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里的朱砂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期中考试

青春里的朱砂痣 监考员甲 3078 2019.05.24 09:29

  再看其他班级,零食、耳机、手机、杂志各种装备,这样一对比,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学霸班级毕竟不一样,哪怕只是装装样子,那也得装啊。

  高高的主席台上摆有一排桌椅,陈文勇穿着制服坐在正中,一看就是正义的化身。

  旁侧有几个校级领导陪坐。

  主席台上空也有一道横幅,内容和校门口的一模一样。

  先是一个校领导作简短的发言:“今天,我们有幸请到陈文勇局长来为我校全体师生宣讲安全知识……”

  之后,陈文勇开始从各个方面给大家讲与安全有关的知识,理论与事例相结合,没想到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频频爆发出惊叹声和掌声。

  陈一帆觉得很惊奇,陈文勇在家像个闷葫芦,没想到讲起课来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像换了个人似的。

  这倒是出乎陈一帆的意料。

  陈文勇不是一个文采斐然的人,只不过他讲了很多案例,这些案例也不用刻意去收集,从片警干起来的公安局局长最不缺的就是案例。

  他只需要在众多的案例中选取一些典型的荒诞的贴合学生的一听就很假但偏偏又是真实的案例,来颠覆这群“小白”对社会的认知,这些故事学生们闻所未闻,自然兴趣浓厚。

  其中陈文勇着重宣讲了校园暴力以及危害,勒索他人钱财啊,威胁他人生命财产安全啊,甚至校园性侵。

  他不讲被施暴者受到的精神摧残,只讲为恶者如何断送青春年华,悔恨后的痛哭流涕,以及牢狱生活如何悲惨……唬得台下众多“小白”心惊肉跳。

  陈文勇的良苦用心陈一帆自然听得明白。

  陈一帆无意中回头,发现连心不在座位上,旁边的池胖子正听得津津有味。

  问胖子:“她呢?”

  池诚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刚刚还在,应该上厕所去了吧。”

  讲座尾声,陈文勇站起来说:“最后,我想以一个学生家长的身份说几句话。我的小孩现在就在宝岳中学读高中,因为工作繁忙,我很少来学校。在此,我非常感谢学校和老师对我家小孩的培养,作为家长,我一定会积极配合学校的教育,并且为他排除干扰,让他安心学习……”

  在这寒风中,陈一帆看着主席台上正在讲话的那个人,那个人最后讲的这番话目的是为了“敲山震虎”,虽然这“虎”根本不存在。

  什么“干扰”,什么“让他安心学习”,背后的原因都是陈一帆编造出来的,但是一个父亲的心还是深深触动了陈一帆。

  池诚也很有感触,他说:“帆哥,你把你爸骗惨了,你就不该骗你爸。”

  陈一帆直眉愣眼看池诚:“信不信我打死你。”

  ……

  讲座以后,公安局局长陈文勇的儿子到底是谁传闻颇多,高二年级尚且有很多人不知道是陈一帆,高三和高一的就更不知道了。

  在讲座上陈文勇不方便直说,也是为了保护儿子,毕竟他每天都在和亡命之徒打交道。

  这样含含糊糊以后,陈一帆在学校突然多出好几个兄弟来,个个标榜是陈文勇的儿子,各个年级都有,有的“儿子”拽惨了。

  安全讲座的晚上连心又请假了。

  晚自习放学以后,池诚去操场跑步,池诚心里很慌,连心不在,池诚一晚上心神不宁,问陈一帆题,陈一帆也讲得心不在焉。

  才跑了半圈,池诚越发苦闷,跑不下去了。

  池诚走上操场旁边的看台,一屁股坐下来,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拿出打火机正准备点火,无意中发现有一个人正向自己走来。

  池诚吓得赶紧把烟藏起来,没想到那人说:“藏什么,都看见了。”

  一听这声音,再熟悉不过:“帆哥,你来了?”

  陈一帆没有应答。

  待陈一帆走近,池诚发现陈一帆手里正燃着一支烟。池诚也不客气,直接掏出烟来点上,两人就这样默默坐着,萦绕在薄薄的烟雾中。

  半个月前,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两个人,陈一帆教会了池诚吸烟。

  其实也不算教,在这方面池诚表现出惊人的天分,一学就会。

  第一次在这里,陈一帆跟池诚讲,没有能力就不要站在她的身边。

  这句话振聋发聩让池诚羞愧难当,从而也激发了他的斗志,更加坚定要改变自己堂堂正正站在连心身边的决心。

  第二次在这,陈一帆说坚持不下去就早放弃。池诚为了证明自己,誓死做到不动摇。

  没想到,帮助池诚一步步取得资格的正是陈一帆。

  半晌,陈一帆问:“今晚没跑步?”

