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窥星残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梦魇

窥星残录 李大善仁 2452 2020.01.07 23:33

  黑水城外野狼谷,方弃背靠着一块凸出来的岩石,后背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都能感觉到他们在破烂的衣衫中不住的摇曳,在这如后娘大耳刮子一般的寒风中方弃竟然不觉得丝毫的冷,因为他的面前不足三丈处有一只全身雪白的狼在玩味的看着自己,蹲在地上,时不时还歪歪头,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方弃觉得它是在端详自己的食物,思考第一口该从哪里下口,自己走的太急,竟然连一件防身的武器也没有带,哪怕是一把短刃呢!

  小孩不懂跑路该带啥,大人也不懂么?就给随便套了一件小马甲连口吃的也没给更别说武器了,就这样让一个六岁的孩子投靠三百里外的陌生人,我说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你们是有多不靠谱啊!!!方弃心中暗暗赞叹自己的父母。

  据别人说那时候父亲母亲同在书院为师,佳偶天成,人人羡慕的一对。

  据父母说他们俩人是眼看年纪都不小了,互相也不烦就就凑合一起过了。

  后来,方弃能记起的日子是这样的。

  不靠谱的父亲每日不是在书房里鬼画符就是蹲在那望星台和他那些疯子般的学生研究星象,偶尔看到方弃了就拽着小家伙和他一起扒拉浑象仪,就连家中地砖都是依北斗五曜而布,屋内穹顶是二十八星宿,耳濡目染之下,别的小孩三岁在那玩过家家,而方弃却是在破变六十四爻解闷。

  方弃的母亲叶子琦则更不靠谱,从小师从医国圣手稚歩施,不是埋头于尸体堆里庖丁解人,就是披头散发满眼通红的盯着丹炉炼丹,偶尔见到从方知手里跑出来透气的小方弃揪住就是摸出银针一顿扎,要不就是将那自己也不敢吃的莫名丹药如炒豆般给倒进方弃的小肚子里,看着方弃肚子一会圆一会扁,慌不迭的连茅房都上不及,而一旁的亲娘不慌不忙的掏出小本本记下服丹后的反应。

  所以说方弃的童年是一部包含辛酸的血泪史,从给他起的名字也可见一斑,纯纯粹粹的放养,这也同时造就了他处事不惊的性格。

  在方弃看来,这次变故如果不是自己从私塾下课回家正好碰见了父母,他们怕是会忘记还有这么一个儿子的,情急之下给他套了个马甲说“咱家出事了,你赶紧跑路吧!”

  也没来得及告诉他这路上还会碰见大白狼!

  虽然方弃会一些剑术,但手中无剑!

  虽然方弃会使毒,但跑路跑得急也没带啊!

  虽然方弃会一些医术,但是也不对路数啊!

  心中转眼百种思量,却想不出今日如何破困!

  只见白狼打了哈欠,悠悠的站了起来,甩了甩身上的毛发,露出獠牙,前爪向前探出一步,身体后倾,眼神骤然变冷,死死的盯住方弃!

  方弃左手握拳,右手为刀,右足依势向前一划,双眼微缩,与那白狼成对峙之姿!

  嗖的一声,还不待方弃有何动作,一道白光闪过,那白狼已腾空欺身而来,前爪掏腹,狼牙撕喉!

  方弃骤的吸腹,躲过狼爪,身体如游蛇一般附着身后岩石向侧面疾退,手刀挟风砍向狼颈!

  刺啦一声,双方一碰而退!白狼左右摆了摆自己被击中的脖子,伸出舌舔了舔前爪的血,复又盯着方弃,眼中嗜血之意更盛!

  方弃手掌发麻,左腿也被撕开一条血印!

  一人一兽,甫一照面,就各自吃了暗亏!

  白狼小觑了眼前的小孩,而方弃又失在不知这白狼不是普通的野兽,而是一头一阶灵兽,如若是普通野狼,刚才一计手刀就会让其折颈而亡!

