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窥星残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魂武双修

窥星残录 李大善仁 2263 2020.01.07 13:15

  在祥和安静且愉快的气氛中,师徒三人完成了历史性第一次正式会晤,看着大床上打闹的两个孩子月白本来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到底还是个孩子,面对家族如此变故还能泰而处之,这就不能以心性论之了,但月白隐约间又觉得哪里不对,特别是方弃刚刚执拗的使用他那微末的曈力,若不是自己发现的及时,现在这个在床上和别浦打闹的孩子大半是被反噬成废人了,那岂不是辜负的兄长予以自己的托付了。

  想到方知,月白目中不禁一寒,一日前他接到方知飞鸽传来的信件,其中饱含临终托孤之意,当下觉得事情不对,就马上赶往金陵,奈何方知算准了他会去救自己,偏得将书信到达的日子推后了好几日,待他赶到时却只见到了朱雀门前一纸告示,盛怒之下,留下一掌后就去了方府,怎料方府已然成一片废墟,空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用脚扫开积雪,泥土中的血已然入土寸余,显然是经过了一场惨烈的屠杀,而从现场的痕迹来看绝非普通人所为,到处充满着修者遗留的气息。

  修者修炼,突破初境后,每个修者都会寻适合自己的功法,凡功法大多以自身之气引发天地之元,具像为风,雨、火、雷等,以已为介,发挥出巨大的力量!,顶级的武者可以做到单拳毙虎,但炼骨境初期的修者杀一个顶级武者就如探囊取物一般,而修者出手过的地方,天地之元会稀薄很多,或是异常混乱,月白作为一个炼骨中期的修者自然能看的出来这其中的蹊跷之处。

  北陆帝国的修者寥寥无几,而自己几乎是这不多修者中修为绝顶的几个人之一,方知与自己交好在这帝国谁人不知,况且方知身为浑天监监事,北麓书院曾经的文科教***国青年八俊之首,不谈他与那慕断锋互为知己,就算是慕断锋要杀方知也断然不会用此种血腥手段,更不会动用修者!

  想到这里,月白腾的想起方知书信中要他照顾的方弃,遂急匆匆的从金陵一路寻回黑水城,这一路有大雪的阻碍,方弃走的不快,一路还有踪迹,后陆没下雪,等过了黑水岭后就没有一丝痕迹了,等到了野狼谷才堪堪发现地上的血迹,这时候月白心下说要糟糕,肯定是遇上他四年前无聊饲养的小白狼了,那白狼去年已然是跨进初阶灵兽,就算是顶级武者面对都要逃,更别说方弃才是个六岁的孩子!正在月白后悔万分之时却发现了白狼的尸体。

  外表看来没有一丝外伤,皮毛也极为顺滑,眼中瞳仁却已涣散!这是明显的遭受了魂修的攻击,要知道魂修在这个大陆上都极为罕见,而能如此轻易灭了一只一阶灵兽的魂修其魂力最少也得是跨过了聚精境的强大修者,因魂修的功法特殊性,一般都较为隐秘,更是擅长远程攻击和暗杀,就算月白见了也得绕着走,不愿意和这样的修者产生冲突。

  自己的地盘上何时来了这么一位强大的魂修,他却毫不知情,月白当时后悔这几年过于专注于修炼和照顾别浦,根本没有好好经营黑水城,平时也只是辛离在打理,自己只是做得个闲散的便宜城主罢了。

  在月白进入黑水城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位魂修的窥探,在他的一击之下魂力退去不见了。月白着急寻方弃也没再寻这魂修的麻烦,再后来就见到了方弃,看到了他身周那波动的元气,当下就明白自己误以为的强大魂修就是眼前的孩子。

  再后来方弃乱用魂力窥探那星辰之力险些被反噬,月白才知道方弃对于魂修只事根本不知情,他有如此魂力也是因那《窥星录》的关系,当然这也与方弃那惊人的天赋不无关系。

  “师父,我父母暂无性命之忧,师父暂且放心”,背后传来方弃笃定的声音。

  “你缘何知道?”月白不解的问到。

  方弃恭敬道:“方才弟子观那二十八宿中氐宿貉奕奕与我生应,氐宿中梗河乃我父母命星,虽然暗淡,但我确认他们还在人世!”

  月白闻言心中大定。

  《窥星录》乃当世奇书,方家九代都为星官,在这方面的造诣可说是整个大陆都无以比拟,当初在北麓书院文科项中方知也曾开坛宣讲过此书,但是能参悟到其中之奥妙的百无其一,这书中之义已然不是什么秘密,书院之人大半知晓。

  但众人不知的是,这《窥星录》其实是一本魂修法义,这也是方知当年悄悄与月白说过,方知当时略有小成,曾经兴匆匆的给自己演示过,在书院的后山行云布雨,虽然只是一小片,但是当时的方知高兴的似个孩子。

  当时作为一个刚炼骨的武修,月白深知这法义的珍贵性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在修者的世界根本没有道义可讲,遂再三告诫方知不要将此事告知于第二人,包括当时的院长慕断峰。

  现在看来方家的变故事发如此突然,又有修者的参与,八成是与《窥星录》有关系。

  眼前的方弃才6岁就有如此能力真是让月白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方知有如此优秀的儿子,担忧的是方知因此事现在下落不明,月白最担心的是方知被一些隐秘大宗的老怪物盯上给捉了去,如果是那样,以现在他的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撼动。

  伴随着修为越来越高,月白才慢慢接触和了解到更为上层的一些谜辛,自己的境界在一些势力面前根本不够看,这也是他留在黑水城努力修炼的原因,希望有朝一日在有生之年能够碰触到传说中的第四大境界!

  “方弃,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再用那星辰之力,你可记住!”月白严声道。

  “弟子谨听师父教诲!”方弃低头揖礼道。

  “行了,你父母暂且无性命之忧就好,此事暂且放下,为师来处理。”

  “还有,明天你和你师兄一起炼体!”月白不紧不慢的的说完就走了。

  “啊?.......师父我不是魂修么?怎么也能成为一名武修吗?那书上说魂武双修不是会爆体而亡吗?”

  方弃突噜噜的一连串发问问的月白好不耐烦!

  无奈的说“你别听你那白痴老子在那书上胡扯!”

  方弃听闻师父这么说,默默的掏出怀中的那本《修者的自我修养》翻到封底,只见那最后一页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北麓书院方知著”

  “怪不得我一开始就觉得这书很扯”

  方知一边摩挲这封底这几个大字一边会心的笑了。

  抬头望一眼那苍穹苍龙,方弃心中默道:“父亲母亲,你们一定要等着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