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爆炸新闻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68 2019.05.08 10:16

  池诚一想到在小卖部买东西的场景,不知不觉又红了脸。

  看池诚那囧成一坨的样子,连心不难猜到池诚此刻的内心世界。

  别说当事人,连心光想想一个大男生去买卫生巾的场景就忍不住想笑:“你怎么想到要买姨妈巾的?”

  见连心眉眼都在笑,池诚越发难为情:“小卖部的阿姨让我买的。”

  “她们让你买你就买?”

  “嗯。”

  连心打趣道:“那你给我说说过程,让我也高兴高兴。”

  池诚瞪圆一双小眼睛,急道:“哎,哎,这样的事情——”

  这时晚自习放学铃声响了,几乎与铃声响起的同时,门口有人大声喊道:“池胖子,出来一下!”

  大家本能抬头一看,原来是为四班班费做出杰出贡献的“VIP”,他正在门口向池诚殷勤招手。

  同学们淡然收回目光,各做各事,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他们向来不关心,“VIP”是,池诚也是。

  池诚走向吴彪,两人退到教室外面去了。

  连心起身收拾书包准备回家,无意中发现课桌里又多了七八封信。

  信上字体各异且陌生,明显不是出自一个人之手,有的信封上写有数字77。连心猜测77应该是指77考室,暗示写信的人也在77考室考试。

  这些信是怎么放在课桌里的,池诚有很大嫌疑,信是不是77考室的人写的,连心毫无兴趣。连心摇头苦笑,把信原封不动全扔回课桌。

  “给你的。”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连心抬头一看,是池诚。池诚手里提着一个硕大的黑色塑料袋,他把这黑色的袋子直送到连心面前。

  “他给的?”连心并不接,晃眼看到吴彪的头在玻璃窗外一闪而过,一并闪过的还有吴彪小媳妇似的羞涩。

  “嗯。”池诚低眉顺眼,不太敢看连心。

  “是什么?”

  “是,是……”

  池诚“是”了几次没“是”出来。连心有些粗鲁地一把薅过袋子,袋子虽大得夸张却并不重。

  打开一看,面上有两包红糖,红糖下面赫然是品牌各异的卫生巾,大大小小不下十包,夜用日用都有。

  连心心里的火气“腾腾”往上冒,面子上却隐忍下来并未发作,只是直视池诚,冷冷道:“他怎么知道?你告诉他的?”

  池诚被连心的动作吓了一跳,心里有些怯怯然:“他问我,所以……”

  “池诚,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连心的语气能把人冻成冰块。

  “啊?”池诚讶然,不知道连心想说什么,但他已经分明感觉到连心的火气。

  刚想解释几句,连心越发冰冷开口:“你怎么不去广播上说,这样全校都能知道了。”连心把袋子狠狠拍在池诚怀里,“你自己留着慢慢用吧!”

  连心拂袖而去,池诚脸色铁青愣在当场。

  这事儿要说起来,既怪自己又怪吴彪。

  下午英语考完后,吴彪又截住池诚,问他考试的时候给连心的黑色袋子里是什么,池诚不擅撒谎,只得如实相告。

  吴彪很不乐意,他认为连心成为自己的女朋友是迟早的事,既然是迟早的事,那连心就是自己的“疑似女朋友”,自己的“疑似女朋友”痛经,哪有让别的男生去关心体贴的道理。

  可是池诚已经越俎代庖怎么办呢,那就只得自己加倍关怀回来。

  吴彪在这件事上毫不掩饰自己的攀比之心,池诚买了一包红糖,他吴彪买两包,池诚买了两包卫生巾,他吴彪就买十几包。

  一来显得豪气,二来显得霸气,三来不输阵势,四来显得重视,五来显出关怀力度……

  池诚认为,吴彪错在用力过猛,自己错在“如实相告”。

  第二天,连心一直冷着一张脸,正眼也不瞧池诚。连心本来就有“颜坨子”的美称,不和人说话时,自带“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现在刻意不理人,池诚分分钟感到自己掉进了千年冰窟窿。

  今天有体育课,通常体育课连心都不愿意上,体育老师集合完毕,连心就溜回教室。

  回教室也没做什么,发呆,看杂志,修指甲。

  班上的同学大多喜欢上体育课,男同学们在运动场挥洒汗水当然不是为了响应“每天锻炼一小时,健康工作五十年,幸福生活一辈子”的口号,主要是女同学们在边上,他们自认为运动中的自己特别阳光特别man。

  女同学爱上体育课,目的也很明确,一是陈一帆很爱运动,二是这学期新来的体育老师很帅。

  至于那些男同学的心思,只能说他们想得有点多。

  体育课接近尾声,陆陆续续有人回到教室。男生们大汗淋漓,外套搭在肩上,一到座位上,拿着一瓶矿泉水就是一阵猛灌。

  女同学们三两成堆,或窃窃私语或低声浅笑。

  忽然,数学科代表满媛媛一路屁滚尿流神态癫狂跑进教室,进来就大声嚷嚷:“爆炸新闻!爆炸新闻!”

