差别是很大的。

  “好啦,今天我们先预跑一次,看看大家的基本情况。来,跟着我做热身运动……”

  预跑的结果是,男生基本上都能达标,而女生有七八个不能达标,其中就包括连心。

  八百米跑下来,连心只感到天旋地转,差点虚脱。

  张老师说:“这可不行,每天晚自习后出来跑两圈,离考试还有两周,争取达标。身体好了,精神自然好了。”

  张老师说这话的时候,池诚和陈一帆都听见了。

  每天晚自习后,陈一帆都督促连心去操场跑步,连心很不情愿,但是要考试只得去跑。池诚原本天天晚上是要跑步的,他们仨又在操场上重聚了。

  趁着夜色,连心用一根皮筋把头发绑成一个马尾,方便运动。这使陈一帆总要想起连心后颈窝里那“蜈蚣尾巴”。

  因为跑道上有连心,池诚跑得特别欢快,他跑过连心身边的时候总要腾空而起,像空中劈叉的芭蕾舞者那样妖娆。

  第一次经过连心身边,池诚一边妖娆一边热情道:“连心,跑步呐。”

  不等连心回答,他已经跑远了。连心也不准备回答他,只是“哼”了一声以示不满。

  这还是天台那晚以后,池诚和连心两个人第一次接触。

  陪跑的陈一帆说:“我们跑我们的,不用理他。”陈一帆又说,“连心,你跑步的姿势不对,要摆臂,对,摆起来,弧度大一点……”

  池诚第二次经过连心身边,腾空而起,喊道:“连心,跑起来!”跑远了。

  陈一帆给连心讲跑步窍门:“注意呼吸,不要太快,配合你的速度。”

  其他夜跑的人经过他们俩身边的时候,总是慢下脚步来看他们。在他们看来,这两个人果然在一起了,好甜蜜。

  池诚又跑过来了,这一次他倒退着跑过连心身边,呼呼地,池诚冲连心喊:“连心,跑起来,像我这样!”池诚给连心展示了一个夸张的背影。

  池诚第四次经过连心身边,腾空而起,姿势妖娆。伴随这动作,嘴里一声:“嘿!”

  池诚第五次经过连心身边,腾空而起,姿势妖娆。伴随这动作,嘴里一声:“哈!”

  连心对陈一帆说:“就没人管管他吗?他的女朋友呢?”

  “他女朋友不喜欢跑步,刚开始陪他跑了一段时间,后来就不来了。”

  “难怪不陪他,太讨厌了。”

  若是以前,连心定然以为池诚这是在示好,是喜欢,可是池诚在天台上明确告诉自己以前的种种都是“误会”。已经“误会”过很多次,也该长长记性,所以连心自然不可能再想当然的去“以为”。

  既然不是喜欢,那池诚为什么还有这些举动?唯一的解释就是幸灾乐祸,一个800米都不能达标的运动小白正在被一个运动达人耻笑。

  想到这些,连心胸口闷得慌。她对陈一帆说:“你去把他赶走,不准他跑步。”

  陈一帆有些为难:“不太好吧,毕竟这是操场,他天天都跑。”

  “那你就上去打他一顿,要不然我就不跑了。”

  “打他?”

  “嗯,他在严重影响我跑步。”

  “好,他过来我就打。”看到连心这个态度,陈一帆莫名欢喜。

  当池诚再一次跑过来时,不等他“嘿,哈”,陈一帆追上去就打,连心听见池诚的惨叫声:“哎哟,哎哟,哎哟……”

  ……

  连心还未迎来800米考试,先被另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严重困扰住了。

  早上七点十分,已有不少同学纷纷赶到学校,因睡得晚又起得早,好些同学尚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其中一个女生懵懵懂懂往前赶,一不小心一脚踢在什么东西上,痛得她龇牙咧嘴。她抬头一看,原来踢在一张展板上了。

  校园里,一路上这样的展板不少,上面无非是学校的一些重大活动介绍,某某某又来学校视察了,学校的某某老师或者某某同学参加什么比赛获奖了……这样的展板就放在过道旁边,来来往往的人都能看见,却少有人细看。

  踢到展板的女同学也只是象征性看了一眼,这一看不打紧,她失声惊叫起来:“这是什么呀?”

  旁边匆匆赶路的同学听见惊叫声,纷纷围拢过来。当大家看清展板上的内容之后,一片哗然。

  原来展板的玻璃上面,被人用双面胶贴了几张照片,照片拍得很清楚,上面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女的是长发飘飘的连心,男的是张老师。

  张老师全名张友林,是去年九月一号才来的新老师,研究生毕业。

  上学期四班的体育老师生二宝去了,张老师来接替她。因为张老师阳光帅气,羽毛器、篮球等打得极好,深受同学们喜爱。上学期,张老师、连心、陈一帆、杨皓青四个人还打过一次羽毛球对抗赛。

  这张展板上一共有三张照片,背景皆是晚上,地点在张老师的单身宿舍门前,并且每一张照片上皆有拍摄时间。

  第一张,时间显示19:41:21,张老师站在半开的宿舍门旁边,连心正往里走。

  第二张,时间显示19:41:26,张老师正关门,头却看向屋里,屋里有个长发飘飘的背影。

  第三张,时间显示21:18:33,张老师站在宿舍门口,手放在连心的头上,连心低着头,像是在哭。

  很快,又有同学在其他展板上发现照片,全是连心和张老师的。时间段集中在晚上七点半到九点半之间,是晚自习上课时间。地点全在张老师的宿舍门口,或刚刚进门,或门口送别。

  照片上连心和张老师动作亲密,有一张他们俩甚至还拥抱在一起。

  围观的人瞬间炸锅,这简直太不可思议,这也太劲爆了。众人议论纷纷,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有人说:“难怪追不到她,原来人家喜欢熟男。”

  “看着清纯,背地里却勾引老师。”

  “那她不是脚踏两条船,一边和陈一帆眉来眼去,一边和老师勾勾搭搭,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

  突然一个人冲到展板面前,三两下扯掉照片,大吼道:“你们神经病啊!滚!都滚!”

  众人吓了一跳,一看是池诚。有人道:“你发哪门子疯,关你什么事?”

  池诚满眼喷火,亮出拳头欲往人群里冲:“谁敢再乱说一句,看我打不死他!”同学们“哦”的一声吓得纷纷往后退。

  有人怕死,但又不服:“怎么,许她做不许我们说,哪有这样的道理?”这人看似在讲道理,实际上用心险恶,因为他话里的意思已经认定连心勾搭老师,无形中连心已经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池诚哪里明白这些,他只觉得对方的话欠妥,哪里不妥一时又分不清,只当在放屁。池诚怒道:“我不管,谁要是胡说八道,别怪我拳头不认人!”

  肖米娜从寝室出来,准备去教室。远远看见过道上围了一堆人,她跑过去一看,正好看见像只斗鸡的池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