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 弃考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2688 2019.07.25 09:05

  连心回头去看吴彪,吴彪还站在那里,看见连心看他,他甚至还向连心笑着挥了挥手。

  连心心下不安,对陈一帆说:“你没事吧?”

  陈一帆笑笑:“没事。”

  走了几步,连心再次回头去看吴彪,只看见一个正在离开的背影。

  进校门后没几步路就是陈一帆所在的考室壮志楼,在楼梯那里陈一帆对他们俩说:“好好考,加油。”

  池诚充满激情道:“加油!”

  连心没说话,只看着陈一帆。

  陈一帆笑了笑:“我上去了,一会儿见。”

  陈一帆拾级而上,转过楼梯拐角不见了,只闻得一路向上的脚步声。连心心里很慌,她突然仰头冲着楼梯间喊:“陈一帆!”

  陈一帆从三楼楼梯那里探出头来:“怎么啦?”

  连心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喊他,喊了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她说:“一会儿见!”

  陈一帆把手伸到空中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池诚对连心道:“我们走吧。”

  之后,连心进了夺魁楼,池诚进了摘星楼。

  两个半小时后,综合考试结束。

  池诚和连心走出来的时候,陈一帆已经在壮志楼下等候了。

  看见陈一帆安然等在那里,连心忐忑不安的心总算有了着落。吴彪的突然出现如同在湖心投下一块石头,涟漪不断。连心总担心要出什么事,还好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池诚迫不及待道:“帆哥,你觉得理综难不难?”

  陈一帆云淡风轻道:“我说不难你也不一定会啊。”

  这倒也是,自己和帆哥根本不在一个段位上,没办法以帆哥的标准来参考。池诚好生羡慕,又不死心:“那你觉得最难的是哪里?”

  陈一帆一本正经道:“最难的是老早就写完了却不能提前交卷,愁人。”

  连心一下子笑了起来。

  池诚一脸崇拜道:“帆哥,你的理综能得满分吗?”

  陈一帆懒洋洋地说:“你猜。”

  池诚铿锵有力道:“我猜能!”

  综合科目一考完就剩下午一科英语了,高考已过四分之三,很快就能尘埃落定。

  下午两点,陈一帆准时在微信群里提醒出门,三个人一起进了校门,各自走向各自的考室。

  随着五点铃声的打响,两天的高考终于结束了。不管考得好不好,考生们都极度兴奋,从教学楼下楼梯的功夫,他们已经规划好了接下来要做的事,归纳起来就是各种嗨。

  睡懒觉、上通宵网、打游戏、玩手机、追剧、狂吃……怎么放纵怎么来。

  连心和池诚跟随人流往校门口的方向走,走到壮志楼的时候却没有看到陈一帆。打电话,电话处于关机状态,考试的时候原本是要关机的,这也没什么。两个人四处张望,猜测陈一帆是不是还在楼上没下来,于是站在过道旁边等。

  这一等,等到考生们都散尽了,等到监考老师完成收卷工作从教学楼上下来,等到看见密封好的高考试卷被送走,陈一帆还是踪影全无,手机也一直没开机。

  连心的心上瞬间笼罩了一层厚厚的疑云,陈一帆是没考好吗?因为没考好躲到哪里难过去了吗?

  池诚和连心不放心,跑到壮志楼上去看,一层楼一层楼去找,整栋楼空空如也,哪里有陈一帆的影子。

  两个人因急行而很快汗流浃背,没觉得热,只是心急。

  池诚安慰连心,同时也安慰自己道:“说不定帆哥手机没电了,说不定他已经回家了,一会儿会联系我们,我们先回去吧。”

  看着空荡荡的学校,连心感到心里也空荡荡的,实在没有办法可想,只得接受池诚的建议。

  到了晚上七点左右,连心接到一个电话,是班长杨皓青打来的。杨皓青劈头就是一句:“连心,帆哥究竟怎么回事?”

