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默默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93 2019.06.12 10:15

  女子皱眉道:“我们自然救不回来,需要返回厂家去让专人处理,就是比较麻烦。”

  陈一帆出来表态:“该我们承担的费用我们自然是要承担的,您就说一下,需要我们怎么做。”

  “你们肯定该承担费用嘛,特别是你。”女子看着池诚,“你是怎么保证的,说什么你在衣服在,衣毁人亡,你是这么说的吧。”

  池诚满脸通红,不好意思道:“这话是我说的,您就开个价吧,钱我会付给您。”

  “这件衣服很贵,记得当时我就给你们说过,所以返回厂家修补的运费得你们出,这样,你们给一百吧。”

  “一百?”陈一帆和连心同时轻声叫喊起来,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女子以为这几个学生嫌贵,激动道:“最低一百,不能再少了,这件比不得其它衣服,我们是要保价寄出的。这还是看在你们是学生的份儿上,再想讨价还价就没意思了,大家都是年轻人,耿直一点。”

  池诚飞快摸出一百块放在吧台上:“我们不讨价还价,谢谢您,给您添麻烦了。”

  池诚拉着连心陈一帆就走,出了影楼大门,池诚说:“赶紧跑吧,要是她反悔就遭了。”

  三个年轻人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所幸里面的人并没有撵出来。

  三个人的心情大好,特别是连心。昨晚连心被这件衣服折磨得睡不着觉,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当真幸运至极。

  而事实真相真的是因为“幸运”吗?

  今天早上七点,池诚一早就去守在影楼门口,他去得太早了,人家都还没有开门营业。

  八点半,影楼开门。

  池诚找到“千叮咛万嘱咐”那女子,把衣服破损的情况如实告知。可想而知,那女子激动万分,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女子把池诚狠狠责怪一番,责问他是怎么保证的。池诚自知理亏,任骂任罚小心赔罪。

  这件“镇店之宝”老板一直不主张外租,虽然租出去之前也曾努力劝阻,可到底还是经过自己的手租出去的。

  她在这影楼上班时间不短,遇见损坏衣服不愿赔偿的顾客还少吗,而且那些顾客大多还是有一定经济基础的成年人,衣服相对也便宜。

  如今,衣服是昂贵的“镇店之宝”,对象又是学生,如果对方不赔老板一定会让自己赔,三万啦,快一年的工资了……她感到沮丧至极。

  池诚问她可不可以补救,女子哭丧个脸说怎么补救,裙摆是薄纱,纱被划破了还能拿什么补救。

  看来,办法最终只有一个了,那就是照价赔偿。池诚狠狠心说:“那就照价赔偿吧,我当时交了三万押金,押金给你们,到时候裙子给我。”

  女子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一个高中生这么大手笔,更不敢相信这么大手笔还这么洒脱干脆,她问:“你确定要赔吗?”

  女子这样问,就好像池诚还有退路似的。池诚说:“我如果不赔还有其他办法吗?”

  女子摇了一个价值三万的头。

  “那就赔,我总不能连累您吧。”

  听池诚这样说,女子感动得差点热泪盈眶。这样一来,她给老板总算有个交代了。

  可池诚毕竟只是个高中学生,三万又不是一个小数目,女子终究不放心,怕有后患:“你哪来这么多钱?”

  “这是我多年的压岁钱。”池诚从小到大没什么朋友,又因为胖,对穿也不讲究,所以花销不大。一年年的积累下来,数目很是可观。

  女子善意道:“要不要把你家长喊来一趟,当面说清楚,免得说我们店欺负未成年人。”

  “那倒不用,不过,我希望您能帮我一个忙。”

  “你说。”

  “不要让我同学知道,今天中午我会和他们一起来还衣服,到时候您想办法遮掩一下,就说能处理,象征性收点钱。衣服暂时放在您这儿,过后我来拿。”

  “这个好办,你放心。”女子想了想,又说,“你确定你家大人不会打死你?”

  池诚的虎躯晃了晃:“这个,呃……”

  ……

  在回校的路上,路过一个药房,这药房让池诚灵光乍现。池诚在影楼耽搁太久,正愁没办法向胡门神交代,因而特意跑进去买了一口袋药。

  ……

  晚自习放学后,操场旁边的看台上。

  陈一帆和池诚坐在台阶上吞云吐雾。

  陈一帆是一个波澜不惊的人,心事不会轻易摆在脸上,不了解他的人很难察觉他的喜怒哀乐。池诚和陈一帆一起久了,慢慢的也能从陈一帆波澜不惊的表象上感觉出一些情绪来。

  就像今晚,池诚坐在陈一帆旁边,始终觉得冷嗖嗖的,哪怕他刚刚跑完步热得汗流浃背。这种冷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池诚不太懂得委婉曲折,直截了当问道:“帆哥,你是有什么事吗?”