  方弃身体下倾,双手向前,死死盯着白狼,做攻击状!不待白狼如何动作,双手成钩,双足向前一弹,袭向白狼双眼!

  白狼明显一愣,它根本没想到眼前食物会主动攻击自己!

  四足向空中弹起,生生拔高三尺,堪堪躲过眼部要害!但终究慢了一丝,方弃抓住这个机会,右钩变剑,如捏那剑决,中指食指相并在空中带着剑气轻轻一划,触及白狼那最柔软的腹部!

  嗷!的一声,那白狼滚出五丈余远!

  待它站起来,呵!.....呵.....的喘着粗气,而那呲着牙的舌尖上有血流出,自是受了内伤!

  只见它眼睛突的由绿变红,脖颈间的毛发眼见的变长!嘴尖獠牙也在变长,那爪,那腿都生生大了整整一圈!

  “不好,是灵兽!”方弃这才想起来曾在金陵城的斗兽场见过灵兽,那是一只豪猪,也是在受伤后生生变高高一尺,战力突升!将当时的斗兽者撕成了碎片!

  变身后的白狼如一头猛虎般俯身看着眼前如小兔子一般的方弃!它不准备马上咬死这个人类的小孩,他要好好玩玩,将他四肢撕下来,慢慢玩味,用带着倒刺的舌头将这柔嫩的柔一层一层的舔食!

  方弃想逃,却发现白狼巍然不动间已经封死了他所有的方向!不待他再如何思量,白狼已不给他机会,耳朵中只听见一声低吼,喉头一甜,人已然飞了出去,落在了五丈远的荆棘中!

  根本来不及反应,方弃完全不是变身后白狼的对手,和猫与老鼠一般。

  荆棘中的方弃强忍着痛站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的腿已经颤抖的站不住了,上面好几个大洞,血流如注!

  原来刚才是白狼先用吼声将他震晕,而后咬着他的双腿将他甩进荆棘,这么下去根本就是虐杀,没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方弃单膝跪地,死死盯着一步一步走来大巨大白狼,白狼也饶有兴趣的盯着方弃的眼睛,他想看看这嘴里的食物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五丈!四丈!三丈!

  白狼逐渐近身,方弃魏然不动!

  两丈.........一丈...,方弃已然能闻见那白狼嘴里的腥臭之味!

  半丈!就是此时!

  方弃双眼突然变黑,纯净的黑,没有一丝白色,黑的空洞,如苍穹,如幽冥!

  白狼骤的看到这双眼,脑中如刀割一般,它觉得自己的狼魂被剥离了出来,不由自己控制的飘向一个黑洞,想挣扎却怎么也挣扎不动,飘啊飘啊,脑中一黑,最后的意识也飘散了,身体轰然倒下!不见了动静.........

  方弃好像被抽离了所有的力气,也不由自主的的全身瘫软了下来,躺在白狼头边喘着粗气!

  好舒爽啊!

  大战后的方弃居然第一感觉是爽!他看着脸边死翘翘的白狼,无比的爽快!我居然自己杀了一头灵兽!哈哈,来啊,你起来再咬我啊,咬我啊,哈哈哈......

  啊!方弃突然一惊,只见那白狼居然又慢慢的站起来了,它居然没死!

  只见白狼用那厚重的爪在试探的推自己!它这是要看看我死了没有么?

  “罢了罢了,只求你吃我的时候少嚼几口,那样还能少疼几下!”方弃真的放弃了........

  .........

  嗨!嗨!嗨!小师弟,小师弟,你醒醒!醒醒!

  我们该练功了!鸡都快叫了!

  方弃悠悠醒来,入眼的又是那颗大光头!

  “啊,别浦啊,那白狼呢?”

  “啥白狼,那白狼不是被你杀了么?话说回来了,那小白狗真的该死,你不杀它我也早就想剁了它了,在野狼谷修炼的时候早上居然不陪我起来跑步!”

  “啊!............师兄说的极是,走!我们修炼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