  这是考试结束以后第一次听到有关陈一帆的消息,杨皓青的语气太急促,连心有些紧张:“我也不知道,下午英语考完以后他就不见了,手机也关机……班长,发生什么事了吗?”

  “什么英语考完以后,他根本就没参加考试!”

  “什么?”连心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没有什么?”

  杨皓青重复道:“他没有参加考试!”

  “不可能!”连心只感到脑袋里“轰”的一声,“我亲眼看见他去考室的!”

  杨皓青反问:“你亲眼看见他进教室了?”

  连心一下子被哽住了,顿了顿,马上又急切说道:“虽然我没有亲眼看见他进教室,但是我亲眼看见他走上壮志楼。”为了增加可信度,她大声道,“我和池诚都看见了,你可以问池诚!”

  杨皓青叹气道:“可是帆哥没有考试是事实,看来你还不知道吧,综合和英语他都没有参考。”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连心只感到脑袋里嗡嗡作响,“你听谁说的?”

  “我们班的人都传遍了,大家都知道了。”

  “可是,可是……我没看见班级群里有人说啊!”

  “这种事谁好在班级群里说,帆哥也在里面,我们都是私聊。”

  连心始终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只翻来覆去说:“不可能,不可能!”

  杨皓青失望道:“以为你能知道些什么,毕竟你们天天在一起,看来你也不知道。”

  杨皓青已经挂断电话很久了连心还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她的头脑里不断重复着一句话“怎么可能……”

  杨皓青说陈一帆综合考试就没考,怎么可能,综合考试的时候她明明亲眼看见陈一帆上楼去的,她还在楼梯口喊他。下午英语考试陈一帆也是和自己一起去学校的,她和池诚都看见他上楼了,陈一帆怎么可能弃考,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连心马上给陈一帆打电话,她想弄清楚是否确有其事,可是陈一帆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关机状态也打,一直打,一直打……这个时候池诚的电话进来了,电话一接通,池诚焦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连心,帆哥的事你听说了吗?”

  “刚刚班长打电话说了,可是我不相信!”连心又慌乱又急迫,“池诚,你也看见他上壮志楼的是不是?不是我幻觉吧?”

  “对,我也看见了,所以我也不相信!帆哥的电话一直关机,我问了好多同学,可是他们都这样说的……”

  连心愤怒道:“他们胡说八道,三人成虎,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

  连心忽然想到胡门神,哪怕杨皓青说得再言辞凿凿,那也是小道消息不足为信。陈一帆有没有弃考,胡老师肯定清楚,对,向胡老师求证。这个时候,胡老师瞬间成了连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连心给胡门神打去电话,电话很快就接起来了,胡门神一开始还佯装轻松:“连心啊,你考得怎么样?”

  连心一点旁的心思都没有,她不想在任何问题上绕时间,哪怕只是一句话的时间。她开门见山道:“胡老师,陈一帆弃考是真的吗?”

  胡门神一下子沉默了,而随着胡老师的沉默,连心那颗充满希望的心也在一点一点冷却。连心听见胡老师在叹气,然后胡老师很不情愿地说:“是啊,他的综合和英语都没有参考。”

  “为什么?”连心几乎在喊。

  “综合考试,开考十五分钟后,工作人员开始统计各个考室的缺考人员名单,其中就有陈一帆。他们都听过陈一帆的名字,知道是我班上的学生,有人就给我打电话说了这个事情。

  我也着急,马上给陈一帆打电话问情况,他说他有事耽搁来不了了……他专门叮嘱我,在高考结束之前不能让你和池诚知道他缺考的事情,尤其是你,说他已经这样了,还得留一个人帮宝岳中学争夺省状元,说千万不能影响你,所以在高考结束之前我也只能尽量封锁消息……”胡老师无比痛心道,“这孩子,可惜啦,可惜了啊……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有什么事比高考还重要……”听得出来,胡老师也诸多想不明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