  “哦,跑了半圈。”

  沉默,只有两人吸烟的声音。

  一会儿,陈一帆没头没脑地问:“你知道原因吗?”

  “什么?”池诚沉浸在心事里一时反应不过来。

  陈一帆吐出一口烟雾:“你知道我在问什么。”

  “哦。”池诚明白过来,顿了顿,“我不知道。”

  “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没有。”想了想,池诚问,“明天你会问她吗?”

  “不问。”随后补充一句,“除非她自己说。”

  池诚点头:“嗯,我也不问。”

  两人再次沉默,这一刻,他们俩被同一件事困惑着。

  陈一帆踩灭烟蒂:“走吗?”

  池诚也踩灭烟蒂:“走。”

  两人一起走下看台,池诚道:“帆哥,今晚又要麻烦你啦。”

  陈一帆飞起一脚,不轻不重踹在池诚的屁股蛋子上:“脑子灵光点儿,我想早点睡觉。”

  池诚哎哟一声,摸着屁股拔腿就跑,陈一帆追上去继续飞踢,踢出一串“哎哟,哎哟”。

  ……

  第三周的学习计划是陈一帆给池诚做的,第四周的学习计划还是陈一帆为池诚做的。

  连心看着苦哈哈的池诚说:“快期中考了,这一次你估计能考多少分?”

  池诚直直腰背,很有气势的样子,可瞬间又蔫儿下去:“不知道哎。”

  “能考480吗?”

  “啊,480!”这对池诚来说可称得上天文数字,池诚吓了一跳,“我从来没有考到过480!”

  旁边的陈一帆淡淡地说:“考不到500别来见我。”

  “500?!”池诚失声叫道。

  这个时候杨皓青在讲台上说:“请大家静一静,下面说一个通知。为了丰富学生课余文化生活,推动学校和谐健康发展,学校决定举行第二届校园歌手大赛,海选时间谨定于12月4号晚上6:30,地点老运动场,请同学们踊跃报名,一展歌喉。”

  连心突然说:“如果你能考到500分,我就去参加歌手大赛。”

  此话一出,池诚和陈一帆眼睛瞪得像牛眼。

  认识连心这么久,四班的同学都知道,连心不喜欢热闹,更不喜欢参加集体活动,大到什么辩论赛、运动会,小到老师让连心在班上给大家交流学习经验,总之,连心一概拒绝。

  连心看着陈一帆和池诚:“不愿意算了,当我没说过。”

  “别呀!”陈一帆和池诚激动不已,异口同声。

  陈一帆一巴掌拍在池诚的肩膀上:“加油,我看好你。”

  连心看向窗外那棵老榕树,若有所思的样子。

  陈一帆在池诚旁边低声道:“考不上500,我废了你。”

  “可是,可是,我连450都没有考到过——”

  “那也废了你。”

  看着凶相毕露的陈一帆,池诚哭丧个脸:“帆哥,我尽力。”

  ……

  11月28、29号期中考试,也就是第三次月考。

  第一堂依旧是语文,考试时间9:00——11:30,考试之前的7:40——8:20期间大家在教室上自习,8:20以后才各自奔赴考室。

  上自习的时候,陈一帆和连心都有些紧张,一会儿问池诚带好2B铅笔没有,一会儿让池诚再次确定考室号和教学楼,别走错了,一会儿给池诚做心理疏导,让他别紧张。

  池诚本来不紧张,被这两个人一番疏导,紧张得要死。

  连心和陈一帆倾尽心血辅导池诚一个月,池诚就像一块铁,连心和陈一帆是打铁匠,尤其是陈一帆。

  相比陈一帆和连心,池诚资质不高,天赋一般,领悟能力堪忧,好在他勤奋,听说,够轴,没弄懂的,冒死也要问懂,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陈一帆给他的学习计划,他从不问为什么是这样计划而不那样计划,给他他就做,从没想过甄别。

  池诚究竟是“孺子可教”还是“朽木不可雕”,一考见分晓。

  从某个方面说,也在检验两个“辅导老师”的辅导能力,何况还有连心的“考上500分参加歌手大赛”的鼓励。

  这样一来,池诚此次考试陈一帆和连心竟比自己考试还紧张。

  8:20以后,连心和陈一帆去了一考室,考室就在摘星楼二楼,和四班的教室隔着两间教室;池诚去了求知楼的81考室。

  11月29号晚上,两天的期中考结束了,当晚的晚自习照常没有老师,老师们照常在机房里阅卷。

  自从连心是年级第一以后,陈一帆再不在讲台上公布答案,连心是不可能给大家公布答案的。

  杨皓青自告奋勇上去过一次,结果和大家争得差点打起来,谁也不服谁,杨皓青也不愿意上去了。

  四班的同学越发热火朝天争论答案。

  陈一帆问池诚:“考得怎么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