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照片事件(九)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2596 2019.07.09 09:42

  陈一帆突然把问题抛出来,要池诚和连心回答,池诚和连心彼此看了一眼,连心很快别过头去,显然她不想回答。

  池诚不好意思道:“帆哥,你们知道的,我这个人不太聪明,遇到事情我基本上没时间想那么多,全凭冲动和本能。”

  陈一帆道:“冲动和本能往往可贵,那是最本源的一种选择,最能遵从内心。”陈一帆又问,“你的水性好不好?”

  池诚有些尴尬,他本来想说还行,忽又想到帆哥的水性是很好的,在帆哥面前说“还行”实在有些自取其辱。所以回答道:“嗯,不太好,一般吧。”

  “不太好还敢跳,你做事是否不太理智?”

  陈一帆就是太聪明了,凡事权衡利弊,不做吃亏的事情,他轻而易举就能判断出如何做对自己最有利。

  池诚道:“我没想那么多,直接就跳下去了。”

  而池诚的这一跳又如同在陈一帆的胆怯上踹了一脚。

  陈一帆说:“所以啊,帮你,潜意识里是我在进行一种弥补。”

  太深奥了,池诚一时想不明白。

  池诚和陈一帆在说话的时候,连心大多时候默默的,她在旁边闷头喝酒,酒量尚浅的她不知不觉就喝得有点多了。

  江风拂在连心滚烫的面颊上,顿时觉得清凉舒适,好像心理上的防备也松动了些。连心道:“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你们会怎么选择?”

  陈一帆一愣,毕竟这只是一个假设,如果自己说会毫不犹豫跳下去,是否太过虚伪。最终他说:“我不知道。”

  池诚本来想说“我会跳下去”,但是有帆哥前面的回答,他若这样说岂不是让帆哥难堪。所以他说:“我也不知道。”

  见这两个人说话都打着埋伏,连心忽然觉得好没意思。连心自顾自地说:“有些事可以弥补,可有些事发生了就再也无法补救了,只会越补越糟。”

  显然连心说的已经不是跳水救人的事了,她应该另有困扰。

  池诚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安慰连心,可他安慰人的功夫确实不好,他只得说:“凡事问心无愧就好。”

  连心没有接池诚的话,而是说:“你们不好奇我为什么去张老师那里吗?”

  连心忽然提到这个敏感话题,池诚和陈一帆只觉得心里一紧,连大气都不敢出。

  连心在问好不好奇,怎么可能不好奇,估计现在全校都在好奇这件事吧。

  为了避免尴尬,陈一帆赶紧摇头,而老实的池诚赶紧点头。陈一帆和池诚对看一眼,满月下,两个人的眼神或许不能全然看清,但是步调是否一致还是明显的。

  池诚发现没有和帆哥同一步伐,于是赶紧摇头,而这时陈一帆又在点头。

  连心叹气道:“既然好奇你们为什么从不问我?”

  陈一帆说:“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们,不用我们问你也会说的。”

  池诚点头表示赞同:“你不说我们就不问。”

  连心点点头:“那你们相信我是清白的吗?”

  两个人异口同声道:“相信。”

  “谢谢你们啊。”连心笑笑,“其实友林哥哥,哦,就是张老师,我们两家很早就认识了,关系一直很好。友林哥哥主修体育,不过,他还辅修了一门专业,并且取得了学位,那就是心理学。”

  “心理学?”陈一帆感到有些意外。记得张老师第一次给四班上体育课的时候,同学们得知张老师研究生毕业,就问张老师体育老师研究什么,帅气的张老师帅气地说研究你们的心理啊,没想到他还真辅修了心理学。

  “没想到吧。”连心继续道,“我请假都是去友林哥哥那里了,我心里有些东西过不去,我需要一个心理老师。”

  池诚道:“我们学校就有心理老师,还是女的,为什么不找她呢?”池诚的意思是,若是找学校的心理老师就不会被人误解了。

  连心道:“我去过,我们学校的心理老师太忙了,要排队预约。”顿了顿,又道,“看来需要心理老师的人不止我一个啊。不过,她们的困扰和我不同,她们大多是努力学习了成绩却提不上来,或者喜欢一个人又得不到回应,要不就是闺蜜成了塑料姐妹花……诸如此类的。”

  池诚和陈一帆以为接下来连心要说出自己被什么困扰,遂屏气凝神等待着。

  不料连心说:“刚开始我请假频繁,慢慢的也就少了,照片上拍到的内容,也就是饱受争议的摸头、拥抱,是我在跟友林哥哥告别,以后我都不打算再去他那里了。

  没想到一个鼓励的拥抱能惹出这么大的风波。友林哥哥为了保护我,什么都没说。”

  连心知道友林哥哥的想法,如果他说自己在给连心做心理疏导,那么别人势必会追问因为什么事要做心理疏导。不说,别人只当找借口,说了,又会伤害连心。

  与其这样,那就什么都不说吧。

  陈一帆说:“张老师真够义气。”

  连心道:“我去友林哥哥那里胡老师是知道的,他虽然没有问过我原因,但是我感觉他什么都知道,我妈应该有告诉他。”

  大家一直都说胡门神太偏心连心,每次连心请假都同意,对连心说话尽量努力温柔,班上的事从来不强迫连心参加,大家都以为是因为连心人美成绩好才有此殊荣,没想到是另有隐情。

  池诚一时没忍住,问道:“那你的困扰是什么呢?”

  连心吓了一跳,好像池诚问了一个很古怪的问题似的。她惊慌失措道:“我的,我的困扰吗?”

  连心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快要失控了,过了这么久,每次提起连心依旧无法淡定。她赶紧调整自己,在友林哥哥那里做心理辅导那么久,友林哥哥说首先要掌控的就是自己的情绪。

  连心渐渐平复下来,沉默良久,又猛灌了半罐酒,之后她讲述了一个悲惨的故事,也是连心噩梦的开始:

  “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爱我的爸爸妈妈。我妈妈毕业于一所很有名的音乐学院,她长得漂亮,歌唱得极好(看来连心的好嗓子遗传妈妈),在一所学校当音乐老师。我爸爸是一国企的高管,也算事业有成吧。

  后来有了我,从整个家庭来考虑,我妈妈做出牺牲,辞职在家做起全职太太。可是妈妈一直不甘心就这样生活一辈子,所以,在我上高中以后她不顾我爸爸的反对,重新融入社会,找了一份工作,在一个职业技术学校继续当她的音乐老师。

  快到中秋节了,我妈妈任职的学校要搞一个大型活动,我妈妈负责编舞还有排练。那段时间妈妈很忙,有时要忙到晚上十点多,她要是来不及接我放学爸爸就会来。

  有一天晚自习放学,外面狂风大作大雨倾盆,妈妈又没来,爸爸也出差去了。出租车半天打不到,我就在手机上打了个网约车回家。在车里,妈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会回来晚一些,又说爸爸今晚凌晨三点到家,妈妈让我关好门窗早点睡觉。

  挂完电话,我发现司机老从后视镜看我,他说:‘同学,今晚一个人在家啊,要不要哥哥带你出去玩?’

  我对陌生人向来很警惕的,所以坐车我都是坐的后排。我在他面前接电话,我的回答基本上都是‘嗯,好’这样简单的字眼,就是不想把信息透露给陌生人。

  我诓他说:‘没有啊,我爸爸在家。’

  他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后来我才知道,他其实已经听见我妈妈的话了,我的手机被我摔了一次,有点漏音,说周末去修的,还没来得及。如果环境空旷嘈杂还好,要是狭小安静,对方说话旁人是能听见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