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冤家路窄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38 2019.06.18 09:29

  连心笑起来,对陈一帆说:“好了,他经不住逗,你又不是不知道。”又对池诚说,“他逗你的,还当真了,快去排队吧。”

  听连心这样一说,陈一帆胡乱笑了一下。见陈一帆笑了,池诚欢天喜地取牛排去了。

  牛排面前已经排了七八个人,池诚默默排在后面,依次放了三个盘子在餐台上。工作人员动作娴熟翻煎牛排,铁板上的牛排嗞嗞作响,香味四溢。

  最前面的两个人取好牛排走了,池诚往前顺延,又有人走了,又有人走了,池诚终于排到第三,前进到第二,然后第一。

  突然,一个人跑过来,直接把几个餐盘一一摆放在池诚前面,动作很粗鲁。池诚身后的长队一下子骚乱起来:“怎么插队啊!”

  “不准插队!”

  那人正准备发作,回头看见池诚,不可思议地叫道:“我靠,池胖子!”

  这人眉心一颗黑痣,头发根根竖立,正是“落汤草鸡”吴彪。吴彪有一段时间没看见池诚了,冷不丁见到瘦了很多的池诚差点没认出来。

  吴彪上上下下打量池诚,就像机器扫描某物件:“嗬,可以啊池胖子,变化挺大呀。”

  池诚不理他。

  吴彪腆着脸道:“这样也能碰到,你说我们是冤家路窄呢还是缘分不浅?”

  后面又有人喊:“不许插队!”

  “要叙旧一边儿去!”

  “就是!”人们纷纷附和,“没素质!”

  吴彪理直气壮冲后面的人群喊:“熟人!”他用一根手指指着池诚的脑袋,“我们是一起的!”

  人们不依:“刚刚怎么没看见你排队?”

  “你要插队可以,喊他(池诚)到后面重新排!”

  “对,重新排队!”

  这时煎牛排的工作人铲起一块煎好的牛排直接越过吴彪的盘子放到池诚的盘子里,工作人员对吴彪说:“请到后面排队。”

  吴彪把放有牛排的盘子端到自己面前,对池诚笑道:“你看,我也没办法,那你就再去排一次,哥们儿站久了腿酸。”

  记得曾经陈一帆给池诚说过,像吴彪这样的人就知道欺软怕硬,一味忍让不是办法,他凶要比他更凶才行。

  想毕,池诚又把那份牛排端过来,学着吴彪的语气,笑道:“对不起,我站久了也腿酸。”

  吴彪诧异地盯着池诚,像不认识似的:“胆儿变肥了啊,找抽是不是?”

  池诚凑上前去,毫无惧色:“你抽一个试试。”

  吴彪气得一连换了好几个站姿,他无意中看见连心在餐厅那一头的蔬菜区选菜:“我说呢,今天这么硬气,原来是和那娘们儿约会,你想表现英雄气概是吧,我成全你。”吴彪伸手在池诚的脸上,不轻不重拍了两巴掌,近身靠近池诚悄声道,“告诉你个秘密,连心那娘们儿不简单,我他妈以前把她当圣女,原来是只破鞋……”

  羞辱池诚,池诚姑且可以忍受,羞辱连心,万万不能,何况还是用这样的污言秽语。

  池诚气炸了,只感到怒火撞脑门,随即一个拳头挥过去,结结实实打在吴彪的脸上:“我让你满嘴喷粪!”

  池诚运动瘦身后,肥肉没了,力量大涨。池诚这充满力量与愤怒的一拳直接把吴彪打翻在地,吴彪的嘴角破了,丝丝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

  吴彪怒极,挥舞着拳头向池诚扑过来,没想到旁边有人一脚又把吴彪踹了回去。吴彪大怒:“他妈的……”

  不远处,吴彪的几个跟班见吴彪被打,呼啦一下全围上来。

  踹他的人说:“怎么,想在这里撒野?”

  吴彪一看,是陈一帆。陈一帆手里端了一盘扇贝,他刚刚一脚出去,扇贝竟安然无恙。

  吴彪的气焰瞬间熄掉几分,他为自己找理由,指着池诚怒道:“帆哥,他打人!你瞧,我都被打出血了!”

  没想到陈一帆不仅不同情他,还以鼻孔视人:“你自找的。”

  虽然吴彪的跟班环伺在侧,可池诚不管不顾,气得还想打吴彪,一个劲儿往吴彪面前蹦。吴彪刚刚吃了亏,只想打回来,碍于陈一帆在面前,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这时,餐厅的工作人员一哄而上,一些人拉池诚,一些人拉住吴彪:“不许打架!不许打架!”

  陈一帆问池诚:“怎么回事?”

