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连心手撕全班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91 2019.04.27 09:51

  陈一帆猛然回头看连心,讶异道:“什么?”

  连心微微侧身站在那里,直而柔顺的长发从右肩倾斜过来,略微遮住了小半边脸,发的黑和肤的白相得益彰,显得异常冷艳而又压迫感十足。

  连心直视陈一帆,语气虽淡,淡却又咄咄逼人:“你凭什么给他辛苦费,凭什么你给他他就得要,他是乞丐吗陈大少爷?”

  陈一帆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变红,然后转青,又由青转白,瞬间在红、青、白之间换了几个来回,倒也好看。

  池诚见连心手撕学神陈一帆,心里又是另一番诚惶诚恐和受宠若惊。

  一个学神,众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因为他池诚而被人撕;一个大美女,众多男生心目中的梦中情人,因为他池诚而怒撕学神。

  这两个人物,无论是哪一个为了他,他池诚都荣幸得分不清东南西北,更何况如今是两个人为了他怼,池诚认为自己简直是在犯罪,是祖上积德的那种犯罪。

  不过,福兮祸所倚,万一这两个人的倾慕者知道了,他池诚的240斤肉估计剩不下4斤。

  池诚忙出来打圆场:“连心,帆哥不是那个意思。”

  连心毫不留情,反问回去:“那你说他是什么意思?”

  “他,他,他……”“他”半天也没“他”出个所以然来,池诚相信陈一帆不是那意思,究竟是什么意思池诚很有自知之明,凭自己一个学渣的智商怎么能猜透学神的心思。

  池诚一贯懦弱的样子让连心生气,再一想到昨晚的“白娘子”与“许仙”,连心讥讽道:“你为什么要这样,你都没脸吗?”

  听闻昨晚游戏的惩罚还有什么“和池诚跳舞”,“和池诚情歌对唱”……总之池诚很忙。

  鲁迅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说的应该就是池诚这样的人吧。

  说完,连心马上又有些后悔,毕竟这是别人的事,再看不惯说这么重的话容易伤人自尊。

  池诚吓了一跳:“连心,你怎么这样说帆哥,帆哥一直是我们班有头有脸的人物……”

  “嗯,那个,”陈一帆说,“她应该在说你。”

  “说我?”池诚有些蒙,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说我?我怎么没脸?”

  一时间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在越渐凝重的气氛里,还是陈一帆先“活”过来,不过这活也是面无表情的要死不活。陈一帆面无表情回到池诚跟前:“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多余的钱麻烦你找给我。”

  “好,好,帆哥,你等一等。”池诚也乱七八糟“活”了过来,虽一时半会儿没想明白连心的话。池诚吓得手忙脚乱,帆哥居然跟他道歉,“哎,哎,我找你多少呢?100减34点好多呢?”池诚记得陈一帆报了一长串数字。

  恢复平静的连心脱口报出:“100减34.6153846等于65.3846154,四舍五入,你找他65块4好了。”

  池诚望望连心,目瞪口呆,机械数了65块钱,放在课桌上:“帆哥,65块4对吗?”

  陈一帆木然道:“对。”

  “可是,可是我没有4角哎,怎么办,我给你1块成吗,帆哥?”

  陈一帆本来想说“没有就算了”,可刚刚吃了亏,又怕某人说他用4毛钱打发乞丐,遂不敢这样说。

  池诚说给一块,他想说“无所谓”,可转念一想,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成了多要六毛钱的乞丐。陈一帆看了一眼连心,谨慎道:“不成。”

  池诚说:“那你找我六毛吧。”

  “我没有。”

  就这样,两个大男生在一个女孩子面前,为了几毛钱斤斤计较,要知道他们平时几十上百的钱也未必放在心上。

  池诚表示很为难:“那怎么办?”

  池诚和陈一帆一起看向连心。连心双手抱至胸前,这两个人矫枉过正的样子实在可气,连心没好气地说:“微信红包,几分钱都可以发!”

  池诚如释重负:“帆哥,我马上发四毛钱红包给你,你注意查收啊。”

  两个人还当真发起微信红包来。四毛钱,还注意查收。陈一帆一把抓过课桌上的钱随手揣进裤兜里,也不数,回到座位上去了。

  陈一帆一走,连心看着池诚,变了脸色:“什么意思?”

  “什么?”连心有“冰坨子”之称,对池诚这个同桌向来也不太热情,但像现在这样严肃还是第一次,池诚心里直犯怵。

  “你和陈一帆说的话。”

  “我和帆哥?什么话?”

  “什么他们都不给,他不占任何人便宜,什么意思?”

