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肖米娜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42 2019.06.19 10:05

  “原来是你!”池诚、连心、陈一帆异口同声道。

  三个人惊讶的反应让肖米娜也很惊讶:“是我呀,很奇怪吗?”

  若是送陈一帆,那自然不奇怪,可是送池诚,就连池诚自己都不能接受。池诚问:“你为什么送我饼干?”

  “我不仅送你饼干,圣诞节我还送了你一盒巧克力。”

  原来那盒神秘的巧克力也是肖米娜所为,这些来历不明的东西总算找到了来处。

  池诚锲而不舍追问:“那你为什么送我饼干和巧克力?”

  “死相。”肖米娜故作娇羞的样子,“非得人家说出来。”

  肖米娜突然而来的娇羞让池诚打了个寒颤,池诚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呆坐在旁边木然不应。

  肖米娜见池诚不说话,干脆道:“好吧,因为我喜欢你呀。”

  池诚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再次咳嗽起来,咳得全身的肉都在颤抖。

  肖米娜双手捧脸,痴迷道:“就连咳嗽都这么有魅力,怎么办。”肖米娜这句话如同火上浇油,池诚越发咳得厉害,一张脸红得就像桌子上那只煮熟的螃蟹。

  连心递了杯水给池诚,肖米娜见了,忙从连心手里拦截过来,再递给池诚。池诚喝了水,渐渐止了咳。

  肖米娜问池诚,“我亲手做的饼干好不好吃?”

  池诚老实回答:“一开始不好吃,慢慢就好吃了。”

  “嗯,我是为了你才学做的饼干,只要你喜欢,我会做更多好吃的给你吃。”

  “不用不用。”池诚惶恐得很。

  连心用云淡风轻的口吻问肖米娜:“你为什么不留名字?”

  肖米娜俏皮道:“保留一定的神秘感不是很好吗?”

  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陈一帆冷不丁开口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陈一帆的思维一般人跟不上,肖米娜一时也不知道陈一帆在问什么。

  陈一帆道:“送了大半个月居然没被我们班的人发现。”

  肖米娜瘪瘪嘴,很是不屑:“你们班的人多拽啊,晚自习放学后十分钟不到走得干干净净,没一个人留下来学习,谁还能碰见我。”

  池诚迷糊了:“那你是怎么进去的?”人走光了门自然也会上锁。

  陈一帆替肖米娜回答:“这还用问,肯定翻窗。”

  肖米娜笑笑:“晚上,翻你们班窗的人可不少。”她指着陈一帆和连心说,“你们俩的很多情书就是这样出现的。”

  连心清冷道:“你为什么喜欢池诚,难道你不觉得他”连心摊开双手展示陈一帆,“比池诚更有魅力吗?”

  陈一帆听连心说自己有魅力,心下甚悦,很配合地撩了撩头发。

  肖米娜不屑道:“他有什么好,有池诚帅吗?瘦成那样,还比池诚矮。”

  池诚不可思议道:“不是,你知道他是谁吗?”

  肖米娜娓娓道来:“我又不是外星人,陈一帆谁不知道,以前的年级第一,自从她(连心)来了以后再没考过年级第一。”

  肖米娜心直口快,说话直白。在她说这话时,池诚和连心不约而同看了一眼陈一帆,陈一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连心和池诚明显感到气氛有些尴尬。肖米娜继续道,“年级第二有什么了不起啊,关键是我们池诚还多才多艺……”

  就这一会儿时间,池诚已经成她的了。而且肖米娜这番话不可谓不惊世骇俗,第一次有人说池诚比陈一帆帅,第一次有人说陈一帆各种不如池诚。不仅陈一帆无法接受,就连获胜者池诚也接受不了。

  陈一帆说:“他多才多艺,你倒是说说他有什么才艺?”

  肖米娜转头看向池诚兴奋道:“池诚,你还记不记得,校园歌手大赛那晚,在后台……”

  “后台”两个字就像一把钥匙,电光火石之间,池诚面前的肖米娜忽然和校园歌手大赛那晚在后台给他拿话筒的那个女孩不断重叠,重叠,最后两个人竟完全合二为一。

  池诚惊魂未定,用眼神问肖米娜:“原来是你?”

  肖米娜也用眼神回答:“可不就是我吗。”

  “后台”两个字不仅让池诚敏感,也让陈一帆敏感,毕竟那天晚上发生的有些事到现在陈一帆也没有找到答案。而肖米娜的话一下子引起陈一帆的警觉,他追问道:“在后台怎么了?”

