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窥星残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修炼如荼

窥星残录 李大善仁 2047 2020.01.08 20:52

  二牛刚刚把从寂河里凿的鱼送回去就听得那凄惨的叫声,心里头不由的暗爽。

  这光头小子几乎是和他一起长大,头几年的时候还个子差不多高,近两年突突的窜了起来,同样是七岁,自己和黑水城的小伙伴们都又瘦又小,唯独这蓝眼睛的外来货生的越来越高,还越来越帅,成天的没事眨巴着大花眼在街上对着些军伍大爷里的半大老娘们放电!

  而那些女人也觉得这邻国小皇子着实可爱,自小看着他从光屁股长大,虽然个子长得不小,但都没把他当做大孩子,言语行为上亲昵了些,看见他就摸他的小光头,关键这货还不老实的往人身上有些部位上蹭,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要不是每天都能听到他被城主揍的吱哇乱叫,二牛和他的小伙伴们非得嫉妒的发狂把这货沉了黑水河喂鱼去!

  好在上天还是公平的,给了他一副好皮囊,就给他每天一顿胖揍!

  待到二牛吹着口哨嚼着鱼干来到霸气的城主府前,想要再于言语上鞭笞一下这个挨打的帅小伙的时候,却惊呆了,口中的鱼干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

  只见本来应该是猪头的别浦红光满面好端端的站在那,而一旁的那个不成人形的猪头不是小七万是谁!关键是月城主还在躺椅上一晃一晃的喝茶!

  “你们!你们!太欺负人了吧!他不是你们的客人么?不是这光头的师弟么?不是你的徒弟么?怎么就被你们揍成这样!还有没有王法了?”

  “走!七万,去哥家,哥家里有烤鱼吃,不要理这俩个王....人”

  二牛看了看城主,想起那些传说,生生的将骂人的话咽了下去!

  正待二牛要上前去搀扶方弃的时候,只见方弃抬起他那满是淤青的胳膊摆了摆手,微弱的用有些漏风的嘴说:“布挨寺......不挨寺!,蟹蟹你,阿牛!”

  惊奇的二牛勉强能听懂方弃说的什么,正待要再说话却听见城主冷冷的说:“怎么?我训练我的徒儿这位小朋友也要管么?要不要一起?”

  “我.........我就坐在这!你们再这样虐待儿童我就去金陵城告诉帝君!哼!”二牛默默退后了一步坐在篱笆墙外的石头上气鼓鼓的说。

  墙外的二牛就这样坐着远远看着别浦将伤痕累累的方弃扔进一个满是绿汤水的大锅里,底下还加着火,热气腾腾的大锅里方弃闭着眼睛喊爽!

  二牛瞪大眼睛看着,嘴巴张大到可以放进一颗鹅蛋!

  他以为今天方弃就要被活活煮了!可是见那锅里的方弃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了,就连肿着的眼睛也消肿了,而且还比原来更好看了!

  那锅绿色的汤水也变的如清水一般!

  锅边的别浦心疼的直咧嘴,这锅药汁他平时得用小半个月才能吸收的如此之好,这眼前的小师弟真当是恐怖!吸收和愈合能力竟然比自己强几倍不止!

  躺椅上的月白也暗自吃惊,他自己调的淬体液自己清楚,其中因为方弃身上有白狼的造成的暗伤,所以还特地加大了药量,而现在一次就被方弃吸收了个干净!照这样下去,自己那点存货怎么能够够这俩小子给造的!真是败家!

  其实方弃能有如此恐怖的吸收能力是与他那不靠谱的娘亲有关系,把各种大补丹当做炒豆般吃,还时不时用银针来一遍洗髓伐经,就算给条土狗现在也能成长为灵兽了!

  只是方弃的父母在给他拓宽经脉之后还没来得循序渐进加以引导开发呢就遭遇变故,不得已将他抛给了好友月白,这可苦了月白,一个北夷大君的儿子,一个莫逆之交的儿子,都把他当做育儿堂了不成!

  泡了一个热水澡的方弃顿觉得神清气爽,跳出锅来,伸了一个懒腰,身上的各个关节噼里啪啦一顿响,几日来的疲惫一扫而光!

  他对着师父和师兄一揖!道“多谢师傅师兄!”

  “我说你能不能别光着屁股说话,你师兄我对男人没兴趣!”别浦鄙夷的说。

  “我说为何如此爽快呢“方弃落荒而逃!

  “我说你这厮以后能不能以后别特么撕我衣服!”屋里传来方弃恼怒的声音。

  看到方弃那白白的屁股蛋子,二牛才回过神来,果然这变态是可以传染的,短短一日一个沉默寡言的的正常孩子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后来在方弃的好不容易的解释下,二牛才勉强相信了他们是在修炼,而不是方弃师徒三人有某些不正常的倾向,而方弃也给他讲了自己的缘何来到这里以及白狼已经被他杀死的事情。

  听到白狼已然死了,二牛向着方弃拜了三拜后道“我爹的仇是你报的,以后你方弃就是我秦牛牛的的兄长!你方弃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我们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

  “好好好,我认了你这个小弟弟!”

  方弃急忙打断激动昂扬的二牛的话,心中嘀咕着以后这二牛要知道这白狼是自己师父养的宠物又指不定怎么想呢。

  在方弃给师父和师兄做了一顿美味的中饭后,差点没把其余两人吃的连昨天的晚饭都吐出来后,师徒三人愉快的决定以后的饭还是由别浦来做,方弃说怎么都行,只要大家开心就好,自己其实也不讨厌做饭的。

  饭后师父没有布置修炼任务,三个小孩子在屋外的石桌边闲聊,颇为认真。

  “师兄,你为什么是秃头呢?”

  “此话说来话长,每次修炼都因为跑得慢被师父薅住头发痛打,后来干脆就剃了”

  “二牛,你妹妹漂亮不?改天带我去看看”别浦认真的说。

  “滚!把你那龌蹉的想法给小爷收起来!”二牛没好气的骂道。

  “二牛,你妹妹叫啥名字?”方弃有些奇怪的问,心里想莫不是秦羊羊还是秦猪猪之类?

  “我妹妹叫秦素素”

  “大哥,你那伤咋好的如此之快?”

  “小师弟,我那套伏虎拳你觉得如何?”

  “小师弟,那那套擒龙手呢?”

  “哥,你那屁股蛋咋那老白呢?”

  “你们滚!!!!!”

  “二牛,白狼已然凉了,你还要当冰原猎手么?”

  “当毛的冰原猎手,兄弟以后要赚钱,很多很多的钱!话说那白狼的皮你剥了没?最少五十金!”

  “那货是灵兽,变身后毛都硬的和钢针似的,如何能剥的下来!”

  “师弟啊,师父其实还是很在意那狗子的,你以后要注意别让他抓住你把柄!师父其实可小心眼着呢”

  “你们两个!滚去训练!还有那只牛!去,把桶里的淬体液倒门外去!”如雷声起!

  三人作鸟兽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