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本能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53 2019.05.28 09:17

  连心问:“外面下雨了吗?”

  “没有。”

  连心指着陈一帆的头发:“你的头发湿了。”

  陈一帆一摸,头发湿漉漉的:“我刚洗完澡。”

  “洗完头要马上吹干,我去给你拿吹风。”

  陈一帆本想说不用了,可是连心已经挣脱他走开了。

  连心找来吹风,陈一帆伸手去接,连心没给:“我帮你吹吧。”

  陈一帆蹲下身去帮连心穿拖鞋:“那也得先把鞋子穿上。”

  连心乖乖穿上鞋子,陈一帆坐到连心书桌前的凳子上。

  连心稀里糊涂的,吹风几次固定吹一个地方,烫得陈一帆的头皮生疼,陈一帆忍着一声不吭。

  吹完以后,连心抱歉道:“我好像把你的发型弄砸了。”

  陈一帆从书桌上的一面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头发根根炸裂,状如鸡窝:“挺好的,很有个性。”

  连心绞着手指,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陈一帆微笑着安慰道:“真的没关系,你快去睡觉吧。”

  连心不轻不重叹了口气,好像除了睡觉真的无事可做了。

  连心上床躺好,乖乖闭上眼睛,陈一帆细心帮连心掖好被角。

  连心忽又睁开眼睛,小心翼翼地问:“你会走吗?”

  “不会,我就在这里陪你。”

  “我外婆走了,我妈妈送她去了。”想了想又说,“我外婆是个很好的人。”

  “嗯。”陈一帆点头,“睡吧。”

  得到陈一帆的承诺,连心放心合上双眼。一晚上神经高度紧张,被温暖的被窝包围着的连心瞬间身心放松,很快沉沉睡去。

  池诚从19楼下楼以后并没有马上离开,他在楼下的寒风里站了大半宿,抽光了烟盒子里剩下的小半盒烟。

  凌晨三点左右,池诚抬头往楼上望了望,能望见的只有黑沉沉的天幕,天幕上一颗星子也没有。

  池诚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哆哆嗦嗦灭掉最后一支烟,带着冻到几乎失去知觉的身体挪出了连心家住的小区。

  江边,一个少年沿着江堤狂奔,一边疯跑一边嘶吼……

  闹铃一响,连心条件反射性的坐起来。她在被窝里的一只手之前被一个人握着,这一坐,手自然猛然挣脱。

  她醒了,握她手的人也醒了。

  屋里的一盏壁灯一直亮着,两个人冷不丁在这冬天的一大早“相遇”,睡眼朦胧,面面相觑。

  连心说:“你……”

  陈一帆说:“我……”

  沉默。

  两个人的脑子飞快旋转,以极快的速度找回断片的那些记忆。

  看来陈一帆先找回来:“早上好!”

  “早上好!”连心有些尴尬,看来连心也记起来了。

  忽然,连心“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陈一帆茫然看向她,连心指指陈一帆的头,捂着嘴笑。

  陈一帆转身去看书桌上那面镜子,镜子中自己的头发越加难以言状。

  一些地方因睡觉压塌了,一些地方依旧炸裂,显得一颗头像被狗啃过似的,全然失去平日帅气少年的风采。

  “借你家卫生间用用。”陈一帆猛的起身,不料坐在凳子上趴着睡了一晚,整个身体僵硬到有些麻木,起得猛了,陈一帆一个踉跄差点跌倒,还好没有摔下去。

  尴尬的陈一帆一边揉麻木的腿一边回头去看连心,连心正笑盈盈看向他。

  陈一帆打开面盆上面的水龙头,就着那热水埋头洗头,换掉睡衣的连心过来等着洗漱。

  陈一帆闭着眼睛,一只手在空中乱抓:“连心,洗发水呢?”

  “已经挤头上了,快点儿搓,随便洗洗就好,没时间啦!”

  陈一帆匆忙冲了冲,连心把他推出去自己赶紧进卫生间洗漱。

  陈一帆拿着吹风吹头发,他悄悄闻了闻手,又摸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再闻了闻手,刚刚连心推他出来的时候,他闻到了连心长发上洗发水的味道。

  现在,他的头发上有着和连心同样的洗发水味道。

  连心正在卫生间忙碌,陈一帆觉得这个早晨特别美好。

  陈一帆吹好头发倚在卫生间门旁等连心,连心正往脸上抹宝宝霜,回头瞥见陈一帆,笑道:“看来发型对一个人的颜值真的很重要。”

  陈一帆听到连心这含蓄的赞美,嘴角不自觉往上轻扬。

  连心的心情应该不错吧,一早上冲自己笑三次了,陈一帆第一次觉得睡觉真是最神奇的治愈良方,昨晚上那样一个没了魂的人睡一晚竟就“活”过来了。

  “你要不要抹点儿?”连心扬了扬手里的宝宝霜。

  “不抹。”

  “冬天不抹点东西皮肤不会太干吗?”

