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窥星残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苦修

窥星残录 李大善仁 2160 2020.01.10 14:46

  月白一夜未回,第二日天亮才和端木柔一起归来,二人神色颇为凝重,细心的方弃发现师父的黑袍竟然破了好大一块,似乎有火烧的痕迹。

  小师兄弟俩人晨练完回来正好与师父碰了个正着,看着别浦那咬牙切齿的样子,方弃肯定这货心里头有什么龌龊的想法。

  “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我的错,请师傅责罚!”方弃觉得昨天被自己和别浦揍惨了的那十几个少年肯定是和城主告状了的,所以见到师父马上主动承认错误,希望自己的良好态度能让师父一会下手的时候轻着点。

  “哦?你都知道了?”月白狐疑的看着方弃问到。

  别浦这时急忙往地上一跪道:“师父,我也有错,是我没有看管好小师弟,可是那些城东的混混们也太可恶了,那骂的也忒难听,丝毫没有把师父您这个城主放在眼里了,我们这才动的手,师父要责罚就责罚我吧”

  月白没有应声,扭头看向端木柔,只见端木柔轻轻的摇了摇头。

  月白回过头来看着地上跪着的两徒弟说:“你两人知错就好,今后不得恃武伤人,尤其是你别浦,时刻记得自己是大师兄,这次你做的不错!行了,起来吧!”

  “方弃,今天开始你跟着柔儿修炼,你得快点强大起来,这才能应对以后的事情,我们不能庇护你一辈子的!”月白留下这一句话后就回屋了。

  别浦还在那里因为今天不只是免除了一顿胖揍还稀奇的得了师父的表扬而洋洋得意,而方弃却听出了师父的话中有话,还有那破了的黑袍,还有那师父和柔姐姐之间微妙神情,这一切透着一股莫名的诡异。

  后院,端木柔今天换了一身青衣,面对着方弃缓缓的拔出了剑,骤然间以端木柔为中心五丈之内的空气忽的粘稠起来,而在中心内的方弃觉得一股压迫之感袭来,犹如将自己的身体沉进了水中,呼吸不由的重了起来。

  只见端木柔朗声道:“北陆端木柔,炼骨初期八层,武修剑者,此剑名青魰,方弃你可准备好?”

  端木柔的鬓间青丝无风自动,立在那里如仙女下凡一般,看的一边的别浦嘴巴都合不拢,同时也暗暗吃惊,原来这小娘皮修为如此之高,看来以后得小心一些了。

  方弃面对这眼前陌生的端木柔,强大的压力让他顾不得多想,手腕间的关节啪啪作响,将手中的青钢剑使劲握在手中,慢慢抬起,手腕一抖,剑尖嗖的一挑,带着破空之声,唰的撩向端木柔面门!

  端木柔暗赞,剑身一横,当的一声!方弃的剑尖堪堪刺在青魰剑身!

  方弃刚想收回却发现青魰如有粘性一般,怎么也收不回自己的手中剑,不待方弃有何动作,那青魰一翻,如游蛇顺着自己剑柄的手腕袭来!

  方弃顾不得多想,手中一松,撤剑出腿,腰身一扭,以右掌为刀切向端木柔持剑的玉腕,端木柔向后一掠,左手对着方弃切来的手掌飘然一点!

  方弃吃痛,手腕犹如被刀割一般,不得以旋身左手向后一探抓住了刚才撒手的青钢剑,时间拿捏的刚刚好。

  “好!小师弟漂亮!”,别浦不由得拍手叫好,今天的小师弟太出他意外了,本以为在那强大的压力面前会如先前似的转头就跑呢,没想到会先出剑,出其不意之下这一回合端木柔竟是也没有占多大便宜!

  端木柔笑吟吟的说:“方弃,小心了,我不会再放水噢!”

  话音还未落,方弃眼前一花,只见一道剑光迎面闪来,他堪堪将青钢剑横在胸前,咣的一声,方弃只觉如遭万钧重击!手中的剑就要脱手而飞,当下腰里一沉,握着剑身体向后翻了好几个跟头靠在一颗腰一般粗的大树上才止住身形,那树上干枯的小树枝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

  不待放弃喘息,耳边就传来那青魰剑的呼啸,剑气已然触及他的发丝!

  方弃大骇,慌不迭一个驴打滚弹向身侧后的灌木丛中,身后的那棵大树轰然倒下!

  方弃惊的一抹头上冷汗却抹下一缕头发于手中!太恐怖了,这柔姐姐居然如此可怕,若不是自己滚的快,方才这一下掉的就不是头发了!

  还没等自己从死里逃生的庆幸中回过神来,一道剑气又奔着灌木丛来了,刷刷刷的如那大镰刀收割一般,偌大一片灌木丛被剑气划的七零八落,然后追着手脚并用爬出来的方弃去了!

  方弃心中无限悔恨!肯定是刚刚自己不打招呼瞬间出手惹怒了柔姐姐,这才对自己痛下下手的!就在内心哀嚎的瞬间只见听自己的衣袖刺啦的被剑气削下一大截来,若不是他的感知要比一般人强大,断的就是那只刚刚作掌刀的手了!

  方弃真当是吓的魂飞魄散,根本顾不得狼狈!东滚一圈西滚一圈的在林子里不断地躲避端木柔不知道从哪儿袭来的剑气!

  别浦甚至是师父训练他的时候,只是些皮肉之苦,痛在筋骨,而在端木柔的剑下,这一愣神的功夫就是身体上缺一件什么,这哪儿受得了!

  另一边的端木柔越打越是震惊!她自己用了多少成力自己清楚,一般淬体圆满的修者在自己这般攻击之下也不可能全身而退,早就血溅当场了,而就是这个不入门的方弃却是滑溜如那泥鳅一般,除了被灌木划伤的皮肤,身上连一道剑伤也没有!这让端木柔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不自觉的放水,然而并没有!

  面对越打越凌厉的端木柔,方弃根本没有时间去乱想,似乎是机械的用本能去躲着那一道道的连环剑气!如果月白在场就会发现,方弃那眼中的黑色眸子在慢慢的放大,林中那躲避的身影慢慢的不再那么狼狈!

  忽然,剑气停了,满身都是泥土和划伤的方弃愣愣的看着三丈外的端木柔。

  端木柔香汗淋漓,心中复杂的难以言表,心中不由的叹道:“方叔当真是生了个小怪物!”

  “行了,今天就到这,晚上咱们修炼心法,你去吧,赶紧洗个澡去,你个小泥鳅!”

  方弃终于松了一口气,顿时瘫软下来,对着像看怪物一样看自己的别浦说

  “师兄啊,我还活着,还活着啊,这修炼也太特么吓人了!”

  别浦扶着瘫软在地上的小师弟,口中也喃喃的说

  “是啊,这女人也太特么吓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