  一想到吴彪说的那些话,池诚越发气得眼里冒火,但这些话他实在不愿意重复一次,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复述都是对连心的亵渎。池诚满脸通红道:“他插队!”

  围观的人里,好多人附和:“对,他插队!”

  “插队还率先动人打人!”

  “对,我们都看见了,我们可以作证!”

  一个经理模样的人问煎牛排的工作人员:“你看见没有,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也指着吴彪说:“他插队,他让他(池诚)去后面重新排队,他(池诚)不愿意,然后就打起来了。”

  最后的处理是,餐厅把吴彪请出去了,说这里不欢迎他。吴彪“呸”了一口说:“什么破餐厅,谁稀罕在这里吃饭,爷再也不来了。”骂骂咧咧走了。

  吴彪一走,他的喽啰自然也跟着走了。

  池诚、陈一帆、连心坐到餐桌前用餐。连心看见池诚微红的脸颊:“他打你脸了?”连心是看见大家都围过去后才知道有人打架,她看到的时候,池诚、吴彪已经被工作人员分开,还看见陈一帆也站在旁边。

  池诚摸了摸脸:“我也打他脸了。”随即补充,“还打出血了。”

  陈一帆道:“你多能耐嘛,取个牛排还得火拼。”

  连心忧心道:“能不打架就不要打架,怪吓人的。”

  池诚余怒未消:“忍不了。”

  “有气魄,终于敢动手了。”陈一帆一半赞赏一半打趣,“你怎么不亮出你的身份来,你一亮身份,保证他不敢动你。”如果陈一帆知道吴彪说的那些话,说不定比池诚出手还狠,估计也不会在这里打趣池诚了。

  “他还不知道我吗?都一样是宝岳中学的人。”池诚不明白一个学生的身份有什么威慑力。

  “谁说那个身份了。这不是你的地盘吗,你在你自己的地盘上被打,也真够可以的。”

  “啊。”池诚这才明白陈一帆说的是什么身份,池诚想都没往这方面想过,他卑微惯了,做不来耀武扬威,所以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意识,“这个,这个,打架而已,用不着吧。”

  这一刻,陈一帆倒觉得池诚不俗。

  连心说:“那个吴彪真让人讨厌,以后别和他正面冲突,不理他就是了。”

  这时,旁边突然一个声音惊喜道:“池诚!”

  三个人一起抬头,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端着一盘熟虾笑眯眯地站在池诚这一桌面前。池诚说:“你谁啊?”

  “啊,你不记得我了。”女孩摸摸自己的脸,表情有些夸张,“看来还是长得太普通了。”

  “我们见过?”池诚在头脑里努力搜索女孩的身影。

  “唉,你伤我心了。”女孩自顾自往池诚旁边靠,“坐过去一点。”池诚机械往里面挪了挪,给女孩空出一个座位,女孩紧挨着池诚坐了下来。女孩冲连心和陈一帆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从陈一帆波澜不惊的脸上可以得知,他已经知道来人是谁,只不过没说。连心说:“你是肖米娜吧。”

  “bingo!”

  池诚还在茫然:“肖米娜是谁?”

  肖米娜做出伤心的样子:“不是吧,我就这样没有存在感吗?”

  连心轻轻开口道:“校园歌手大赛第二名,唱《天耀中华》的那个。”

  池诚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

  肖米娜冲池诚眨巴眨巴眼:“池诚,你刚刚好帅哦,帅得差点认不出你来。”

  肖米娜夸人毫无预兆,何况被夸的还是自卑惯了的池诚,池诚正在喝水,一时受不了这样的惊吓,呛得咳嗽起来。

  肖米娜忙去拍池诚的背,动作亲密而自然:“你刚刚打架我都看见了,好man哦。”

  池诚一边咳嗽,一边礼貌拒绝肖米娜给他拍背。肖米娜也不觉得尴尬,自行坐正身子。池诚渐渐止住了咳。

  肖米娜把熟虾的壳剥掉,旁若无人地把虾肉送到池诚嘴边:“给。”

  池诚这辈子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臊得一张脸绯红:“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肖米娜身子一扭,撒起娇来:“不嘛,张嘴。”池诚吓得本能张开嘴巴,肖米娜趁机把虾肉喂进去,“对嘛,这才听话。”

  连心和陈一帆对望了一眼,面面相觑。陈一帆咳嗽一声提醒对方:“喂,你们俩的对面还有俩大活人呢。”

  池诚别扭起来:“你别在这里了,还是回你朋友那边去吧。”池诚看见不远处有两个女孩子频频看向这边,且面带笑容说着什么。

  “对,她们是我朋友,我已经和她们说好了,她们表示理解,并且在精神上支持我。”

  连心心想,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肖米娜双手托腮,含情脉脉看着池诚:“吃了我那么多盒爱心饼干,也没见你这么别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