  陈一帆承认道:“唔,在想一些事情。”

  “什么呢?”

  “歌手大赛那晚,吹埙的那人到底是谁。”

  池诚一下子很凌乱,还好有夜色掩护。池诚不擅长撒谎,陈一帆问起了,他本该坦白,何况对方是一路“扶持”自己的帆哥。可正因为对方是陈一帆,池诚又觉得这件事不能说。

  池诚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这时,陈一帆又说:“那个人埙吹得很好,我和他合奏的时候试探过他,我步步紧逼,他进退有度,我故意示弱,他竟不恃强,而是也跟着慢下来,始终和我保持步调一致,我想甩掉他竟也甩不掉……”陈一帆最后总结道,“他是个高手。”

  “没有吧。”池诚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合奏的时候陈一帆忽快忽慢,池诚也只能小心跟上,争取不抢拍不掉拍,步调一致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使合奏呈现出最好的效果,让连心发挥出最好的水平,其他的他真没想那么多,也无暇去想。

  陈一帆在黑暗中向池诚甩过来一个不屑的眼神:“你懂什么。”

  池诚赶紧闭嘴,不敢轻易发言。

  陈一帆深吸一口烟,幽幽开口道:“而且他喜欢连心。”

  池诚吓了一跳,感觉心跳都漏了半拍,仗着夜色,池诚的脸红得肆无忌惮,烫得像火上的平底锅,若是煎鸡蛋定能“嗞嗞”冒声儿。池诚问:“你怎么知道?”

  “自然是他自己说的。”

  “他告诉你的?什么时候?”

  陈一帆肯定道:“他的感情全在埙里,我听出来了。”

  “这样也能听出来吗?”

  “你不懂音乐,音乐也是语言。”

  忽然之间池诚觉得帆哥简直太恐怖了,不是厉害,是恐怖,帆哥真该去当间谍。池诚很庆幸刚才没有坦白,要是让帆哥知道自己竟敢喜欢连心,那还不是自取其辱吗。

  陈一帆看着池诚,问道:“你真没看见是谁?或者,有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嗯,没有。”池诚仿佛能看见陈一帆灼灼的目光。

  “那就怪了。”陈一帆回过头去,喃喃自语,“那么多人,怎么就没人看见。”

  不知不觉间池诚手里的烟燃到了尽头,烧到了池诚的手,池诚被烫得一声惊叫,手像触电似的抖个不停。

  陈一帆看了一眼,说了一个字:“蠢。”

  池诚的食指上瞬间被烫起一个泡,他鼓起腮帮子吹。

  陈一帆又说:“连心的伴奏文件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不见,这件事我会查清楚。”

  池诚忙说:“我也觉得这件事怪得很。”

  ……

  歌手大赛以后,连心和陈一帆的人气越发旺盛,收到的情书越发源源不断。不知是谁走漏了陈一帆和连心不拆信的风声,有人不仅写信还写卡片。

  心事就那样堂而皇之宣写在卡片上,不惮大白于天下,只为让陈一帆或者连心看见,实乃勇气可嘉。

  当然,有人发现了卡片的另一用途,就像重点摘要一样,截取一些关键信息写在卡片上,然后在卡片末尾写上:想了解更多详情,请拆信获悉。

  这悬念设置得很有点“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的味道,可惜那两个人从来不想知道“后事如何”。

  对他们俩痴心不改的异性大有人在,情书照样写,不管陈一帆和连心是否已经在一起,继续执著喜欢。

  另有一部分人比较理性,写信来的目的很明确,一、表露痴心,毕竟曾经喜欢过,意思就是“我喜欢过你,好歹让你知道”;二、祝福,祝福陈一帆和连心在一起,毕竟这组CP郎才女也才郎貌女也貌,实属天作之合;三、为自己这段暗恋做个了断。

  连心和陈一帆依旧不拆信,他们是从卡片上获悉这些变化的,看来陈一帆当众牵手连心起到了显著的效果。

  这天早上,池诚像往常一样来到教室,因为天天早上五点半就要起来跑步,早读课的时候他已经跑步结束了。所以和其他没睡醒的同学相比他总是精神抖擞的样子。

  池诚想从课桌里拿语文书出来早读,没想到摸出来一份礼物。礼物包装得很精美,上面还有一颗红色的心。

  池诚以为又是旁边那两尊神的,是他们的某个暗恋者送错了地方。池诚扬了扬手里的礼物,问道:“你们谁的?放到我这里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