  刚刚还不觉得干,经连心这么一说,陈一帆一下子觉得脸上干绷干绷的:“那就少抹点儿。”

  连心站到陈一帆跟前来,低头扭开宝宝霜的盖子,用手指在玻璃瓶子里抠那白白的膏体。

  从陈一帆的角度看下去,连心美得像一件艺术品。

  连心依然散着一头绸缎般的长发,这使得陈一帆想到连心后脖颈窝里的“蜈蚣尾巴”,陈一帆一阵一阵心疼。

  连心睫毛低垂,那浓密纤长的睫毛微微轻颤,每一次扇动都像开启一段优美的旋律,红色毛衣衬得脸上的肌肤不是那么苍白……

  连心离陈一帆很近,近到又能闻到连心头发上洗发水的味道,陈一帆甚至觉得他们俩的呼吸也在彼此纠缠、融合,最后交替。

  这种暧昧的氛围使得陈一帆怦然心动。

  连心就站在陈一帆面前,亭亭玉立的,这让陈一帆想到昨晚差点崩溃的连心,想到连心对自己的依赖,想到握着连心的手睡觉,想到把连心紧紧拥入怀里的感觉……

  这样看着,这样想着,昨晚上的一点一滴都是鼓励,意乱情迷的陈一帆忽然伸手一拉,像昨晚一样,一把把连心拥入怀中。

  可是和昨晚不同的是,连心显然吓了一大跳,几乎在跌进陈一帆怀里的同时,连心就用最大的力气推开了陈一帆。

  这一推很粗鲁,直把陈一帆推离三步开外。

  宝宝霜瓶子掉在地上摔得粉碎,连心手指上的白色膏体也弄到陈一帆的衣服上去了。

  连心惊慌失措:“你——”

  陈一帆一下子蒙了:“我——”

  陈一帆怎么也没想到连心有这么激烈的反应,几乎是出于本能地推开他。

  本能是很可怕的东西,就像昨晚,看到连心的那一瞬间陈一帆是出于本能的想拥她入怀,也是出于本能的想保护她……

  而连心却以本能在抗拒陈一帆,这让陈一帆很困惑,很尴尬,同时也很受伤。

  连心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激,毕竟陈一帆昨晚陪了她一晚上,如果没有陈一帆,连心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几个字愈加印证“本能”说,这让陈一帆的自尊心越发受伤:“是我不好,是我鲁莽了。”

  陈一帆拿来扫帚扫干净地上的玻璃渣,简单处理掉身上的宝宝霜,以此掩盖满心创伤。

  连心盯着陈一帆小心翼翼地问:“你生气了吗?”

  “没有。”陈一帆淡然一笑,“你收拾好了吗?”

  “好了。”

  “那走吧。”

  两个人一起火急火燎出门赶往学校。

  两人一起进教室的时候,池诚已经来了。

  虽然陈一帆和连心脸上的表情和平时没什么不同,其他同学也没觉得他们俩有什么异样,可是池诚总感觉他们之间已经不一样了。

  首先,他们俩一起进来,其他同学只会认为这是偶然,因为大家基本上都是这个点来,和他们俩一起进来的还有好几个同学。

  可是池诚难免会想,他们一起来,帆哥昨晚应该一晚上没回家吧。

  他们来到池诚身边,一左一右入座。

  陈一帆手里提了两份早餐,他把其中一份越过池诚递给连心,连心接过去的时候意味深长看了陈一帆一眼,说了一声谢谢,可是语气跟平时明显不一样。

  陈一帆的表情依旧酷酷的,可是今天这种酷在池诚看来显然大有深意。

  他们俩的早餐是一样的,就连包装盒也是一模一样的。

  连心身上的味道池诚很熟悉,现在,池诚从陈一帆的身上闻到了相同的味道。

  种种变化让池诚的心仿佛一遍遍在冰水里浸泡,他很悲伤,是悲不自胜那种悲伤。

  不过,他的悲伤看在别人眼里就是坐在座位上呆若木鸡。

  只听见陈一帆说:“你昨晚去哪里了?”池诚不应,陈一帆拍了一下池诚,“问你话呐,还没睡醒?”

  “啊?”

  “啊什么啊,你昨晚上不是在微信里说要去连心家的吗?”

  “哦,临出门的时候被我妈发现了,没走成。”见连心正看着自己,池诚有些心虚,“连心,对不起,你还好吧。”

  “还好。”

  陈一帆说:“之后也没见你出来问问题,昨天的计划完成了吗?”

  池诚一阵慌乱:“啊,这个,这个……”

  陈一帆怒视池诚:“你偷懒了!”

  “我马上做,马上。”池诚无暇顾及其他,立马进入学习状态。

  可是一个题没做完,喷嚏打了好几个,池诚说,“帆哥,我好像生病了。”

  “会不会死?”

  “应该不会吧。”

  “不会死就别啰嗦。”

  “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