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情非得已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13 2019.06.27 10:01

  池诚何曾被人这样追求过,既异样又无奈,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有一次大课间操时间,大课间操时间长达半个小时,按照惯例,这半个小时全校学生是要去操场做操的,那天遇见下雨,课间操取消,所有学生留在教室里自由活动。

  没想到,肖米娜利用这个时间段竟然在校园广播上为池诚实名制点歌,歌名叫《情非得已》。

  歌词很贴合肖米娜的心境:“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挥散不去。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真的有点透不过气……”

  庾澄庆的声音在宝岳中学上空的雨幕里穿梭,在每一间教室的小广播里嘹亮,在每一个角落里回响。中学生的生活本来就枯燥无聊,一点点火星子也能形成燎原之势,何况还是学校禁止的学生又尤其敏感的爱情话题,这下可不得了。

  先是肖米娜的几个闺蜜有节奏地喊:“在一起,在一起!”然后是肖米娜所在的班级合在一起喊“在一起,在一起”,他们不仅在教室喊,还刻意跑到窗台上去喊。

  窗台上一喊,声音铿锵有节奏,左右上下相邻的班级也跟着喊,这样一来整个摘星楼很快在一声接一声的“在一起”里沸腾。

  有人趁火向心仪的人表白,仗着有强大声势作掩护,好些人卯足劲大喊。在“在一起”与“在一起”的声音间隙里,只听见一个声音气壮山河喊道:“***,我爱你!”

  这可了不得了,众人像受到启发似的,纷纷加入表白行列,各种“***,我爱你!”出炉。在此起彼伏的表白声里,分明听见有人喊:“连心,我爱你!”

  “陈一帆,我爱你!”

  喊完之后,大笑,尖叫,起哄,场面一度失去控制。

  临近高二摘星楼的高三夺魁楼马上进入围观之势,高三的学生毕竟“饱经沧桑”“见过世面”,且高考在即,他们虽倒不至于跟着喊口号瞎表白,但是都纷纷跑到窗口、阳台上来看热闹,笑眯眯的,一副极尽包容的姿态。

  高三的学生能包容,不代表学校也能包容。学校立马命人关掉广播,班主任纷纷到班进行压制。好在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了,上课铃声一响,众人纷纷回到座位上端坐。

  那铃声就像一道灵符,能镇住各路妖魔邪祟,让刚刚已经走火入魔的小鬼马上恢复意识,回归正途。

  刚刚差点掀掉房顶的喧嚣烟消云散,宝岳中学重归宁静。

  俗话说“法不责众”,但也有句话叫“枪打出头鸟”。别人可以相安无事,但是肖米娜和池诚不行,他们是“始作俑者”,是“罪魁祸首”。

  胡门神把池诚喊到办公室,池诚进去的时候看见肖米娜已经站在她的班主任面前了。只听见肖米娜的班主任,一个三十多岁的姓唐的女老师,很生气地问肖米娜:“刚才那歌是不是你点的?”

  学生通常都擅长死不认账,哪怕铁证如山也能把自己掰扯清白。唐老师已经带过三届学生,遇见死不认账的比比皆是。此时,她已经做好了斗智斗勇的心理准备。

  不料,肖米娜大方承认道:“是我点的。”

  “你,你……”或许这件事被闹这么大本身就可气,或许是没料到肖米娜那么痛快就承认而被打乱了阵脚,总之,肖米娜的班主任竟一时不知道该拿肖米娜怎么办,被气得坐在旁边说不出话来。

  “还看!”胡门神愤怒的声音。

  池诚吓得一哆嗦,赶紧收回看向肖米娜那边的目光。

  胡门神暂忍怒火:“说说吧,怎么回事?”

  池诚老老实实回答:“我不知道。”

  “指名道姓给你点的歌你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成绩进步了就开始自我膨胀,动起了某方面的歪心思。池诚,我跟你讲,我就发觉你最近不对头——”突然,胡门神说,“你等着,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池诚看见胡门神从腰间取下一串钥匙,又在众多钥匙里找出一把黑把儿的,慎重去开办公桌最下面的一个抽屉。

