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学神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152 2019.04.22 09:46

  胡门神坐在讲台上翘个二郎腿,双眼圆睁,喝道,“把不合格的给我抓上来!”

  科代表们不可能把人抓上去,因为太胖了,只能到讲台上来汇报:“胡老师,池诚作业没做完。”

  数学科代表满媛媛经常帮胡门神做事,情感上要亲近一些,满媛媛说:“帆哥每一科都多刷了一本习题集,这不合要求,请老师惩罚他,最好体罚。”

  “知道了。”胡门神看了一眼坐在窗边的陈一帆,很是满意。又看向教室最后那坨神,头痛道,“池诚,怎么又是你,你就不能稍微学学人家帆哥……算了,我也不和你说那么多,老规矩。”大家都喊帆哥,胡门神也跟了潮流,不仅胡门神,其他几个任课老师也跟了潮流。

  池诚从座位上站起来,众目睽睽之下,一脸憨笑往外走,他并不觉得难堪,重复太多次已经麻木了。操场上走起,跑十圈!

  池诚出去了,即使他带上了门,依然能听见从楼梯间传来的沉重的咚咚声,感觉楼都在颤抖。咚咚声一路下行,渐渐远去。

  好些人扯着嘴角似笑非笑,对于池诚,大家只觉得那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没心没肺,无可救药。

  胡门神接着说:“明天入学考试还记得吧!”这句话看似像疑问句,其实是祈使句。

  大家沉闷回答:“记得。”

  胡门神情绪饱满,像打了鸡血:“今天晚上科任老师都有事,就我没事,有事问我!”他的声音震得教室嗡嗡作响,还是立体环绕的。

  其实今天晚上整个年级都是班主任守,科任老师还在假中,他们要明天才上班。胡门神说科任老师都有事,就他没事,有事找他。他只不过想幽默一把,谁知他自认为的幽默不被学生认可,学生瞬间感到很绝望。

  他在,只会让人精神高度紧张。

  弄个入学考试,大多数学生认为校方实在居心叵测。入学考试就像一道符,能镇住各路妖魔鬼怪。

  暑假漫长,成绩好的本来也会认真学习,但一想到要入学考试,担心自己稍有松懈被别人赶超,不得不促使自己更加努力;成绩不好的,即使不学,也让你玩得不安生,夜深人静或者游戏打累的闲暇之余,“入学考试”四个字冷不丁一冒出来,到底还是能让人冒些薄汗,增添些惆怅。

  说得直白一些,入学考试就是要让人假期不得好过。

  陈一帆刷题,不是担心入学考试考不好,而是他太无聊,刷题只为解闷而已。再说,对他来讲,刷完一本习题集也要不了多长时间,全当陶冶情操了。

  不管愿意不愿意,入学考试如期举行。

  一间考室坐三十人,座次按照年级排名划分,年级前三十名坐1考室,第31至60名坐2考室,第61至90名坐3考室,以此类推。

  陈一帆一直坐1考室的1号座位,1考室的三十个人里有二十六个是四班的同学。

  在四班的这二十六个同学看来,他们只不过换了一间教室做了几张试卷而已。可那另外四个同学不然,他们如同无意中闯入别族族群的冒失鬼,尴尬、心慌、手足无措、无所适从……如果1号考室里的同学是凤凰,那么他们四人总感觉自己是山鸡,哪怕他们同样长着凤凰的羽毛。

  考英语的时候,开考约一个小时,陈一帆站起来向监考老师示意。监考老师说:“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陈一帆走上讲台,面向考生:“给大家更正几处错误。”同学们赶紧停笔看着试卷,陈一帆继续说,“第4页阅读理解第二段第二行,four改成tour,第三行war改成warmth。22题答案A中的单词bland改成island。第9页50题答案C的now改成new。再看短文改错题,文段倒数第三行,单词kings改成kinds。我做了一遍,其它没有错误,更正完毕。

  陈一帆更正完毕,直接回到座位上去了。同学们稀里哗啦更改完毕,继续埋头答题,无人喧哗,无人质疑。

  陈一帆说“做了一遍”,显然他已经做完了,而英语考试时间才过去一半。监考老师又急又蒙圈:“哎哎哎,同学,你可不能瞎改,改错了谁负责!”监考老师既不教英语,也不认识陈一帆。

  学生们笑道:“老师放心吧,不会有错。”

  监考老师很是诧异,问陈一帆:“你怎么知道这些地方有错?”

  陈一帆说得淡然,但也很狂妄:“这很明显。”

  监考老师觉得这很不明显,如果有错误需要更正,何况还是“很明显”的错误,校方自会广播通知……显然,教室里的小广播,除了刚才英语听力响过之后一直缄默无声。

  监考老师担心陈一帆乱来,影响考生成绩,于是对大家喊道:“大家最好还是等一等,不要盲目改动,真有错误学校晓得通知!万一错了,丢了不该丢的分可惜!”

