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勇敢去爱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44 2019.06.20 09:25

  肖米娜又说:“没人问起,我自不必主动去说人长短,有人问起,我也不会帮她遮掩。”

  池诚想了想,说:“唐婉萍毕竟是你的同学,你不怕她不高兴吗?”

  “干嘛怕她不高兴,我就不喜欢她的做派,喜欢一个人光明正大去追就好了,鬼鬼祟祟的,让人很是瞧不上。”

  “光明正大去追”既是勇气,又是胸襟和气度,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比如肖米娜面前这三个人,面对爱情,他们就瞻前顾后顾虑重重。不过,这番话深得人心,陈一帆、池诚、连心竟不约而同点头表示赞许。

  陈一帆头脑异常清醒,虽然肖米娜帮他揭开了心中那个谜团,带他“绕”了那么半天,但是他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陈一帆重又提起之前那个话题:“你说他多才多艺,唐婉萍的事好像与他是否多才多艺无关吧。你还说你们在后台,你们在后台干什么了?”陈一帆口中的“他”自然是指池诚。

  肖米娜和池诚在后台干了什么,或许陈一帆充满疑惑,可连心心里明镜似的。校园歌手大赛那晚,为自己吹埙的除了池诚还能有谁,拉上肖米娜,无非是制造烟雾弹罢了。

  不过,陈一帆是何等聪明的人,肖米娜之前那半吐半掩的话已经足够引起陈一帆的联想,如今他单刀直入直问肖米娜,让肖米娜实在不好回避。

  肖米娜看着紧张到快要窒息的池诚,私底下握住池诚的手说:“我们在后台,池诚唱歌给我听啊。”

  陈一帆用考究的眼光看向池诚,显然不太相信:“哦,你还会唱歌?”

  池诚暗暗松掉一口气。面对肖米娜强行安在自己身上的才艺,池诚尴尬不已:“多少会点儿。”

  没想到陈一帆不罢不休:“你要不要展示展示?”

  池诚吓了一跳:“在这里?”

  这个时间段,已经达到用餐高峰,餐厅里面已经爆满,过道上取餐的人来来往往,餐厅外面还排有长队。

  陈一帆提出这样的要求,就连连心和肖米娜也略感意外。

  可陈一帆并不打算放弃:“可以小声唱。”

  见陈一帆如此坚持,肖米娜忽然道:“那就唱吧,就唱那天晚上你唱给我听的那首。”

  池诚像看鬼一样看向肖米娜,肖米娜却当了一个笑盈盈的女鬼。

  看这个样子,池诚要是不唱恐怕是过不去了。可唱什么呢?一时之间竟想不起任何一首歌,池诚急得汗水都出来了。

  或许出了汗,身体一通透,脑子也灵光了些,池诚还真想起了一首歌。

  池诚看看这个,瞟瞟那个,又清了两声嗓子,方开口小声唱道:“歌谣的歌谣/藏着童话的影子/孩子的孩子/该要飞往哪去/当某天/你若听见/有人在说/那些奇怪的语言……”

  陈一帆说:“行了行了。”本来陈一帆想耐着性子再听一段的,无奈池诚唱得太难听,音不准跑调这些也就算了,居然还有绵羊音,这谁听得下去。

  可肖米娜听得下去,肖米娜一个劲儿地喝彩:“唱得好!唱得好!”

  这首歌叫《北京东路的日子》,是4班同学的班歌。陈一帆怎么就那么不肯信呢:“你们俩躲在后台,你给她唱我们的班歌?”

  肖米娜道:“不可以吗?”肖米娜一脸得意,“唱得多好,所以我说我们家池诚多才多艺呐。”

  陈一帆摇摇头,这两个人都是奇葩。也真是应验了那句话,胡卜青菜各有所爱。他觉得池诚唱得难听,保不准人家肖米娜喜欢。

  陈一帆说:“难怪到处找不到你,真够可以的。”校园歌手大赛那晚,连心站在台上没有伴凑,陈一帆急得跑上跑下,一直没看见池诚,原来是风花雪月去了。

  至此,陈一帆这一关总算糊弄过去了。

  池诚肖米娜两人桌子下的小动作没能逃过连心的眼睛,连心接受不了肖米娜如此亲密的动作,哪有人自来熟成这样,何况还是女生,一来就往男生身上靠,一点也不矜持。连心说:“你这样……不太好吧。”

  “我哪样?”

  连心示意桌子下面两个人的手,欲言又止的样子。

  肖米娜会意:“哦,你说这个哦。”肖米娜把池诚的手拉出来,他们俩还保持着手牵手的样子。肖米娜才不在乎,“有什么不好,我喜欢他,自然要大大方方表现出来喽。那像你和你,”她指的是陈一帆和连心,“你们两个明明互相喜欢,还要拼命装,累不累啊,最不喜欢的就是你们这样的人。”

  肖米娜的三言两语瞬间搅乱了连心、陈一帆、池诚的心。

  陈一帆想,连心真的喜欢我吗?