  池诚吓得赶紧用手在桌子下面拍肖米娜,示意她不要说出来。若不是肖米娜提及话头,池诚到现在也不知道校园歌手大赛那天给自己拿话筒的就是眼前的肖米娜。

  肖米娜多聪明,虽然有那么短暂的错愕,但瞬间会意,她借机一把抓住池诚的手,顺势靠在池诚的肩膀上,笑逐颜开道:“在后台啊,在后台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遭了遭了,要露馅了,若是帆哥知道给连心吹埙的人是自己,那帆哥指不定会怎么想,何况帆哥还多次拿这事儿问起过自己。要是帆哥知道自己在骗他,以后可怎么相处……池诚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池诚怀疑这个肖米娜就是故意来陷害自己的。

  陈一帆盯着肖米娜:“什么秘密?”

  池诚瞟了一眼陈一帆,此刻陈一帆的眼神就像两面照妖镜,让人无处遁形。若是陈一帆用这样的眼神看池诚,池诚定会和盘托出。池诚无比胆怯,心里直呼,罢了罢了,死就死吧。

  只听见肖米娜不紧不慢地说:“我看见有人动了那台电脑。”

  池诚一个激灵,如同死而复生。随后又一脸茫然:“什么电脑?”

  陈一帆眼神一敛:“你是说你看见有人删了连心的伴奏文件?”

  “我可没有这样说。”肖米娜更正道,“我只说我看见有人动了那台电脑,至于是不是删了伴奏文件,那我就不知道了。”

  当时连心在台上,她对后台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她只是坐在一旁听,并未插话。池诚插不上话,他光反应都来不及。

  陈一帆非常冷静,句句问在点子上:“你是什么时候看见的?”

  “嗯。”肖米娜回想了一下,“钢琴节目表演的途中。”

  决赛的时候,肖米娜在连心之前登台演唱。肖米娜把现场推向一波高潮。为了张弛有度,在肖米娜和连心之间安插有一个钢琴演奏。

  陈一帆道:“钢琴节目表演完连心上场,然后就发现伴奏文件不见了。”陈一帆清楚记得,他去问过电脑调控老师,老师告诉他第二轮比赛前还确认过,钢琴节目表演之前明明还在。

  “可以这样说。”

  陈一帆黑着一张脸:“那人是谁?”

  肖米娜惊讶道:“你会不知道吗?”

  见陈一帆若有所思的样子,池诚问道:“是谁?”

  陈一帆慢慢说出一个名字:“唐婉萍。”

  肖米娜没有说话,只是给了一个赞赏的眼神。

  连心问:“唐婉萍是谁?她为什么要删我的伴奏文件?”连心可不记得认识这么个人,更不可能与她结仇。

  陈一帆只说:“一个无聊的人。”

  肖米娜笑道:“你就是这样评价你的爱慕者的,还好我不喜欢你。”

  池诚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了,就是在后台给帆哥表白的那个女生。”池诚激动道,“连心,你记不记得,我给你说过的。”

  连心点头。

  肖米娜笑着看向陈一帆:“她给你表白了?”

  陈一帆没有接肖米娜这句话,而是另外问了一个问题:“你好像对她很了解,你认识她?”

  “当然,她是我的同班同学。”肖米娜道,“我们班没人不知道她喜欢你,她把暗恋你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她为你做过很多疯狂的事情——”

  陈一帆打断肖米娜:“我不感兴趣。”

  陈一帆不感兴趣不代表池诚不感兴趣,池诚道:“说说,说说,她都做过什么?”

  肖米娜宠溺道:“你喜欢听啊,你喜欢听我就说喽。她偷拍了很多他的照片,贴到寝室的墙上,有一次一个同学不小心弄了一些墨汁在其中一张照片上,她大哭大闹,和人家大吵一架。她经常跟踪你们,当然主要是跟踪陈一帆,你们三个天天形影不离,”她看了一眼池诚,又看了一眼连心,“你们两个只是顺便被跟踪……哎呀,多得很,一时说不完。”

  池诚再一次恍然大悟道:“乖乖,好吓人,原来是由爱生恨啊。”池诚忽又同情心泛滥,“她也是可怜人,早知道这样,帆哥,你答应她不就好了。”

  陈一帆十分不高兴:“你怎么不去答应她。”

  池诚嘀咕道:“她又不喜欢我。”

  肖米娜捏了捏自己一直握着的池诚的手,笑道:“你真可爱,我喜欢你。”

  “呃……”池诚被哽得说不出话来。

  当着连心陈一帆的面自己的手就这样被强行握在一个“不熟”的女生手里,池诚感到很难看,他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反而被肖米娜握得更紧。

  陈一帆假装没看见两个人的小动作,陈一帆说:“这件事情你为什么不早说?”

  肖米娜迎向陈一帆的目光,坦然道:“给谁说?给你呀?你也没问我呀。”

  这倒是实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