  大家只是笑。

  监考老师若有所思:“你叫什么名字。”

  “陈一帆。”

  “哦……”监考老师不认识面前这个学生,但是陈一帆这个名字还是如雷贯耳的。是陈一帆,原来如此。

  后来英语老师邓玉红在评讲英语试卷的时候,抱怨道:“错误这么多,怎么审卷的,广播也不知道通知,怎么弄!”

  坐1考室的人喜笑颜开道:“我们考室帆哥更正过了。”

  邓玉红颇欣慰,又问:“那其他考室呢?”

  一部分人愁眉苦脸直摇头。有人瞻仰一眼陈一帆,愤愤然道:“不公平,1考室的人应该把分扣下来,凭什么全年级就他们考室有更正我们都没有!”

  邓玉红的回答很绝,也很让人泄气,她说:“有什么不公平的,1考试不是还有4个名额嘛,考进去啊!”

  嘚,邓玉红这是要让四班的人赶尽杀绝啊,还让不让人活,还给不给其他班的人留念想。

  1考室除了四班以外的那四个幸运儿,把陈一帆在考场上神一般的存在带回班上去热情传颂,传颂。传颂的结果是,陈一帆扔进垃圾桶里的信越发扔不完。

  入学考试成绩揭晓,陈一帆语文127,数学140,英语142,理科综合280,以总分689的成绩稳坐年级第一的宝座,年级第一那是一点悬念也没有。

  池诚语文88,数学90,英语83,理科综合151,以总分412的成绩稳居班级倒数第一,班级倒数第一那也是一点悬念也没有。

  陈一帆和池诚,各居第一,名次都很稳定。

  四班一共51人,除开陈一帆和池诚,其他49人全蜂拥挤在612至668之间。陈一帆直接甩第二名郝青松21分,而倒数第二名直接甩池诚200分。

  池诚在四班拖后腿那是拖得赤裸裸毫不避讳,一点情面都不留。

  四班的座位一个月变动一次,学生凭成绩选座,陈一帆永远第一个进教室,永远坐第四排靠窗的那个座位,空气好,有老榕树;池诚永远最后一个进教室,永远坐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他体积大,其他地方坐不下。当然,他也别无选择。

  成绩出来以后,语文老师江晓黎找到陈一帆谈话。她指着127这个数字说:“帆哥,最近是不是抓理综去了,不重视语文啊。”

  陈一帆:“我已经是最高分了,老师。”

  江晓黎语重心长道:“帆哥,我要纠正你一个误区,你的目标不是年级第一,学校之外还有市,市上还有省,省上还有国。你这才哪到哪儿,刚刚跨出市吧?你看看,语文才127,130都没上,提升空间大得很嘛!你不知道,你们班其他几个任课老师总嘲笑我,他们的都140以上,理综还是两个140,只有我的语文不足130,很没面子啊。”

  陈一帆:“……”

  江晓黎:“咱们下次能不能先考个130?”

  陈一帆:“我尽量吧。”

  江晓黎眉开眼笑道:“那好,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努力啊,不懂的随时来问我!”

  晚自习的时候,四班的教室里总是极其安静,大家各做各事,学霸纵横的班级向来如此。所谓学霸,就是霸着分秒学习,没有一个学霸是意象出来的,更何况此处还有一个天天刷题的学神。

  学神陈一帆正在解一道高深的数学题,他尝试了好几种方法,几番曲径通幽,已经快接近道路的出口。

  忽然,讲台上传来一声专门为引起大家注意的咳嗽声,一些太过专注的同学冷不丁被吓了一跳,轻轻拍着胸口压惊。

  胡门神的声音响起:“同学们,先把手中的事情放一放。”

  教室里瞬间有了克制的骚动,并伴随着窃窃私语,陈一帆头也没抬,继续解题。

  胡门神说:“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从今以后,希望大家在生活上多关心新同学,在学习上和新同学互相帮助。”骚动消失,窃窃私语也一起消失了,几十个人好似瞬间被灭口一般寂静无声……陈一帆继续埋头解题。胡门神降低音量,声音里难得出现几分温柔,“来,给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吧。”

  两三秒后,一个云淡风轻的女声响起:“大家好,我叫连心,请多多关照。”

  陈一帆笔尖一滞,这声音听起来很淡漠,说话的人话里说着“多多关照”,可语气里全无需要关照的意思。这两者本身就是一组矛盾,可这个声音却把它们完美结合在一起,倒也难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