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想站到她的身边去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56 2019.05.17 09:04

  见大家表情疑惑,连心解释道:“我妈要是知道了会把我接回家的……我不想回去,也不想我妈担心。”

  一会儿,陈一帆说:“就照连心说的做吧。”

  大家这才点头同意。

  可池诚并不完全认同连心的理由,不知道为什么,池诚总觉得连心这样做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

  池诚越发无地自容。

  见连心无大碍,杨皓青带着几个同学去服务站收拾东西去了,池诚自觉无脸面对连心,又想赎罪,主动提出去给陈一帆连心买晚饭。

  陈一帆扶连心回教室。

  连心腿上有擦伤,又吊着绷带,走起路来一瘸一拐。陈一帆说:“我还是抱你走吧。”

  连心想也不想就拒绝:“不用了,谢谢。”拒绝以后连心方觉太过直接,语气又太过急迫,难免给人“对方不怀好意”的嫌疑。

  事实上,说完这句话后,陈一帆沉默着没有接话,嘴角线条冷硬,脸色也确实不太好看。

  想了想连心又说:“你不要误会,我是怕影响你的形象,喜欢你的那些女生们吃醋可就不好了。”

  连心这样说本来是想稍微缓解一下尴尬的氛围,没想到陈一帆闷闷地说:“恐怕这是你自己的担心吧。”

  连心一愣,很快明白陈一帆还是误会了,误会为陈一帆抱着连心走,连心担心会影响自己的形象,怕喜欢自己的男生们会吃醋。

  这样一来,气氛越渐尴尬。

  想到自己两次进医务室,两次都麻烦陈一帆,连心虽然性子冷淡了些,但不代表她是一个不懂感恩的人。

  连心扶着陈一帆站定,看着陈一帆,郑重其事道:“谢谢你,没想到两次都这样。”

  这一刻连心美丽的瞳孔里一片清澈透明,好似通过这一汪清澈就能直达她的内心,而这盈盈一水间在陈一帆的眼里竟凝成一个漩涡,陈一帆正慢慢往里掉:“没关系,都是同学。”

  连心被陈一帆搀扶着继续往教学楼一瘸一拐地走:“你今天下午跑了一万米吧,说好来看的,不好意思啊。”

  “那个不重要。”

  “跑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一万米太长了,能跑完就不错。你跑完了吗?”

  “勉强跑完了。”

  ……

  连心主动找到班主任胡门神解释自己摔伤的事情,胡门神担心不已,为此在班上专门用了一节课反复强调安全事故,什么乘车安全,下河洗澡,防火防盗等等。

  末了,胡门神说:“连心同学最近行动不太方便,同学们要多多帮助,特别是陈一帆,你们是同桌,更要照顾一下连心同学。”

  这话让班上多少男生心生羡慕,同时又让多少女生心生嫉妒。

  这样处理以后,连心摔伤这件事就和池诚彻底无关了。

  晚自习放学以后,陈一帆把池诚约到操场的看台上,陈一帆开门见山就问:“下午怎么回事,连心怎么会摔下江堤?”

  池诚耷拉着脑袋一屁股坐在看台上,显得痛苦烦躁又无助,半天不说话。

  陈一帆也在旁边坐了下来,他在兜里掏了掏,递给池诚一样东西,池诚一看,竟然是一支烟。

  池诚茫然接过来,震惊得不得了,没想到陈一帆这样的学生居然也要抽烟,这不是吴彪那样的人才该干的事吗。

  “很惊讶吗?”陈一帆熟练点燃一支烟,在池诚面前坦然吞云吐雾起来。

  “没有。”池诚明显口是心非。

  陈一帆无声苦笑:“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池诚主动从陈一帆手里拿过打火机,一明一灭之间,香烟已被点燃。

  以前吴彪也给他烟抽,池诚从心里感到排斥,现在陈一帆给他烟,他感到很亲切,看来自己和陈一帆之间的距离也不是那么遥远。而且,他现在需要一支烟。

  池诚吸了一口,不呛人,挺好。

  看台的对面就是陈一帆他们的高二教学楼摘星楼,中间隔着一个足球场,教学楼里的灯正在逐个熄灭。

  旁边那栋楼是高三教学楼夺魁楼,整栋楼灯火通明,高三比高一高二多上一节晚自习。

  两人面对教学楼默默吸烟,两点明明灭灭的星火背后是两个各怀心事的少年。

  一支烟快要吸尽,池诚终于开口讲述下午的事情,他如何看见连心一个人在教室里看窗外的风筝,如何一时兴起怂恿连心跟自己出去,如何在江堤上遇见吴彪,吴彪如何把连心逼下江堤……

