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窥星残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月白传奇

窥星残录 李大善仁 2136 2020.01.06 21:56

  黑水城,城主府,不,应该说城主屋。

  方弃裹着大被坐在院子中间那名贵的躺椅上呆呆的看着夜空,别浦在房内的油灯下研读着他的那些破烂,而月白却不知道哪里去了。

  今夜夜色很好,天边的天弃山在弯月的辉映下留下巍峨的轮廓,二十八星宿如苍龙腾于苍穹,角、颈、胸、腹、尾清晰可见,唯氐宿晦涩,亦明亦暗。

  方弃的双眸在黑暗中如那氐宿一般忽明忽暗,苍穹有苍龙,眼中有苍穹,熠熠发光,眼看那苍龙之角似乎动了,角宿缓缓升明,这时方弃感觉到一阵眩晕,好像这龙角想抽光他所有的精气神要扬起来一般,他想逃离却怎么也甩不开,他想喊别浦却怎么也喊不出来,他感觉自己的眼珠子马上就要崩出来了!

  刷的一声,方弃眼前一片漆黑,那苍龙不见了,方弃心想:“完了,想不到我以后要做一个瞎子了,也是可悲!”

  “嗨,小师弟,你这是魔怔了么?”

  再一睁眼,映入眼帘的是别浦那颗大光头,正眨着他那蓝色的大花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而一旁的月白正将他的黑纸伞小心收起来。

  方弃心中一阵苦笑,他知道,刚才那突如其来的一片漆黑是月白那柄黑伞,在紧急关头隔断了他于苍龙之间的感应。

  方弃不顾身上伤势,从躺椅上下来对着月白俯身便拜!

  “弟子北陆方弃,拜见师父!”当当当!便是三个响头,真当是磕地有声!

  月白没有去扶他,待他拜完道:“抬起头,让我看看你的眼。”

  方弃跪于地上抬起头,直直的盯着师父,月白仔细的瞧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少年,真当是目若北辰,这双眼睛生的虽不如别浦那般好看,但是瞳却极大,黑色的瞳几乎占满了整个眼眶,像头顶的苍穹!

  月白伸出一只手,将方弃眼角的血擦干净,如玉般的手触及眼睑,方弃觉得自己有一种说不出的放松。

  “你修这《窥天录》你父亲知道吗?”月白问到。

  “弟子不知”,方弃老老实实的答道。

  “罢了,你先起来吧,我和你俩人说些事情,别浦!将你师弟背回来”月白说完就回屋了,剩下不情愿的别浦嘟嘟囔囔的将方弃用大棉被裹成一个大粽子单手夹着扔到了本属于他的床上。

  这就出现了怪异的一幕,一个粽子般的小孩和一个有着蓝色眼睛的光头小孩,一个全身都是黑衣的中年男子,围坐在一张大床上开始了师徒三人第一次正式的会晤,这个场景怎么看怎么像是怪大叔在教唆邻家小孩做坏事一般。

  月白给方弃讲了别浦,给别浦讲了方弃,给他们讲了自己。

  别浦确确实实是北夷皇子,但却不是月白掳来的,是北夷大君硬要塞给他的,只是当时这个事情太过于传奇,说不是他掳来的也没人信啊!

  月白当时在书院因为不同意北帝的某些做法和自己的老上司闹矛盾的时候,此时北夷屡屡作乱,北帝也不堪其扰,后陆那不毛之地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正头疼的时候月白请缨,真当是瞌睡给个枕头。

  正好慕断峰也看月白这个顽固下属碍眼的很,就当给他放个年假,就让月白收拾行李滚蛋了,哪知道月白这货一去不复返了,还搞了皇子回来,整这么大动静还顺带解决的北夷的捣乱,这事慕断峰也是服气的,月白不回也就不回吧,正好没人阻碍他想干的事,所以月白就当了这个便宜城主,而北夷大君为何要将自己的儿子塞给月白则此事更过于传奇。

  因为之前多是与北夷交战,双方没有互通,消息闭塞,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北夷大君其实是女君,这也是月白去了才知道。北夷女多男少,而女子也大多强壮且从小就习骑射,在作战方面一点也不比北陆的男子差,北夷男子在以前多是作为繁衍后代,照顾幼小而生,与北陆恰恰相反,所以是女君也不足为奇,关键是去谈判的月白长的又白又帅,而且武功还高,这女君一下看上了,当下就要留住月白这个小白脸,月白怎么可能从了这个五大三粗的女君,爷本来是度假的嘛,遂宁死不从,将来劝说的媒婆们一个个都打飞出帐外!

  北夷大君一看这小白脸武力值太恐怖,恐怕霸王硬上弓是不行了,到底是当了大君的女人,脑子溜的很,把自己的儿子塞给月白当徒弟!收服不了你就让你当我儿子的爹!这脑洞不是一般的秀!

  月白当时看着还在吃奶的别浦,苦笑不得,不要吧,没路可走。要吧,这以后的路怎么走?看着帐外虎视眈眈的大军,月白自忖没到凝血境的实力是杀不出去的,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自己这么硬闯肯定是玩完。

  遂只好带走了别浦,这么憋屈的事情却回到北陆被传成另一个版本,月白也自觉这事有些丢人,跟做了亏心事似的,虽然大家不说,但是自己也臊的慌,就没回金陵,在黑水城找了这么一处破院子,又当爹又当妈的带起了别浦。

  听到这,看着一旁脸如猪肝般的的别浦,饶是方弃如何的少年老成也乐的在床上打滚,直到腿上的伤又生生裂开才止住。

  方弃当下又在床上向着面前的师傅拜了三拜,由心的佩服,五体投地!

  “师父,您老就是一个传奇啊!”

  至于方弃就简单的多,好吃好喝,一直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晌午还在私塾读书,晚上就被父亲叫到跟前说咱家要没了,爹娘也要命不久矣,我把你托给了三百里开外的一个特别牛叉的人物,你赶紧跑吧,顺着道向着北辰,按照我一直教你的星图,也没啥好带的,穿上这件你娘亲手缝制的小马甲你这就出发吧!到了黑水城,在没见到月白之前,为保安全,你可将你姓氏方去掉一点,反过来叫做七万,这就有了开始为什么和二牛说自己叫七万了。

  “另外你要记住!一天打不趴那个叫月白的小白脸一天不要回金陵!”

  听到这,轮到月白的脸变成猪肝一般!

  “后来的事情你们就知道了,我就穿着私塾的衣服一路小跑来到了黑水城,在过那野狼谷的时候顺带杀死了师父的小宠物“

  这次轮到别浦笑的打滚了。

  “哎,师兄,那你爹是谁呀?”

  “滚!”

  

举报

作者感言

李大善仁

李大善仁

“方弃”意为督促自己别放弃,“别浦”的意思就是鼓励自己不要扑街——别扑!O(∩_∩)O哈哈~,这章写的有些水了,不过自己觉得蛮好,希望大家多支持我,编辑大大早日签约我呦!祝美女读者和编辑越来越白(月白)!

2020-01-06 21:5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