  她这一嚷教室里的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好奇问她:“什么新闻?”

  满媛媛把作业本往讲台上随意一放:“下节课不是数学课吗,我去胡门神办公室抱数学作业本。”满媛媛一边说一边拍了拍讲台上那摞本子,表明自己所言非虚,大家点头表示了然。满媛媛故作神秘道,“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大家受到神秘气息的感染,兴致勃勃道:“什么?”

  “胡门神!”

  “切!”不知道去胡门神的办公室看到了胡门神有什么稀奇。

  满媛媛兴致不减:“你们猜他在干什么?”

  大家再次产生兴趣:“干什么?”

  “看成绩单啊!”

  “唉……”有人表示很失望,照每次考试的惯例,这个时间点成绩也差不多该出来了,也值得这样大惊小怪?

  满媛媛装模作样教训大家:“瞧瞧你们一个个的,怎么就沉不住气。”转而再次神秘起来,声音一路飞扬,“你们知道帆哥这次考了多少分吗?”

  “多少?多少?”大家的情绪被撩拨得很高。

  虽然陈一帆的高度无人可及,但是看着学神一次次刷新自己的记录也是一种愉悦享受。

  在四班,出成绩的那一刻,大家自觉不自觉的首先关注的一定是陈一帆的成绩,然后才是自己的。

  大家回头去看陈一帆的座位,陈一帆和杨皓青都还没有回来。

  满媛媛拿出一张纸条:“我把他的成绩抄下来了,这个人真是变态得很。”

  “快念念!”大家已经迫不及待起来。

  满媛媛故意咳嗽几声清清嗓子,在大家的催促声里慢慢念道:“语文131——”

  “哇!”

  “数学145——”

  “哇!!”

  “英语143——”

  “哇!!!”

  “理综282——”

  “哇!!!!”

  满媛媛每念一科,大家就“哇”一声,一共“哇”了四声,一声比一声高。

  有人惊呼:“我的妈呀,总分上七百了吧!”

  满媛媛故作沉稳:“总分701!”瞬间又激动到炸裂,“是不是很变态?是不是很过分?是不是很灭绝人性?”

  “哇!哇!”“要了俺的亲命呐!”“果然变态!”“够狠!”“屌!”“不愧是帆哥!”

  大家卯足劲热情讴歌,不仅讴歌,还鼓掌,持续时间足足有十五秒。

  等大家兴奋够了,满媛媛复又说道:“可是你们知道吗,更变态的还在后头。”

  大家绷紧一身的弦:“还有什么?”

  “帆哥总分701分,”满媛媛一字一顿,“占,位,年,级,第,二!”

  “什么!”大家完全蒙圈,蒙完瞬间炸锅,“不可能!”“开什么玩笑!”“扯淡!”“有人考赢帆哥?”

  满媛媛示意大家安静:“是的,我也觉得这不科学。可问题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哎,它偏偏就发生了。年级第一的成绩我也抄了一份,我给大家念念,大家坐稳喽。”

  满媛媛的调子一下子低沉下去,她用念悼文的语气念了一份成绩单,“语文133,数学150,英语145,理综287,总分715!”

  一个声音尖锐道:“我靠!绝对碾压啊!”

  这个声音之后,全场鸦雀无声。因为鸦雀无声,使得这个声音能够充分自由发挥,它就像个幽灵,在教室里四处游荡,自带回声,一下一下敲击着大家受到严重惊吓的心脏。

  这一群学霸向来自视甚高,没想到居然有人轻易把他们秒成渣。

  715,这是一个怎样的分数,这是人考的分数吗?从什么时候开始,分数已经成了七百之争。

  就连从未败过的陈一帆也被人狂甩十几分,并且是以惨绝人寰的态势进行碾压。

  四班的同学太明白这十几分的重量了,十几分拉开的是千山万水,是崇山峻岭,越到高处哪怕只是前进一小步已是千难万难。

  高手之争往往胜在秋毫之末,“失之毫厘”导致“差之千里”,何况还是十几分的巨大差距!

  重要的是,大家心中的一座丰碑正在坍塌。

  一种绝望的情绪笼罩在四班上空。

  有人道:“帆哥居然没有一科干过他。”这句话很像是自言自语,带着感叹,带着惋惜,带着对人生的怀疑。

  满媛媛大声道:“错!帆哥有一门比他好!”

  “哪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