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快穿游戏加载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守夜

快穿游戏加载中 雪妖精01 2026 2020.08.02 13:54

  明信也还没睡,这种情况哪里睡得着啊,他在想进入这个副本后所发生的一切事,也被这种声音叫回了思绪。

  仔细一听,明信也尴尬起来,和于茗一样,觉得没电真的好。

  没错,这声音就是三号房传来的,陈宇和崔佳那屋,至于是什么声音,想想就知道了。

  于茗尽量不让自己去听,可架不住那声音一直往这边飘,并且还越来越大的架势。

  “X,叫X啊,给老子小点声。”

  突然有人骂了一声,听声音像是陈山。

  陈山一肚子火气,本来想找个美人泻火,结果被美人拿刀捅了脖子,伤的不严重,可没吃着天鹅肉,又丢了人,他正没地方撒火呢,结果别的房间的人不消停,这不是故意气他吗。

  还因为这种声音让他有一种非常大的冲动,想跑到于茗的房间去,反正于茗那边没刀了,他拿着刀,架在美人的脖子上,不愁对方不就范。

  是陈路一直拉着他,不让他妄动,说于茗这个人有点邪性,最好还是别招惹。另外这是晚上,不定有什么危险呢,最好是别外出。

  所以陈山才忍了下来,可他不想受气,直接骂了。

  但崔佳岂是听他话的人,不但没把声音小下来,反而变本加厉,更大声了。

  于茗无语,可她能说什么?

  别人的事,她管不了。

  那边明信让自己的呼吸变得绵长,当自己睡着了,免得不自在。

  “不要脸的狗男女,非要逼老子发火是吧,行,有种,到时候别怪老子弄死你。”

  陈山骂骂咧咧的,但终究没出屋找事。

  等声音停歇,于茗听到走廊有走动的声音,还看到从门缝隙处透进来的微微亮光,好像是手机发出的光芒,没一会儿听到了水声,应该是那两个人去卫生间洗去了。

  真这么胆大?这样的副本内一点也不顾及?

  于茗是真心佩服这两个年轻人啊。

  不过好像并没出什么危险,于茗又听到了他们回屋的声音。

  没了那两个人折腾,外面又静了下来。

  时间慢慢的过去,于茗都微微有了困意。

  有点累。

  于茗调整了一下坐姿,动了动腿部,脚还是抵着门边。

  于茗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她心里有大概的时候,但她觉得还是看一眼准确的时间好。

  “几点了?”

  明信坐了起来低声问着,他也有了睡意,但他并不敢睡。

  “十一点四十。”

  于茗低声答了。

  “我守着吧,你歇会。”

  明信不打算睡了,躺着也是折磨。

  “行。”

  于茗想了一下点头,既然有心和明信组队,那她就得学着和明信合作,她得给明信信任。

  于茗把位置让开,让明信坐了她的位置,明信也学着于茗,用脚抵住了门边。

  “我觉得夜里肯定会出事。”

  于茗并没有去躺下,她也靠墙坐着,她离明信的距离很近,不是她想占明信便宜,而是离的近,压低声音说话,别人才听不到。

  “我也担心,要出事,肯定是十二点左右或者到三点这个时间段。”

  明信也是这样想的,既然于茗想和他交流,他也不会拒绝。

  “你觉得出事的人会是谁?”

  于茗又问。

  这次明信没答,这个不好猜。

  “崔佳或者陈宇吧。”

  过了好久,于茗以为明信不会在说话的时候,明信突然答了,他的声音很低很低,只于茗能听到。

  “我猜崔佳。”

  于茗说了她的猜测。

  明信扭头看了于茗一眼,他以为于茗会说陈山呢,毕竟陈山是很讨人厌的一个人,又一直纠缠于茗,没想到于茗会说崔佳,虽然崔佳嘴很欠,可看她的样子,像是有底牌的。

  “到明天就知道了。”

  于茗知道明信在想什么,她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叹息。

  明信点头,到了明天就知道,知道这里会不会死人,死几个人。

  突然,于茗一下坐直了身体,明信的身体也紧绷起来,因为两个人都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

  没有光亮,说明这个人没用手机照亮。

  是没有手机的人还是没打开?

  脚步声慢慢过去,两个人并没有松一口气,而是屏住了呼吸。

  没一分钟,水声传来,看来是有人起来上厕所了。

  等脚步声又慢慢回去,于茗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明信也放松了坐姿,还好,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只不过没等两个人完全放松下来,外面又有轻微的脚步声,又响起了水声。

  一次又一次的,于茗听到了四次水声。

  上厕所也会传染啊,都一个跟着一个。

  眼睛适应的黑暗,人在黑暗中的感官也格外明显,于茗发现明信动了一下,幅度不小,像是也要起来上厕所的样子。

  “不要去厕所。”

  于茗一把拉住明信的手腕,语气非常急速的说着,她知道人有时候会被传染,看到你身边的人都在打呵欠,你明明不困,却也会跟着打,你身边的人都在睡觉,你也会有想睡觉的意思,都去厕所,你会不由得也想去厕所。

  夜晚的厕所是个很危险的地方,即便先前的人都平安无事的回屋了,于茗也不放心。谁知道那些人是不是真的平安无事?

  就算于茗猜测今天晚上出事的人是崔佳,但万一她猜错了呢?不得不防。

  她希望明信如果能忍,还是忍忍,如果实在忍不了,那再说,她也不能不让人去。

  “我不是去厕所。”

  明信没想到于茗会拉住他,他感受到了于茗的关心,对方的好意,他不会拒绝。

  “我就是腰刚才有一点点的难受,活动了一下。”

  明信解释着。

  于茗听明信这样说,她急忙松开了明信的手,合着是自己闹了个乌龙。

  “对不起啊,我有些紧张。”

  于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

  “不怪你,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怕我出事。”

  明信低声说着,声音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这个女孩对于自己从一开始就散发出了别样的好感和信任,这里面的人她只对自己散发了友好,对于白贺和刘勇,也只不过一般,并没有信任,当然了,也没恶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