  池诚抱着榆木脑袋仔细敲了敲,豁然开朗道:“哦,买东西给钱的事吗?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呐,班上的同学不用给我钱呀。”

  连心很震惊:“难道四班的老规矩就是,买东西你一个人出钱,然后全班一起吃一起喝?!”

  “嗯。其实也没多少钱……哦,去年帆哥也给了我钱——”

  连心打断池诚:“1800,你哪里来那么多钱?”

  “我没拿钱啊,东西在我家超市拿的。”

  “你妈知道这件事,并且同意?”

  “同意啊,又没多少钱——”

  连心语带讽刺,语气越发冰冷:“你们家超市的东西全不要钱吧!”

  池诚没听出连心的话外之意,老老实实回答:“那怎么可能,进货是要本钱的。”

  “啪”,连心拍给池诚35块钱,怒道:“所以这就是你的生存之道!”连心站起身来,怒气冲冲穿过过道往前走去。

  池诚糊涂得很,不知道连心这话是什么意思,更不明白连心为什么突然发火。一定是自己惹到连心了,连心要去哪里。他木呆呆的,已经方寸全乱。

  只见连心站上讲台,同学们基本已经到齐,大家诧异看着连心,不知道这个平时难开金口的“颜坨子”要说什么,大家自觉安静下来。

  连心深吸一口气,语气还算平和:“跟大家报个账,这次中秋晚会一共花了1800块钱,咱们班52个人,一人平摊34块6。我和陈一帆已经给了,请大家在今明两天把钱给池诚。”

  大家捕捉到连心话里的“我和陈一帆”,什么时候他们两个合在一起了?为什么全班都没给,单单他们两个要给?是商量好的,还是不约而同,还是另有深意?大家纷纷去看陈一帆,杨皓青小声问陈一帆:“怎么回事?”

  陈一帆很困惑:“我怎么知道。”而陈一帆的困惑,看在同学们眼里显然成了高深莫测。

  看不透学神大家又此起彼伏去看池诚,虽然池诚努力想把自己躲在书本后面,无奈他太大了,存在感强到逼人。见池诚眼神闪烁不敢正视大家,好些同学猜测或许这并不是池诚的本意,乱糟糟嚷道:“为什么呀,去年胖子就没要钱,今年为什么要?”

  连心反问:“是你们没给,还是给了他不要?”

  这话问得好些人哑口无言,有个机敏点的回答说:“他也没问我们要啊!”

  连心反唇相讥:“也就是没给嘛。你去年占了便宜,今年又想占。占便宜有瘾吧?”

  连心这话来得有点猛,一些人当场受不了,乱糟糟闹成一团。连心冷冷看着大家,脸有嘲讽之色:“你们不服,可以和我一对一说,躲在座位上瞎嚷嚷算什么本事。”

  大家一脸错愕。很快,一个同学站起来愤然不平:“你刚才怎么能那样说话,谁占谁便宜了?大家都是同学,干嘛说得这么难听!”

  连心道:“话不好听,事就不要做得太难看,既然是同学,大家更应该平等!”

  那同学还想说什么,另一个“嗖”的一下站起来:“怎么就不平等了,当事人都没觉得不平等,你凭什么说不平等!”

  连心:“池诚一个人出钱,供你们吃,供你们喝,这还叫平等?公不公平一看便知,即便当事人不说,不公平就是不公平!”

  一个人应声而答:“当事人不追究,你来出头,有意思吗?”

  “我觉得有意思啊,不仅有意思,还有必要。看见不公正的事,任何人都有权利管,也应该管,你也可以!”

  “你不要把自己说得那么正义,你这一管,你让胖子怎么和大家相处?除了破坏团结,能得到什么好处?”

  连心觉得这种思想可笑至极:“你看似设身处地为池城着想,可是你这种所谓的‘团结’却是以他的牺牲为前提,试问,这是团结还是其他什么?”

  一个道:“胖子家里开了两个大型超市,还有商场,这区区一千八百块,他根本不放在眼里。是不是啊,胖子?”

  大家齐刷刷转头过去看着池诚,一时之间教室里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池诚见同学在问他,全班又这样等着他回答,众人眼神灼灼,好似要把他烧起来。

  池诚心里慌乱,结结巴巴小声道:“一千八,一千八确实,确实不算多……”池诚实在不愿意让连心站在风口浪尖上,让全班都来针对她,池诚只希望赶快结束这件事。

  池诚虽说得小声,可却是每一个人都听见了。听见池诚的回答,连心气得差点背过气去。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替他出头他却是这个态度。

  关键是这是要置她连心于何地?太平洋警察吗,管那么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