  只不过连心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觉,自己为连心吹埙,关于这一部分池诚只字未提,他不愿意把这一部分告诉任何人,这是他要珍藏的记忆。

  在池诚讲述的过程中,陈一帆又点燃一支烟,池诚讲完以后陈一帆久久没有说话,只看见夜色里陈一帆手指间那点星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一大截又一大截。

  半晌,陈一帆把烟蒂扔在地上,站起来狠狠踩灭了。

  陈一帆转身欲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语气很凝重:“没有能力就不要站在她的身边。”

  陈一帆离开以后,池诚独自坐了良久。

  这两天池诚极其安静,头发又脏又乱,他从早到晚趴在课桌上,和谁也不说一句话。

  和他的安静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他的内心,他的内心正遭受前所未有的煎熬。

  连心伤得不重,池诚庆幸万分。可他又总忍不住问自己,万一伤得重呢?万一残了呢?万一死了呢?那么高的江堤,那么多鹅卵石……池诚陷在深深的自责和后怕里无法自拔。

  这样的情绪促使他不得不思考另一个问题,活着的意义。

  以前,池诚活得浑浑噩噩,可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直到遇见连心。

  连心告诉他,你可以换一种活法。

  连心告诉他,要想在四班立足其实很简单。

  连心为了他,与帆哥怼,与全班怼。

  连心为了他,隐瞒摔下江堤的实情。

  而自己又为连心做过什么呢?

  因为害怕吴彪,违背意愿帮吴彪送信送东西,明明知道这样做会惹连心生气;因为无能,只能眼睁睁看着连心在自己面前摔下江堤。

  自己想要的东西永远不敢去争取,自己的座位永远没有权利选择,麻木别人的漠视,无视自己的尊严。

  连心像星星,像月亮,星星月亮曾经就坐在自己身边,一旦离开,自己竟没有能力去靠近。

  原来自己从里到外,隐性的显性的,内心、肉身、整个精神状态、学习成绩、和同学的关系等等,所有的一切都糟糕透了。

  突然之间,这样的生活让池诚十分厌倦,这样的自己让池诚十分厌恶,厌倦厌恶到一天也忍受不下去。

  他想换一种活法,想用最简单的方法在四班立足。

  陈一帆说得对,没有能力就没有资格站在她的身边。池诚想堂堂正正站在连心身边,不管为此付出多少努力,付出多大代价。

  从今以后,连心就是他池诚前方的灯塔,照亮他前进的道路。

  ……

  两天以后,吴彪上完晚自习,在回去的路上莫名其妙被人一顿暴揍。因为天黑,路灯昏暗,连对方是谁,长什么样子,为什么揍自己都不知道。

  吴铁雄趁机带着吴彪去年级主任办公室诉苦,因为以前吴彪总是被告,这一次好不容易当了一回原告。

  吴铁雄的心思不难揣测,吴彪在学校已经岌岌可危,随时有被遣送回家的危险,这一次吴彪成了“受害者”,吴铁雄话里话外暗示吴彪此次受伤学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吴彪是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受的伤。

  以受害者的身份闹,吴彪在学校自然要坐得稳当一些。

  池诚正做一道物理题,一边做一边叉开五个手指从额头往上薅头发,头发被他薅得根根竖立也做不出来。

  池诚看见同桌黄杰在旁边玩手机游戏,谦卑道:“黄杰,你能不能帮我讲讲这道题?”

  黄杰猛一下甩头看向池诚:“我靠!”

  池诚憨笑:“能不能帮我讲讲?”

  黄杰又埋头打游戏:“你耍我是吧?”

  “没有没有,我真不会。”

  “你不会多正常啊,不正常的是你居然要做题,吃错药了吧?”

  池诚挠头,只笑。

  见池诚不像开玩笑,黄杰把手机一放,豪气干云道:“拿过来我看看。”

  池诚赶紧把资料书递过去,黄杰一边接书一边说:“再过几天就月考了,你现在才想起来临阵磨枪,来得及吗你。哪道题?哦,这道,我看看。”

  这一看一看,黄杰没了声儿,过了一会儿,黄杰把书扔给池诚,神色略显尴尬:“去问别人吧,我要打游戏,没空。”

  没有眼力见的池诚还在央求:“杰哥,给讲讲,我请你吃东西。”

  黄杰重新拿起手机打起游戏来,不管池诚怎样利诱他再不敢理池诚。

  没办法,池诚只得去问别的同学。

  很快,四班的同学集体发现,池诚像是疯了。他逮谁问谁题,三天时间,池诚几乎问遍了除陈一帆连心以外的所有同学。

  刚开始,大家觉得惊奇,难免拿池诚调侃几句,可池诚似乎毫不在意,被调侃完继续向对方问题,态度极其诚恳而谦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