  池诚想,他们俩果然互相喜欢啊,就连肖米娜都看出来了。

  连心想,真羡慕肖米娜的义无反顾和热情洒脱啊,喜欢就可以大大方方表现出来,多好啊。

  连心忍不住问肖米娜:“你喜欢他,那你了解他吗?”

  肖米娜道:“了解啊,我们班的人都了解池诚。”

  “你们怎么会了解我?”别说陈一帆和连心,就连池诚也觉得不可思议。

  肖米娜道:“你们班主任告诉我们的啊。”

  池诚道:“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别忘了,我们班就在你们班隔壁。你们班主任有副好嗓门儿,他说的话我们班听得清清楚楚,都不用来打听。我们知道你又被罚跑了,你又进步了,你减肥晕倒了,数学晚自习的时候你借口上厕所跑去听唱歌去了,你又膨胀了……”

  三个人被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隔墙有耳,还是那么多耳。

  ……

  从餐厅出来,肖米娜得知池诚他们三个人要去看电影,死活也要一起去。肖米娜拖着池诚就往电影院方向去:“走吧,走吧,我请你们。”

  “哎,哎,你放手……”池诚想抽回手,没有成功。肖米娜太热情了,池诚完全招架不住。

  连心有些无语,但也没办法,只得默默跟上。连心都跟上了,陈一帆自然也得跟上。

  买票的时候,肖米娜说看《唐人街2》,理由是轻松搞笑。连心说《唐人街2》没意思,要看就看《红海行动》。池诚说那就看《红海行动》吧,肖米娜冲池诚甜甜一笑,说:“听你的。”

  有池诚和陈一帆在,是不可能让肖米娜请客的,这点绅士风度还是要的。池诚又很坚持,毕竟这是他家地盘,谁也争不过他。

  四个座位选在一起,从里往外依次是肖米娜、池诚、连心、陈一帆。

  《红海行动》是一部可以燃爆荷尔蒙的电影,讲述了一个惊心动魄热血燃情的战斗故事。

  其中有这样一个情节,通讯兵庄羽在一个平民的羊圈里和几个武装恐怖分子遭遇,庄羽的三根手指被打飞,导致握不住枪只得肉搏。场面异常血腥,也异常惨烈。庄羽在用最后一丝力气接上队员的通讯器后,在羊圈里壮烈牺牲。

  看到这里,池诚唏嘘感慨道:“太凶残了,他们竟然把那几只无辜的小羊吓得瑟瑟发抖。”

  面对池诚异于常人的关注点,连心表现出极大的惊讶,而陈一帆冷哼一声,表示“佩服”。只有肖米娜,借助屏幕的光线,连心看到肖米娜满脸崇拜看向池诚,双手无声快速轻拍,并夸赞道:“哇,好有见地。”

  从影院出来已经接近十点,家里人已经纷纷打来电话催促。陈一帆对连心说:“我送你吧。”

  连心还没来得及说话,肖米娜接口道:“好啊好啊,那池诚送我吧。”

  池诚:“啊……”

  肖米娜道:“人家也是女孩子嘛,万一遇见危险怎么办?”

  池诚没办法,被迫送肖米娜回家。

  在公交车上,陈一帆坐在连心身边,连心把额头靠在窗玻璃上,她一路上都很安静,或许是累了,或许正在想着什么,她又把自己圈入一个世界,一个陈一帆进不去的世界。

  陈一帆觉得即使外面是万家灯火,那些璀璨的光一丝一毫也没能照到连心的心里去。

  在连心家楼下,连心突然问陈一帆:“像肖米娜这样的女生是不是很可爱?”

  借着路灯光,陈一帆看着连心的眼睛,深深看着,诚恳回答道:“肖米娜自有她的可爱之处,但不是每个男生都会喜欢。”陈一帆深吸一口气,靠近连心,语气忽而热烈起来,眼睛里光华闪耀,“肖米娜说得对,喜欢就该大大方方表现出来,或许我们都该勇敢一点,连心……”

  “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连心往后退了两步,并打断陈一帆,“谢谢你送我回家,再见。”连心仓皇逃进单元楼。

  陈一帆眼里的光泽暗淡下去,挫败感浓浓包围着他。是的,挫败感,这个曾经意气风发,从小学到高中都不知道挫败为何物,好似天下都能掌控在自己手里的狂妄少年,在连心面前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越发力不从心。

  陈一帆颓然坐在花坛冰冷的边缘上,抬头看着黑黑的天幕,这黑夜会是永夜吗?这个冬天还真是冷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