  池诚很好奇,拉长脖子目不转睛盯着看,放得这么稳妥,也不知道胡门神要给自己看什么宝贝。

  不料,胡门神拿出一摞成绩单,简直让人猝不及防啊。从高一到现在各个月的月考成绩都在,一月不落,简直打了个池诚措手不及。

  胡门神都不用找,成绩单最后一名就是池诚。

  然后,胡门神从池诚高一开始讲起,口若悬河,讲他的成绩如何如何不堪,取得今天的成绩如何如何不易,又讲父母对子女如何如何期待……

  池诚的视线一碰到那些成绩单,马上被烫得缩回目光。再经胡门神深挖思想毒瘤,池诚羞愧得脑袋都立不起来,就像犯罪分子低头伏法接受审判。

  那边,肖米娜的班主任终于见识到了胡门神的育人能力,终于知道为什么胡门神届届带尖子班,终于知道为什么胡门神会是省级优秀班主任。人家这思维,这口才,这魄力……嗞嗞嗞,只能自叹不如。

  肖米娜的班主任稍微克制了下情绪,想到“罪魁祸首”还站在自己面前等待教育,于是做出心平气和的样子问肖米娜:“你为什么要去点歌?”

  肖米娜听见胡门神骂:“你看看你现在,一味追求皮相,减肥都减脱相了。看你这头发,这衣服,整个就是招蜂引蝶,难怪人家要给你点歌,以前多纯朴啊,这些都是危险信号,你再不悬崖勒马,好不容易得来的胜利果实恐怕就要毁于一旦了……”

  肖米娜的班主任说:“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

  肖米娜见池诚被骂,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或许她的性格本就如此,突然,肖米娜冲胡门神大声说:“胡老师,这事不怪池诚,他真的不知道,是我喜欢他,我一厢情愿,我去广播室点的歌。”

  肖米娜对老师喊出这样有失体统的话,不可谓不惊世骇俗。

  办公室里还有其他老师,除了胡门神和肖米娜的班主任,其他老师听了都摇头笑了起来。

  “嚷什么,还有理了,很光荣是不是!”肖米娜的班主任气得用书打肖米娜,“丢不丢人,啊,丢不丢人,你还是女生,害不害臊!”

  肖米娜微微缩着头,不躲不闪,任由班主任打。

  胡门神赶紧劝道:“唐老师别生气,都还是孩子,有话好好说。”

  听胡门神这样说,肖米娜的班主任唐老师住了手,尬尴道:“管班无方,做错事还这么理直气壮,让胡老师见笑了。”唐老师把书往办公桌上一扔,对肖米娜道,“我不打你,把家长请来!”

  一听要请家长,肖米娜慌了神,赶紧认错:“我错了,老师,我错了。”

  “知错也不行,赶紧打电话请家长……”

  被说得灵魂出窍的池诚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肖米娜已经被迫给家里打了电话,她还在接受唐老师苦口婆心没完没了的教诲。

  池诚回到班里,满媛媛兴奋道:“哇塞,你出名了,这下子全校都知道你了。”

  池诚耷拉着脑袋,唉声叹气。

  满媛媛自顾自地说:“你简直火得一塌糊涂啊。”满媛媛故意唱歌气池诚,“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

  黄杰跑过来,冲着满媛媛道:“你能不能厚道一点,落井下石算什么女汉子。”

  满媛媛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关你什么事!”

  黄杰特仗义:“欺负我师父就关我的事。”黄杰又问池诚,“师父,你没事吧?”池诚这两个月一直在给黄杰辅导功课,所以黄杰喊池诚师父。

  池诚道:“感谢关心,我没事。”池诚在办公室被胡门神说得体无完肤,差点也让请家长,只不过这些池诚不想说罢了。

  不料,黄杰说:“没事能不能帮我看一道题,我一直没做出来。”

  池诚斜眼看着黄杰:“万一我有事呢?”

  黄杰六亲不认道:“那也先把题讲完再有事吧,我这个比较急,就怕今天的计划完不成啊!”

  不愧是池诚的徒儿,学习起来都要走火入魔。

  满媛媛笑了起来:“哎呀,你果然是个厚道人儿。”

  池诚倍感无语,即使在心情万分沉重的情况下,依旧被黄杰缠着辅导。

  ……

  中午吃饭的时候,池诚有些心不在焉,把餐盘里的菜挑过来翻过去,像鞭尸。连心关切道:“怎么了,这菜不合胃口?”

  陈一帆道:“估计是菜里有毒。”

  连心瞪了陈一帆一眼,陈一帆给连心一个无害的微笑。连心把自己餐盘里的排骨夹了一块给池诚:“事情闹这么大谁也没想到,她又是女生,估计以后也不敢再来缠着你了。”

  陈一帆道:“那可不一定。”

  连心夹了一块排骨给陈一帆:“你把嘴堵上!”

  话音刚落,一个人风风火火来到池诚身边:“对不起,我来迟了。”来人正是肖米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